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 41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96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直至将沐筱萝体内的蛇毒逼出,启沧澜方才舒了口气,旋即将沐筱萝扶躺在软榻上。看着那张略显苍白的容颜,启沧澜心里莫名有了几分怜悯,他姑且认为自己心底超乎于常的情愫是同情。

    待其为沐筱萝盖好锦被之后,启沧澜方才推门离开房间,却在房门开启之时,一张绝美的脸映入眼帘,只是那张脸上,充满怨怼。

    差不多晚膳的时候,沐筱萝方才醒过来,此时,刁刁已然备好膳食,推门时,沐筱萝已然下床。

    “主子,你醒啦!”刁刁走进房间,将托盘搁置在桌面上后,殷勤上前搀扶沐筱萝。

    “嗯,启沧澜呢?”沐筱萝微微点头,无意问道。

    “大祭祀给您清除完蛇毒之后便被幻萝圣女叫走了。”刁刁声音中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

    “你喜欢启沧澜?”沐筱萝问的突然,刁刁不由一怔,之后不以为然。

    “主子说什么呢,刁刁又不是花痴,大祭祀长的是帅,可那也不代表是个女人就要喜欢他啊!”刁刁自###嫌启沧澜长的太过完美,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是完美的,既然上天赐给了启沧澜如此光芒万丈的容颜,必定会收走他某方面的能力,某方面哟,刁刁坏坏的偷笑。

    “那你做这样损人不利已的事似乎就没什么意义了。”沐筱萝一针见血道。

    “不……不知道主子说什么!”刁刁闻声,脸上表情顿时僵硬了几秒,方才反驳。

    “不知道就算了,明天找人把外面的牌匾换成‘圣女府’,字体启沧澜会告诉你!”沐筱萝不关心刁刁与幻萝和启沧澜之间的恩怨,她只想提醒刁刁,之前她拿自己当靶子的事儿,她不是不知道。

    “哦。”刁刁只管扒饭,心里却对沐筱萝另眼相看,好聪明的女人啊,智商快赶上师傅了,看来她以后不好在这女人面前耍小聪明了!

    “还有,记着吩咐忠叔把府上的银两统计一下,兑换成银票交给本圣女。”沐筱萝漫不经心道。

    “主子,您要买什么啊?在焰赤国的地界,您要什么尽管拿,没人敢跟您要钱的!”刁刁自豪开口。

    “哦?那若是出了焰赤国呢?”沐筱萝终于明白皇教在焰赤国是如何的至高无尚了。

    “出了焰赤国,咱们的银票就是一张废纸,就连距离咱们最近的东洲大陆都不认咱们的银票。”刁刁觉得这并不是什么秘密,索性和盘托出。

    “东洲大陆?”沐筱萝本欲夹菜的竹筷停滞在空中,疑惑不解的看向刁刁。

    “是啊!东洲大陆有七个国家,他们的银票倒是可以互通,但咱们的不成。所以就算你在焰赤国再富有,离开这里,就是一穷光蛋。”彼时刁刁想去外面见见世面,师傅就是这样警告她的。

    “银票不值钱,那府上总有金银吧?”沐筱萝夹起一块鱼肉,平淡开口,心底却有些诧异,如此强盛的焰赤国居然如此封闭?

    “那倒是有,不过主子,您要那么多钱做什么用啊?”刁刁长了个心眼儿,试探道。

    “有银子傍在身上,会多些安感。照本圣女的话做就是了。”沐筱萝淡淡道。

    “是!”刁刁心里颇有感慨,这位主子看来是很狂很自大啊!拆人家牌匾还要问人家新牌匾的字体,拿人家银子便像拿自己的一样随便,好气魄!只是不知道启沧澜会不会同意呢!

    适楚,鬼府里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

    “徒儿啊!这可是为师一辈子的心血,你你你!你抄家咋?不过啦!”鬼道子看着自己近五十年来收集的面皮被冷冰心用刀刮的面目非,心痛的恨不能当即掐死冷冰心,奈何如冷冰心这般根骨奇佳,领悟极高的徒儿实在难找,不然,他也不会姑息养奸到现在。

    “老头儿,你没说实话,你说那个婉儿圣女是从你刀下走过去的,但为什么这里没有记载?还有,这些面皮我都比对过,都是有主儿的,那婉儿圣女之前的面皮呢?”冷冰心自白天回到鬼府便一直追问鬼道子这件事,如果婉儿圣女不是换皮,那冷冰心有理由相信那个婉儿有八成就是沐筱萝,长的像也就罢了,气势也如出一辙,这就让人怀疑了。

    “是不是老夫拿出婉儿圣女之前的面皮,你就不再闹腾了?”鬼道子气哄哄的看着冷冰心,头上的小辫子翘的老高。

    “是!而且你必须证明那张面皮就是婉儿的!”冷冰心下了狠心。

    “你随老夫来!”鬼道子狠吸口气,旋即转身离开密室。冷冰心挑了挑眉,随后跟了出去。

    直至走到鬼府后园的假山处,鬼道子突然停了下来,双手叩在身边极不起眼儿的石头上,轻轻一转,便见假山有了动静,尔后出现一条通往地下的石阶。

    “走吧!”鬼道子瞥了眼自己的爱徒,无奈摇头。

    在经过一条长长的密道之后,冷冰心只觉眼前突然一亮,只见偌大的石洞里,挂满了精美绝伦的面皮。

    “师……师傅!你居然还留了一手!这些都是你的杰作?”冷冰心惊诧看着石壁上挂着的一张张艳若桃李,冷若冰霜的美人面皮,身汗毛莫名的竖了起来。

    “胡说!师傅对你可是倾囊相授!这里挂着的都是历代鬼家祖宗经手的绝世美人面皮,就说这张,算算该有三百年的历史了!”鬼道子自豪开口。

    “好恐怖啊……”冷冰心不由的噎了下喉咙。

    “你什么意思!”鬼道子对冷冰心的评价十分不满意。

    “没什么意思,婉儿圣女那张收在这儿了?”冷冰心耸了耸肩,美人已化白骨,脸却似在安眠,天底下没有比这更恐怖的事儿了,冷冰心如是想。

    “那张!那张就是婉儿圣女的面皮,以婉儿圣女之前的容貌,她的脸放在这里,绝对有这个资格!”冷冰心顺着鬼道子的指向望去,赫然看到一张美若天仙的面皮,不过放在这里的面皮,哪张不是倾国倾城,所以那张面皮看起来也没想象的那么惊艳了。

    “那你怎么证明这张面皮就是婉儿的?”冷冰心不以为然。

    “你去瞧睢下面的字!”鬼道子抬了抬下巴,试意冷冰心朝近走了几步。且等冷冰心走到面皮下面时,赫然看到一行小字‘丁卯年八月十二日,圣女婉儿自愿意换下面皮’

    “就凭这几个字?”冷冰心不以为然,她又不是傻子。

    “怎么滴?你不相信呐!你该不会以为你师傅我有未卜先知的本事,你还没问,我就先做好了戏让你看吧!爱信不信!”鬼道子也来了脾气。

    “那婉儿圣女为什么会失忆?明摆着这里面有事儿!”冷冰心自问这脑袋也不是白给的,当即提出质疑。

    “她练功走火入魔还是我的不对了?行了,走吧!”鬼道子不耐烦道。就在冷冰心将信将疑时,眸子下意识瞥到了另一张面皮上。

    “这个好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冷冰心细细打量石壁上的面皮,清眸微眯,喃喃自语。

    ‘子寅年七月十五,沐莫心面皮’

    “沐莫心!她……她是沐莫心!”当看到那张面皮下面的字时,冷冰心惊诧后退,眼中充满恐惧和骇然。她知道沐莫心,那是主人的大姐,大楚前皇后啊!她不是和自己的孩子死在冷宫么!何以她的面皮会出现在这里?

    “沐莫心怎么了?”鬼道子对冷冰心的反应不以为然。

    “她她她……她的脸怎么会在这儿?”冷冰心指着石壁上的面皮,不停的噎着喉咙,脸色顺间惨白。

    “这是老夫三年前接的一生意,有人让老夫帮这张脸换皮,老夫就换喽。”鬼道子极为平淡的叙述却让冷冰心惊愕不已。

    “那你的意思是,你在换皮的时候,这张脸的主人还活着?”冷冰心越发觉得匪夷所思。

    “这个不清楚,不过当时她似乎已经没气了。”鬼道子佯装回忆道。

    “没气还好……还好……”如果有气,那这世道可就乱了。

    “别废话了,随师傅出去!”鬼道子见冷冰心紧抚着胸口,一把将其拉出石洞。且等打法走了冷冰心,鬼道子复回到石洞内。

    此时的石洞内已然多了个人,此人身着素色长袍,袖口用金线绣着七彩团纹,墨黑的长发无风自动,飘拂间流转着诡异的光彩,石洞内的气氛因为这个人的存在而降至冰点,即便一向飞扬跋扈的鬼道子在此人面前,亦敛了几分嚣张。

    “老夫已经照着法师的意思做了,法师答应老夫的,不知可否兑现。”鬼道子的声音透着恭敬。

    “自此之后,皇教的人不会对冷冰心不利。”浑厚的声音陡然响起,石洞内隐约可听得见回声,鬼道子暗自运功,方才不会被这声音伤至肺腑。

    “老夫不明白,那沐莫心已经死了三年,能与法师的大业有什么关系,您何以让老夫蒙骗鬼妹?”鬼道子看着石壁上那张与沐莫心有九成相似的面皮,未见沐莫心一眼,他自不会做的如此传神。

    “你不需要知道。鬼派画皮师乃焰赤国瑰宝,你实在不该收外族人为关门弟子。”法师的声音透着一丝惋惜。

    “老夫多言了。”鬼道子听出司空穆的言外之意,于是缄默不语,几乎顺间的速度,司空穆便已消失在了石室内。

    徒儿啊!师傅为你,算是尽了力。鬼道子望着那张只凭画像做出来的面皮,不禁摇了摇头。

    适楚,苍穹如墨,繁星点点,偶有虫鸣打破了此间宁静。圣女府内,花香四溢,满院春桃盛放,微风拂过,花瓣随风飞舞,翩然落在了幻萝的雪肩上,衬的人比花娇艳。

    “沐筱萝好在哪里,值得你亲自为她解毒?”很难想象,这样幽怨的声音是从那么美的女子口中溢出的,如幻萝这般的美貌,又有哪个男人舍得让她伤心。

    “幻萝,你不该让修笛对付沐筱萝,若是让法师知道,修笛必会受罚,他还只是个孩子!”启沧澜的声音中透着责备,但眼底却依旧是宠惜的。

    “所以你在怪我?可那是修笛自己的意思!”幻萝心虚反驳着。

    “不管怎样,别再做这样的傻事了,沐筱萝对我们很重要,伤不得。”启沧澜深邃的眸子蕴着一丝警告。

    “就因为她重要,所以一向清冷高傲的大祭祀也要像只狗一样在她面前大献殷勤?”自小到大,每个人都说她与启沧澜是天生的一对,所以不知不觉中,幻萝已然将自己当作了启沧澜生命中唯一的女人,直到沐筱萝的出现,让她的想当然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

    “幻萝!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启沧澜剑眉如峰,愠怒看向幻萝。

    “沧澜……对不起,我只是不明白,就算她重要,可也没重要到要住在你的府邸,由你亲自照顾的地步!你大可以把她送进皇宫,或者交给法师也好啊!”幻萝看出启沧澜眉宇间的怒气,方知自己刚刚的话说的过分了,心,有一刹那的懊悔,她怎么可以在启沧澜面前如此失态!

    “把她留在祭祀府就是法师的意思,沐筱萝的事本祭祀自有主张,以后这件事你不要插手了。还有……不允许你再对沐筱萝动手,这一次本祭祀替你隐瞒,下一次,本祭祀会如实告知法师。”启沧澜的声音依旧宛如天籁,落在幻萝心上,却寒如冰封。从何时起,那个一直护在她身前的男人竟也开始威胁她了?看着启沧澜的身影,幻萝有种想哭的冲动,粉拳渐渐攥紧,恨,悄然无声的在幻萝心里扎了根。

    翌日,当刁刁将刻有‘圣女府’三个字的牌匾挂在府门上时,启沧澜面露愠怒的走了过来。

    “婉儿,是谁让你把府上的黄金和白银都存到你的名下的?”一侧,刁刁见启沧澜来势汹汹,登时灰溜溜的躲到旁边,专心指挥挂牌匾,不过耳朵还是时不时的朝这边儿伸了伸。

    “没谁,我自己。”沐筱萝神色泰然,丝毫不觉得自己做了亏心事。

    “那些都是本祭祀的钱!”启沧澜可以容忍沐筱萝换掉牌匾,依照法师的意思,要让沐筱萝有归属感,让她从心里觉得自己是焰赤国的圣女,首先,就是要给她权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