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5章 41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78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刁刁当是谁呢,原来是幻萝圣女啊。”刁刁虽与幻萝齐名,平日里却最看不惯幻萝高高在上的模样,就好像自己是冰山之巅的雪莲,别人都是开在野池里的荷花。

    “你们干什么?”幻萝看也不看刁刁,径自走到工匠面前,冷眸视之。

    “回圣女,我们是来拆房子的。”工匠甲极为恭敬的回应。

    “什么叫拆房子,你会不会说话啊!重新说!”刁刁恨恨上前,声音略有威胁之意。

    “呃……回幻萝圣女,我们是来重新装潢这间房的。”工匠甲登时改口。

    “本圣女不许,你们走吧!”幻萝冷声挥手,一语闭,工匠们不敢怠慢,这便欲走,却被刁刁拦了下来。

    “你们……”

    “你们继续,谁若敢走,腿打折。”未等刁刁开口,沐筱萝踱步上前,清幽的眸子散着寒月似的华光落在幻萝身上。身后工匠犯难了,虽然听说皇教新封了个圣女,可幻萝毕竟是老人儿,得罪不起啊。

    “你们聋啦!没听清婉儿圣女的话么!”刁刁挥舞着拳头,怒视眼前工匠,真是平日里给他们惯的,居然连她的话都不听。

    “婉儿圣女?哼,你是这里的主人么!”听着刁刁的称呼,幻萝眼底闪过一丝鄙夷。

    “那你是?”沐筱萝看出幻萝眼中的讽刺和不屑,心底颇为抵触,既然同为圣女,谁有资格瞧不起谁呢!

    “你!”就在幻萝欲出手之际,刁刁一个箭步冲到沐筱萝面前,双拳跃跃欲试,几乎同一时间,一直久站在幻萝身后的启沧澜几乎顺移到了两人中间。

    “罢了,拆便拆了。”启沧澜不想幻萝情急坏事,遂妥协开口。

    “沧澜,她现在是要拆了你的府邸!你怎么可以这么纵容她!”幻萝没想到启沧澜会站在沐筱萝一边,心,顿时凉了半截。

    “大祭祀喜欢我们家主子,自然要多纵容一些啦!某人想哭啊?千万不要啊,那会影响形象的!”刁刁虽然不喜欢启沧澜,却也看不惯幻萝一天到晚跟个哈巴狗似的儿缠着人家,整日都把‘我是为你好’这样的话挂在嘴边,知道的她是圣女,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圣母呢!

    “刁刁!”幻萝清眸似喷火般看向刁刁,仿佛要用目光将其凌迟。

    “幻萝,你先回去,本祭祀晚些会去找你。”眼见着气氛越来越僵,启沧澜开口下了逐客令。

    “沧澜……”幻萝委屈着看向启沧澜,心底划过一抹寒凉。见启沧澜没有挽留之意,幻萝只得转身,临走前寒如冰封的目光绕过刁刁,直直射在了沐筱萝身上。

    沐筱萝不是没感觉到幻萝的恶意,不过她不在乎。当然,沐筱萝不是自负,而是想借此事看清自己在这些人眼中的地位。显然,那些工匠还是更怕幻萝,甚至对自己的丫鬟刁刁都有忌讳,唯独在看向自己时,除了好奇就什么都没有了。而刁刁身为一个丫鬟,居然敢与幻萝针锋相对,看来她还是低估了自己身边这位风姿卓绝的丫头了。至于启沧澜,虽然他允诺自己近似于张狂的行为,但眼里却是向着幻萝的。

    好复杂啊!沐筱萝不禁挑了挑眉,失忆?武功尽失?不是随便一个路人甲说什么,她都要信的!

    直至幻萝离开,启沧澜方才转身。

    “准备一下,明日早朝之后,随本祭祀去见皇上。”风起,掀起启沧澜美如月华的长发,神邸般的男子就站在沐筱萝面前,却换来沐筱萝的漠然无视。

    好大胆的女人!启沧澜第二次领教了沐筱萝的傲慢和那种自骨子里透出来的霸气,心里颇有些不是滋味儿。他口中的贱民,似乎有种要凌驾在他之上的意思。

    “哪位是大祭祀啊?”就在这时,冷冰心推搡着楚云钊出现在的启沧澜等人的面前。

    “主人,这位是鬼道子的徒儿,说是交差来的。”府上的管家是位年过花甲的老者,大家都管他叫忠叔。

    “知道了,把人留下,你……这是你的杰作?”在看到楚云钊的一刻,启沧澜的脸色顿时阴云密布。脸还是那张脸,与彼时的楚云钊丝毫不差,但额头再长的流海也挡不住那上面‘禽兽’两个字!

    “怎么?大祭祀是想指教一二?”冷冰心扬着眉,看着眼前一头银发的帅哥儿,说话的语气似有挑衅之意,诚然,身为鬼道子的闭门弟子,在换皮这方面,除了鬼道子,谁敢指教她呢!

    见启沧澜不语,冷冰心正欲收回视线离开之时,眸子仿佛被定住一般落到了沐筱萝身上,眼底,一顺间涌出泪来。

    “主人?主人你怎么在这里?”冷冰心狂喜的冲向沐筱萝,却被刁刁拦了下来。

    “别乱叫耶,她是皇教的圣女,可不是你的什么主人。”刁刁武功堪比启沧澜,自然毫不费力的将冷冰心与沐筱萝阻隔开。几乎同一时间,楚云钊幽冷的眸子朝着冷冰心冲过去的方向射去,滔天的极恨表露无疑。

    “本圣女认识你么?”沐筱萝踩着细碎的步子绕过冷冰心,一步步走向楚云钊。

    “圣女……你是圣女!哈哈哈!”楚云钊张狂大笑,眼底的恨如巨浪翻滚而至,近在咫尺的距离,沐筱萝深刻感受到了来自楚云钊身上的杀气。就算杀父弑母之仇也不过如此。

    “主人!你不认识他?他是那个禽兽不如的楚云钊啊!是他亲手杀了你大姐,又把你的亲侄儿活活摔死的!主人,我是冷冰心!”冷冰心看出沐筱萝的异常,急声提醒。

    沐筱萝的目光有些茫然,饶是真如冷冰心所言,眼前男子有什么理由用这样的视线看自己呢,沐筱萝有些糊涂了。

    “乱七八糟!忠叔,把这个人给本祭祀关进密室。”启沧澜注意了沐筱萝很久,直至确定她丝毫没有认出楚云钊时,方才安心。管家闻声自不敢怠慢,即刻拉着仍在狂笑的楚云钊朝后园而去。

    “主人!你怎么连冰心都不认得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冷冰心可不似楚云钊那般好对付,且不管刁刁如何阻拦,冷冰心就是要朝沐筱萝的身上扑,如果不是忌于鬼道子护短的毛病,刁刁一定一拳敲下去,也省得自己挡的这么费劲儿。

    “鬼妹,不可胡闹,这位是皇教的圣女,名曰婉儿,还不叩拜圣女!”如果连楚云钊都认不出来,启沧澜有把握沐筱萝也定然认不出冷冰心。

    “你妹!走开!”冷冰心狠狠甩开刁刁的手,正欲上前,却被启沧澜啪啪两下封住了穴道。

    “鬼妹,你该知道自己是做哪一行的,如今见到婉儿圣女,真值得你这么激动?”启沧澜的话如醍醐灌顶令冷冰心顺间清醒,是啊!她本身不仅是易容师还是画皮师,见到两张一模一样的脸又有什么稀奇。

    冷冰心思忖之际,启沧澜已然解了冷冰心的穴道。

    “你们好阴谋!哼!”冷冰心怔怔的看了眼沐筱萝,转尔挥袖离开。看着冷冰心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沐筱萝眸色微沉,阴谋?到底是什么阴谋呢?自己在这阴谋中又起了怎样的作用呢?婉儿?她真的叫婉儿么?

    太多的疑问盘旋在沐筱萝脑海里等待她一一解开,不过她现在并不着急。

    “你们还愣着做什么,拆。”沐筱萝漫不经心开口,深邃的眸由始至终都不见一丝涟漪。听闻沐筱萝这句话,启沧澜不禁侧眸看了过去。刚刚一幕她心里没有怀疑?若有,为何不问?沐筱萝,好深的城府呵!

    寒冬的大楚皇宫被积雪覆盖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鹅毛般的大雪仍在空中飘飘荡荡,铅色的天空久未放晴。

    “皇上,殷雪他们就快有消息传回来了,奴才扶您回去等吧?”龙干殿外,楚玉迎风而立,龙袍在寒风中猎猎作响。一个月了!筱萝,你到底在哪里?你可知道楚玉有多想你?还不回来么!

    “朕再等等。”俊逸的容颜在寒风中渐渐失了血色,刺骨的寒意自脚底窜起,直传进楚玉的四肢百骸,偏生他却感觉不到。

    “可是……”就在小路子再欲劝说之时,不远处一个黑点在风雪中上下跃起,且越来越近。

    “殷雪,有没有筱萝的消息?”在看清来者时,楚玉慌乱抬脚迈了出去,却发现腿已经麻的没了知觉。

    “回皇上,殷雪此行大蜀,并没有发现主人任何踪迹,蜀太子得知此事,已命人暗中寻找,希望能有线索。”殷雪一身的风尘,脸和手都有不同程度的冻疮,以殷雪的功力,如果不是倾注了所有的内力在脚下,根本不会冻伤。

    未等楚玉追问,风雨雷电似是约好一般,数落在了楚玉面前。

    “回皇上,夏国无主人踪迹,夏王答应会替皇上力以赴找到主人。”风麟据实回禀。

    “回皇上,楼兰无主人踪迹,楼兰王得知此事,正派人四处寻找主人下落。”雨儿据实回禀。

    “回皇上,齐国无主人踪迹,齐王亦派出暗卫寻找主人。”雷霆开口道。

    “回皇上,南无主人踪迹,晗月公主曾在主人身上种有‘同心蛊’,不过依晗月公主之言,‘同心蛊’于半个月前已死,想来是有人刻意隐藏主人行踪。”彼时电闪听到这个消息以为有了希望,可在听到‘同心蛊’已死时,便陷入了更深的绝望。

    “没有……都没有!那筱萝会在哪里!无论如何,就算把天翻过来,朕也要找到沐筱萝!筱萝”楚玉仰天长啸,风雪落在他的睫毛上,和着泪水,从眼角无声落入鬓发。

    殷雪等人默默的跪在楚玉身侧,沉默不语,他们与楚玉想的一样,不找到沐筱萝,誓不罢休!

    深楚的龙干宫,楚玉一个人倚在榻边,回忆着与沐筱萝一起走过来的风风雨雨,干裂的唇角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

    “放心吧,沐筱萝命硬的很,她不会有事的。”逶迤的红裳在月华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的鲜艳,燕南笙挥广袖坐到桌边,随手提壶斟了杯茶水,原本他已经带着丑丑回凤羽山庄收拾残局去了,那个在拜堂前被他敲晕的新娘子醒来后说什么也不嫁了,为此还在凤羽山庄大闹了一场,结果就是,人家把嫁妆搬走,还把两个老的痛骂了一顿。

    “朕知道她一定不会让自己有事,可是……她至少该让朕知道她现在哪里?哪怕见不到,知道她平安也好!”楚玉懊恼的捶着床栏,痛苦开口。

    “殷雪说小星子自认是楚云钊,还说了些乱七八糟的话,所以你质疑沐筱萝是不是沐莫心?”燕南笙处理好山庄的事便接到了沐筱萝失踪的消息,于是这一个月来,他动用了自己所有的关系,不管****白道,却依旧没有沐筱萝的踪迹。

    “是朕错,朕不该拦着她!否则她早就杀了楚云钊,更不会生朕的气!如果那一晚朕留在关雎宫,她便不会出事!”楚玉自责懊悔。

    “或许她气的不是你拦着她,而是你的质疑,且不说这世上有没有借尸还魂这回事,倘若她是沐莫心转世,那便是天大的好事啊!这说明由始至终,你都爱着一个女人,你该高兴才对!若她不是,你也无需自责,从沐筱萝入宫到你称帝,这一路你们经历的那么多艰难险阻,彼此心心相印乃人之常情,相信沐莫心在天之灵也希望你们可以白头偕老。”燕南笙说教般的几句话让楚玉茅塞顿开。

    “是呵,她是谁有什么重要?重要的是朕爱她!是朕糊涂,一时鬼迷心窍,害了筱萝!”楚玉悔之晚矣。

    “沐筱萝会再出现的,虽然不知道什么时候,但本盟主可以断言。”燕南笙轻舒口气。

    “为什么?”楚玉仿佛于黑暗中看到一束光亮,满怀希望的看向燕南笙。

    “直觉。”燕南笙音落之时,伴着一阵摔杯的声音,随后便是楚玉一句清冷无温的咆哮:“滚!”

    看着眼前的‘御书房’三个字在阳光的反射下闪闪发亮,沐筱萝美眸不由的微微眯起。

    “怎么不走了?”启沧澜见沐筱萝驻足,转尔问道。

    “本圣女一直纠结府门外面该用什么样的字体镌刻出‘圣女府’三个字,就这个了,你记下。”沐筱萝几乎是命令的语气吩咐,之后先启沧澜一步踏进早已宫门大敞的御书房。

    身后,启沧澜薄唇微动,深深吸了口气,方才将心中的不满压制下去,他不计较沐筱萝将自己府邸的房子拆了一间又一间,不介意沐筱萝将自己府里的银子花了一把又一把,可改名换姓这种事儿至少该先和他商量一下吧!贱民就是贱民,没有一点涵养!启沧澜在心里咒骂之后,不由的抬眸,心底闪过大篆两个字。

    “沧澜叩见皇上,婉儿,还不给皇上请安。”启沧澜不过是给沐筱萝打了个样儿,实则彼时见到赤川,启沧澜无需施礼。在焰赤国,皇教凌驾于朝堂之上,这是不争的事实。

    “婉儿叩见皇上。”沐筱萝按着启沧澜的样子,只稍稍俯了俯身,声音慵懒中透着冷漠。

    “嗯,醒了好,醒了就好,两位坐。”龙案后面,赤川微微点头,笑容可掬。直至启沧澜和沐筱萝落座之后,赤川继续开口。

    “朕听闻婉儿圣女失了记忆,不知是真是假?”其实沐筱萝对龙椅上这位高高在上的皇帝无甚感觉,若说长的丰神俊逸,身边这位大祭祀不知强他几倍,既然连相貌都不出众,那这个皇帝就真的没什么出众的了。世人皆道帝王乃真龙下凡,龙威慑人,但眼前这位,明显是龙族里最挫的一条,否则岂会连一丝霸气都没有!

    后来沐筱萝为自己初时这样单纯的想法付出了十分沉重的代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