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41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39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殷雪!讲给他听!”沐筱萝怒目而视。

    “小星子,其实我和仵作在汀月的尸体上,只看到掐痕和她指甲的劈裂,并没有找到什么布料。那些都是主人让殷雪杜撰出来的,目的是引蛇出洞。”殷雪面色无波的站在楚云钊面前,叙述着整件事的经过。

    “原本主人并没有把目标放在你身上,原因你自己最清楚,可惜你百密一疏,那晚殷雪走后,你是否端茶进了主人的房间?”殷雪狐疑开口。

    “那又如何?难道小星子关心娘娘,也有错么!”楚云钊愤然看向沐筱萝,理直气壮辩驳。

    “不仅没错,而且有功!如果不是你这一趟,我们不知道还要找凶手到什么时候!”殷雪冷哼着看向楚云钊。

    “你什么意思?”楚云钊暗自噎喉,眸色冰冷如霜。

    “让本宫说。”沐筱萝一步步走向楚云钊,声音透着凛冽的寒意,“当晚本宫故意倾斜茶杯,将茶水溅到你袖子上,只是想看看你手臂上有无抓痕。”

    “奴才手臂完好无损,娘娘,您亲眼所见啊!”楚云钊愤然开口。

    “是啊,原本那一眼,本宫已经消除了对你的怀疑,可你偏偏打碎了茶杯,还把自己的手给割伤了,就在本宫为你包扎的时候,注意到了你的手臂有几处肌肤的颜色较其他地方格外浅白。那几处白的没道理啊!”沐筱萝赤红的眸子盯着楚云钊的眼睛,如寒锥般逼的楚云钊不敢直视。

    “那只是……娘娘单凭这点便认定小星子是凶手?小星子冤枉!”楚云钊抵死不认,

    “小星子,你知不知道,本宫有多么不希望凶手是你!为了不冤枉你,本宫没有把你当场扣下来严加审问,而是在你走后,命殷雪到你的房间,把你的衣服剪掉一小块。如果你胸怀坦荡,何以你的衣服会落在这个小太监手里?何以他会承认杀了汀月!你如何解释!”沐筱萝声嘶力竭,狠戾低吼。

    “那衣服……不是奴才的,太监入冬只有两件长袍,一件在奴才身上,另一件在……”楚云钊心虚解释,只是话音未落便被沐筱萝硬生打断。

    “你还要狡辩!殷雪!把他的衣服找出来!”沐筱萝甩袖怒吼,殷雪得令,片刻进出,便将楚云钊口中所说的衣服摆在了桌上。

    “小星子,你可知道,敬事房给你派发的两件冬衣是彼时刘醒用过的,当时汀月嫌这冬衣太薄,分别把这两件冬衣拆开加了些棉絮,之后还在冬衣的内衬上分别绣着‘刘’‘醒’两个字!你且看看,这件冬衣上可有任何绣样!”沐筱萝抄起桌上的长袍,狠狠甩到楚云钊脸上,眼底透着绝冷的冰寒。

    “如今铁证如山,你还如何抵赖!说!无名在哪里?你又为何要杀汀月!”漆黑的眸间滚动着浓烈的愤慨,沐筱萝怒指楚云钊,厉声喝道。

    “我不认识无名,也没杀汀月。”真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楚云钊哪里能想到汀月会在这衣服上绣字,害他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

    “不说没关系,本宫自有办法让你说,风雨雷电!把刑具给本宫搬到关雎宫,本宫今天倒要看看,你骨头有多硬!”沐筱萝开口之际,殷雪已将跪在地上的小太监拽到了沐筱萝身侧。

    “主人,这个人如何处置?”殷雪指着手里的小太监,请示道。

    正文第552章酸酸的东西

    “交给李公公,务必查出他有何把柄落在小星子手里,才肯豁出命的替小星子顶罪!”沐筱萝冷嗤开口,旋即坐到正位上。

    一侧,楚玉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禁对沐筱萝的佩服又多了几分。

    “慢着!”就在风雨雷电欲离开之际,楚云钊突然开口,继而踱步走到正厅中央。

    “没错,是朕杀了汀月,如何?那****该杀!她帮你欺瞒朕,简直死不足惜!”楚云钊的语出惊人令在场所有人都为之一震,尤其沐筱萝,深幽的眸子不可置信的看向眼前这个和刘醒长的一模一样的太监,没错,是太监!就算楚云钊可以易容,可身体的残缺却是装不了的啊!

    “你是……楚云钊!”楚玉闻声陡震,继而愤然起身,怒视楚云钊。

    “沐莫心,你可以借尸还魂,难道朕就不可以?你没想到吧!老天有眼,居然让朕死而复生,来找你报仇!”事到如今,楚云钊没有了装下去的理由,就算他再嘴硬,也只不过换来刑具加身,最后惨死的下场。与其死的卑微如贱蚁,他倒不如表露身份,至少也会让沐筱萝和楚玉怄气。

    “莫心?”楚玉怔怔的看向沐筱萝,完不知道楚云钊说的是什么!

    “没错!她就是沐莫心!是你一直觊觎却不得的女人!楚玉,当初你口口声声在朕面前说此生只爱莫心一人,可你做到了么!你爱上了她的妹妹沐筱萝!可惜啊!你以为你眼前的女人会因为你的钟情而有半点开怀!她根本就是顶着沐筱萝皮囊的沐莫心!看着彼时对自己山盟海誓的男人,对着自己妹妹说同样的话,你觉得她会开心?哈哈哈”楚云钊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张狂笑着。

    “你在说什么!”楚玉剑眉紧皱,心似被一根棍子搅的混浊不堪,眼前之人是莫心?怎么可能!

    “骗人的伎俩,皇上无须在意,楚云钊?你以为本宫真的相信你就是楚云钊?大姐陵前,本宫已经给他喂了噬心蛊虫和殷雪特制的毒药,就算是神仙也不可能把他救活!小星子,你别在那儿给本宫装神弄鬼了!”当听到小星子自称楚云钊的那一刻,沐筱萝的心仿佛被人抛至云顶,又从云顶直坠入深渊!

    沐筱萝从没想过将借尸还魂的秘密告诉任何人,如果楚玉知道自己是沐莫心?后果会怎样?如果世人知道自己死而复生,会不会把自己当作妖孽来楚宫降妖除魔?彼时,她料定楚云钊会死,才会和盘托出,让他知道自己到底是死在谁的手里!可现在,站在她面前的小星子不仅自称楚云钊,更将自己的秘密公之于众,沐筱萝忽然觉得有些无措。

    “你沐莫心用匕首刺中心脏,在冷宫抛尸七天七楚不也活过来了么!”楚云钊狠戾开口,眼底寒光如刃。

    看着那样冰蛰幽寒的目光,沐筱萝心下陡震,这眼神不会错,他是楚云钊!沐筱萝怕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这样的目光。

    “好!既然你自称楚云钊,那便是本宫不共戴天的仇人!本宫在皇陵之时没有杀了你,现在便要斩了你的头祭奠大姐和仲儿!风雨雷电,把他给本宫抓起来,殷雪,拿剑!”冰寒彻骨的声音透着绝天灭地的杀意,沐筱萝抽出宝剑,踩着戾气的步子朝楚云钊一步步走了过去。

    “来啊!杀了朕啊!沐莫心!就算你杀朕一千次,一万次!朕还能借尸还魂,回来找你报仇!朕是不灭之身!来啊”楚云钊咆哮着,赤红的眸子迸射出如荼的火焰。

    眼见着沐筱萝手中的利剑就要刺入楚云钊的心脏,突地,手被人紧紧攥着,沐筱萝陡然转眸,分明看到楚玉眼中的震惊和骇然。

    “你是……你是莫心?”楚玉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境,那种仿佛被人揪紧着渗出血的心脏疼的无以复加。

    “她就是沐莫心!楚玉!你不是说会爱沐莫心一生一世么!你不是说此生只爱沐莫心一个女人么!可你却爱上了她的妹妹!楚玉啊,从你爱上这个女人开始,你便伤了两个女人的心!哈哈哈”看着楚玉眼中的纠结,楚云钊张狂大笑,眼底毫不掩饰的迸发出极恨的寒芒。

    “不管我是谁,他都该死!皇上是想阻止筱萝杀了楚云钊么?”看着楚玉眼底盈溢出的泪水,沐筱萝冷漠开口,冰冷的眸没有一丝温度。

    “朕只想知道……你到底是莫心?还是筱萝!”楚玉狠噎着喉咙,握着沐筱萝的手颤抖不止。

    “这么近的距离,皇上真的看不清本宫的样子?”看着楚玉脸上的惊诧和质疑,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苦笑。

    “样子可以骗人的!虽然朕这张脸和刘醒那个狗奴才一样,但朕骨子里却是高高在上的帝王!楚玉,你真相信一个傻子会突然之间变得睿智无双,老谋深算?你就从来没有怀疑过!这个世上,只有沐莫心能做到如此!”此刻,楚玉脸上的纠结和痛苦让楚云钊大快人心。

    “你闭嘴!”沐筱萝挣开楚玉的手腕,猛的将剑刺进楚云钊的肩胛骨。

    “呃……沐莫心!你害怕了?呵呵,你居然没有告诉他,你骗了楚玉,骗了天下所有人!”鲜血自楚云钊的肩膀汩汩涌出,可他脸上依旧透着狰狞的狂笑。

    “筱萝,到底……”楚玉目光闪烁的看向沐筱萝,心里不停回忆着过往种种,有那么一刻,他真的相信了楚云钊的话。

    “皇上情愿相信这个世上有所谓的借尸还魂,也不愿相信筱萝一楚之间从痴儿变得聪明了?所以在皇上眼里,筱萝就应该是个傻子!”面对楚玉质疑,沐筱萝觉得心痛,她不是不能理解楚玉的质疑,可至少,不该在楚云钊面前!

    “楚玉!她根本就是……”就在楚云钊再欲开口之时,沐筱萝猛的抽出利剑,这一次,她瞄准的是楚云钊的心脏。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抹黑色的身影如鬼魅般飘然而至,几乎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落在了沐筱萝身前。

    “唔……”卷曲的睫毛陡然上扬,沐筱萝惊愕注视着近在咫尺的男子,无法相信自己的唇正被眼前这个陌生的男子倾覆着,一股冰凉的感觉从口中直入肺腑。

    “大胆!”眼见着有人在自己面前轻薄沐筱萝,楚玉幽目如潭,用了十二分的内力猛然出掌。几乎同一时间,殷雪与风雨雷电亦同时攻了上去。

    仅仅一个甩袍的动作,便有一股巨大的气流朝楚玉等人袭来,仅接着,那人一个凌空半旋,抱起楚云钊点足离去,整个过程不过十秒,殷雪等人甚至没来得及出手。

    “筱萝!你怎么样!”此时的楚玉已然顾不得那黑袍男子,急急冲到沐筱萝身边,忧心询问。

    “不用追了。”见殷雪与风雨雷电冲出关雎宫,沐筱萝冷蛰开口。

    “主人!”不管那个人是小星子还是楚云钊,都是主人最想杀的人,殷雪不甘心就这么放弃。

    “你们不是他的对手。”沐筱萝狠抹了唇角的湿润,只觉胃中一阵翻滚,到底那男人给她喝了什么?

    “主人,你没事吧?”殷雪踌躇片刻,转身回到沐筱萝身边。

    “没事,扶本宫回内室。”沐筱萝摇了摇头,只觉头脑有些混沌。

    “筱萝……”楚玉心虚上前,却见沐筱萝淡漠回眸。

    “皇上是想问本宫到底是沐筱萝还是沐莫心?”沐筱萝的冷漠让楚玉无言以对,或许他不该质疑,借尸还魂?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事呢!

    “朕只是担心你。”楚玉艰难开口。

    “有殷雪陪着,皇上不必担心。”沐筱萝淡声开口,旋即头也不回的进了内室。楚玉无奈,只得散了众人,离开关雎宫。

    回到内室,沐筱萝急步走到桌边,对着茶杯猛抠着喉咙,可以肯定的是,那个男人一定没给她喝什么好东西!

    “主人?”殷雪错愕看着沐筱萝,眼中疑惑不解。

    “呕咳咳!怕是吐不出来了。”沐筱萝干呕的双眼泛泪,直至确定呕不出任何东西后,方才颓然坐在了椅子上。

    “主人在吐什么?”殷雪狐疑问道。

    “那样的速度,本宫只在大蜀金銮殿见过一次。”沐筱萝长吁口气,此时此刻,她真恨极了自己,汀月死不瞑目,楚云钊尚在人间,如今又出现这么个神鬼莫名的家伙,沐筱萝隐约觉得有阴谋的味道,可她却无从下手。

    “主人说刚刚那人便是在金銮殿劫走无名,打伤寒尊主和殷雪之人?”殷雪恍然之际,终是有了印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