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1章 41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62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皇上……你怎么会在……汀月,汀月呢!”沐筱萝惊愕之余,双手狠握着楚玉的肩膀,厉声质问。

    “汀月在她房内。不过你放心,朕已经让殷雪带着最好的仵作去给汀月验尸,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朕都会为汀月报仇的!”看着沐筱萝苍白憔悴的容颜,楚玉心疼的无以复加。

    “汀月的仇,筱萝要亲自报!”冷蛰的声音透着嗜血的寒意,沐筱萝狠甩开锦被,草草披了件披风,直朝汀月房间而去。看着沐筱萝仍有些摇晃的身体,楚玉登时下床追了上去。

    当沐筱萝踏入汀月房间的时候,赫然看到流沙正揽着汀月,平静如死水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属下流沙,求主人将汀月赐与流沙为妻,即刻完婚!”在看到沐筱萝的一刻,流沙小心翼翼的将汀月搁回到榻上,继而双膝跪在沐筱萝面前,绝然开口。

    “流沙……对不起,是本宫没有保护好汀月。”沐筱萝眼底有泪,上前将流沙扶起。

    “主人若不答应,流沙长跪不起!”绝然的声音透着无比的坚定,沐筱萝哽咽着点头应了流沙的请求。

    “殷雪,去把汀月的喜服拿过来,风雨雷电,下去准备!”一时间,整个皇宫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空前盛大的婚礼在关雎宫举行。

    喜堂上,当流沙抱着身着喜服的汀月拜天拜地的一刻,所有人的眼睛都湿润了,泪水模糊了他们的视线,寒到了人的心里。

    看着载有汀月尸体的八抬大轿缓缓离开皇宫之时,沐筱萝的眼泪无声滑落,浸透了衣襟。

    适楚,风冷楚寒,乌云避月,偶有树枝咔嚓作响的声音,衬的整个楚宫一片肃杀之气。

    “主人,属下与仵作仔细验查过,汀月是被人掐死的,从颈间勒痕上看,凶手是个男人,而且没有内力。除此之外,汀月左右手的指甲都有不同程度的劈裂,如果属下没猜错,这该是汀月死前与凶手挣扎时弄伤的。”殷雪据实禀报。

    “男人?没有内力?”沐筱萝正襟危坐在桌边,眉目紧拧,眼底透着寒芒。如果眼泪能换回汀月的性命,她情愿用自己的眼泪淹没这整个大楚皇宫,如果不能,她便该振作起来,为汀月报仇!在经历那么多生死之后,沐筱萝学会了坚强。

    “若有内力,汀月的颈骨必会震断。”殷雪言简意赅道。

    “一个没有内力的男人绝不可能避开巡逻侍卫,所以这个人该是皇宫里的人,而皇宫里的男人,除了楚玉,便是太监。”沐筱萝强逼着自己压制住心底的极痛,冷静分析。

    “可宫里的太监少说也有一百七八十个,若是一个个的查的话,恐怕不易,而且那人作案后未必还会留在皇宫。”殷雪提出质疑。

    “所以本宫要先来一招声东击西,看看那个凶手是不是还在宫里。殷雪,你过来!”沐筱萝唤过殷雪,在她耳边嘀咕了一阵。

    “属下这就去办!”殷雪得令转身时似是想到什么,复折返。

    “还有事?”沐筱萝狐疑开口。

    “回主人,殷雪是觉得现在凶手还未抓到,主人该提防这宫里所有太监……”殷雪似有深意提醒。

    “本宫知道了,你去办事吧。”沐筱萝当然明白殷雪所指,可她真的不愿相信殷雪所指之人便是凶手,若如此,她情何以堪。

    就在殷雪消失的下一秒,楚云钊端着刚刚沏好的茶推门而入。

    “娘娘节哀,小星子给您泡了壶茶。”楚云钊恭敬走到桌边,技艺娴熟的为沐筱萝斟茶递了过去。

    “你有心了。”清澈的眸子闪过一抹精锐的光芒,沐筱萝接过茶杯时似是无意的将茶杯倾斜了一个角度,茶水顺理成章溅到了楚云钊手臂上。

    “呃……”楚云钊下意识拎起袖口。在看到楚云钊手臂无伤时,沐筱萝忐忑的心终是稳了下来,还好不是他。

    “娘娘,小星子再给您倒一杯。”楚云钊那一拎的动作根本就是刻意,彼时将汀月的尸体埋入碧水湖之后,楚云钊便发现自己手臂上有抓痕,为免惹人怀疑,他早早便使了银子,让在御医院伺候的小太监弄了盒可以祛疤的膏药。如今沐筱萝这一试,楚云钊自然有恃无恐。

    “本宫有些累了,你也早些下去休息吧。”沐筱萝没有品茶的心情,起身时退了楚云钊。眼见着沐筱萝撩下茶杯,连一口都没喝进肚子里,楚云钊心急如焚,如今只剩下这最后一次,沐筱萝就能变成六亲不认的冷血动物,介时他的仇也算报了一半。

    “娘娘,还是喝一杯吧,有助安眠的。”楚云钊不死心的重倒了杯茶端到沐筱萝身边。

    “不用了,你下去吧。”沐筱萝挥手之时,楚云钊硬是上前一步。

    “娘娘,这茶……”‘砰’的一声,沐筱萝的广袖扫过茶杯,茶杯碎裂,溅洒一地茶水。

    “对不起……奴才不是有意的!”楚云钊停滞片刻,登时跪在地上慌乱收拾瓷片,却不想手指刮到了碎片上,鲜血渗了出来。

    “快起来,别捡了。”在看到楚云钊指间的鲜血时,沐筱萝一阵心痛。

    “很快的,奴才这就收拾好!”楚云钊深吸口气,暗自懊恼自己操之过急,若是让沐筱萝看出端倪,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正文第551章引起怀疑

    “本宫让你起来!”看着和刘醒一模一样的那张脸,沐筱萝猛的拉起楚云钊,眼底泪水盈溢。

    “你不爱惜自己,本宫管不着!可你不能让刘醒受到半点伤害!听到没有!”沐筱萝的声音如小兽般的低吼,眼泪肆意而落,说好不流泪,可情至伤处,谁又能忍得住。

    无语,楚云钊看着那张梨花带雨的娇容,片刻心疼之后换来的是彻骨的极恨,纵是一个小小的宫女太监都会让你落泪,偏生你对朕这样狠!沐筱萝,比起他们,朕为你付出了多少!

    “坐过去。”意识到自己失态,沐筱萝深吸口气,转尔取来药和白纱。烛光下,沐筱萝为楚云钊仔细包扎着,心却无法平静下来。

    “昨晚娘娘您发高烧,皇上在外面脱了衣服吸收寒气为您降温,皇上对娘娘真是有心了。”如果不是亲眼看到,楚云钊无法相信楚玉居然能为沐筱萝做到如此,他一直以为楚玉心里就只有一个沐莫心,容不下任何人的!

    “有这样的事?”沐筱萝神情微震,难怪早晨醒来时楚玉会在自己榻上,不过因为汀月的事,沐筱萝也没心思问清楚前因后果。

    “娘娘长的一定很像前皇后。”楚云钊恭谦开口,眸底一抹寒光掠过。

    “为什么?”在包扎好楚云钊的手指后,沐筱萝起身收起药和白纱。

    “呃……奴才多嘴了!奴才告退!”楚云钊佯装畏惧般起身,退出内室。指尖的白纱包的如此精致,可落在楚云钊眼里却讽刺至极。

    看着楚云钊转身离去的身影,沐筱萝心底荡起一丝涟漪,犹记得彼时,楚玉在自己面前发过毒誓,此生唯爱一人,便是沐莫心。可如今,楚玉对自己的感情也不是假的,沐筱萝忽然在想,如果让楚玉知道自己就是沐莫心,他该是怎么样的表情?这样的想法一闪而逝,如今对沐筱萝而言,为汀月报仇才最重要。

    翌日,御花园假山背后,无所不在的路人甲开口了。

    “听说没有,关雎宫的汀月死因查出来了,是被人活活掐死的!”太监甲小声嘀咕。

    “这事儿我们知道啊!听说还在汀月手里找到了一块布料,估计是凶手留下的!”太监乙补充道。

    “哎呀!你说谁那么不长眼,掐死哪个不成,非要掐死主子身边的红人儿!上面放话了,就算把皇宫翻个底掉,也要把凶手找出来!不然这事儿没完!”太监丙讪讪开口。

    “找呗,咱们衣服都好好的,怕什么!”太监甲不以为然。

    一楚的时间,汀月手攥布料的事已经传遍了整个皇宫,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适楚,当楚云钊依约到了冷宫后面的园林时,老太监已然等在那里多时了。

    “废物!”就在楚云钊欲开口之时,老太监一个抬手的动作,楚云钊的身体已被弹出数米。

    “你干什么!”楚云钊捂着胸口,艰难起身。

    “叫你除掉尾巴,你是怎么做的!居然让人找到汀月的尸体!若你坏了计划,杂家定不饶你!”老太监嫌恶看向楚云钊。

    “你别忘了!当时你也在场,如果启沧澜怪罪下来,你也有推卸不掉的责任!”楚云钊狠声警告。

    “你敢威胁杂家?”老太监的声音越发寒了几分。

    “我只是想告诉你,如今我们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跑不了我,也跑不了你!”楚云钊冷冷开口。

    “你!哼!杂家就是来问你这件事的,那晚你衣服到底有没有破?破到什么程度?”老太监敛了眼底的暴怒,狐疑问道。

    “我不确定……不过那件衣服是不能留了,燕南笙不知从哪里弄了个丑狗,那狗可以闻味寻人,若是沐筱萝让那狗嗅布料再找到我,事情就麻烦了。”自听到汀月手里攥着布料的消息后,楚云钊便一直彷徨到现在。

    “罢了,你回去之后把那衣服收好扔在房顶上,这件事杂家自会替你办妥,上面让杂家问你,沐筱萝喝了几次凤凰泪?”老太监言归正传。

    “九次!最后一次被沐筱萝打翻茶杯,现在我这里已经没有凤凰泪了,你让启沧澜再弄些过来。”楚云钊语气有些生硬。

    “知道了,你先回去,见机行事!”老太监说话间足尖轻点,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自殷雪放出消息后的第三日,沐筱萝命敬事房的李公公彻查宫中的每个太监,不管是谁,只要那个人的衣服有破损,便要抓到关雎宫问话。

    “筱萝,你今天也累了,我们不如明日再审?”楚玉见沐筱萝神情倦怠,提议道。

    “最后一个吧!”整日下来,已有三十多个太监出了问题,但细审下来,他们却都有不在场的证据,直到这最后一个。

    “皇上饶命,娘娘饶命!奴才不是故意要杀汀月,是一时失手!求皇上和娘娘明鉴啊!”眼见着刚刚进来的小太监,沐筱萝眸色骤凛,转而似有深意看向身侧的殷雪。

    “你说汀月是你杀的?为什么?”桌案对面,楚玉的声音寒蛰如冰。

    “回皇上……奴才一时让鬼迷了心窍,想偷些皇家绸缎拿到宫外贩卖,不想那日才拽了几匹,便被汀月发现了,奴才怕啊!所以才……才将汀月拖到冷宫后面的园林里掐死,之后又扔进了碧水湖……”小太监战兢的跪在地上,嘴里的话却吐的十分清晰流畅。

    “本宫问你,你杀汀月的时候,你们可有撕扯挣扎?衣服可有破损?”沐筱萝冷眸看着跪在地上的小太监,握着丝帕的手渐渐收紧。

    “回娘娘,有!这件是奴才的衣服,当时汀月挣扎的太厉害,连带着把奴才的衣服撕破了。”小太监举起一套红领黑褂的长袍,双手颤抖不止。

    “殷雪。”沐筱萝一声令下,殷雪当即上前,接过小太监举起的长袍,摊开之后,又将手中的一块碎布贴上去,竟纹丝不差。

    “居然是你……汀月……是本宫错,是本宫引狼入室,害你命丧黄泉!”沐筱萝悲愤低吼,转身时,手指狠狠指向站在自己身后的楚云钊。几乎同一时间,殷雪以闪电般的速度顺移到楚鸿弈身侧,啪啪两下封住了他的穴道。

    突如其来的逆转让楚云钊半天都没缓过神来,只怔怔的站在那里,狐疑看向沐筱萝。

    “娘娘,奴才听不懂您的话。奴才做错什么了?”楚云钊自认没露出马脚,依旧死撑。

    “为什么要杀汀月?你到底是谁!”沐筱萝冰眸如锥,心底悔恨交加,如果不是她念及刘醒,便不会在这个酷似刘醒的小星子面前失了警觉,那样汀月就不会死。

    “娘娘这话言重了,小星子怎么可能会杀汀月姐!”楚云钊强自镇定,否认开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