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41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2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无名?谁啊?”在大楚响当当的铁血兵团都尉于这焰赤国,不过是一万童子中最不起眼一个,鬼道子不认得也在常理之中呵。

    “答不答应吧!”冷冰心双手环于胸前,一副不答应就别想让本姑娘露一手的表情。

    “走!”鬼道子狠狠点头,遂拉着冷冰心回到了鬼府。

    自昏睡中醒过来的沐筱萝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在梦里,她仿佛是个皇后,身披凤服傲然于金銮殿上,紧接着画面渐渐模糊,她又似被打入冷宫,死的凄惨,之后好像又重生复仇……总之这个梦很长,醒过来时,沐筱萝只觉自己筋疲力尽,仿佛这个梦将她部的力气都抽走了一般。

    此刻,沐筱萝正软绵绵的倚在床栏边,清澈无温的眸子四下打量着眼前的一切,最后得出两个字:陌生。

    “圣女,你醒啦!”就在这时,一阵清越的声音自外面传了进来,紧接着便是一位长相妖娆可人的美女,柳叶弯眉,杏仁儿圆眼,纤长的睫毛蜷曲着上扬,眨眼的动作十分诱人,高挺鼻骨下,那张嘴殷红如桃,肌肤白皙似玉,身姿纤细窈窕,走起路来的动作更是风情万种。

    这样的女人,天生就是当花魁的料,不送进青楼便是糟蹋好东西了。沐筱萝如是想。

    “你叫我什么?”沐筱萝神色淡然,眉眼间看不出半点因为陌生而产生的恐惧或是畏缩之态。

    “当然是圣女啊!咱们焰赤国最美,最纯洁的女人!”女子的衣着很是暴*露,从上到下似乎只用一块长长的粉色绸缎包起来,该露的地方一点儿没少露,不该露的地方若隐若现。沐筱萝的眸子下意识落到女子最引以为傲的丰盈上,又转眸看了看自己,不由感慨,有时候你不想纯洁,可这个世道逼着你纯洁啊!

    诚然沐筱萝对自己的身材还是十分满意的,但前提是,不能有这么个傲人的尤物站在面前。

    “不记得了。你是我的谁?”沐筱萝长舒口气,继而起身,目光清幽的走到桌边,提壶时却发现没水。

    “奴家是你的贴身丫鬟刁刁。”看着刁刁走过来的那几步,沐筱萝无限感慨,若世间的丫鬟都这么走路,那正室岂不要换下来一大批啊!如此勾人的莲花碎步真真让人热血沸腾,尤其配上刁刁天生的媚颜,简直是男人的必杀锏。

    “刁刁?”沐筱萝觉得这个名字很特别,不过她喜欢。

    “正是。”就在女子矫情之时,沐筱萝毫不怜香惜玉的来了一句。

    “先去准备膳食,十菜一汤,主食金缠酥,甜点随意,再去沏壶雨前龙井,记着,要纯!不纯本圣女不喝。还有,叫人把这房间重新装修,本圣女要赤金打造的墙壁,床换成软榻,地面要极品白玉铺砌,还有这些摆设,都换作五百年以上的古董,这桌子劈了烧火,本圣女要上等沉香木的桌子,桌面要用绿翡翠做。听懂了?”清冷的声音自沐筱萝口中缓缓溢出,一侧,刁刁唇角抽搐,再抽搐,直至原地石化。

    “咳……圣女,其实刁刁觉得吧,您是不是先该让刁刁帮您回忆一下过往,至少您该知道自己在焰赤国的身份和地位吧?”刁刁媚眼瞥向沐筱萝,委婉开口。

    “那只是你觉得,如果你不想让本圣女觉得你可以永远消失在本圣女面前,便即刻照着本圣女的吩咐去做。”沐筱萝的眸似古井无波,就那么冷冷的看着刁刁,直看的刁刁连噎了三次喉咙,这才转身退了出去。

    直至刁刁离开,沐筱萝方才舒了口气,清冷的眸渐渐染上一抹茫然和无助,圣女?她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她甚至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在这世上可还有亲人。

    且说刁刁离开沐筱萝的房间,正怒气冲冲的走向后厨时,恰巧碰到了启沧澜。

    “刁刁?你怎么会在这里?”启沧澜看着满脸怒火的刁刁,心里倒有些好奇,他眼前这位刁刁不是别人,正是与幻萝齐名的焰赤国两大圣女。虽然刁刁与幻萝都是圣女,但因刁刁待人随和,再加上这般惹火的身材,所以在焰赤国人缘极好,不似幻萝那般与人疏离,虽亦貌美,却显得有些不真实。

    “还不是法师的意思,法师说了,沐筱萝如今没了记忆,那咱们便给她个身份,如今你带回来的那位沐筱萝才是圣女,刁刁只不过是她身边的丫鬟罢了,得,不跟你聊了,丫鬟还要给主子准备膳食去呢,稍晚一会儿,她说让我消失!”刁刁煞有介事开口。

    “原来是法师的意思……沐筱萝醒了?”启沧澜恍然看向刁刁。

    “自然,你还是快去吧,她还等着你给她拆房子呢!”刁刁抿唇浅笑,眼睛一眨一眨的,看上去那样无害。

    “拆房子?”启沧澜质疑之时,刁刁已然朝后厨而去。

    当启沧澜走进房间时,沐筱萝正坐在铜镜前,纤细的手指轻抚着自己的面颊,很美,也很陌生,沐筱萝不禁自嘲,她这是彻底失忆了吧!分明看着自己的脸,她却没一点熟悉的感觉。

    “圣女醒了?”启沧澜明知故问,既然法师派来了刁刁,那么眼前的沐筱萝便是焰赤国的圣女了。

    沐筱萝没有开口,只是透过铜镜看向身后那抹身影,心,微微的一颤,好俊的人儿,尤其是那头银白的长发如月华般倾泻而下,衬的启沧澜越发似从画里走来的仙将。

    “醒是醒了,可是不记得了,有事?”沐筱萝仿佛天生的强者,即便没了记忆,可她的每一言每一行都给人一种莫名的威严,这让启沧澜有些惊诧,平素只有别人匍匐在他脚下虔诚叩拜,如今沐筱萝却用这样的语气跟他说话,饶是换作平时,启沧澜一定会一掌甩过去,但此刻,启沧澜并没有动怒,而是踱步走进房间。

    “我是焰赤国的大祭祀,原则上品阶在你之上。”启沧澜想提醒沐筱萝,现下谁该坐着。

    “是么,没印象了。不过本圣女是在这间屋子里醒过来的,而祭祀你自外面走进来,有八成是来探望本圣女的,如今祭祀手中空空如也,倒让本圣女有些心凉,想来本圣女和祭祀的关系也不过如此。”沐筱萝犀利的语言让启沧澜为之一震,此前虽见过几面,却从未打过交道,在启沧澜眼里,沐筱萝固然是祸乱七国的根源,可到底是个女人,卑微的贱民,不会有什么过人的本事。直到此刻,启沧澜觉得自己或许该重新审视这个女人。

    启沧澜暗忖之际,沐筱萝已然起身离开梳妆台,缓步坐到了启沧澜对面。

    “大祭祀有事直说,本圣女不喜欢拐弯抹角。”沐筱萝双手很自然的搁在桌边,清澈的眸冷漠无温的看向启沧澜。面对如此淡定的沐筱萝,启沧澜竟有一刻的失措。

    “既然醒了,明日本祭祀带你去见皇上。”启沧澜不愿与沐筱萝那双犀利如刃的眼睛直视,于是起身欲走,却在行至门口时转眸看向沐筱萝:“这里是本祭祀的府邸。”

    启沧澜的意思明显告诉沐筱萝,在别人的地盘上最好低调些,太嚣张了不好。

    “难怪装潢如此陈旧,本圣女醒来时还以为自己住在棺材里。”沐筱萝漫不经心启眸,如秋水般的眸子瞥向启沧澜,依旧静如平湖。

    无语,启沧澜仿佛感觉到了自己止水般的心荡起一丝波澜,许久未动的心竟有了一丝起伏,好吧,他承认,他的确被眼前这个贱民气到了。

    见启沧澜无语离开,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复又打量起整个房间,真是越发不顺眼了。

    差不多半柱香的时间,刁刁如沐筱萝吩咐的那般准备了十菜一汤,且等饭菜摆放好,刁刁正欲坐下,忽觉一阵哆嗦,侧眸望去,正看到沐筱萝冷如冰锥的眸子射向自己。

    “咳咳……主子先吃!”刁刁平素与人交往便没什么架子,如今装起丫鬟倒也有模有样。

    “坐下一起。”沐筱萝不是不让刁刁坐下,前提是必须由她开口。刁刁唇角不动声色的抽了一下,随即陪笑坐到了沐筱萝身侧。

    “主子,刁刁给您夹菜!”刁刁殷勤的为沐筱萝夹了块鱼肉,之后十分细心的观察着沐筱萝的脸色,实则刁刁对此道十分精通,彼时与师傅生活在一起,她便是如此讨好师傅的,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可是千古不变的道理。

    说起刁刁的师傅,便是焰赤国的法师-司空穆,一个神秘的存在,一个被焰赤国的皇帝赤川视作神明的存在。而焰赤国所谓的皇教,教主便是司空穆,之下分大祭祀,祭祀,护法和童子。大祭祀只有一个,便是启沧澜,祭祀两人,也就是焰赤国民众口中的圣女,分别是幻萝和刁刁,在此不得不提及刁刁身为祭祀的缘由,俗称走后门儿。四大护法实则是司空穆的随身死士,自立教开始,便没人见过他们的真正面目,至于童子,为数可就不少了,饶是无名那样出神入化的武功在皇教众童子中,才勉强分至六等。

    “本圣女怎么会晕过去?晕了多久?”虽然沐筱萝不确定眼前这位妖娆妩媚的丫鬟说话有几分可信,但就算是谎言,她也是要听的。

    “圣女练功走火入魔,如果不是刚才那位大祭祀及时相助,圣女可就醒不过来了,不过圣女您虽然醒了,一身武功却废了,如今加上您失忆……”刁刁依着彼时师傅的指令声情并茂的叙述着。

    “还不如死了,对不对?”沐筱萝看出刁刁眼中的落寞。

    “刁刁不是这个意思,刁刁是觉得,不管怎样,人都该想办法活着,只有活着,才有希望,也只有活着,才能看到希望。”刁刁从小无父无母,自懂事便跟在师傅身边,司空穆性格古怪,也造就了刁刁举世无双的狗腿本事。

    当然了,身为焰赤国的圣女,刁刁也是有脾气的,彼时便有几个地痞无赖在大街上欺辱少女被刁刁碰到,于是刁刁毫不留情的将其扒光了衣服游街示众,之后又倒吊在城楼上,直至晒成人干。鉴于此,对于刁刁的评价便是狗腿中最爱憎分明之人。

    “本圣女也这样觉得,吃饭!”这几句话让沐筱萝对刁刁的警觉少了许多,沐筱萝觉得刁刁真性情,是她的菜。

    且说这厢沐筱萝与刁刁吃的正欢,鬼府里,楚云钊的嚎叫便已如杀猪般响彻云霄。

    “徒儿啊!你到底好了没有啊!”密室外,鬼道子实在忍受不住里面的嚎叫声,于是狠敲了两下石门。不多时,便见石门轰隆开启,鬼道子急急走进密室,眼见着楚云钊蜷缩在石案上,双手紧捂着脸痛苦嚎叫,鬼道子一把拽过冷冰心。

    “你干什么?没给他喝麻草汁啊!”鬼道子说话间瞥到了桌上还剩半碗绿汁的瓷碗,白眉顿时拧成一股。

    “当然喝了,不然他肯让本姑娘下刀么,不过本姑娘只给他喝了一半,所以……想要恢复以前的样子,他就得忍着痛,若不想,随时可以不人不鬼的跑开嘛!”冷冰心扬了扬眉,丝毫不觉得自己的做法是有多么的残忍。

    “你跟他有仇啊?”鬼道子噎了下喉咙,从没想到自己的徒弟除了欺师灭祖之外,还有心狠手辣的优点。

    “当初他差点儿掐死本姑娘,本姑娘如今天只不过拿回点儿利息,算是便宜他了!”彼时换皮的时候,冷冰心真想一刀砍死楚云钊,不过鉴于自己现下的处境,她也不敢太过嚣张,虽然有个护短的师傅,但来焰赤国久了,冷冰心自然清楚,皇教的人可不是好惹的。

    “罢了罢了,你确定他现在恢复以前的相貌了?”鬼道子扭头瞧了眼楚云钊,转尔看向冷冰心。

    “放心,本姑娘好歹也是你堂堂画皮师泰斗鬼道子的关门弟子嘛,出手必无闪失!”冷冰心说话间扔了手中的刀片,自信看向鬼道子。

    “死丫头,终于肯认老夫是师傅了!等他疼够了,你便把他送到祭祀府去,交给启沧澜那小子!”鬼道子被冷冰心这声师傅叫的,心里似抹了蜜一样的甜,哪还有功夫管楚云钊疼不疼呵。

    看着眼前虽称不上华丽,但还有些风雅的房间,刁刁扭着水蛇纤腰走到沐筱萝身侧。

    “主子,真要拆了它啊?”毕竟是启沧澜的府邸,如今家主不在,不好拆人家房子的吧?刁刁稍作犹豫。

    “拆!”沐筱萝可管不了那么多,人生苦短,如果让她呆在这么破烂的房间里,那她真不如死了。不知为什么,沐筱萝一直觉得失忆前的自己,生活一直是非常奢华的!刁刁挑了挑眉,反正自己的任务是接近沐筱萝,取得她的信任。只要原则上不出问题,沐筱萝说什么她便做什么了。

    “你们几个还不动手!”刁刁挥袖之际,便有十几个工匠扛着铁锤欲砸了眼前的房子。

    “慢着!”就在工匠橹胳膊挽袖之时,一阵清越的声音飘然而至,沐筱萝与刁刁闻声望去,赫然看到一身着月白华裳的女子信步走来,美人如玉说的便是眼前的女子,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肌若凝脂,气若幽兰,女子之美在于无尘,宛如月间嫦娥,令人眼前为之一亮。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