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2章 42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7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好啊!就这么说定了,你可不能反悔啊!”冷冰心闻声,唇角不禁意咧到了耳根,眸光璀璨如华,即便在焰赤国过着要风得风的日子,可这里毕竟没有一个人呵。

    “自然。”沐筱萝微微颌首,看来这回冷冰心算是欠自己一个人情了。

    “不行!”鬼道子见冷冰心如此兴奋,心里多少有些伤感。

    “你走开!不知圣女大人人手够不够,若是不够的话,冰心手里有货!”冷冰心激动开口。

    “你说的是那日跟在你身后的四位?”沐筱萝颇有些印象。冷冰心满怀期待点头。

    “那就一起吧,让他们四个收拾一下,三日后出发,离开焰赤国。”沐筱萝应声后,转身离开。

    看着沐筱萝离开的身影,冷冰心忽然觉得沐筱萝身都在发光,这是老天派下来解救他们的菩萨么?是么!

    且待冷冰心激动的差不多的时候,回身间鬼道子却已进了正厅,独自一人坐在那里不声不响的饮茶,看着鬼道子如此落寞的神情,冷冰心忽然心虚,可转念一想,自己心虚个屁啊!如果不是鬼道子,自己怕是连孩子都有了!

    即便如此,冷冰心还是本着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踩着细步进了正厅。

    “师傅,鬼妹只是出去转转,等圣女回来的时候,鬼妹肯定跟她一起回来。”冷冰心一直觉得,善意的谎言是无罪的。

    鬼道子没有抬眼,默默饮茶。

    “你不相信?那鬼妹发誓啊!”这一刻,冷冰心忽然注意到了鬼道子颚下的山羊胡似乎比之前白了许多,心底竟有一股酸意上涌。

    “那你发誓吧。”鬼道子知道挡不住冷冰心,沐筱萝既然敢到鬼府找人,自然是得了法师的准许,而且这段时间,冷冰心过的也太嚣张了,得罪了不少人,虽然那些人表面上卑躬屈节,点头哈腰,可私底下也在想怎么报仇,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让自己爱徒出去避避风头也好。

    “咳……听好了,我鬼妹在此发誓,如果此去不回,就让老天爷劈死赌坊执筛子的小白脸儿!”冷冰心句句都在取巧。

    “你去收拾吧。”鬼道子在听完冷冰心的誓言后,脸上的表情比上坟还要沉重。看着鬼道子一脸苦相,冷冰心沉默了一会儿,继而转身走出正厅,却在临迈出正厅之时回头

    “若我冷冰心此去不回,必遭天打雷劈。”冷冰心语闭之时,鬼道子陡然抬眸,眼中竟含着泪水。

    直至冷冰心走远,鬼道子方才揉了揉刚刚被自己掐肿的大腿,死丫头,亏得你还有点儿同情心!

    且说沐筱萝回到圣女府时,正看到启修笛坐在池塘边扔着石子,溅起的水花落在他的衣服上,湿了大半。

    “在和谁赌气呢?”沐筱萝犹豫了一下,方才走到启修笛身边,声音宛如天籁。即便被这小子暗算过,沐筱萝却从心里讨厌不起来。

    “你走开!烦的就是你!”见是沐筱萝,启修笛猛的抛出石子,恨恨开口。沐筱萝微有一震,当下尝到了自作多情的滋味,旋即转身。

    “就是你这个讨厌鬼,干爹又要走了。”启修笛喃喃自语着,声音透着浓重的哭腔。沐筱萝迈起的脚步停滞在空中,少顷复转回到了启修笛身边。

    “你喜欢焰赤国么?”沐筱萝拾起启修笛脚下的石子,轻轻抛了出去。

    “喜欢!当然喜欢,但我不喜欢你!”启修笛扬着眉,葡萄般黑亮的眼睛充满敌意。

    “这样啊……那本圣女就罚你离开焰赤国,天天跟本圣女在一起!回去收拾一下,三日后随本圣女去楼兰,听着,这是命令,不可以拒绝的。”沐筱萝狠狠拍了拍启修笛的脑袋,随后转身离开。

    “你算什么东西,我才不听……”启修笛正欲将手中的石子撇向沐筱萝,脑子忽然转过弯来,去楼兰?那不是干爹要去的地方么?哈!这个婉儿圣女真傻呀!

    直至晚膳十分,启沧澜方才姗姗来迟。

    “大祭祀回来的真是时候。”刁刁看着手里的两个瓷碗,原本是有自己一个的,现在没了。

    “听说你让鬼妹和无名手下的四个护卫跟我们一起离开?”启沧澜没看刁刁,肃然走到沐筱萝对面坐了下来。

    “婉儿本想与祭祀商量来着,但想着祭祀关心幻萝圣女,怕一时间没心思想这些琐碎之事,便自作主张了,有什么问题?”沐筱萝自顾拿起瓷碗,舀着汤,味道差强人意。

    “你不可以带他们离开。”启沧澜的语气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

    “好啊!”沐筱萝将汤匙搁在碗里,十分自然的看向启沧澜,“那本圣女也不会离开焰赤国,同化东洲的事祭祀另找高人吧。”沐筱萝说的云淡风轻,复尔继续喝汤。

    “婉儿,他们是外族人,若离开焰赤国,势必会将焰赤国的地理位置宣扬出去,这不是皇上和法师可以容忍的!皇上和法师也不会同意你带那些人离开。”启沧澜料到沐筱萝不会轻易妥协。

    “其实婉儿一直有个疑问,大祭祀口中的外族人指的是什么?又来自哪里?”沐筱萝挑眉看向启沧澜,声音清冷中透着寒凉。

    “他们都是黑色的头发,来自东洲。”启沧澜回答的简单明了。

    “所以只要离开焰赤国,他们就再正常不过了,当然,婉儿也一样。但若是婉儿带着焰赤国的人去楼兰,大祭祀相不相信,那些楼兰国的民众一定也会像焰赤国的人看待鬼妹他们一样,当然,他们未必会像焰赤国的人,这么排外!”沐筱萝言语间已然表达了自己对焰赤国人的鄙夷和愤慨。

    “这件事本祭祀说了不算,你须得到法师的同意。”启沧澜忽然发现,在沐筱萝面前,他的表达能力出现了障碍。

    “那就烦劳大祭祀走一趟,把婉儿的意思传达过去,若让婉儿尝试用同化的办法,打开收服东洲的第一仗,就必须依着婉儿的意思来。”沐筱萝不再与启沧澜废话,当即端起瓷碗,细细品着参汤。

    “本祭祀没这个义务!”启沧澜陡然起身,愤然离桌。且等启沧澜行至门口时,启修笛蹦跳着迎了过来。

    “干爹!修笛可以和您一起离开焰赤国了,你知道嘛,那个婉儿圣女真是白痴,她想惩罚修笛,其实是成了修笛,只要能跟干爹在一起,修笛就开心!”启修笛是在正厅门外遇见的启沧澜,自然没看到在里面用膳的沐筱萝。

    听着启修笛的评价,沐筱萝心酸不已,到底谁才是白痴啊,刁刁说的没错,这熊孩子!

    启沧澜闻声,心下微震,眸子似有深意的看了眼沐筱萝。

    “希望法师可以认同你的意见。”启沧澜淡淡开口,转尔离开。

    “干爹,你在跟谁说话呢?”启修笛质疑之际,启沧澜已然点足离开,回答他的却是屋内之人。

    “在跟本圣女。”沐筱萝的声音听起来温柔如水,却让启修笛的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你……你没听到我刚才跟干爹说的话吧?”启修笛到底是个孩子,此时那张小脸蛋儿已经红成了猴子屁股。

    “你觉得本圣女是聋子么!”沐筱萝的视线阴恻恻的飘际过来。

    自此开始,启修笛的心便一直忐忑不安,生怕沐筱萝会突然后悔不让自己跟着她一起离开楼兰,其实他有想过找沐筱萝道歉,可鉴于他们之间并不友好的关系,修笛实在是张不开这个嘴。

    直至三天后,启修笛坐在离开焰赤国的马车里时,那颗忐忑的小心脏才算是稳了下来。

    圣女府门前,十辆马车竖排而列,刁刁正在清点车内金子的数量和所带钱票的额度。启沧澜在将启修笛抱进车厢后走到沐筱萝身侧。

    “多谢。”沐筱萝闻声愕然,挑眉看向启沧澜。其实连启沧澜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他居然会朝自己一向鄙视的贱民说了谢谢。

    直至临行前一刻钟,冷冰心与魅姬他们才姗姗来迟。

    “没出什么事?”见冷冰心眼底隐隐透着的忧色,沐筱萝狐疑问道。

    “圣女放心,没事。”冷冰心勉强挤出一丝浅笑,身后,魅姬他们亦点头。实则在他们离开的前一秒钟,鬼道子和无名分别当着他们的面被司空穆下了剧毒,如果他们敢对沐筱萝胡言乱语,鬼道子和无名分分钟都会驾鹤西归。

    “出发!”沐筱萝明知道冷冰心在说谎,但现在并不是较真儿的时候,只要离开焰赤国,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介时她再不会受任何人约束,没有记忆的人,活的一样自在。

    在临近海域的一刻,启沧澜和幻萝突然将沐筱萝等人拦了下来,之后用黑布将沐筱萝,包括冷冰心他们的眼睛蒙住,方才带着他们离开焰赤国地界,接地的疆域群山交叠,直至过了一片山脉,启沧澜方才将黑布给沐筱萝等人摘下来。

    “过了这片荒原便是楼兰国地界。”鉴于此行目的是跟着沐筱萝以行商的名义推行焰赤国的钱票,所以启沧澜和幻萝的服饰极为普通,不过再普通的衣服也掩饰不住他们天生的资本。

    沐筱萝微微点着,目及之处皆是半人多高的杂草,即便是荒无人烟的灌木丛,此刻在沐筱萝的眼睛里也分外舒爽,离开焰赤国,让她有种莫名的兴奋。

    后面的马车上,冷冰心与魅姬等人几乎沉默一路,正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即便冷冰心是被逼的,可到底叫了鬼道子师傅,他的命,在冷冰心眼里,还真不是一文不值。至于无名,在焰赤国的这两个月,魅姬他们亲眼看到无名为他们而努力练功,也看出无名的人微言轻,若说一点都不在乎无名,那是假话。

    “算了,有些话就算我们说出来,也未必会有人相信,你们觉得呢?”魅姬打破此间宁静,眸子看向众人。

    “事实上那个人到底是不是……还不确定。”冷冰心的话已然昭示了对魅姬所言的认同。

    就在五人达成共识之际,马车突然停了下来,五人掀起车帘,赫然看到车队最前面已被几十个打扮邋遢的贼匪拦了下来。

    “有好戏看了!”冷冰心率先跳下马车,朝前面走去,魅姬等人自是跟在后面,此刻,沐筱萝早已下了马车,踱步走在最前面。

    “没有武功还充大头,自不量力。”见沐筱萝走出去,启修笛小声嘟囔着,随后跳车追了过去,与两人坐在同一辆马车里的幻萝眸色微凛,何时起,这小子居然关心起沐筱萝了?幻萝的危机感在这一刻又加重了几分。

    眼见着沐筱萝走到贼匪面前,一直在左侧车板上驾车的启沧澜却只在那里静观其变。

    “你们是楼兰国的人?”沐筱萝上下打量着眼前的贼匪,凶神恶煞是免不了的,不过看其穿着和脸色,很明显,他们过的并不富裕,看来富的流油的楼兰国也有穷人呵,这是好事。

    “老……老大!你看她!”贼匪中的喽甲在看到沐筱萝的那一刻,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顿时瞪如铜铃。

    “老大!我们这是要发啊!”喽乙兴奋跳到贼匪头子身边,摩拳擦掌的看着沐筱萝,贪婪的表情跃然脸上。

    “快……快把榜文拿来!”贼匪头子看上去激动不已,说话时舌头已经开始打卷了。

    沐筱萝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她是照过镜子的,自己长的跟眼前这些人似乎没什么分别,黑头发黑眼睛,也没多出个角来,何以他们看自己的目光这样怪异!

    “他们还打不打劫了?”沐筱萝身侧,启修笛皱着眉,扬头看向沐筱萝。

    “不知道!”沐筱萝冷冷开口,心情很是不爽。

    “老大!就是她!一百万两黄金啊!”喽甲兴奋的不能自持,再度看向沐筱萝时,嘴边情不自禁的流着哈喇子,仿佛沐筱萝是多么秀色可餐的美食一样。

    “哈哈哈!天佑我梁原好汉呐!你!报上名来!”贼匪头子张狂笑着,指着沐筱萝的手指抖的有如织布机。

    “婉儿。”让众人始料未及的是,沐筱萝出奇的配合。

    “婉儿?沐筱萝……婉儿!兄弟们,就是她了!咱们的衣食父母啊!”得到确认之后,贼匪头子登时叠起榜文,殷勤走向沐筱萝。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