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9章 42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9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之所以不管,是因为法师有命,且让沐筱萝胡乱闹腾着,量她也不敢有什么大动作。可那件衣服不同,一来那是幻萝亲手做的,意义不一样,二来,此事若让幻萝知道,难免会来找沐筱萝麻烦,介时他免不了要和幻萝再起争执,于心底,启沧澜一直将幻萝视作亲人,所以他不想伤幻萝的心。

    “没……没干什么啊!”刁刁下意识朝沐筱萝身后靠了靠,眸子似有深意的看向沐筱萝,言外之意就是:别找我,跟我没关系。

    “祭祀说笑了,这是本圣女的府邸,里面的东西,自然都是本圣女的,何来祭祀的东西?”沐筱萝的理直气壮让刁刁佩服的五体投地,她们可不占理啊!

    “婉儿,除了那件衣服,别的东西本祭祀随便你。”启沧澜觉得沐筱萝真是欠调教,可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能忍便忍了吧!

    “东西可以给你,三十万。”沐筱萝倒不客气。

    “婉儿,你不能太不讲理!”身为祭祀这么多年,启沧澜第一次有想哭的感觉。

    “本圣女已经很讲理了,这件衣服有人出价三十万块的钱票,如果不是婉儿与祭祀熟络,一定不会自毁信誉。祭祀应该庆幸婉儿没有加价,其实就算婉儿再加十万,也在情理之中,那不如四十万吧!”沐筱萝忽然觉得在谈钱的时候,没必要跟启沧澜讲交情。

    “那你还是三十万卖给那个白痴吧。明日早朝之后,随本祭祀到皇宫面圣!”启沧澜面色陡沉,继而转身离开。

    “主子,刁刁还是第一次听到大祭祀吐脏口呢!您真行!”刁刁幸灾乐祸的看着启沧澜的背影,心里十分理解启沧澜暴走的原因,他若再不走,怕是忍不住要出手了。

    “本圣女忽然觉得这件衣服不止三十万,你去跟柳小姐讲,如果她肯配合本圣女的话,本圣女愿意把启沧澜用过的墨砚十万两便宜处理给她。”沐筱萝一句话,刁刁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原地化石了。

    于是沐筱萝真的在那位柳小姐的配合下,从幻萝手里赚到五十万块,再加上启沧澜用过的墨砚,只是眨眼的功夫,沐筱萝的小金库里便又多了六十万钱票兑换的金子。

    翌日,沐筱萝一身华服的出现在的焰赤国的御书房,与第一次相比,沐筱萝此时的一身行头比赤川的龙袍还要矜贵些。

    “婉儿圣女啊,朕听闻你近日身体稍渐好转,不知可否以沐筱萝的名义去楚宫呢?”有了上次的教训,赤川也不多废话,单刀直入。

    “虽然婉儿身体仍未痊愈,不过既是皇上等不及,婉儿纵是拖着残躯,也是要去的。”这一次沐筱萝没有反对,毕竟自己可以如此嚣张的存在于焰赤国,价值就在这里。如果再推托,接下来自己的境遇或许不会如此时这般风光,再者,沐筱萝算计着自己的小金库也敛的差不多了,从财富榜上看,第二名的相国大人差了自己一大截,现如今说她占着焰赤国大半个身家都不过分。

    “咳……那好,你且下去准备,三日后让大祭祀送你离开焰赤国!”赤川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在他眼里,沐筱萝俨然成了瘟神。

    “皇上先别急,婉儿想知道皇上派婉儿去楚宫的目的何在?”沐筱萝若肯任人摆布,那她就不是沐筱萝。

    “哦,忘了交代给你,此番你去大楚,主要是诱*惑楚王楚玉,引起东洲大陆七国纷争,等他们打的不可开交时,我焰赤大军再入主东洲!”赤川说的简短,却是精髓。

    “沐筱萝何许人也,居然有那个本事?”沐筱萝对自己要扮的人物有些好奇。

    “当然,她不仅是大楚原皇帝楚云钊的皇后,也是大蜀楚漠北的太子妃,如今又是楚玉的至爱,在朕将她除掉之前,楚玉正欲立她为后!她与齐王封逸寒,夏王狄峰,还有楼兰的库布丹,南的段梓桐关系都非同一般,这个女人不简单呐!”赤川言语中对沐筱萝似有几分赏识。

    “还真是不简单,可惜已经死了……”听到这样的评价,沐筱萝忽然觉得有些惋惜,惺惺惜惺惺,英雄重英雄,有这般女子,她还真想好好结识。

    “她若不死,圣女又如何扮她,既然圣女同意,那事情就这么定了。”赤川注意到启沧澜的眼神,遂绕回话题。

    “这个不急,其实对于攻占东洲大陆,婉儿有自己的见解,不知皇上可否耽搁些时间听婉儿娓娓道来?”沐筱萝柔声开口,眸光璀璨如华。其实赤川是真的不想听,可碍于沐筱萝的身份,也只能点头。

    “愿闻其详。”

    “其实婉儿这些时日也有研究过东洲大陆,东洲大陆有七个国家,综合实力最强的是大蜀,其次是楚国,最差的是大周,这其中最为富有的是楼兰,但兵力甚少,原因是若有人敢犯,楼兰自会拿钱到他国雇佣兵将与之对敌,所以楼兰国虽无兵将,却无人敢犯。”沐筱萝缓缓开口,一字一句,清晰无比。

    “那又如何?”赤川不自觉的听了进去。

    “婉儿有个问题想问皇上,其实想要征服东洲大陆并不难,只要让祭祀大人随便带些皇教的人,将这七国的皇帝首级取下来,再趁乱攻他们出其不意,凭焰赤国的武将,这个不难。但皇上为什么没这么做呢?”沐筱萝启眸看向赤川。

    “暂时的胜利又能持续多久?再者,说起来容易,但若降服七国,至少也要七八年的时间!”赤川身为国君,自然是有一定头脑的。

    “所以皇上便想出让他们自相残杀,再坐收渔翁之利,如果婉儿没猜错的话,皇上是不是想斩尽七国之民,然后霸占整个东洲?”沐筱萝此前从刁刁口中听过这个说法,若真如此,介时漫天红云,尸骸遍地便是她沐筱萝造的孽了,这么大的罪,她背不起。

    “有此想!那些贱民都该死。”赤川并不否认。

    “上亿的军将和平民,皇上确定在您有生之年能看到这一壮举?”沐筱萝不以为然,心底却对赤川如此冷血的想法十分不齿。

    “难道你有更好的想法?”赤川听出沐筱萝的言外之意。

    “与其让焰赤国陷入征战的泥潭,到最后无法自拔,倒不如换一种吞并的方式。”沐筱萝言归正传。

    “什么方式?”赤川眸间放亮,狐疑开口。

    “同化!其实婉儿觉得斩尽七国之民简直是天方楚谭,七国之民就算再弱,可也不个个都是草包,焰赤国武力虽强,但若真拼到最后,胜负还真不能太早定论,与其做没把握的事,为何不另寻良方?婉儿就觉得,如果焰赤国能将七国同化,介时想要征服便容易的多,那些平民百姓只关心自己下顿会不会有米吃,至于谁当皇帝,他们才不关心。”沐筱萝十分细致的叙述了自己的想法。

    “同化?如何同化?”赤川说话间,眸子无意瞥向启沧澜,见启沧澜脸上的意犹未尽,方才安心许多,想来沐筱萝的说法也引起了启沧澜的兴,若如此,相信司空穆也不会反对。

    “首先便是要让焰赤国的银票流入七国,成为七国民众主要花销之一。”沐筱萝一直信奉金钱万能说,刚刚她举楼兰王的例子,便是想证明这一点。

    “谈何容易!”赤川觉得这才是天方楚谭。

    “于皇上而言,这并不容易,但婉儿却能做到。”沐筱萝自信开口,实则这只是她的推托之词,让她充当沐筱萝,就是让她当炮灰,介时得罪了七国国君,她岂有不死的道理,死的不惨人家都不乐意。

    “你有把握?”赤川狐疑看向沐筱萝,皱眉问道。

    “婉儿既然说出来,自然是有万的办法。”沐筱萝眸色坚定。

    无语,赤川转尔看向启沧澜。

    “大祭祀,朕是觉得,婉儿圣女的想法是好的,或许有必要考虑一下。”沐筱萝自是听出赤川言语中的征询之意,想来这皇上当的也不顺心。

    “沧澜先带婉儿回去,皇上且考虑着,稍后沧澜再来进谏。”启沧澜对沐筱萝的提议动了心,遂将沐筱萝带出皇宫后便朝皇教总坛而去。

    且待启沧澜离开,沐筱萝方才狠吁出一口长绵的气息,如今便看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皇教教主兼法师什么想法了,沐筱萝自心里祈祷自己的漫天胡诌能瞒天过海。

    一路无话,回到圣女府,沐筱萝入目便见刁刁和幻萝打在一处,分明是打架斗殴,可两个女人却能将画面表现的如此凄美。只见粉色与白色的身影在空中纠缠,如一朵白里透粉的昙花开在半空中,缠绕在一起的粉白绸缎便似花瓣逐渐延伸,昙花绽放如华,美的让人惊叹。、

    “刁刁,不许欺负我姨娘!”就在沐筱萝看的入神之时,身边忽然多了个小鬼头,眼见着启修笛欲放出毒蛇,沐筱萝倏的挡在了启修笛面前。

    “你是君子么?”沐筱萝没头没尾的来了一句。

    “又是你!你让开!我当然是君子!”不知怎的,启修笛对眼前这位手无缚鸡之力的沐筱萝竟有一丝丝的畏惧,或许是因为沐筱萝不仅用硫磺粉泼他的小蛇,还在硫磺粉里掺了辣椒沫,害得小蓝到现在还没恢复,自己的两只手也碰不得眼睛了。

    “君子是不打女人的!怎么,别让本圣女猜中你要放蛇咬刁刁,这种背后使刀子的行径非君子所为。”沐筱萝语笑嫣然。

    “那我不是君子,我是小孩儿!”启修笛平素也霸道惯了,自然不会被沐筱萝蒙住。

    “罢,那你放蛇吧,放蛇咬了本圣女,再让你干爹为本圣女逼毒,你知道怎么逼毒吗?就是本圣女把衣服脱下来,然后再让你干爹把手放在本圣女的胸前……”沐筱萝刻意放大音量,仅接着便有了效果。

    “呃”沐筱萝音落之时,幻萝突然自空中摔了下来,单手捂着胸口,怨怼看向沐筱萝。

    “主子,多谢了!”刁刁自然明白沐筱萝的那番话是要刺激幻萝分神,心中对沐筱萝起一丝感激,彼时和幻萝较量,她可没怎么赢过。

    “婉儿,你有什么资格卖掉沧澜的东西!那衣服……那墨砚是法师送给沧澜的!你怎么可以说卖就卖!”幻萝气结,清如秋水的眸子迸射着凛冽的寒芒。

    “别说那墨砚啊,说衣服。怎么?就因为那衣服是幻萝圣女亲手做给启沧澜的,所以婉儿就没资格卖了?殊不知你把它当作宝贝,启沧澜却还看不上眼呢,原本婉儿是要卖七十万的,可启沧澜说做人要厚道,那衣服值不上那个价,还是婉儿高看幻萝圣女一眼,要价五十万,要是按着启沧澜的话卖个十万八万的,那显得幻萝圣女的手艺也忒不值钱了。”沐筱萝行事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朝死了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踩之。

    “婉儿,你说话别太过分,别以为有人给你撑腰,你便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和本圣女说话,你这贱民也配!”幻萝气极了,怒声斥责。

    “第一,本圣女从不需要任何人撑腰,惹得起便惹,惹不起便不招惹,第二,幻萝圣女刚刚叫婉儿什么?贱民?这句话很有深意啊!刁刁,本圣女要见法师!”沐筱萝也来了脾气,更深一层的含义是想借此机会见一见这位传说中的司空穆,希望有办法说服他依着自己的意思行事。

    “你想见法师,也要看法师愿不愿意见你!”幻萝一向视沐筱萝为贱民,在她眼里,如此贱民怎配入得了法师的眼。

    就在二人争执不下之时,一道黑色的身影乘风而至,银色的长发在空中飞扬,启沧澜的出现,永远让人觉得神之降临。

    “婉儿,法师要见你。”启沧澜的话如一计狠棍落在幻萝头顶,清水般的眸子带着不可置信的目光。

    “沧澜,你说法师要见她?为什么!”幻萝激动开口,眸子转向沐筱萝时,眼底寒芒如刃。

    “去了不就知道为什么了!”一侧,刁刁朝着幻萝吐了吐舌头,一脸的幸灾乐祸。

    “干爹,刚刚他们欺负姨娘来着,修笛亲眼看到的。”启修笛见幻萝眸间有泪,于是好打不平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