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42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15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刁刁开玩笑的,师傅现在的样子最帅了!”刁刁闻声,登时笑的十分狗腿。

    “记着,注意安,正事不需要你插手,有沧澜和幻萝他们就够了。”司空穆嘱咐道。

    “刁刁找您就是为了这事儿,师傅,刁刁已经长大了,本事比幻萝还要高,您有什么事,完可以交给刁刁的!”刁刁一本正经开口,眼中透着期盼。

    “师傅交给你的事只有一样,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此刻司空穆眼中的温情,是启沧澜和幻萝这一辈子也不会看到的。

    对于沐筱萝的出现,鬼道子显得十分冷漠,甚至有几分敌意。

    “不知圣女到老夫的府邸有何事赐教?”近日沐筱萝已然是焰赤国的风云人物,众人谈沐筱萝色变,鬼道子自是有所耳闻,如此坑蒙拐骗之人到自己府邸,想来不会有什么好事。

    “借人。”沐筱萝眸色清冷,开门见山道。

    “借谁?”鬼道子警觉开口。

    “鬼妹。”沐筱萝记的清楚,冷冰心曾以为自己是沐筱萝,还称自己为主人,想来冷冰心与沐筱萝的关系非同一般。此番以这样的容貌离开焰赤国,难免会让那些寻沐筱萝而不得的人误会,有冷冰心在,或许会避免这样的误会发生。当然,沐筱萝也是想还冷冰心一个人情,当日大街上,冷冰心帮自己解了围,这个情,她是领了的。

    “不借!”鬼道子当即拒绝,想那冷冰心是他花了多少心思才带回焰赤国的,放她离开,那是傻子干的事儿。

    “有你什么事儿啊,人家借的是我!婉儿圣女,你想让我做什么?”虽然不是沐筱萝,但凭着那张脸,冷冰心都要给她几分面子。

    “你不是出去赌钱了么?怎么回来了?”这是鬼道子第一次希望冷冰心在赌场,而不是在府上。

    “赌输了可不就回来了。”冷冰心耸了耸肩,踱步至沐筱萝面前。

    “本圣女想让你陪我去楼兰国。”沐筱萝直抒来意。

    “好啊!就这么说定了,你可不能反悔啊!”冷冰心闻声,唇角不禁意咧到了耳根,眸光璀璨如华,即便在焰赤国过着要风得风的日子,可这里毕竟没有一个人呵。

    “自然。”沐筱萝微微颌首,看来这回冷冰心算是欠自己一个人情了。

    “不行!”鬼道子见冷冰心如此兴奋,心里多少有些伤感。

    “你走开!不知圣女大人人手够不够,若是不够的话,冰心手里有货!”冷冰心激动开口。

    “你说的是那日跟在你身后的四位?”沐筱萝颇有些印象。冷冰心满怀期待点头。

    “那就一起吧,让他们四个收拾一下,三日后出发,离开焰赤国。”沐筱萝应声后,转身离开。

    看着沐筱萝离开的身影,冷冰心忽然觉得沐筱萝身都在发光,这是老天派下来解救他们的菩萨么?是么!

    且待冷冰心激动的差不多的时候,回身间鬼道子却已进了正厅,独自一人坐在那里不声不响的饮茶,看着鬼道子如此落寞的神情,冷冰心忽然心虚,可转念一想,自己心虚个屁啊!如果不是鬼道子,自己怕是连孩子都有了!

    即便如此,冷冰心还是本着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踩着细步进了正厅。

    “师傅,鬼妹只是出去转转,等圣女回来的时候,鬼妹肯定跟她一起回来。”冷冰心一直觉得,善意的谎言是无罪的。

    鬼道子没有抬眼,默默饮茶。

    “你不相信?那鬼妹发誓啊!”这一刻,冷冰心忽然注意到了鬼道子颚下的山羊胡似乎比之前白了许多,心底竟有一股酸意上涌。

    “那你发誓吧。”鬼道子知道挡不住冷冰心,沐筱萝既然敢到鬼府找人,自然是得了法师的准许,而且这段时间,冷冰心过的也太嚣张了,得罪了不少人,虽然那些人表面上卑躬屈节,点头哈腰,可私底下也在想怎么报仇,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让自己爱徒出去避避风头也好。

    “咳……听好了,我鬼妹在此发誓,如果此去不回,就让老天爷劈死赌坊执筛子的小白脸儿!”冷冰心句句都在取巧。

    “你去收拾吧。”鬼道子在听完冷冰心的誓言后,脸上的表情比上坟还要沉重。看着鬼道子一脸苦相,冷冰心沉默了一会儿,继而转身走出正厅,却在临迈出正厅之时回头。

    “本法师给你半年的时间,如果你能让焰赤国的钱票在楼兰国流通,本法师会考虑你的建议,否则,半年之后,便是本法师逐鹿东洲之日。”司空穆的决定让沐筱萝暗自舒了口气。

    “法师放心,婉儿定不负所望!”沐筱萝压抑着心底的激动,声音平静如水。

    “沧澜,幻萝,在此期间,你们要协助婉儿,尽量促成此事。”司空穆肃然开口。启沧澜与幻萝自是领命。

    “婉儿感谢法师将大祭祀和幻萝圣女派在婉儿手下,不过仅有他们却不足以成事。”沐筱萝刻意将‘协助’换作‘手下’,意义便不一样了。

    “你现在所拥有的钱财已是半个焰赤国的国库储备,本法师不能再投入,至于人手,你大可在皇教中挑选,下去吧。”司空穆淡声道,随后挥手退了沐筱萝等人。

    沐筱萝并不是得了便宜卖乖的人,遂不再开口恭敬退了出来,待离开皇教总坛,沐筱萝顿时觉得空气都变得清新了不少。

    “幻萝圣女干什么去?”眼见着幻萝欲走,沐筱萝上前一步将其拦下,眉梢十分霸道的朝上挑了两下。

    “本圣女做什么还需要你……你来管!”幻萝硬是将涌到喉咙的‘贱民’两个字噎了回去。

    “如今圣女是婉儿的手下,婉儿自该对自己的手下负责了。”沐筱萝语笑嫣然,眸间迸射出璀璨刺目的华彩。

    “谁是你手下!”幻萝愤然怒视沐筱萝。

    “这可是法师同意的,你若不想,大可找法师理论,婉儿奉陪到底。”沐筱萝邪佞的表情当真将幻萝气成了内伤。

    “婉儿,幻萝刚刚受了重伤,本祭祀扶她回去疗伤,你且跟刁刁先回圣女府,稍后本祭祀会回去跟你商量出使楼兰的细节。”启沧澜见沐筱萝与幻萝针锋相对,及时上前阻止。未等沐筱萝开口,启沧澜已然扶着幻萝点足跃起,直朝幻萝府邸而去。

    “主子,他们可没把您放在眼里啊!”看着启沧澜和幻萝相依离开,刁刁凑到沐筱萝身边,悻悻道。

    “本圣女还真不希望他们将我放在眼里……总有一天,本圣女会让他们把我放在心里。”沐筱萝唇角勾笑,她从没指望启沧澜和幻萝会听命于自己,包括刁刁她都心存戒备,但这一切只是暂时的。

    看着沐筱萝唇角那抹诡异莫名的弧度,刁刁不禁噎喉,这样的笑,咋比师傅还慎人呢。

    既然达到目的,沐筱萝接下来便是准备离开焰赤国一切所需之物,钱财自不用说,沐筱萝命刁刁找了十辆结实的铁箱,将她近日所敛的金子数装了进去,之后又以皇教教主的名义让朝中执钱使印了几千张焰赤国的钱票,封装入箱。

    “刁刁,你知道鬼府怎么走吗?”待一切备齐之后,沐筱萝将刁刁叫到身边,开口问道。

    “知道啊,跟咱们的圣女府隔了两条街,主子想找鬼道子?刁刁帮您叫他过来?”刁刁殷勤看向沐筱萝,只要想着能去外面见见世面,刁刁便兴奋的如有条鹿在心里狂跳,要知道,她自懂事以来,还从未踏足焰赤国以外的地界。

    “不用了,你留在府上收拾些必要的衣物,本圣女亲自走一趟。”沐筱萝微微点头,旋即独自迈步离开。

    眼见着沐筱萝离开圣女府,刁刁轻舒了口气,旋即点足直朝皇教总坛而去。很少有人知道,在皇教总坛的后面,有一处世外桃源,而通向眼前世外桃源的密道,除了司空穆,就只有刁刁知道。

    “师傅!”漫天的桃花随风飞扬,馨香弥漫在空气中,吐纳间便可感受到那股令人神醉的香味,桃树下,一抹白色的身影端坐其间,指尖叩着琴弦,琴声悠扬,意境深远,片片桃花打着漩涡落在了男子肩头,将男子的如仙气质衬托的淋漓尽致。

    “此番师傅准你与沐筱萝离开焰赤国,可知道是为了什么?”清越的声音少了彼时的威严,多了一丝宠溺。

    “自然是盯着沐筱萝,若她敢造次,刁刁分分钟替师傅灭了她!”刁刁蹦跳着跑到男子身边,双手不自禁的搂在司空穆的脖子上,小脸蹭着那头如瀑的墨发,这是她十八年以来不曾变过的动作。

    “灭了她?你舍得!师傅看你的心已经去了沐筱萝那儿了!”此时的司空穆,便和所有的师傅一样,对自己的爱徒纵容到了过分的地步。

    “哪有啊!刁刁的心一直在师傅这里!”刁刁的手搂的越发紧了,硬是将小脸儿贴在了司空穆脸上。

    “口是心非是要遭雷劈的。”司空穆索性玉指离弦,轻拍了下刁刁的脑袋。

    “师傅,你怎么可以咒自己的徒弟啊!”刁刁闻声,登时松开司空穆,撅嘴坐到石凳上。

    “还说不是,罢了,师傅也没那么小气,不过你记着,沐筱萝只是师傅的一枚棋子,迟早是要死的。”即便说着狠话,司空穆的眼睛里依旧透着宠溺。

    “师傅放心啦,刁刁只是觉得这个沐筱萝挺有意思,就算再好的玩意,也有玩够的一天嘛!”刁刁是很喜欢沐筱萝,但她一直认为,这种喜欢,仅仅是一种新鲜感在作祟。

    “那就好,此番师傅准你离开,就是让你见见世面,以你现在的武功,再加上有沧澜和幻萝保护,你的安,师傅不担心。”司空穆语重心长道。

    “可是刁刁担心啊,若是这次回不来,刁刁最遗憾的就是这辈子都没能看师傅一眼,不如这样吧,师傅,你把面具拿下来,让刁刁看一眼好不好?”阳光落在司空穆脸上的金色面具上,反射的光刺的刁刁眼睛生疼。

    “那你还是别去了!”司空穆思付片刻,肃然道。

    “刁刁开玩笑的,师傅现在的样子最帅了!”刁刁闻声,登时笑的十分狗腿。

    “记着,注意安,正事不需要你插手,有沧澜和幻萝他们就够了。”司空穆嘱咐道。

    “刁刁找您就是为了这事儿,师傅,刁刁已经长大了,本事比幻萝还要高,您有什么事,完可以交给刁刁的!”刁刁一本正经开口,眼中透着期盼。

    “师傅交给你的事只有一样,开开心心的过好每一天!”此刻司空穆眼中的温情,是启沧澜和幻萝这一辈子也不会看到的。

    对于沐筱萝的出现,鬼道子显得十分冷漠,甚至有几分敌意。

    “不知圣女到老夫的府邸有何事赐教?”近日沐筱萝已然是焰赤国的风云人物,众人谈沐筱萝色变,鬼道子自是有所耳闻,如此坑蒙拐骗之人到自己府邸,想来不会有什么好事。

    “借人。”沐筱萝眸色清冷,开门见山道。

    “借谁?”鬼道子警觉开口。

    “鬼妹。”沐筱萝记的清楚,冷冰心曾以为自己是沐筱萝,还称自己为主人,想来冷冰心与沐筱萝的关系非同一般。此番以这样的容貌离开焰赤国,难免会让那些寻沐筱萝而不得的人误会,有冷冰心在,或许会避免这样的误会发生。当然,沐筱萝也是想还冷冰心一个人情,当日大街上,冷冰心帮自己解了围,这个情,她是领了的。

    “不借!”鬼道子当即拒绝,想那冷冰心是他花了多少心思才带回焰赤国的,放她离开,那是傻子干的事儿。

    “有你什么事儿啊,人家借的是我!婉儿圣女,你想让我做什么?”虽然不是沐筱萝,但凭着那张脸,冷冰心都要给她几分面子。

    “你不是出去赌钱了么?怎么回来了?”这是鬼道子第一次希望冷冰心在赌场,而不是在府上。

    “赌输了可不就回来了。”冷冰心耸了耸肩,踱步至沐筱萝面前。

    “本圣女想让你陪我去楼兰国。”沐筱萝直抒来意。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