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42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0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修笛,你是哪只眼睛看到的啊?”刁刁扭着腰肢走到启修笛身边,眸光狡黠的让人生寒。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怎么样!”启修笛自小跟着启沧澜,但多数时间还是由幻萝照顾着,自然是向着幻萝的。

    “都挖掉。”刁刁身后,沐筱萝阴恻恻的声音飘际过来。一语闭,启修笛顿时用双手蒙住眼睛,身子靠在了启沧澜腿上。

    “刁刁,带着婉儿去见法师,幻萝,你也一起跟来。”启沧澜揽过启修笛,宠溺的拍了拍他的小脑袋,示意他留下。

    于是一行人皆朝皇教总坛而去。

    初入总坛,沐筱萝仿佛觉得自己来到了十八层地狱,在经过长长的,暗沉无光的走廊之后,沐筱萝等人终是站在了一扇高大宏伟,乌黑发亮的门前,门侧两座麒麟兽,皆以乌金涂漆,一对眼珠俨然是红色琉璃,在漆黑中迸射着冷光,分明是没有气息的死物,却偏让人自脚底窜起一股凉意。

    沐筱萝暗自吁气之时,乌金门缓缓开启,彻骨的寒意自门缝里汹涌泻出,沐筱萝只觉身汗毛开始凌乱了。有时候真正吓人的未必是人,而是营造出的这种气氛,幸而沐筱萝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自然顶得住此间寒意。

    乌金门开启之后,启沧澜走在最前面,幻萝自是跟在启沧澜身后,刁刁则陪在沐筱萝身边。

    空旷的大殿一片昏暗,角落里的楚明珠掀起黑暗一角,微微散着的光芒真正照亮的,只有大殿中央那一头拔地而起的巨蟒,乍一看去,那巨蟒七丈余高,蟒身是以墨绿琉璃拼接而成,此刻,巨蟒的头正缓缓下移,那双幽绿的眼珠子渐渐迫近沐筱萝。

    且说沐筱萝的心在看到巨蟒的一刻,便开始无节奏的乱跳,即便她知道这蟒蛇不过是因为启动机关才低下头,但这场景也忒逼真了。其实除了沐筱萝,启沧澜等人亦十分的惊讶,在他们有记忆以来,但凡初入总坛的人,无一不被这蟒蛇吓的尖叫倒退跌在地,昏厥无知背过气,能如沐筱萝这般淡定的,绝无仅有。

    他们哪里知道,沐筱萝的腿也在哆嗦,只是看不到而已。

    “沧澜拜见法师。”

    “幻萝拜见法师。”

    “刁刁拜见法师。”沐筱萝虽惊惧异常,却也注意到了启沧澜、幻萝拜见束手立于蟒蛇头顶那位法师时的动作一致,让她奇怪的是,自己的丫鬟刁刁,竟也是同样的姿势,这说明什么呢?沐筱萝心下质疑。

    “婉儿。”浑厚清冷的声音自蟒蛇头顶幽幽传来,沐筱萝只觉心莫名的压抑,一种迫人低头的威压自上而下,令她局促不安。

    “婉儿拜见法师!”沐筱萝狠吁口气,强自镇定的照着启沧澜的模样施礼,眸子抬起时,看到的,只是一个背影,即便如此,沐筱萝依旧感觉到那抹背影给她带来的强大震撼,身为皇教的教主,凌驾于皇权之上,这样的人,一定有非凡的经历,沐筱萝忽然对蟒蛇顶上的司空穆产生了兴。

    “婉儿,本法师问你,同化东洲大陆,你有几分胜算?”分明近在咫尺,那声音却缥缈的似自很远的地方传过来。

    “十分!”沐筱萝用最快的时间让自己沉淀下来,关乎命运,她自是要表现出十足的自信,即便沐筱萝连一分把握都没有。

    “何以见得?”昏暗的光线下,沐筱萝只看到蟒蛇头顶的司空穆着一袭黑色长袍,无风自动。

    “单凭婉儿仅用一个月的时间便将整个焰赤国半数财产揽在手。”沐筱萝弧度完美的下颚微扬,淡定回应。

    “法师,幻萝以为那只是婉儿投机取巧,若非利用皇教威望,那些大臣贵胄根本不会买她那些几乎一文不值的首饰衣物。”幻萝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愠怒。

    一侧,沐筱萝唇角微抿,眼底闪过一抹寒凉,自己还没找幻萝麻烦,她倒在那儿添油加醋了,幻萝,这可是你提醒我的!

    “说起一文不值,那些首饰兵器可都是婉儿花了本钱的,唯有刚刚售出的那件衣服,就真的是一文不值呢!”沐筱萝斜睨了眼幻萝,显然是在指幻萝给启沧澜亲手缝制的那件。

    “你!”幻萝怒目视之。

    “你?怎么幻萝圣女不称婉儿为贱民了么?”沐筱萝冷眸迎上幻萝寒冽如冰的眸子,气势半点不输。

    “你本来就是!”幻萝气极了,说话便没了场合。几乎同一时间,一股有形的寒气如游龙般绕过沐筱萝的身体,直击到幻萝胸口。

    “噗”殷红的血突的自幻萝口中喷溅而出,月白色的衣裳顿时染上片片梅花,艳美中透着凄凉。沐筱萝心中暗惊,她本意是想给幻萝一些教训,却没想到司空穆出手如此之重。

    当然,沐筱萝不会傻到以为司空穆是诚心向着自己的,那便是有所忌讳,忌讳幻萝称自己贱民?有!看来她现在的身份还真耐人寻味啊!

    “法师,幻萝只是一时糊涂才会口无遮拦,还请法师手下留情。”见幻萝受伤,启沧澜登时上前一步,双手拱拳求情道。

    “婉儿是我皇教圣女,谁也不许出言不逊!”司空穆的声音凛然如冰,一字一句似冰锥落入深潭,激起阵阵寒意。

    “幻萝知错。”幻萝单手捂着胸口,谦卑回应。眼底,却有一道极寒的冷光一闪而逝。

    “婉儿,虽然幻萝言语过重,但有一点,你也的确是借着皇教的势力,才会顺利敛财,若入东洲,你没有任何势力可以借助。”司空穆依旧背着身,声音浑厚有力。

    “非也,婉儿利用的不是皇教的势力,而是人心的贪婪和虚伪。婉儿是否可以这样解释,就算那些朝中大臣和富甲贵胄不买婉儿那些东西,皇教教众会不会伤他们半分?他们的利益会不会有损?答案是不会!那他们为什么还要趋炎附势的巴结婉儿?”沐筱萝自信看着蟒蛇头顶的司空穆。

    “为什么?”司空穆的声音中蕴着一丝质疑。

    “因为人之本性便是贪婪,在婉儿眼里,圣人两个字只是传说,身处于世,谁都不会比谁高尚,每个人心中都有欲有求,他们巴结婉儿是种心理,只要买了那些近乎于天价的首饰兵器,他们才会心安,才能睡得着觉,婉儿只是抓住了人的心理!而婉儿最擅长的便是抓住人心。”清越的声音如泉水敲打岩石,字字入心。

    沉默,整个大殿里再没了声音,沐筱萝暗自提气,希望自己的话能让司空穆放弃之前屠戮东洲的想法。

    本法师给你半年的时间,如果你能让焰赤国的钱票在楼兰国流通,本法师会考虑你的建议,否则,半年之后,便是本法师逐鹿东洲之日。”司空穆的决定让沐筱萝暗自舒了口气。

    “法师放心,婉儿定不负所望!”沐筱萝压抑着心底的激动,声音平静如水。

    “沧澜,幻萝,在此期间,你们要协助婉儿,尽量促成此事。”司空穆肃然开口。启沧澜与幻萝自是领命。

    “婉儿感谢法师将大祭祀和幻萝圣女派在婉儿手下,不过仅有他们却不足以成事。”沐筱萝刻意将‘协助’换作‘手下’,意义便不一样了。

    “你现在所拥有的钱财已是半个焰赤国的国库储备,本法师不能再投入,至于人手,你大可在皇教中挑选,下去吧。”司空穆淡声道,随后挥手退了沐筱萝等人。

    沐筱萝并不是得了便宜卖乖的人,遂不再开口恭敬退了出来,待离开皇教总坛,沐筱萝顿时觉得空气都变得清新了不少。

    “幻萝圣女干什么去?”眼见着幻萝欲走,沐筱萝上前一步将其拦下,眉梢十分霸道的朝上挑了两下。

    “本圣女做什么还需要你……你来管!”幻萝硬是将涌到喉咙的‘贱民’两个字噎了回去。

    “如今圣女是婉儿的手下,婉儿自该对自己的手下负责了。”沐筱萝语笑嫣然,眸间迸射出璀璨刺目的华彩。

    “谁是你手下!”幻萝愤然怒视沐筱萝。

    “这可是法师同意的,你若不想,大可找法师理论,婉儿奉陪到底。”沐筱萝邪佞的表情当真将幻萝气成了内伤。

    “婉儿,幻萝刚刚受了重伤,本祭祀扶她回去疗伤,你且跟刁刁先回圣女府,稍后本祭祀会回去跟你商量出使楼兰的细节。”启沧澜见沐筱萝与幻萝针锋相对,及时上前阻止。未等沐筱萝开口,启沧澜已然扶着幻萝点足跃起,直朝幻萝府邸而去。

    “主子,他们可没把您放在眼里啊!”看着启沧澜和幻萝相依离开,刁刁凑到沐筱萝身边,悻悻道。

    “本圣女还真不希望他们将我放在眼里……总有一天,本圣女会让他们把我放在心里。”沐筱萝唇角勾笑,她从没指望启沧澜和幻萝会听命于自己,包括刁刁她都心存戒备,但这一切只是暂时的。

    看着沐筱萝唇角那抹诡异莫名的弧度,刁刁不禁噎喉,这样的笑,咋比师傅还慎人呢。

    既然达到目的,沐筱萝接下来便是准备离开焰赤国一切所需之物,钱财自不用说,沐筱萝命刁刁找了十辆结实的铁箱,将她近日所敛的金子数装了进去,之后又以皇教教主的名义让朝中执钱使印了几千张焰赤国的钱票,封装入箱。

    “刁刁,你知道鬼府怎么走吗?”待一切备齐之后,沐筱萝将刁刁叫到身边,开口问道。

    “知道啊,跟咱们的圣女府隔了两条街,主子想找鬼道子?刁刁帮您叫他过来?”刁刁殷勤看向沐筱萝,只要想着能去外面见见世面,刁刁便兴奋的如有条鹿在心里狂跳,要知道,她自懂事以来,还从未踏足焰赤国以外的地界。

    “不用了,你留在府上收拾些必要的衣物,本圣女亲自走一趟。”沐筱萝微微点头,旋即独自迈步离开。

    眼见着沐筱萝离开圣女府,刁刁轻舒了口气,旋即点足直朝皇教总坛而去。很少有人知道,在皇教总坛的后面,有一处世外桃源,而通向眼前世外桃源的密道,除了司空穆,就只有刁刁知道。

    “师傅!”漫天的桃花随风飞扬,馨香弥漫在空气中,吐纳间便可感受到那股令人神醉的香味,桃树下,一抹白色的身影端坐其间,指尖叩着琴弦,琴声悠扬,意境深远,片片桃花打着漩涡落在了男子肩头,将男子的如仙气质衬托的淋漓尽致。

    “此番师傅准你与沐筱萝离开焰赤国,可知道是为了什么?”清越的声音少了彼时的威严,多了一丝宠溺。

    “自然是盯着沐筱萝,若她敢造次,刁刁分分钟替师傅灭了她!”刁刁蹦跳着跑到男子身边,双手不自禁的搂在司空穆的脖子上,小脸蹭着那头如瀑的墨发,这是她十八年以来不曾变过的动作。

    “灭了她?你舍得!师傅看你的心已经去了沐筱萝那儿了!”此时的司空穆,便和所有的师傅一样,对自己的爱徒纵容到了过分的地步。

    “哪有啊!刁刁的心一直在师傅这里!”刁刁的手搂的越发紧了,硬是将小脸儿贴在了司空穆脸上。

    “口是心非是要遭雷劈的。”司空穆索性玉指离弦,轻拍了下刁刁的脑袋。

    “师傅,你怎么可以咒自己的徒弟啊!”刁刁闻声,登时松开司空穆,撅嘴坐到石凳上。

    “还说不是,罢了,师傅也没那么小气,不过你记着,沐筱萝只是师傅的一枚棋子,迟早是要死的。”即便说着狠话,司空穆的眼睛里依旧透着宠溺。

    “师傅放心啦,刁刁只是觉得这个沐筱萝挺有意思,就算再好的玩意,也有玩够的一天嘛!”刁刁是很喜欢沐筱萝,但她一直认为,这种喜欢,仅仅是一种新鲜感在作祟。

    “那就好,此番师傅准你离开,就是让你见见世面,以你现在的武功,再加上有沧澜和幻萝保护,你的安,师傅不担心。”司空穆语重心长道。

    “可是刁刁担心啊,若是这次回不来,刁刁最遗憾的就是这辈子都没能看师傅一眼,不如这样吧,师傅,你把面具拿下来,让刁刁看一眼好不好?”阳光落在司空穆脸上的金色面具上,反射的光刺的刁刁眼睛生疼。

    “那你还是别去了!”司空穆思付片刻,肃然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