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43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1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有本事就杀了本圣女,没本事就带着你那个白痴的心上人能滚多远滚多远!”沐筱萝盛怒之下,理智还是有的,启沧澜不敢杀她,不是因为这么长时间以来的朝夕相处,而是因为启沧澜还需要留下自己这条命替他收服东洲!

    “贱民!”看着沐筱萝眼中的决然和傲气,启沧澜猛的加重手中的力道,直至看着沐筱萝眼睑充血,只等她一句求饶!

    “你若不贱就掐死我!”沐筱萝好死不死的来了一句。一侧,冷冰心鼓了半天的气方才颤巍着上前。

    “婉儿圣女一死,后果不堪设想啊……”冷冰心并不清楚其中的利害关系,只得用不堪设想形容。

    死一样的沉寂,启沧澜身后白发狂舞,俊美的容颜因为震怒而扭曲的变了模样,或许是因为沐筱萝眼中坚韧不屈,或许是因为冷冰心的一句不堪设想,启沧澜终是没要了沐筱萝的命,纵身消失在蔚蓝的天际。

    “咳咳咳……”沐筱萝大口吸着气,玉指抚在颈间,差不多半盏茶的功夫才缓过来。

    “掌柜的,大丈夫能屈能伸,你跟他较什么真儿啊。”到底和沐筱萝长的太像,冷冰心心疼的扶起沐筱萝,苦口婆心道。

    “算准了他不敢杀我,怕什么。”沐筱萝揉了揉喉咙,说的云淡风轻,一侧,冷冰心嘴角抽搐,额头浮起三条黑线,感情她自做多情了。

    “那您可不厚道了,冰心看大祭祀脖子青筋都快气暴了。”能在生死一线还如此淡定者,非凡人也,至少她冷冰心就不能,否则也不可能临危出卖聚仙楼了。

    “他活该!幻萝那样任性,迟早害死他!”沐筱萝一直觉得,在这件事上,她有一部分是为了启沧澜好。

    “他们死不死的,跟咱们也没啥关系……”冷冰心这样以为。且说沐筱萝与冷冰心你一句我一句的回了聚仙楼。

    当推开聚仙楼的房门时,眼前的场面让沐筱萝和冷冰心惊愕异常。

    “不好意思,回来晚了。”清越的声音自空中飘际过来,冷冰心抬眼看去,只见魅姬似螃蟹般被人五花大绑吊在了梁上,眼神中透着无奈。

    “冰心?你怎么会在这儿?”未等冷冰心反应过来,殷雪忽然自暗处冲了出来,一把从沐筱萝手里拉过冷冰心,激动的热泪盈眶。

    “冷冰心,你居然没死?”正厅中央,端坐在椅子上的楚玉陡然起身,惊讶开口。

    “楚王这是幽默呢?”她冷冰心是那么容易死的人么!

    “汀月死了,原本以为她和你一样只是失踪……”殷雪盈溢着泪水的眸子闪过一抹悲怆。

    “汀月死了?怎么回事?谁干的!”自冷冰心归于沐筱萝麾下,与汀月感情最好,如今听到汀月噩耗,冷冰心登时震在一处,眼底有泪溢出。

    “那个人说自己是楚云钊,他把汀月掐死后扔进了碧水湖……足足让汀月冻在里面十天,原本主人已经识破那人,却突然冒出个穿黑衣的男子把那人救走……之后连主人也失踪了,三个月了,皇上几乎把整个东洲大陆翻了个底朝天,可惜却没有主人半点消息。”殷雪简单叙述她与楚玉这三个月是怎么过的。

    “是楚云钊……居然是楚云钊杀了汀月!”冷冰心###的拳头紧紧攥着,眼底迸射着绝顶的悔意,早知如此,当初她便该在给楚云钊换皮的时候一刀宰了他!

    “他日若见楚云钊,殷雪必为汀月报仇。冰心,这三个月你到底是怎么过来的?你可有主人消息?”殷雪言归正传之时,楚玉亦已走到冷冰心面前,神色颇感欣慰,冷冰心的生,给了他无限希望。

    如此近的距离,冷冰心不禁愕然,曾经风华无双的楚玉居然憔悴到这种地步,这瘦的也忒有骨感了。

    “呃……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的?”冷冰心下意识瞄了眼沐筱萝,顾左右而言他。

    “巧了,原本殷雪是陪皇上到大周寻主人,却不想碰到魅姬,原是觉得魅姬是无名的人,主人很有可能是被无名虏走,便这么跟来了。”殷雪言简意赅解释道。

    “到底你有没有筱萝的消息?冷冰心,你该不会是投靠无名了吧?”楚玉眸色陡闪,狐疑看向冷冰心。

    “当然没有,其实……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被谁抓走的,醒来的时候人就在楼兰了,可巧了,魅姬也在这儿,我们也算是患难之交……”鉴于鬼道子的安危,冷冰心并不打算将焰赤国的一切告诉楚玉。

    “那就是没有主人的消息了……”殷雪听着颇感失望。

    “既是如此,朕到别的地方找!”冷冰心的话让楚玉满怀的希望顺间化作灰飞,那双精粹如华眼神顿时暗淡无光。

    “皇上,冰心是觉得您暂时留下,听说楚漠北,楚漠信还有寒锦衣都在这里,想必他们是得了什么消息才来的。”见楚玉欲走,冷冰心登时阻拦。如果主人死了,纵楚玉倾尽毕生之力也不可能找到主人,若主人没死,也必然是被启沧澜他们藏起来,楚玉也不可能找得到人,与其让他带着殷雪风餐露宿,倒不如把他们安顿在这里,反正身边这位婉儿圣女明日会宴请楚漠北他们,介时或许会有转机也不一定。

    “你是说……”就在楚玉惊讶之际,被吊在上面的魅姬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你们一会儿再说成么?这儿还吊着一个呢!”固然殷雪和楚玉的轻功了得,但魅姬也不是泛泛之辈,行至半路时,魅姬已然知道了殷雪他们的存在,之所以将楚玉带到楼兰新乡,便是觉得天下间像楚玉这样痴情的男子实在太少,若能为他做点什么也好,而且大楚内讧已结,铁血兵团不复存在,所有的一切只是焰赤国的阴谋,于情于理,她欠楚玉的。

    殷雪闻声看向冷冰心,见冷冰心点头,方才点指松了魅姬的束缚。

    “咳……你们聊着,本掌柜先上楼了。”久站在一侧的沐筱萝亦开了金口,初见楚玉,沐筱萝便觉心底莫名酸楚,楚漠信和楚漠北他们也是来找沐筱萝的,他们的神色虽有倦怠,却不似眼前男子这般憔悴。

    “对了!这位是聚仙楼的掌柜,也是冰心和魅姬的恩人,在我们吃不上饭的时候,是掌柜的收留了我们,赏我们一口饭吃。”冷冰心忽然觉得自己有些喧宾夺主,登时将沐筱萝推到最前面。

    “筱萝……你把面纱摘下来!”在看到沐筱萝的那一刻,楚玉无光的清眸顿时绽放出异样的华彩,朝夕相对三年之久,楚玉一眼便觉得沐筱萝的眼神如此熟悉。

    “你谁?”沐筱萝挑眉看向楚玉,心底的触动越发深了几分,彼时楚漠信和楚漠北他们可没有这样的要求,看来启沧澜说的没错,整个东洲,对沐筱萝用情最深的便是楚玉,这话不假。

    “他是楚王,楚玉。”一侧,殷雪也觉得沐筱萝的那双睛似曾相识,心底亦有与楚玉同样的想法。

    “冷冰心,这是你找的麻烦,自己解决!”沐筱萝冷眼瞥过楚玉,转尔上了楼梯,就在殷雪欲动手之际,冷冰心猛的将其拦了下来。

    “最好别动手,她有保镖的,武功很厉害。”冷冰心说话间扫过整个聚仙楼,暗自庆幸启沧澜和幻萝都不在,那个缠人的刁刁还在吕竞府邸,否则若真打起来,殷雪定是吃亏的。彼是大蜀金銮殿,她亦在场。

    “冰心,那个人似乎和主人有七八分像,你不觉得?”殷雪直言不讳。

    “还真没看出来,走吧,我给你们安排房间,明晚主人会宴请楚漠北他们,介时……可热闹了。”只要想想,冷冰心都觉一身冷汗。

    见冷冰心欲言又止,殷雪与楚玉面面相觑,继而随冷冰心上了三楼。

    且说吕竞府邸,刁刁自沐筱萝他们离开后便一直跟在寒锦衣身边,不管寒锦衣去哪儿,干什么,她都要跟着。

    “这位刁刁姑娘,本尊主现在想去茅房,你也要跟着?”起初寒锦衣还有些沾沾自喜,此女在他与楚漠北中间选中了自己,足以说明自己的魅力高于楚漠北,刁刁的出现,让寒锦衣信心十足。

    可惜不到一个时辰的时间,寒锦衣便后悔了,此女太难缠了!狗皮膏药也不过如此啊。

    “好啊,一起!”得寒锦衣邀请,刁刁眉目皆是喜色,抬脚上前一步。寒锦衣无语,只觉头顶大片乌云压顶,紧接着电闪雷鸣,奇葩女啊!

    寒锦衣实在忍无可忍,出手欲点刁刁的穴道,悲催的是寒锦衣发现自己的武功竟不如刁刁,反倒被刁刁定在原地。

    怎么就点住了呢,本能反应,你别介意啊!”见寒锦衣直挺在那儿,刁刁登时挥手解了寒锦衣的穴道,继而扬起那张精致妖娆的娇颜,脸上的笑无比灿烂。

    无语,寒锦衣额头渐渐浮起三条黑线,你确定是本能反应,而不是向本尊主炫耀武力么!寒锦衣对刁刁的解释表示怀疑。

    “锦衣啊,你不是要上茅房么,刁刁替你守着,放心,谁若敢偷窥,眼挖掉,腿打折!”刁刁一脸坚定,那眼神便是告诉寒锦衣,她没在开玩笑。

    “咳……刁刁姑娘可以称呼尊主,也可以直呼寒锦衣。”萍水相逢,寒锦衣真心觉得和眼前女子没那么熟。

    “不好,衣儿,你快去嘛,憋太久对肾不好的。”刁刁越发殷勤的凑了过来,直吓的寒锦衣倒退数步。

    “还是锦衣吧!”寒锦衣丢下这句话,匆匆进了茅房。

    “我就说嘛,锦衣最好了。”刁刁樱唇勾起一抹魅人的弧度,眼底忽的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这个男人,她喜欢。

    适楚,朗月高悬,楚色如梦

    新乡后山的树林内,幻萝独自浮在树枝上,仰望苍穹,一袭白衣如雪,满头墨发轻扬,分明听到身后飘际过来的人儿,她却没有回头。彼时看到启沧澜与沐筱萝针锋相对,幻萝心底的结便打开了,她终于相信,启沧澜心里,自己要比沐筱萝重要,因为那一刻,他是真的想杀死沐筱萝呢。

    “怎么在这里,我找了你很久。”清越的声音永远弥散着蛊惑人心的力量,启沧澜缓缓至幻萝身侧,眼底透着掩饰不住的忧虑。

    “我以为你不会管我了……即便我死在外面,你也不会多看我一眼。”幻萝的眼泪恰到好处的自眼角滑落,和着柔美的月光,让人心疼不已。

    “怎会。”看着幻萝眼角的晶莹,启沧澜硬是将所有的责备的话噎回了喉咙,或许她只是一时任性,启沧澜这样安慰自己。

    “沧澜,我只是害怕冷冰心会把焰赤国的事告诉楚漠信,偏偏冷冰心又是鬼道子的关门弟子,所以……我做错了吗?”幻萝先发制人,泪眼朦胧的转身看向启沧澜,银色的长发,深邃的眼神,是她终其一生都在追逐,这个男人是她的,幻萝一直这样觉得。

    “有鬼道子在,冷冰心不敢胡言乱语,放心,刁刁救活了楚漠信。”面对那样一张梨花带雨的脸,启沧澜没办法说一句重话,不知从何时起,他的感性越来越浓了。

    “可是幻萝不想回去,沐筱萝不会放过我的……”幻萝说着连自己都不屑的话欲换得启沧澜的怜惜,沐筱萝不放过她?她不会放过沐筱萝的!

    “没事,有本祭祀在,沐筱萝不敢造次!时候不早了,随本祭祀回去。”只要想到自己彼时险些掐死沐筱萝,启沧澜的心便似被海水倒灌,苦涩的味道弥漫在身体的每个细胞,他真是被沐筱萝气极了,否则怎会那样冲动!冲动?启沧澜怅然,自己该有许多年没冲动过了。

    “回去?”幻萝抬眸,狐疑看向启沧澜。

    “我们暂时不能离开新乡,不能让沐筱萝放任自流,先找处客栈吧。”在经过那样激烈的争吵之后,启沧澜暂时不知该如何面对沐筱萝。听着启沧澜的解释,幻萝觉得这一局,她完胜!

    圆盘似的月亮高悬于空,皎洁的月色落在楚玉脸上,便似罩上了一层碎银般的光芒,衬的楚玉一身的清冷寂寥。

    “还没睡?是聚仙楼的床不舒服。”沐筱萝只是半楚口渴,起身时透着窗棂发现楚玉在走廊的角落里倚窗独立,于是鬼使神差的走出房间。

    “最难得便是得不到和已失去,自筱萝失踪,朕才发现,原来朕从未陪筱萝赏过月,原来朕欠筱萝的那么多……”楚玉没有回头,深邃的眸子望着空中的圆月失神,在一起的时候,他为沐筱萝想的太少,少到他自惭形秽。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