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41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50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殷雪,刚刚那人……朝本宫嘴里度了一股酸酸的东西,如果……如果本宫出事,你记着,楚玉便是你的新主人,还有风雨雷电,你一并告知。”沐筱萝的话说的没有来由,殷雪微怔片刻,突然跪在地上

    “主人,不管生死,殷雪都追随主人!”自跟着沐筱萝到现在,殷雪从未听到主人如此轻生过,即便身陷险境,沐筱萝也不曾有过放弃生命的想法,可如今,沐筱萝竟然说出这番话,怎能不让殷雪吃惊。

    “你起来,本宫自然知道你的忠心,也不会轻易就死了,只是打个比方而已,若本宫不在,你要替本宫保护楚玉,好不好?算是本宫求你的。”沐筱萝用一个比较委婉的说法,交代了自己最担心的事。

    “殷雪替您号脉!”殷雪欲上前之时,却被沐筱萝拉住。

    “答应本宫!”沐筱萝眼中透着期盼之意。

    “主人放心,殷雪答应您,这辈子就算豁出命,也不会让您和楚玉受半点伤害。”殷雪微微颌首,旋即将手指搭在了沐筱萝的皓腕上。

    十几秒之后,殷雪面露安然之色,

    “主人脉搏如常,并无不妥!”殷雪欣慰开口。

    “那就好……这件事不能让皇上知道,本宫不想他太过担心。”沐筱萝暗自舒了口气,如果那酸酸的东西不是毒药,又会是什么呢?

    “殷雪明白,只是……”殷雪欲言又止。

    “你也想问本宫到底是谁?”沐筱萝苦笑看向殷雪。

    “殷雪只知道忠于主人就够了,至于主人是谁对殷雪并不重要。但殷雪知道这是楚玉的心结,皇上能有那样的反应,也是人之常情,殷雪希望主人莫要因此疏远了皇上。”殷雪句句肺腑,在经历千辛万苦之后,殷雪只想看到有情人终成眷属。

    正文第553章没想过离开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或许你说的是对的,放心吧,这件事本宫会仔细想清楚的。时候不早了,你也下去休息。”沐筱萝觉得自己没有怪楚玉的理由,她是真的骗了楚玉,只是连她都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现在的自己,顶着妹妹的身体活在这个世上的沐莫心?那她到底是谁呢?

    床榻上,沐筱萝带着这个疑问闭上了眼睛,可这一闭,便是一个月……

    翌日清晨,龙干宫内,殷雪急匆冲了进来。

    “皇上,不好了,主子失踪了!”自昨晚退下,殷雪一直隐于暗处,仔细观察着关雎宫的每个角落,直至后半楚,殷雪忽然觉得头晕目眩,紧接着便失去了知觉,今晨待她醒过来时,关雎宫内室的床榻上却已空空如也。

    “筱萝失踪了?”此刻,刚刚穿好龙袍的楚玉目光陡震,旋即冲出龙干宫。待楚玉赶到关雎宫时,风雨雷电早已候在两侧。

    “怎么会失踪的?昨晚不是还好好的?”楚玉猛的冲到榻上,手指触及的地方,早已冰凉。

    “回皇上,风麟检查过,整个关雎宫并无打斗痕迹,亦没有挣扎的迹象,想来虏走主人的人,武功极高。”风麟所指便是昨日突闯关雎宫,轻薄主人,救走楚云钊之人。

    “筱萝……是朕不好,朕该一直陪着你的!筱萝……你在哪里……殷雪!风雨雷电,朕命你们即刻去寻筱萝下落,只要有消息,火速传给朕!”楚玉厉声开口,心里便已打定主意,且将国事交代妥当,他自会亲自去找沐筱萝,此生若无沐筱萝,他当这皇帝也没意思!

    寒冬的风凛冽如刃,雪自楚里便悄然而落,下了大半个晚上,整个世界一片银装素裹,树林内,一辆奢华中透着清雅的马车缓缓前行。

    车前,男子手持缰绳,黑色的长袍在风中猎猎作响,风吹起的银丝长发,美如月华。精致的脸,完美到极致的轮廓,男子的长相便似上天倾注了部的心思塑造而成,美的让人心生敬仰,不敢亵渎,与燕南笙的妖娆之美相比,男子多了一分庄重,与楚漠北的魅眼邪波相比,男子又多了一分正直,可他又不似楚玉那般如乘风而至的仙将,亦和寒锦衣的爽朗有本质区别,总之他是个很特别的人,特别到举世无双。

    “沧澜,我们定要亲自带她回去么?找个人送回去不也一样?”启沧澜身侧,幻萝斜睨了眼车厢前的水青缎车帘,幽幽开口。

    “别人送回去,本祭祀不放心,而且我们出来这么久,也是时候回去了。”启沧澜的声音永远都似雨打青瓷般的蛊惑人心,入耳便觉神醉。

    “在关雎宫的时候……你吻了她?”那一幕仿佛魔咒般印在了幻萝心里,成为她无法挥去的恶梦。

    “只是喂她‘凤凰泪’而已。”启沧澜的声音云淡风轻,漫不经心的眼眸里闪过一抹晦暗的光彩,自入皇教已来,他自认心如止水,可彼时关雎宫唇与唇相对的一刻,他竟有种莫名的悸动,虽然很短,他却清楚的感受到了。

    “喂她‘凤凰泪’可以有很多种办法,你为何偏偏选择那一种!沧澜,你不会对这个贱女人有心了吧?”幻萝娇美的容颜隐隐透着恐惧,眼底有泪光闪烁。

    “幻萝,你越说越离谱了。她是贱民,怎可与本祭祀的神格相匹配。”启沧澜冷冷开口,拉着缰绳的手下意识收紧,加快的马车的行进速度。

    “你知道就好,这个女人不配你。对了,为什么还要留着楚云钊,他现在是个废人了。”见启沧澜面露愠怒之色,幻萝登时转换话题,柔声问道。

    “他是废人没错,但他也是沐筱萝这辈子最恨的人,如果面对自己最恨的人,沐筱萝没有半点反应,那是不是说,她真的不记得前尘了呢?”启沧澜薄唇轻抿,道明了楚云钊存在的意义。

    “沧澜,焰赤国真的可以踏平九州,一统天下么?”幻萝的质疑触及到了启沧澜的底线,马车骤停,启沧澜清冷的眸迸射着绝然的光芒。

    “毋庸置疑!”启沧澜的回答让幻萝无言,她自###知道这个男人的理想,又何必要多此一问呢……

    车厢内,沐筱萝宛如水晶般的人儿躺在那里,没有意识,没有知觉,有的,只是近乎于死寂的平静。而她身侧,楚云钊被封了周身大穴,生不如死的堆在角落里,那双眼,带着彻骨的寒意直直瞪着沐筱萝绝美的容颜。就算苟延残喘,朕也要活着,沐筱萝!不看到你和楚玉得到报应,朕怎么都不能死!

    所谓焰赤国,便是远离陆地的一个岛国。即便如此,焰赤国的疆土也足有两个楼兰那么大。原本焰赤国与大楚、楼兰等所在的大陆还有一条极宽的陆地相连,但是近百年来,连接陆地与焰赤国的路越来越窄,直至现在,人们已经不可能徒步进入焰赤国。

    此刻,启沧澜等人已然坐在了由焰赤国法师特派的船只上。看着眼前一片蔚蓝的大海,启沧澜的眸子渐渐迸发出精锐的光芒,心,久违了的顺畅。

    回到焰赤国,启沧澜第一件事便是将沐筱萝安顿在府内,随后带着楚云钊找到了鬼道子。

    “你小子再说一遍?”鬼府内,鬼道子捋着下颚那缕山羊胡,极不友善的看向启沧澜。

    “鬼前辈莫急,沧澜实在是有需要,才会请求前辈将楚云钊的脸变回来。”启沧澜知道鬼道子的脾气和在焰赤国的地位,遂并未直接下令,实则身为皇教的大祭祀,启沧澜绝对有资格直接要求鬼道子做任何事。

    “变回来?这是你小子说变就能变的么!老子知道他以前长成什么奶奶样啊!”鬼道子看了眼楚云钊,冷嗤开口。

    正厅内,楚云钊目光涣散,神情呆滞的站在那里,任由鬼道子和启沧澜对自己践踏和羞辱。拜启沧澜所赐,在乞丐堆里混际的那些时日,早已将他的戾气和傲慢磨的丝毫不剩,如今的楚鸿弈,心里只有两个字:活着,报仇!

    “如果澜沧没记错的话,您新收的小徒弟似乎见过之前的楚云钊。”对于焰赤国的事,启沧澜了如指掌。

    “你说鬼妹啊!”鬼道子的眼珠子滴溜儿一转,计上心来。

    “好吧,你把他留下,三天之后,老夫自会让鬼妹把货送到祭祀府。”鬼道子捋着胡须,十分爽快的答应下来。既然鬼道子松了口,启沧澜自是将楚云钊留了下来。

    且说鬼道子命人将楚云钊带下去之后,便去寻他的宝贝徒弟去了。

    酒楼内,冷冰心与魅姬、千面等人正推杯换盏,喝的好不欢快。

    “冰心,若非有你罩着,我们还不知道被欺负成什么样,这样吧,魅姬敬你,先干为敬!”魅姬说着话,便将杯里的酒一饮而尽。

    “客气什么!咱们这叫不打不相识,难得在这鬼地方还能遇着你们,本姑娘高兴!来!一起喝!”自与魅姬等人谙熟之后,冷冰心便是找到酒友了,时常喝的酩酊大醉。待众人撩杯之时,魅姬却未坐下。

    “冰心,魅姬有一事相求。”魅姬表情肃然,眉间拧成川字儿。

    “本姑娘没办法带你们离开这里。”冷冰心苦笑着倒满酒杯,眼底一抹哀色,如果能离开,她还会坐在这里借酒浇愁么!也不知道自己这么不明不白的失踪,奔雷会不会伤心,说不准他已经娶了那个温柔贤惠的春香了吧!

    “魅姬没想过能离开,只是想求你在鬼道子那里替无名说些好话,再过几日便是焰赤国童子晋级之日。我们听说鬼道子会和皇教里几位长老一起审核。”魅姬刻意压低了声音,淡声开口。

    “你们吃错药了?是谁害你们落得现如今这样的下场?不是无名?”冷冰心惊诧看向魅姬,脸上尽是不解。

    “过去的事就算了,如今我们到底还在无名手下做事,他好,我们就好,他不好,我们这辈子都抬不起头来,再者无名承诺我们,只要他能晋级,便给我们要块牌子,得了那牌子,我们便是焰赤国的人了,走到哪里也不会受人欺负。”魅姬的声音有些无奈。就算再不如意,生活还是要继续,既然到了焰赤国,而且现实是很难离开的情况下,魅姬等人也只能寻求生存之法。

    “这个……”就在冷冰心犹豫之际,一阵风过,鬼道子已然站在了冷冰心身后。

    “你们几个小兔崽子又带坏老夫的徒弟!是不是活腻歪了!”在鬼道子凌厉视线的扫射下,魅姬等人顿作鸟兽散。

    “老头儿,以后不许你吓我朋友!”冷冰心十分不满意鬼道子的出场方式,愤愤起身,怒目视之。

    “狐朋狗友,跟他们混有什么出息!快随师傅回去!”鬼道子也不管冷冰心乐不乐意,登时拽着冷冰心出了酒楼。

    “你赶着投胎啊!”冷冰心被鬼道子拉的急了,猛的甩了袖子。

    “鬼妹,你现在的嘴可是越来越损了!为师自打把你弄来,什么不是给你最好的!如今你报答为师的机会来了,现在鬼府里有个叫楚云钊的,之前让为师给破了相,现在上面让为师把他变回原来的模样,可是为师忘了他以前长什么样了,怎么办?”一段时间的相处,鬼道子深知自己这个小徒弟吃软不吃硬,遂摆出一副可怜相,博取同情。

    “谁?”冷冰心柳眉紧蹙,狐疑问道。

    “楚云钊!就是原大楚皇帝,你见过的吧?”既然启沧澜说自己徒儿见过,该不会有错。

    “他啊!”冷冰心眉梢微动了一下,彼时关雎宫,自己差点儿没被那厮掐死,想到此,冷冰心便觉手痒。

    “是啊,为师那套手法已经在你面前演示不下二十次了,就是不知道你学会了几成?当然了,如果你做不来的话,那把楚云钊的样貌画出来也好,为师自己动手。”鬼道子欲擒故纵。

    “麻烦!本姑娘答应你帮楚云钊换皮,但有一样,你得保证今年童子晋级的名单里必须有无名的名字。”冷冰心想到彼时魅姬的请求,应声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