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42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9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鉴于实力相差悬殊,楚漠信并没有那么自不量力,只是在聚仙楼观察了地形,便回了吕竞的府邸。

    “那小子是要跟咱们耗上了,主子,怎么办?”帐台一侧,刁刁看着楚漠信离开的身影,转尔看向沐筱萝。

    “看来并不乐观。”沐筱萝拨着算盘的手陡然停滞,长吁口气。

    “可不就是么,他若一直呆在这儿,早晚会把那些找沐筱萝的家伙都招来的,咱现在走的不是那条线呐。”刁刁昨晚偷听启沧澜和幻萝说话了,大致意思就是幻萝想要杀了楚漠信,可启沧澜觉得时机尚未成熟,至于其他么,刁刁似有深意的看了眼沐筱萝,唇角勾起浓浓的笑意。

    “自平安钱庄第一日兑换一万五千两之后,钱庄近五日几乎没有人再去兑换,而聚仙楼这几日的收入加起来也差不多有一万三千两……”听沐筱萝这么念叨着,刁刁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虽然她是丫鬟吧,可丫鬟也有尊严啊!

    “主子,刁刁说的是楚漠信!”刁刁加重了音调。

    “不过是个孩子,理他做什么,把启沧澜给我叫下来,我有事要说。”见沐筱萝面色凝重,刁刁不好再纠缠,登时上楼去找启沧澜。

    虽然刁刁明确说沐筱萝要找的是启沧澜,但幻萝还是执意跟了下来。

    “有什么事?”帐台前,启沧澜才欲开口,却被幻萝抢了先。

    “仙女也有兴管凡间的事了?”自到聚仙楼开始,幻萝一直是高高在上的姿态,沐筱萝没功夫理她,便由着她去了。

    “你又要搞什么名堂!”幻萝自然听出沐筱萝言语中的嘲讽,冷冷回敬了一句。

    “钱票流通的并不尽如人意,如今整个新乡,除了聚仙楼收焰票之外,其余的地方还没有这样的先例。”沐筱萝说话间将账本摆到帐台上,事实证明,聚仙楼所收的焰票与平安钱庄兑出的数量几乎相等。

    “本圣女早说过你这只是投机取巧的把戏,根本不会有效果!”看着桌上的账本,幻萝冷哼一声,大有幸灾乐祸之意。

    “听圣女的意思,你是有更好的方法了?好啊,只要你说,婉儿力支持!”沐筱萝也不恼,当即表态。

    “法师是把这件事交给你做的,你现在问我怎么办?”幻萝扬了扬眉,眼中透着不屑。

    “原来圣女也知道法师是将这件事交给婉儿做了!既然如此,婉儿做什么,不需要圣女指指点点,圣女若有心帮婉儿便留下来,没有,婉儿也不强迫,当然,如果圣女想回焰赤国,婉儿还可以为圣女准备个欢送会什么的。”沐筱萝眸色清幽,声音听不出喜怒,偏生这几句话却把幻萝气的半死。

    “既然此招不通,你是否想到更好的办法了?”见沐筱萝与幻萝针锋相对,启沧澜无奈之下只得打断两人的交锋。

    “当然,从明日开始,大祭祀可以不用在聚仙楼吹箫了。”乍一听,启沧澜心中欢喜,虽然为了焰赤国的大业,他不在乎做小小牺牲,可正如幻萝所言,他自心里不愿在人前献艺。

    “你有这么好心?”幻萝眸色清寒,看着沐筱萝的目光充满怀疑。

    “咳……婉儿已经安排好了,从明日开始,大祭祀便到聚仙楼对面练摊儿,卖些胭脂水粉啥的。”沐筱萝庆幸眼神不能杀人,否则她早就在幻萝目光的注视下死去活来无数次了。

    “婉儿!你别太过分!大祭祀何等身份,在厅中垂吹箫已是亵渎,如今你还让要大祭祀到外面摆摊,还……还卖那些女人用的玩意!那些贱民也配!”幻萝眼神忽然多了一种叫凶残的东西,气结怒吼。

    “又是贱民?既然圣女这么瞧不起我们这些贱民,为什么还要呆在聚仙楼,还吃这些贱民做的饭菜,您就不怕脏了您的胃?”沐筱萝也不客气,不染纤尘的眸子透出一丝冰冷。

    “你!”幻萝一时噎喉,无言以对。

    “只有所有人奉你为神明的时候,你才是神。若大家觉得你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而你偏觉自己高人一等的时候,你知道那叫什么?”沐筱萝扬眉看向幻萝。

    “叫什么?”幻萝自不会应声,这种时候,沐筱萝嘴里肯定说不出什么好话来,倒是一侧的刁刁,十分好奇问道。

    “说好听些,叫没有自知之明,俗称白痴。”沐筱萝气定神闲,声音明朗清澈,如风过碧湖,皱起涟漪层层。

    “找打!”幻萝从未受过这样的侮辱,登时按捺不住举手便要扇过去,未等刁刁出手,幻萝的手已然停滞在空中。

    “沧澜?她这样骂我,你还要护着她?”幻萝眼底蕴着泪,声音难以形容的哽咽。

    “别闹了,正事要紧。婉儿,本祭祀想知道你为何要让本祭祀到外面摆摊,如果没有确实的必要,恕本祭祀做不到。”启沧澜压着心底的火,冷眸看向沐筱萝。

    “但凡大事,行之初都要经历千辛万苦,想要把焰币推广出去,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如今平安钱庄已经可以兑换焰币,但问题就在于,新乡百姓只道这焰币能在聚仙楼流通,至于其他,大家都还没有这个概念,或者说,他们眼里,焰币并不是钱,所以我们现在要改变他们这种观念。”沐筱萝的声音肃然且威严,让人自心底想要遵从。

    “好,本祭祀应你。”启沧澜片刻迟疑后,拉着满目恨意的幻萝上了楼梯。

    “主子,你真了不起,除了法师的话,刁刁还从没见启沧澜受谁摆布呢!”刁刁赞叹走到沐筱萝身侧,竖起大拇指。

    “那是因为本圣女的话言之有理。”沐筱萝这样解释,一侧,刁刁耸了耸肩,言之有理的话谁都会说,只是未见得谁的话启沧澜都愿意听。总之在刁刁心里,沐筱萝的形象顺间高大起来。

    “对了,你也准备一下,帐台的事本圣女交给冷冰心了,明###与启沧澜一起到外面练摊,折扇和匕首本圣女已经替你准备好了。”沐筱萝的声音如春风细雨,悦耳却不动听。

    “主子,刁刁不要抛头露面……”从没有一刻,刁刁是如此不舍帐台的差事。

    “那你可以多穿些。”沐筱萝柔和开口,脸上的怜惜之意落在刁刁眼底越发觉得假的很。

    且说刁刁再欲乞求之际,忽有伙计上前,

    “掌柜的,不好了,冰心姑娘在外面被人欺负了!”伙计一语,沐筱萝眸色骤寒,在她印象里,冷冰心只有欺负人的份儿,还从没见她被谁欺负过。

    “她怎么会被人欺负呢?”刁刁显得十分淡定,毕竟与冷冰心关系也就那么回事儿,事不关已,高高挂起,刁刁如是想。而此时,沐筱萝已然走出门外,见主子如此紧张冷冰心,刁刁心里竟有一股酸意莫名涌上心头。

    聚仙楼外,激烈的争吵声引得众人围观。

    “小寒王,你能不能先放手?不然冰心喊非礼啦!”看着楚漠信死死拽住自己的玉臂,冷冰心叫苦不迭。

    “除非你告诉本王,你为什么会在聚仙楼?你和那些人什么关系?沐筱萝呢?她在哪儿?”楚漠信反反复复问的就是这几句,他也只对这些感兴。

    “我也回答了好几次了,冰心和那些人没关系,打杂混口饭吃,不行啊!”彼时冷冰心觉得楚漠信可爱至极,现在想来,自己真他娘的瞎了眼了。

    “鬼才信!你不说实话是不是,那别怪本王不客气了!”楚漠信攥着冷冰心的手突然加重了力道,正欲拉扯之时沐筱萝及时赶到。

    “寒王若不松开她,我们也不会客气的哟!”彼时自楚漠信离开后,沐筱萝便从启沧澜口中得知了关于楚漠信的一切。

    “好啊!那你千万别客气。”楚漠信语闭之时,身后忽然多出几十名侍卫,为首者沐筱萝认得,乃新乡府尹吕竞,而让沐筱萝格外注意的是,吕竞身边五花大绑的那位,竟是平安钱庄的掌柜李中然。

    “圣掌柜……救命啊……”李中然的声音显得十分虚弱,眼底还有些许幽怨之意。沐筱萝何等精明之人,自然明白楚漠信此举用意,想来她是小瞧这位小王爷了,居然能想出这等损招,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圣掌柜,有人到官衙告你这里的饭菜不干净,本府尹要例行检查,所以这聚仙楼需暂时关闭,待本府尹查清之后,方可开张。”得楚漠信的意思,吕竞睁眼说瞎话。

    “你有什么证据说我们这里的饭菜不干净啊!”沐筱萝身后,刁刁愤然反驳。

    “就是因为没证据,所以才要查啊!”楚漠信清晰平稳的声音中透着些许傲然,和他炫耀武力的人,他必炫耀权力!

    “你!”刁刁怒急出手,却被沐筱萝拦了下来。

    “寒王想怎么样?”沐筱萝没办法不妥协,打是打的过,可打过之后她还要不要在这里立足了,俗话说民不与官争,钱不与权争,从哪方面讲,她都不能轻举妄动。

    “这个女人本王要了!”楚漠信指了指冷冰心,声音听不出喜怒。一语闭,沐筱萝犯难了,冷冰心到底是她带出来的,若有闪失,她没办法跟鬼道子交代,若不交出去,楚漠信必然不会罢休。

    “冰心长的也不算出众,王爷要不要考虑刁刁?”这一刻,沐筱萝毫不犹豫的将刁刁推了出去。

    “主子!不带这样的!他有老婆的!”刁刁茫然了,她这是被出卖了么?好无情啊沐筱萝!

    “本王只要她!”楚漠信看也没看一眼刁刁,声音坚定如刃。刁刁再次大受打击,冷冰心是美人不假,可怎么能跟自己比啊!这王爷是瞎了吧!

    “掌柜的,冰心跟王爷走一遭便是,放心,不会有事。”这种僵局下,冷冰心若再不说话,便有些不仗义了。

    于是在楚漠信带走冷冰心后,李中然便被放了回去,因为此事,沐筱萝还花了不少银子安抚李中然那颗受了惊吓的心,他这才同意继续兑换焰币。

    不过沐筱萝此刻最该安抚的,却是刁刁那颗已在风中凌乱破碎的小心脏。

    “主子离刁刁远点儿,刁刁命贱,比不起冷冰心冰清玉洁。”此刻,刁刁正坐在帐台上,脸色黑如锅底。

    “冷冰心没有武功嘛,不似你武功超群,就算跟了去,你总有办法回来的,若非如此,就算十个冷冰心,本圣女也不会换。”沐筱萝单手提壶,十分殷勤的替刁刁斟了杯上好的龙井。

    “你真这么以为?”刁刁不过是一时气恼,回想一下,沐筱萝说的不无道理。

    “当然了,你可是本圣女的人,冷冰心在本圣女心里还隔着一层呢。”沐筱萝暗自吁了口气,好在刁刁不是个矫情的主儿,若是换作幻萝那样的脾气,她就算磨破嘴皮子,这个疙瘩也是解不开了。

    “冰心冒昧问一句,那一层有多厚呢?”就在沐筱萝庆幸之际,身后忽然传来冷冰心的声音,且待沐筱萝惊诧回身时,冷冰心已然上了楼,门口处,楚漠信双手环胸,幸灾乐祸的看向沐筱萝。

    “你完了!”楚漠信此时的笑,那叫一个招人恨。直至冷冰心拿着包裹走下楼梯时,沐筱萝讨好迎了上去,却被冷冰心推开。

    “冰心现在怀疑,彼时主子把刁刁推出去,会不会是欲擒故纵的把戏呢?掌柜的,你太让冰心失望了。”冷冰心狠吸口气,转尔跟着楚漠信一起离开。

    “喂!我话还没说完呢,只是薄薄的一层!”沐筱萝扯着脖子喊道,却没换来冷冰心半点回眸之意。

    帐台上,刁刁表情默然的搁下茶杯,

    “原来只是薄薄的一层啊。”丢下这句话,刁刁转尔离开帐台,上了楼梯。

    正厅里,沐筱萝看了看远走的冷冰心,又看了看上楼的刁刁,不禁以手抚额,看来需要买本儿皇历挂起来了。

    楚冷生寒,银烛如辉。

    吕竞府邸,楚漠信连楚审着冷冰心

    “冷冰心,你若不说实话,本王可就不客气了。”楚漠信肃然看向悠然坐在桌边的冷冰心,狠戾开口。

    “王爷确定现在无人偷听?”冷冰心扬了扬眉,狐疑问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