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43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59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就在这时,刁刁一袭露骨的装扮,摇曳生姿的走了出来,

    “锦衣,你来啦!”在听到刁刁的声音时,寒锦衣顿时有股想跑的冲动,可惜沐筱萝就在自己面前,笑容灿若春花。

    于是寒锦衣硬是被刁刁拉进三楼雅房,这顿饭自申时开始,一直吃到酉时都还没结束。楼下帐台处,冷冰心下意识看了眼三楼。

    “掌柜的,你不打算到上面看看啊?若是寒锦衣在聚仙楼出了事儿可就糟了。”沐筱萝闻声,亦朝楼上瞧了两眼,想了许久方才撩下账本。

    “你在这儿盯着,我去看看!”自把寒锦衣交到刁刁手里,沐筱萝便去忙着自己的事儿了,想着自己给刁刁出的计谋,这个时辰也该功德圆满了吧。

    让沐筱萝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推门而入之时,赫然看到刁刁坐在寒锦衣对面,哭的稀里哗啦。

    “发生什么事了?”沐筱萝反手将门关紧,忧心走到刁刁身边,这才发现寒锦衣竟然倚着椅子睡着了。

    “主子,没办成,迷药下多了……”刁刁委屈着开口,眼泪在眶里打转儿。

    “迷药?我给你的可是******,你哪儿来的迷药啊?”沐筱萝狐疑看向刁刁,满眼质疑。

    “开始是用******来着……可是刁刁害怕……所以又下了点儿迷药给他,结果下多了。”刁刁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说话时眼泪飑飞。

    其实寒锦衣不是睡着的,而是被她打晕了。原本她是准备好了献身,可让刁刁始料未及的是,寒锦衣在神志不清的时候,口中念的竟然是沐筱萝。

    ‘筱萝,你知道我有多想你?’‘筱萝,锦衣差在哪里?你可以说,锦衣都会改!’‘筱萝,只要你愿意,锦衣便是不要万皇城,不要那些金银珠宝都好啊’‘筱萝,只要你幸福,锦衣便知足了’‘筱萝,你要平安回来,锦衣舍不得你出事’……

    一句两句没问题,可寒锦衣自中了******,这些话便一直唠叨着,没有一刻停下来,即便刁刁再喜欢寒锦衣,再想跟他比翼齐飞,这种情况下,她也是下不去手的。

    “没事,我们再找机会。”见刁刁泪如泉涌,沐筱萝心疼安抚。

    “嗯,主子,你先出去下,我想跟他单独呆着。”刁刁抹了泪,晶莹闪烁的眸子雾气蒙蒙的看向沐筱萝。沐筱萝微微颌首,转身退了出去。

    “你醒醒啊!”待房门紧闭一刻,刁刁用手拍了拍寒锦衣的面颊。

    “筱萝……”椅子上,寒锦衣在恍惚中呓语。

    “你那么喜欢沐筱萝啊?就算她不喜欢你,你也要默默念着她一辈子?”刁刁含着泪,声音透着浓重的哭腔。见寒锦衣不语,刁刁深吸口气。

    “你放心吧,我会帮你的!”刁刁樱唇紧抿,眼底目光灼灼。

    “筱萝,你快回来……”椅子上,寒锦衣的眼梢,竟有一滴泪无声滑入鬓角,偏生这滴泪,刁刁看的真真切切。若这世上没有谁可以比寒锦衣对沐筱萝更好,那沐筱萝有什么理由选择别人呢?刁刁这样想着……

    适楚,当冷冰心端着大补汤走向楚玉的房间时,却被沐筱萝拦了下来。

    “你去照顾殷雪吧,这里有我。”不待冷冰心反应,沐筱萝已然将她手里的大补汤接了过来。

    “那……好。”冷冰心犹豫片刻,有些话硬是噎回了喉咙,转身离开了。

    诚然刁刁说了谎话,楚玉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可鉴于刁刁此刻的心情,沐筱萝觉得没必要跟她较真儿。

    “还要躺多久呢?”沐筱萝缓身坐在榻边,轻舀着大补汤,用嘴吹了几下,继而小心翼翼的喂进楚玉嘴里。

    “一辈子吧。”就在沐筱萝抽回汤匙,准备再舀一口时,忽然听到榻上的人儿开口说了话。

    “咳咳……你醒啦?”沐筱萝猛的一震,四目相视间,面颊刷的染上两抹绯红,她发誓自己此时的脸红没有任何意义,只是一时震惊罢了,沐筱萝这样安慰自己。

    “是啊,还好你在,不然楚玉还以为这些天发生的事只是一场梦,只要梦醒,楚玉便要满天下的寻你……筱萝,别离开我……好不好?”楚玉深邃的眸光散着淡淡的哀伤,淡淡的满足。这要人命的眼神呵,让沐筱萝越发觉得面颊发烫。

    “本掌柜叫圣婉儿,你也可以叫本掌柜婉儿,唯独不能是筱萝。这句话本掌柜不想再重复。”沐筱萝顿觉心凉,她忽然开始鄙视这些人所寻的沐筱萝,何以她可以同时拥有这么多万中无一男人的呵护和爱慕,她到底好在哪里?

    “对不起……忘了你失忆。”楚玉苦涩垂眸,双手在榻上支起身子朝后靠了靠。

    “谁说的?”沐筱萝眸色微凛,肃然看向楚玉。

    “我猜的。如果不是失忆,你不会不记得楚玉。”楚玉决绝开口,眸色坚定。沐筱萝闻声暗自舒了口气,幸而无人泄密。

    “沐筱萝腹黑,贪财,小气,吝啬,品位低,脾气大,确有其事吧?”这是沐筱萝从冷冰心那里听来的。当然冷冰心在每一个形容词后,都是反驳的注解的。

    “确有其事。”楚玉点头。

    “那你还喜欢她?”沐筱萝觉得这种集万千缺点于一体的奇葩不配被人爱。

    “难得筱萝身上有这么多优点,我为什么不能喜欢她?”楚玉的眼睛清澈如水,无半点纤尘,沐筱萝看得出,他没有说谎。

    “这些是优点?”沐筱萝伸手欲抚楚玉的额头,看来幻萝这一掌拍的不轻。

    “嗯,筱萝身上没有缺点。”楚玉狠狠点头。

    “既然你醒了,自己吃吧。”沐筱萝觉得没办法跟楚玉聊天了,她会觉得自悲,这些优点,她一样都没有!

    深楚的焰赤国一片死寂,潮湿闷热的山洞里,一豆光忽明忽暗,宛如鬼火,轰隆的闷声似惊雷乍响,却又被层层云雾阻隔。

    此刻,焰赤国的帝王赤川一袭素衣踱步而入,身后魑魅魍魉四大死士紧随其后。越朝山洞里走,那轰隆的声音越发脆亮震耳。

    “谁!”一道白光倏的射向赤川,魑魅魍魉及时挡下寒气,将赤川护在中间。

    “楚王的无心术果然精湛,只是一招,已经逼朕的四大死士同时出手,佩服!”赤川的声音浑厚有力,一听便知是各中高手。

    黑暗中,楚云钊踩着深沉的步子走了出来,洞壁一缕幽光衬的那张脸俨然地狱的阎王。

    “楚云钊叩见焰皇。”白的几乎没有血色的脸上,那双眼犀利如鹰,楚云钊双手拱拳,单膝跪在地上,声音听不出半点温度。

    “楚王快起来,论身份,朕受不起这个礼。”赤川亲自上前将楚云钊搀起,急急开口。

    “焰皇言重了,鸿弈只不过是丧家之犬,怎可比焰皇九五至尊。”楚云钊刻意疏远赤川,退后两步,恭敬开口。赤川薄唇微抿,转眸命魑魅魍魉点燃洞中灯火。

    四下通亮,赤川借着烛火,方才看清楚云钊的长相,若非头上那两个清晰可见的‘禽兽’二字,楚云钊长的还算玉树临风。

    似乎注意到赤川的目光,楚云钊下意识低头,额前流海垂下来,正好挡住那两个字。

    “不知焰皇找鸿弈可有要事?”楚云钊沉声开口,语气中少了几分恭敬。整个焰赤国的人都知道,皇帝赤川不过是个摆设,真正掌握焰赤国生杀大权的人是皇教的教主,也是焰赤国的法师司空穆。

    “朕欲与楚王共议大计,只要楚王肯替朕除掉司空穆身边的启沧澜,幻萝,刁刁,助朕夺得焰赤国的大权,朕便立下盟约,他日一统东洲之时,与楚王共坐江山!”赤川开门见山,直抒来意。

    “这……”楚云钊惊愕看向赤川,心下陡震,他万没料到赤川竟心存推翻司空穆的野心,便如他彼时不曾想到楚玉居然敢倒戈反他一样。

    “此事关系重大,朕知道楚王需要时间考虑,没事,朕就在这里等!”赤川言外之意便是让楚云钊当即表态。

    “鸿弈无德无能,恐难当重任。”楚云钊还没傻到丢了西瓜捡芝麻的地步,如今能攀附上司空穆,于他而言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他实在没必要再招惹赤川,这么个有名无实的帝王。

    “朕可不这么认为,以楚王现在的武功,与朕这四名死士相比,也就差了毫厘的距离,能在短时间练就如此神功,非凡人也。”赤川刻意将‘死士’咬的极重,其意便是告诉楚云钊,同意,则生。拒绝,则死!

    无语,楚云钊垂眸暗忖,赤川的话说的再明显不过,若不答应他的要求,自己马上便会魂归黄泉,可若答应,便是与司空穆为敌,介时一旦东窗事发,自己必定死的极惨。

    “楚王放心,朕既然敢来找楚王,自是有了万的准备,只要楚王愿意与朕合作,朕自会助楚王报仇雪恨,相信楚王还不知道,那无名,也就是原大楚铁血兵团的都尉,本是皇教童子,当初楚玉攻占大楚皇都,无名突然失踪,难道楚王就没怀疑过?若那司空穆真想帮你,何致当初会让无名毁了整个铁血兵团,又何致让启沧澜将你堂堂天子变成了太监,这还不止,楚王一次次忍受换皮之痛,难道不是司空穆的主意?”赤川既然来找楚云钊,自然是将楚云钊的底细查的一清二楚。

    “焰皇想鸿弈怎么做?”楚云钊的心里,似有一条喷火的巨龙,不停用火焰湮没他身体的每寸肌肤,痛,到了极致。如果当初他亲手摔死仲儿,逼死沐莫心罪无可恕的话,那楚玉和沐筱萝对他所做的一切简直人神共愤!

    “楚王的无心术已然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如果朕没猜错的话,司空穆很快就会派楚王离开焰赤国,介时天高任鸟飞,楚王一定能寻着机会接近启沧澜、幻萝和刁刁,这三个人可以说是司空穆的左膀右臂,只要杀了他们,司空穆便孤掌难鸣。”赤川咬牙切齿开口,这样的机会他等了太久了。

    “就算死了他们三个,皇教在焰赤国的势力依旧不能小觑,焰皇……”楚云钊狐疑看向赤川。

    “你以为朕这些年真的只是摆设?楚王只管放心,只要启沧澜他们一死,焰赤国便再也没有皇教的存在。”赤川信誓旦旦。

    “既是如此,鸿弈愿为焰皇赴汤蹈火。”楚云钊敷衍开口,俯身拱拳以示诚意。

    “好!识时务者为俊杰,终有一日,朕自会让楚王庆幸今日的选择!拿上来。”赤川语闭,便见身侧的魑魅将皇帛金卷端了上来。

    “焰皇这是何意?”楚云钊看着眼前的金卷,眸下一抹幽寒。

    “有金卷为证,也算是朕给楚王的保证!”赤川说的冠冕堂皇,实则是用以威胁楚云钊,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楚云钊也脱不了干系。

    无语,楚云钊犹豫片刻,提在金卷上签下自己的大名,至此,楚云钊被迫成了赤川的人,暗中帮着赤川对付司空穆。

    待赤川离开,楚云钊幽黑的眸子闪过一道阴森的寒意,或许,他可以借着赤川和司空穆的矛盾坐看两虎相争,介时他坐收渔翁之利,窃得了焰赤国的江山,他便有与楚玉抗衡的能力,终有一日,他会让楚玉和沐筱萝匍匐在他脚下求饶!终有一日,他会抢回本该属于自己的一切!

    自启沧澜与幻萝上一次在聚仙楼露面之后,一连三天,沐筱萝都没发现启沧澜的身影,眼见着启修笛蹲在角落里独自玩蛇,沐筱萝不免恼起启沧澜,既然收了义子,至少也该关心一下!想必启修笛在焰赤国,便是在这种等待中过了七八年的时间。

    “早上就没饭,你想绝食啊?”沐筱萝暗自心疼着,踱步走到启修笛身边,将一只烧鸡递了过去。

    “谁要吃你的东西!”启修笛一把推开沐筱萝手中的烧鸡,头也不抬,小声嘟囔着。

    “那你天天吃的不是我的东西啊!”沐筱萝好气又好笑,是启沧澜和幻萝不负责任,这熊孩子跟自己滞什么气呵。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