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41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40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末世之召唤悍妞家有劣徒欠调教特种兵王超武升级丑女要翻身:大神,来开黑!我的黑碑有灵气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十分不幸,婉儿当真失了记忆。”沐筱萝淡声回应,眸子不经意扫过御书房东南方向的墙面,虽然是一整副秋霜图,但那个角落的颜色却有些偏差,沐筱萝觉得,那里该是条密道或是密室。

    “关于此事,朕也十分惋惜,幸而圣女性命无忧,原本圣女经此大劫,朕不该烦劳圣女替国分忧,但如今朕派往各国的密探打探到一个很重要的消息,依照他们拿回的画像,朕觉得你与大楚皇后沐筱萝长相极为相似,所以,朕希望你能冒充沐筱萝回到大楚。”赤川简短寒暄之后,直入正题。

    “皇上也说了,婉儿经此大劫,的确需要休养生息,彼时听刁刁说咱们焰赤国有位顶顶有名的鬼道子,手法技艺纯熟到了巅峰,莫说一个沐筱萝,便是十个沐筱萝,皇上也不难找吧?”沐筱萝挑了挑眉梢,表情十分自然,她现在最想知道的,便是自己这张脸到底是真还是假的!

    “呃……”赤川没料到沐筱萝竟顺坡下驴,一时间接不上话茬,只愣在那里,倒是一侧的启沧澜开口了。

    “鬼道子的确能做到这点,但论身高,音调还是你最合适。”

    “那也就是非婉儿莫属了?也罢,既然皇上亲自开口,婉儿总不好拂了皇上的面子,不过婉儿想知道,如果婉儿扮作沐筱萝,那原来的沐筱萝皇上打算怎么处置?”沐筱萝总觉得这里有猫腻,但也只是一种直觉。

    “原来的沐筱萝已经死了。”启沧澜肃然应声。

    “是死了?还是你们抹掉了她的记忆,然后把她变成你们的棋子?”沐筱萝心生这样的念头便说了出来,毕竟在真相没有揭晓之前,万事皆有可能。

    “有这个必要么!既然我们有李代桃僵的能力,自然不会留下原主。”启沧澜平静的外表下,心片刻的停滞,他怎么都没想到沐筱萝会问出这样尖酸的问题,看着那双仿佛能洞悉一切的眼瞳,启沧澜很勉强的才能与之对视。

    “就是!我们有鬼道子,十个八个沐筱萝都做的出来,何必留下那个祸根呢!”赤川随声附和,主次已见分晓。

    “大祭祀和皇上莫怪婉儿多疑,毕竟关系到婉儿的性命,多了解一些还是有必要的。”沐筱萝并没有在启沧澜和赤川眼睛里看到可疑,于是她相信,那个叫沐筱萝的倒霉鬼已经到奈何桥报道去了。

    “自然不会,那圣女的意思就是同意了?”赤川依旧一脸讨好的笑。

    “同意不敢当,皇上吩咐,婉儿照做便是,但有一样,婉儿也算是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休息个把月不算过份吧?”沐筱萝这话堵的死,赤川没有反驳的余地。

    且说沐筱萝懒散走出御书房时,启沧澜随后跟了出来。

    “你打算休息多久?”启沧澜不得不佩服眼前这个贱民,分明有他和赤川在,可主动权似乎不知不觉的掌握到了沐筱萝手里,真让人匪夷所思。

    “不会太久吧,也就一年半载。”沐筱萝数了数日子,云淡风轻开口。一侧,启沧澜于风中凌乱了,一年半载?到时候楚玉的儿子都能打酱油了,谁还记得这世上有沐筱萝这么个人啊!

    “一年半载!”沐筱萝听出启沧澜声音中的起伏,不由的转眸看向身侧的男子,风过,扬起他如月华的银发,绝美如厮,当真养眼。

    “大祭祀是嫌时间短了?那就三五载吧!”沐筱萝唇角勾起,倾城一笑,暗淡了日月星辰。心,似滴进一滴水,润泽了干涸的枯地,启沧澜只觉身一阵麻酥,脑子里恍然出现的竟是彼时在关雎宫,他用嘴度给沐筱萝凤凰泪时的场景。

    “开玩笑的,多则一个月,少则半个月,若久了,本圣女还不乐意呢!”看着启沧澜有些僵硬的面容,沐筱萝微微勾唇,继而转身离开。

    之所以给自己争取一个月的时间,沐筱萝是有自己的打算,在没有恢复记忆的情况下,她必须尽可能的了解周围的人和事,若贸然应下去了大楚,她很有可能会像个傻子似的被这些人利用!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沐筱萝的精明睿智,不会因为失忆而有任何的减退。

    直至沐筱萝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启沧澜方才缓过神儿来。他居然会在一个贱民面前失了神?启沧澜对自己的反应十分惊讶,或许该去静心打坐了!启沧澜如是想。

    且说沐筱萝出了皇宫,并未见启沧澜跟过来,于是挥手让候在外面的轿子先走,自己则漫步在焰赤国最繁华的街道上。这几日发生的事都很诡异,如果说这里面没有猫腻,沐筱萝真是一万个也不相信,不过她并不急于知道自己的身世,既来之则安之,急功近利只能自断后路,他们不急,自己就更不急,看到最后谁先坐不住!

    就在沐筱萝暗自思忖之际,忽有三个地痞拦在了沐筱萝面前。

    “外族的小妞就是漂亮!啧啧,这皮肤真白啊!”地痞刘三龇着龅牙,笑的十分猥琐。

    “就是,看这细腰,真勾人呐!”周五贪婪的眼珠儿狠狠盯着沐筱萝的纤细腰肢。

    “看看前面,再瞧瞧后面,身材不错嘛!”王六贼兮兮的看着沐筱萝胸前的丰盈,哈喇子哗哗的流到了地上,其相十分恶心。

    沐筱萝轻吁口气,原本的大好心情顿时被这三个地痞扫的一干二净。

    “本姑娘是皇教圣女,你们让开。”沐筱萝淡漠开口,声音透着警告之意。

    “圣女!哈!她说她是圣女!你们信不信?”刘三仿佛是听到了这世上最大的笑话,张狂笑了两声后凑到沐筱萝身边,嗅了又嗅:“可惜啊,大爷可没从你身上闻到圣女的味道!你是圣女?那本大爷就是大祭祀!”

    一股腥臭的味道弥漫到沐筱萝鼻息间,惹的沐筱萝胃中翻滚。

    “你想怎么样?”沐筱萝不经意动了动广袖,虽然沐筱萝并不喜欢刁刁给她准备的这款衣服,不过得承认,这么繁杂的广袖内的确可以藏不少东西。

    “怎么样?当然是要你陪本大爷乐和乐和了!”就在刘三再欲靠近沐筱萝时,沐筱萝中指微屈,却还没来得及动手,便听一声惨叫自耳边响起。

    “哎哟!”地上,刘三捂着嘴巴看向始作俑者,登时火冒三丈,“又一个外族的贱民!你们还愣着做什么,给我……”刘三的话还没说完,便见一块明晃晃的牌子近在眼前。

    “鬼妹!你是……”又是‘啪’的一声响,刘三双手捂着面颊,血从嘴角流了下来。

    “我是你奶奶!给我打,朝死里打,还有他们两个!”冷冰心直起身,挥手间,便见白斩,墨常,千面还有魅姬四人冲了上去,虽然他们没有内力,但对手在看清那张令牌之后便不敢还手,所以白斩他们打的还是极爽的。

    “是你。”沐筱萝一眼便认出了冷冰心,彼时祭祀府她似乎将自己认作了主人。

    “你真不是沐筱萝?”冷冰心只管让白斩他们好好教训那三个没长眼的家伙,自己蹭到沐筱萝身边,狐疑问道。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沐筱萝神色傲然,对于冷冰心的出手相助,似乎并没有感激之意。

    “气势也一样,说不是谁信呢……”见沐筱萝从容离开,冷冰心不由嘀咕着。

    “在看什么呢?”千面等人收拾了那三个地痞之后,转尔凑到冷冰心身边。

    “沐筱萝。”冷冰心下意识开口。

    “沐筱萝?沐筱萝也被抓过来了?”千面等人闻声陡震。

    “谁晓得是不是真的呢!不成,我得找老家伙好好谈谈!”冷冰心似是想到什么,登时扭头回了鬼府。

    直至冷冰心等人散去,沐筱萝方才回眸,深邃的眸底荡起一抹幽深的涟漪,毋庸置疑,这个冷冰心和沐筱萝的关系非同一般,既然他们杀了沐筱萝,何以会留下冷冰心?沐筱萝心底的疑问越来越多。

    不知不觉中,沐筱萝已然回到了祭祀府,却在进入府门时,看到一个**岁的男孩儿站在门口,好标致的一个男孩儿,白净的小脸儿###透红,眼睛灵动狡黠,似葡萄般黑的发亮,尖尖的翘鼻嵌在脸上,此刻,那张小嘴正嘟着,眼神看起来并不友善。

    “你就是婉儿圣女?”小男孩儿的声音很好听,如泉水般清澈脆亮。

    “是啊,我就是。”沐筱萝对这样天真的表情没了免疫力,很自然的笑声应道。

    “小青!上!”没等沐筱萝反应过来,便见男孩儿突地举袖,紧接着,一只幽青小蛇如离箭般射向沐筱萝。

    “呃”沐筱萝只觉手腕吃痛,垂眸间,皓腕赫然多了两个蛇牙咬过的痕迹。

    “这只是警告,你听好了,以后不许靠近我干爹!不然下回咬的就是你的脖子!”就在小男孩儿叫嚣的时候,丑丑突然自府门内迎了出来。

    “主子?”在看到沐筱萝面色异常之时,刁刁登时跑上前扶住沐筱萝,继而怒目看向府门处的小男孩儿。

    “修笛,你个熊孩子!你用哪条蛇咬的圣女!把解药交出来!”刁刁说着话,啪啪两下封住了沐筱萝的穴道,避免毒素扩散。

    “我才不交,警告她,少靠近我干爹,不然我……干爹!”在看到启沧澜的那一刻,名曰修笛的小男孩登时双臂张开的跑了过去。

    沐筱萝这才看清,原来小男孩儿笑起来的时候,还有一对可爱至极的小酒窝。

    “大祭祀,麻烦你以后看好你的干儿子,不知道是被谁带坏了,瞧他!居然放蛇咬伤了婉儿圣女!”刁刁阴阳怪气的瞥了眼启沧澜,言语间似乎对幻萝的敌意更重一些。

    沐筱萝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脸上无甚表情,心却如明镜般想的通透,在看到小男孩儿的时候,沐筱萝分明用余光瞄到了刁刁的裙摆从门后面露出来,事实上,刁刁本可以避免自己被蛇咬,可她偏生等着事后才来做好人,想必就是要借此事针对幻萝,至于那个小男孩儿,既然他的干娘是幻萝,那他出手的原因便不难猜测了。

    “被蛇咬了?修笛,你放出去的是哪条蛇!”启沧澜闻声走到沐筱萝身边,在看到沐筱萝腕上的蛇印时,肃然看向依旧赖在他怀里的启修笛。

    “才不是修笛放出去的,是小青自己偷偷溜出去的嘛!”启修笛悻悻开口,表情委屈至极。

    “啧啧,那你的小青还真是调皮哟!”刁刁哼着气,狠瞪了眼启修笛。

    “是青蛇!修笛,这次是你不对,下来!”启沧澜剑眉紧皱,随手放下启修笛,伸手便欲揽沐筱萝。

    “你做什么?”沐筱萝警觉后退,幽眸深邃如海。

    “替你逼毒。”看着沐筱萝冷漠甚至排斥的目光,启沧澜心里极不舒服,这世间,还没有一个女人看到他会是这种眼神,对于自己的魅力,启沧澜虽不在意,但却是十分的自信,沐筱萝此时的表现明显打击了启沧澜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自信心。

    “不必……”沐筱萝觉得自己并无不妥,却在音落之后,整个人晕了过去,几乎同一时间,启沧澜以顺移般的速度转到了沐筱萝身边,双手及时接过沐筱萝几欲跌在地上的身体。

    眼见着启沧澜将沐筱萝抱回府邸,刁刁的眸子似是无意的朝东南角的暗处瞥了一眼。

    “好勒,这回是有人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呢!”刁刁挑着眉,玉手朝着启修笛的脑袋狠狠蹂*躏了一番。

    “拿开你的手,信不信我放蛇咬你!”启修笛恨恨拽开刁刁的手,警告开口。

    “好啊!你尽管放,把红橙黄绿青蓝紫放出来才好呢,你信不信,老娘我分分钟就能把它们都丢到锅里做成蛇羹!”刁刁阴蛰的眸子带着寒意看向启修笛,直吓的启修笛收紧衣袖,脸上却还是一副恨极了的模样。

    房间里,启沧澜将沐筱萝扶至榻上,自己盘膝坐在沐筱萝身后,双手轻置于沐筱萝背脊,缓缓注入内力。

    恍惚中的沐筱萝似感觉到一股清泉流入心田,浑身舒爽了许多,此刻,没人注意到沐筱萝颈间的‘缘升’忽然闪出一缕暗沉的紫色光芒,不过只闪了几下,便又恢复了平日里的素朴无奇。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