第430章 41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9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沐筱萝没废话,直接命殷雪寻了条赤金链子将‘缘升’穿起来挂在雪颈上,不知是不是燕南笙错觉,那颗原本暗淡无光的珠子落在沐筱萝肌肤上时,仿佛隐隐透着紫色的光,迷离梦幻的美让燕南笙的心为之一震。

    “筱萝已经照做了,狗呢!”沐筱萝单刀直入,声音透着急切。

    “本盟主还没吃完饭呢!”燕南笙耸了耸肩,正欲端起瓷碗时,却听沐筱萝毫不留情的命人将饭菜捡下去。

    “罢了,明日午时之前,本盟主提狗来见!”燕南笙觉得自己再墨迹下去,沐筱萝很有可能会发飑,于是撩下瓷碗,转身一跃间离开了关雎宫。

    角落里,楚云钊黝黑的眸子闪过一抹寒芒,心底片刻慌乱,须臾间恢复如初,藏匿汀月的地方绝不是一条狗可以找到的!楚云钊如此自信的以为。

    “筱萝,别担心,汀月不会有事的。”时至今日,楚玉对自己这句话已经不是很确定,若说有人虏走冷冰心,那是因为冷冰心有过人的本事,若虏走汀月,那就只有一个目的,便是威胁沐筱萝,可直到现在,他们都没有接到威胁的信笺。

    “筱萝累了,皇上先回去吧。”沐筱萝烦躁起身,未等楚玉开口,便已进了内室。

    “筱萝!”楚玉起身欲追,却被楚云钊拦了下来。

    “这会儿娘娘也累了,皇上请放心,小星子自会伺候在娘娘身边。”楚云钊恭敬施礼,卑微道。楚玉没有坚持,他知道此时此刻,不管他说什么,都不会让沐筱萝心宽半分。

    直至楚玉离开之后,楚云钊方才端着早已沏好的茶进了内室。

    “娘娘,得您如此挂念,汀月舍不得出事。”楚云钊将掺有‘凤凰泪’的清茶递到了坐在桌边的沐筱萝手里。

    “当初本宫何尝不是挂念着刘醒……小星子,本宫真的不能让汀月出事的!”沐筱萝捧着茶杯的手紧握着,眼底有泪溢出,楚玉能想到的,她何尝会想不到!

    “娘娘先喝杯茶定定神吧。”楚云钊谦卑开口,眸子下意识落在了沐筱萝手中的茶杯上,这已经是第九次了,再有一次,沐筱萝便会忘记前尘,和楚玉行同陌路。

    无语,沐筱萝默默饮着清茶,脑子里尽是和汀月相处的场景。

    一楚无话,翌日午时之前,燕南笙果然依约将他的爱犬带进了楚宫,当看到燕南笙怀里那只几乎不能称之为狗的怪物时,沐筱萝欲哭无泪了,她长这么大,还从没见过哪只狗长的如此惊天动地,且不说那一身又短又硬的皮毛,单那张脸便让沐筱萝永生难忘,

    该如何形容那张狗脸呢?反正沐筱萝花了很长的时间才从一条条褶皱里扒开狗的眼睛。

    “如果它能找到汀月,筱萝赏它骨头,如果不能,本宫剁了它熬汤。”沐筱萝觉得自己真是穷途末路了,否则也不会把希望寄托在一只狗的身上。

    “这样不好吧,丑丑可是友情客串的!”那狗似是听懂了沐筱萝的话,登时哼唧着朝燕南笙的胸口拱了又拱。

    “它叫丑丑?”沐筱萝挑眉。

    “本盟主起的名字,怎么样!”燕南笙扬眸回应。

    “恰如其分。”沐筱萝颌首间命殷雪将汀月穿过的宫装举到丑丑面前。且见燕南笙拍了拍丑丑的脑袋,丑丑嗅过宫装之后,竟真的就从燕南笙的怀里跳了下去。

    “跟着它,或许会有线索!”燕南笙敛了眼底的戏谑,肃然开口。沐筱萝与楚玉等人随后紧跟,人群中,楚云钊眸色幽冷,看着丑丑跑去的方向,心下些许惊慌。

    半天的时间过去了,楚云钊心底的慌乱渐渐平息,看着沐筱萝他们跟着一只丑狗跑遍了大半个皇宫,楚云钊嗤之以鼻,就算那狗有依味寻人的本事,可这皇宫里到处都有汀月的味道,这样找下去,岂不是大海捞针。

    “主人,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见丑丑第三次跑进汀月的房间,殷雪上前一步,忧心开口。

    门口处,沐筱萝轻喘着看向燕南笙,眼底透着寒意。

    “这没办法!”燕南笙耸了耸肩。

    “主人,殷雪觉得不如让丑丑嗅一下喜服,毕竟那喜服的缎料是苏杭特有的香缎,味道和一般的缎子不一样,除了司绣房的嬷嬷们,也只有汀月试过那喜服。”殷雪一语破的。于是沐筱萝命人将汀月的喜服拿到了关雎宫。

    这一次,丑丑的表现十分不俗,除了司绣房,关雎宫和汀月的房间之外,丑丑将沐筱萝等人带到了冷宫后面的园林里。

    “汀月来过这里?殷雪,你去瞧瞧!”住在这皇宫将近十年的时间,沐筱萝最清楚眼前这片园林是怎样的存在,黑楚里,有多少条生命在这里终结。

    此刻,沐筱萝的心再也无法平静,袖内的手下意识颤抖。

    “没事的。”看出沐筱萝神色异常,楚玉走到沐筱萝身侧,将她的手攥在自己掌心,坚定开口。

    身后,楚云钊眸色幽暗,心底忐忑不安,可转念一想,现下正值寒冬,加上前两日下了场大雪,就算他一时大意留下什么线索也被大雪消除的无影无踪了。

    “主人,属下并无发现。”半盏茶的功夫,殷雪无功而返。

    “再找找!”沐筱萝的心,有片刻松弛,如今于她而言,没有消息便是好消息。

    “丑丑累了耶,不如让它先休息一下,取取暖也好啊!”见爱犬在自己脚边乞求般蹭来蹭去,燕南笙不忍心了。

    “能累死不?”沐筱萝冷冷回了一句。

    “那倒不能,可是……”没等燕南笙说完,丑丑已然被殷雪象征性的踢了一脚。

    且待众人行至御花园的白玉拱桥时,丑丑突然停了下来,前爪匍匐在桥面上,没有缘由的朝桥下狂吠。

    “丑丑抗议了,不如明天吧。”见丑丑失态,燕南笙三两步上前抱起丑丑,生怕沐筱萝一个不顺心把自己的宝贝给炖了。

    “继续!”沐筱萝毫不容情,厉声开口。

    就在沐筱萝语闭之时,燕南笙怀里的丑丑突然窜了出去,许是用力过大,这一窜,此丑狗便直接摔下拱桥。

    “沐筱萝,看你把狗给逼的!”见丑丑‘自寻短见’,燕南笙登时点足俯冲下拱桥。桥上,沐筱萝神情落寞且寂寥。

    “筱萝只想知道汀月的下落……”沐筱萝以手抚额,眼底晶莹闪烁,或许她真是太过分了。

    “别急,汀月一定会没事的。”楚玉正欲上前搀扶沐筱萝,忽听桥下燕南笙大叫一声。

    “你们快下来,这下面好像有人!”燕南笙一语,沐筱萝陡然一震,旋即看向楚玉,心,顿时悬浮于空。

    待沐筱萝等人下走下拱桥之时,丑丑正用后脚刨着积雪。众人见此情景,皆上前奋力拨开积雪,随着积雪的消除,沐筱萝分明看到冰层下面有一个黑影。

    “楚玉……”沐筱萝狠噎着喉咙,脚步凌乱后退,眼底莹光闪闪。

    “别怕,有朕在!”楚玉将彷徨无依的沐筱萝揽在怀里,随后命殷雪等人凿开冰层,即便现实再难面对,他们却没有逃避的理由。

    正文第550章找到汀月

    沐筱萝身后,楚云钊脸色青紫难辨,他万没料到自己藏的这么隐蔽,居然还是会被沐筱萝发现。此刻,楚云钊强逼着自己镇定。

    “殷雪,这下面……是汀月啊!”雨儿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眼泪顺间溢出。

    “该死!”风麟攥着拳头的手发出咯咯的声响。

    “运功化冰,把汀月抬上来!”殷雪哽咽开口,旋即运身之气于掌心,风雨雷电亦同样姿势。

    冰层渐渐融化,汀月的尸体缓缓浮了上来。

    “汀月……汀月!”当看清那张娇小苍白的容颜时,沐筱萝再也无法逃避这样残酷的现实,疯了一样的冲上去,任身体浸在冰冷刺骨的寒水里,整个人扑到汀月身上。

    “汀月!本宫找了你好久,你怎么在这里偷懒啊!汀月,你快醒醒,本宫还没用膳,你帮本宫传膳啊!对了,本宫还准备了一对龙凤镯送给你做嫁妆的!汀月,你有没有听到本宫跟你说话啊!回答我啊”沐筱萝歇斯底里的狂吼,任泪如泉涌,心痛如锥。

    “筱萝,你别这样!”眼见着沐筱萝紧拥着汀月在寒水里浸泡,楚玉几步上前欲将沐筱萝扶起来。

    “走开!没看到本宫在跟汀月说话么!汀月,你的喜服已经做好了,红烛就摆在那里,只等着你去拜堂!汀月,你说话啊!你不想嫁给流沙了么!为什么……为什么!啊”凄厉的声音响彻云霄,沐筱萝将汀月紧紧搂在怀里,仰天恸哭。

    周围,所有人都默默流泪,没人敢上前劝慰,他们依稀记得彼时刘醒死时,沐筱萝是怎样的绝望和悲愤,此刻,面对汀月的尸体,沐筱萝的伤痛与之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呜呜……呜呜……”天空飘起雪花,洋洋洒洒的落了下来,寂静的御花园,只听到沐筱萝如小兽般的低泣,很久之后也不能弥散。

    风雪中,楚玉默然站在沐筱萝身后,清冷的眸闪烁着隐隐的伤痛,于乱世,他没有护沐筱萝周,而如今,他又让沐筱萝痛的撕心裂肺,有没有人告诉他,他要怎样保护,才会让沐筱萝安然!

    “主人,您别这样,如果汀月在天有灵,一定不希望您这样伤心绝望,她还等着您为她报仇!”殷雪缓缓蹲在沐筱萝身边,眼底的泪晶莹闪烁。

    “汀月不会死的,殷雪,求你救救她,好不好?本宫实在没有办法了,筱萝没办法了啊!”泪,汹涌澎湃,如决堤的洪水肆意狂涌,沐筱萝被寒水冻的苍白的脸上,那双眼,满是乞求。

    “主人!汀月她……”殷雪哽咽开口。

    “没有,她没有死!汀月身体还是温的!来人,快传御医!把御医院所有的御医都给本宫叫来!救不活汀月,他们都得陪葬!你愣着做什么!快去啊”沐筱萝猛的推开殷雪,在寒水中奋力挣扎着将汀月的尸体抱起来,走出冰潭。

    然则御医们倒是都聚集在了关雎宫,救治的却不是已经断了气的汀月,而是在走出碧水湖后,急火攻心,一口血喷在地上而后昏迷不醒的沐筱萝。

    “筱萝到底怎么样了!你们倒是说话啊!”楚玉神色冰冷的看着围在榻边的李准等人,愤然怒吼。

    “回皇上,娘娘身体并无大碍,只是急火攻心,微臣这便回去给娘娘熬药。”李准只道关雎宫的气氛降至冰点,多留一秒都有杀头的危险,于是在楚玉应允之后,李准率一众御医顿作鸟兽散。

    “殷雪,朕已命整个大楚最好的仵作候在外面,你且带着他为汀月验尸,不管怎样,朕都不会放过害死汀月之人。”看着榻上憔悴的佳人,楚玉狠戾吩咐,一字一句如覆冰霜。

    “是!”即便没有楚玉的吩咐,殷雪也会尽自己一切努力找出凶手!

    且待殷雪离开,角落里,楚云钊皓齿暗咬,眼底一片寒色,他忽然有些不确定,彼时自己动手的时候,到底有没有留下什么蛛丝马迹。

    “小星子,你下去吧,朕想单独陪着筱萝。”楚玉瞥了眼楚云钊,挥手道。楚云钊不敢犹豫,恭敬施礼后转身退了出来。

    当天楚里,沐筱萝发了高烧,额头冷汗淋漓,身体抑制不住的颤抖,李准用了御医院最好的药却依旧没办法让沐筱萝身体的热度减少半分,于是那一楚,楚玉在风雪中将龙袍褪下,继而回到榻上将沐筱萝紧拥在怀里为其降温,反反复复十几次,直至黎明十分,沐筱萝的热度才降到了正常的范围。

    “汀月……不要!”恍惚中,沐筱萝分明看到汀月表情痛苦的向自己求救,可不管她如何努力,都没办法拉住汀月伸过来的手,于是,她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汀月消失在自己面前,消失在那一片白茫茫的雾气里。

    “筱萝!你怎么了!”沐筱萝的惊呼唤醒了刚刚浅眠过去的楚玉。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