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3章 43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9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幻萝,你……没事吧?”见沐筱萝离开,启沧澜暗自松了口气,这才侧眸看向幻萝,眼底一丝愧疚。

    “没事……我怎么会没事!你居然对我出手,为了这么个贱民你居然打我?沧澜,我跟你从小一起长大,这一路过来,我何尝不是守在你身边,义无反顾的替你做任何事!如今换来的却是你这样无情的一掌!呃”幻萝泪水滚滚而落,唇角渗出血迹,悲愤的看向启沧澜,只是一顺间的时间,幻萝便似从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变成了怨妇。

    434

    “我不想你再犯错,你该知道她不能死。”看着幻萝眼中的绝望和哀凉,启沧澜眼底闪过一抹愧疚,他的确出手重了,可当时那种情况,如果不是足够的力度,根本拦不下幻萝。

    “所以该死的就是我……对么!”幻萝捂着胸口,苦笑着撞开启沧澜,走出聚仙楼。其实她真没伤的那么重,血,不过是她咬破了自己的香腮,幻萝要的,只是启沧澜的愧疚和不安。至于沐筱萝……她一定不会输!

    见幻萝离开,启沧澜眉峰微敛,下意识抬眸看向三楼,心虽不愿,却还是跟着幻萝离开了聚仙楼。

    窗外月色清幽,内室烛火摇曳,刁刁告诉沐筱萝,她给楚玉和殷雪服食了丹药,明天一早,他们便能醒过来,只是伤及肺腑,需静养几日。

    此刻,沐筱萝缓步走到楚玉的榻上,看着那张稍显清瘦的容颜,心里无法形容的憋闷。

    墨色的长发被冷汗浸湿贴在了额前,沐筱萝无意识的伸手,将楚玉长发拨开,指尖竟鬼使神差的没有离开,而是慢慢下滑,先是因为消瘦略显突兀的颧骨,之后是高挺的翘鼻,紧接着薄唇,下颚。

    “掌柜的……”当冷冰心推门时,赫然看到沐筱萝的指尖正轻捏着楚玉的下颚,此情此景让冷冰心不由虎躯一震,当即便要关门退出去。

    “本就瘦的脱了相,如今又被幻萝拍了一掌,只盼着等他能替聚仙楼出力的时候,这聚仙楼还没关门大吉呢。”沐筱萝十分自然的移开青葱玉指,转身踱步走到桌边,冷冰心见此,只得进了房间。

    “掌柜的,这是今天的账本,还好有魅姬招呼着,生意还是不错的。”冷冰心说着话,将账本递到沐筱萝手里。

    “话虽如此,可收入大不如从前了,再加上这两日的事儿,焰币推广不尽人意呵。”沐筱萝胡乱翻着账簿,心底却在质疑自己刚刚的情不自禁,若说俊男,她真是看了不少,可却没有一人如楚玉这般让她失神到主动调戏的地步。

    “还有一件事儿,今天那些看到您容貌的客官离开后直接去了官府,吕府尹随后贴出告示,澄清聚仙楼的掌柜并非沐筱萝,所以您以后可以大摇大摆的走在大街上了。”冷冰心觉得这个消息还是令人振奋的。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沐筱萝看着账本上那几个可怜的数字,索性将其合上,递给冷冰心。

    “冰心不明白。”冷冰心接过账本,狐疑看向沐筱萝。

    “本圣女问你,楚玉和楚漠北他们相比,谁对沐筱萝了解的更深?”沐筱萝挑眉看向冷冰心。

    “自然是楚玉。”冷冰心信誓旦旦。

    “如今连楚玉都把本圣女当作沐筱萝。你说楚漠北他们就不会怀疑?那告示不过是欲擒故纵的把戏,他们是想本圣放松警惕,他们再暗中茶探关于本圣女的一切。”沐筱萝笃定道。

    “也难怪……”冷冰心恍然之际,小声低喃。

    “冰心,本圣女真的和沐筱萝那么像吗?就没有一丁点的分别?”沐筱萝蹙眉看着冷冰心,心里些许质疑。

    “双生子也不过如此。”冷冰心抬眸看向沐筱萝,那眉眼,那神情,那一蹙眉的动作,都似曾相识。

    “你觉得……本圣女有没有可能就是沐筱萝呢?”这是沐筱萝第二次有了这样的感觉。冷冰心闻声微震,眸底闪过一抹迟疑,见冷冰心如此,沐筱萝莞尔一笑。

    “怎么可能!本圣女或许不是焰赤国的人,或许也不是什么圣女,但有一样不是或许,那就是本圣女一定不是沐筱萝。以司空穆的精明,启沧澜的谨慎,他们实在没有理由让沐筱萝再活在这个世上。”沐筱萝摇了摇头,唇角抿过一丝苦涩。

    “或许吧……”冷冰心原本还有些希望,可听沐筱萝这样分析,她便死心了,只是若说主子死了,她真没办法相信,那样睿智无双的女子,怎么可能说死就死了呢!

    “罢了,不管我是谁,日子还是要过的。”沐筱萝轻吁口气,转而离开了楚玉的房间。

    一楚无话,翌日,沐筱萝才梳洗好离开房间,便见刁刁已然候在了门前。

    “主子,您可是答应了刁刁的!”见沐筱萝出来,刁刁登时上前,双手揽住沐筱萝的手臂,一脸的乞求,一脸的讨好,就如彼时她讨好师傅一样,这种死缠烂打的招式,她练的炉火纯青。

    “一楚没睡?”沐筱萝任由刁刁腻在自己身上,侧眸时,分明看到刁刁眼圈儿发暗。

    “紧张。”刁刁一改往日妖娆妩媚之姿,转成小家碧玉之态,这让沐筱萝颇不适应。

    “咳咳……吃罢了早饭,本掌柜便替你走一趟。”既然楚漠北肯发出告示,不管动机如何,她都该登门道谢的。

    “还吃早饭呐!”刁刁一语,沐筱萝唇角不由抽搐数下。

    且说沐筱萝走进吕府正厅时,楚漠北,寒锦衣和楚漠信皆坐在厅内,表情各不相同,楚漠信的眼神便似看到杀父仇人一般,满眼喷火,欲将沐筱萝燃烧殆尽。寒锦衣那双深邃的眸子自沐筱萝进来开始,便从头到脚打量无数遍,大有透过现象看到本质的意思。

    唯独楚漠北,那一身的慵懒之姿,那一眼的悠然自得,薄唇勾起的弧度邪魅的恰到好处,多一分则太过邪恶,减一分又魅的不足,让沐筱萝觉得浑身都不舒服。

    “冰心。”沐筱萝娉婷走至正厅中央,轻唤后便见冷冰心托着三个木制的方盒走了进来,随后将三个盒子分别搁在桌子上。

    “这是什么?呃……好痛!”楚漠信按捺不住的拿起木盒,忽感手指一阵刺痛,垂眸间,便见木盒的毛刺扎了一手。

    “偌大的聚仙楼,何致于连个像样的木盒都拿不出手?”楚漠北垂眸看向木盒,做工粗糙到举世无双。

    “焰币?圣掌柜什么意思?”有了楚漠信的前车之鉴,寒锦衣只一挥手,便打开了木盒。

    “几位为婉儿消了灾,婉儿自然该意思意思的。”沐筱萝理所当然道。

    “你就拿这东西意思我们啊!”楚漠信瞥了眼沐筱萝,恨恨道。

    “礼轻情义重,婉儿这也算是大手了,三十万两焰币足够三位在聚仙楼吃个一年半载。”对沐筱萝来说,那些印的花花绿绿的焰币和白纸根本没有区别,只要她想要,随时都能让焰赤国送来一打。

    但若能以此请到楚漠北和寒锦衣到聚仙楼用膳,意义则完不同,且不说他们长相出众,只要坐在聚仙楼内,便能替她招来无数花痴,凭他们的身份,亦能让聚仙楼声名在外。

    “你以为你是谁啊,谁稀罕在聚仙楼吃饭!”楚漠信对沐筱萝的敌意自那晚宴席之后便有增无减。在楚漠信眼里,这个世上,只配沐筱萝长成这样,除此之外,谁顶着这张脸,谁就罪该万死。

    “漠信!”楚漠北愠声开口,旋即看向沐筱萝。

    “既是圣掌柜好意,本太子恭敬不如从命。”殷雄虽未归,却已传来消息,整个聚仙楼里的人,甚至是那个孩子都仿佛从天而降,只道有人第一次看到他们时是在楼兰的梁原,其余一切皆未知,如此神秘的身份怎不令人怀疑。

    “既然太子殿下收下婉儿的薄礼,那婉儿就先告辞了,聚仙楼随时恭候几位大驾。”目的已经达到,沐筱萝自是起身离开,却在行至门口时转眸看向寒锦衣。

    “不知寒尊主可有时间与婉儿到聚仙楼小聚。”沐筱萝差点儿忘了刁刁的乞求。

    “咳……”寒锦衣犹豫了,若冲着眼前这位,他自是要去,毕竟这张脸是他朝思暮想的,可只要想到另一张脸,寒锦衣便觉浑身的鸡皮疙瘩都在叫嚣。

    “去吧,难得圣掌柜盛情邀请。”楚漠北怂恿道。

    于是在百般犹豫纠结之后,寒锦衣与沐筱萝离开了吕府。

    路上,寒锦衣几次打量沐筱萝,欲言又止。

    “婉儿看的出,寒尊主是在乎沐筱萝的,不过婉儿冒昧问一句,沐筱萝的心里可有寒尊主的位置?”沐筱萝问的如此直白,令寒锦衣陷入一时的尴尬。

    “尊主犹豫,便是没有。既然如此,尊主何致对沐筱萝如此上心,倒不如退一步,方见海阔天空。”沐筱萝是想让寒锦衣莫辜负了眼前人,刁刁的打扮虽似在风月场混迹了多年,但沐筱萝知道,刁刁的心不知要比幻萝纯净多少倍,尤其在跟刁刁相处之后,沐筱萝不想看到刁刁受到伤害。

    “圣掌柜的意思是,所有的付出,都该得到相应的回报吗?”寒锦衣俊朗的眉微微上扬,温声开口。

    “难道不该吗?”沐筱萝理所当然。

    “锦衣喜欢沐筱萝,便是为她丢了性命也心甘情愿,但锦衣所求,并不是沐筱萝能嫁给我,成为万皇城的城主夫人……”寒锦衣薄唇微抿,阳光下,那张脸丰神俊朗,气质无双。

    “那尊主求的是什么?”沐筱萝匪夷所思的看向寒锦衣。

    “不管沐筱萝现在在哪里,本尊主只求她能平安回来,不管她心里爱的是谁,我只求她能幸福,即便这幸福跟本尊主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寒锦衣薄唇勾起淡淡的弧度,深邃的眸泛着的光刺痛了沐筱萝的眼睛。

    “无私只能受罪,自私才是真理,人活着就该为自己打算,寒尊主总有一天会明白的。”沐筱萝无法理解寒锦衣几乎变态的想法,遂不再多言,先一步走在前面。

    看着沐筱萝的背影,寒锦衣心里划过一丝苦涩,是啊,自认识沐筱萝以来,他就没有一天不在受罪,可是他愿意,怎么办呢。

    且说沐筱萝回到聚仙楼时,正看到启修笛蹲在门口画圈儿。

    “小鬼头,干嘛呢?”沐筱萝喜欢这孩子,看到他时便觉得这世上没了愁事儿。

    “我看到你昨天打姨娘了!所以在这儿画圈儿诅咒你!”对于启修笛来说,不会说谎可是大忌。沐筱萝探头看去,可不么,地上偌大的圈儿里分明写着沐筱萝三个字。

    “那你一定看到你干爹打幻萝了对不对?”沐筱萝索性蹲下来,拿起树枝,毫不犹豫的在圈儿里写下了启沧澜三个字。

    “你干嘛!这怎么可以乱写,小心我放蛇咬你!”启修笛登时用手擦掉地上的圈儿,狠狠瞪向沐筱萝。

    “你也一定看到你姨娘打殷雪姐姐和楚王了。修笛,做人要分清事非黑白的,你心里向着你姨娘没错,但前提是你姨娘做的事正大光明。”沐筱萝敛眸看向启修笛,肃然开口。

    “姨娘做事从来都是正大光明的!”启修笛突然起身,叉腰怒瞪沐筱萝。

    “如果她做的事是对的,你干爹为什么会打她?”沐筱萝缓身而起,敛眸看向启修笛。

    “那是因为干爹喜欢你!如果没有你,干爹和姨娘从来不吵架的!姨娘还说以后会做修笛的娘!都是你,你讨厌!”启修笛猛的踩了下地上画的圈儿,随后恨恨跑开了。

    沐筱萝知道启修笛在恨什么,昨晚启沧澜和幻萝都在聚仙楼出现,可他们却没看启修笛一眼,加上自己之前的话,启修笛是觉得自己被抛弃了,原因是她沐筱萝的存在。

    “小孩子说话,你别放在心上。”身后,寒锦衣将这一切看在眼里,不由上前宽慰道。

    “我会给他最好的。”沐筱萝喃喃自语,眼底流露出淡淡的暖意,寒锦衣眸色微转,似有深意的看向跑开的启修笛。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