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43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81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哦……原来如此……李掌柜,你怎么不早说呢,快起来吧。”楚漠北一副恍然的表情,气炸了沐筱萝的肺腑,装什么装啊,你不知道么!

    “多谢太子殿下。”李中然胆怯起身,双手捂着心脏,幸而来时喝了碗中药,不然他怕是没命起来了。

    “李掌柜,你且瞧瞧,这钱币的设计和印制如何?”楚漠北也不看沐筱萝,径自将钱币推到李中然面前。此时此刻,如果李中然还不明白楚漠北的用意,那他便是白在这道上混了好几十年。

    “草民遵命。”李中然点头哈腰的拿起焰币,装模做样的看了一遍又一遍,虽然他注意到沐筱萝眼中的期待,但也只能在心里道句对不起了。

    “回太子殿下,以草民这么些年的经验来看,此种钱币设计单调,做工粗糙,钱币用纸乃十足的便宜货,用以印制的水墨遍地都是,严格来说,这种钱币本身……不值一钱。”实则李中然初见焰币时便已验证过,单单评价这种焰币,倒比市面上流通的银票还要值钱些。

    “李掌柜,你开玩笑呢吧?”沐筱萝瞠目看向李中然,眼底鄙夷加鄙视!

    “草民以人格担保,句句属实。”李中然亦不看沐筱萝,凛然看向楚漠北。

    “嗯,本太子相信你的人格。”楚漠北微微颌首,这才看向沐筱萝。

    “圣掌柜,本太子真是好奇,你是怎么想的,居然想要流通这种烂币,而且还敢跟银票同价,啧啧……”楚漠北双指捏起焰币,嫌恶的摇了摇头.

    “因为本掌柜没有人格!”沐筱萝恨恨看向李中然。楚漠北显然是来找茬儿的,就算自己卑躬屈膝也换不来他高抬贵手,既然如此,她便没了谦恭的理由。

    “咳,其实本太子是真的没看好这种焰币,如果圣掌柜坚持要继续让这种焰币流通,且要保值的话,不妨稍加改动,譬如将这纸张换作现在市面上常用的逯宣,墨水呢,可以选择金香墨,至于字体么……至少也该让百姓看的懂才行。”楚漠北给出了自己的建议。

    沐筱萝心里不由骂了一句靠!这也叫稍作改动?

    “要是婉儿不愿意呢?”如果能改成楚漠北嘴里说的那种,她倒不如直接发行银票,还致于这么费尽!要知道,只稍作一点点的改动,那就不是焰币,便达不到同化的效果,沐筱萝倒是不在乎,可有人在乎呵。“那这事儿……”楚漠北欲言又止。

    “太子殿下有话直说,若太子殿下的要求婉儿接受得了,那婉儿便还在这聚仙楼当掌柜,若不能,婉儿大不了卷铺盖走人,天大地大,婉儿想找个容身且清净的地方还不算太难。”沐筱萝刻意将‘清净’二字咬的极重,言外之意便是这一走,任谁也别想找着。

    虽然沐筱萝不知道自己的这句话算不算威胁,可至少也该试试,不然可就任由楚漠北牵着鼻子走了,更重要的是,一旦这个计划失败,自己已经暴露,介时回到焰赤国,自己难保不落得个功败身死的下场,这样可不好。

    “咳……圣掌柜也别太激动了,不如这样,焰币呢,还是可以流通的,但有一样,面值得变。”楚漠北听清了沐筱萝的言外之意,遂退了一步。

    “怎么个变法儿?”沐筱萝悬浮的心终是落了地,幸好他还舍不得自己这张脸,否则自己便没有任何倚仗了。

    “贬降十倍。”此时此刻,便是楚漠北说一百倍,沐筱萝也没有反驳的权力。

    “一言为定。”沐筱萝点头,转尔唤进魅姬,将刚刚敲定之事白纸黑字的写下来,还硬是逼着楚漠北按了手印,李中然自是少不了的。

    一场饭局,沐筱萝算是吃了大亏。于是当晚,沐筱萝在给楚玉送饭时不由的抱怨起来。

    “楚漠北这个损贼,千万别犯到老娘手里,不然扒光他的衣服拉出去游街!”沐筱萝握着手里的银拨,使劲儿挑着烛火,对面,楚玉的容颜在烛火的映衬下泛起了光泽,几日大补,楚楚玉身体已经恢复,身上也越发圆润起来。

    “这些事你可没少做。”楚玉舀着粥,眼底华光异彩,彼时离开楼兰国,沐筱萝与楚漠北只对视一眼,便送了他‘损贼’的称号,皇甫俊休在莽原时就曾被她扒过衣服。若说眼前之人不是沐筱萝,谁信呢!

    “如果楚王在婉儿面前,再提及关于沐筱萝的任何事,那么对不起,聚仙楼留不下楚王!”自聚仙楼看到楚玉的第一眼开始,沐筱萝对这个长相身材都不是俱佳的男子便有着不一样的情愫,说不清,道不明。

    “对不起,看来今天楚漠北把你气的不轻呵。”楚玉不想与沐筱萝纠结是与不是的问题,遂转换话题。

    “那个混蛋居然把焰币的面值降到了十倍,真黑啊!十倍是什么概念你知道么!”沐筱萝抱怨着看向楚玉,忽然觉得眼前男子顺眼了许多。

    “你真想将焰币推出去?”楚玉心明眼亮,这些时日,他亦看出了沐筱萝开这聚仙楼的用意并非赚钱,她的目的是焰币。

    “必须推出去。”沐筱萝咬牙切齿。

    “我们回大楚吧,我随时可以颁布朝例,事情就容易了。”楚玉深邃的眸,散着如月光般温柔的暖意,薄唇轻掀,说出自己的思忖很久的决定。

    心,不由的一震,沐筱萝正色看向楚玉,细密的眼睫在烛光里投下一片剪影。

    “是不是很好的主意?”楚玉觉得沐筱萝该激动才是,毕竟这个决定可以让她轻松不少。

    “从明天开始,你晚饭免了!”沐筱萝突然起身,肃然走到楚玉身边,将他手中的汤匙抢下来扔在碗里,遂端起托盘毅然决然的踹门离开。

    看着吱呦作响的房门,楚玉不由噎喉,自己哪句话说错了么!没有啊!

    回到房间,沐筱萝猛的将托盘摔在桌上,溅了一桌的参汤。

    “主子,楚玉惹你生气了?”眼见着沐筱萝坐在椅子上满面冰霜的模样,倚在门口处的刁刁摇曳着走了进来。

    “把冷冰心叫来,本圣女要换脸!”沐筱萝突兀来了一句,刁刁顿觉事态严重,遂反手将门关紧,扭着纤腰走到沐筱萝身边。

    “主子,这话可不能随便说啊!”刁刁忧心坐到沐筱萝身边,若是换了脸,她焉有命在。

    “可不就是随便说的么!那些人若真喜欢沐筱萝,何致连真假都分不清了。”只要想起楚玉眼神的专注和坚定,沐筱萝便觉心里堵的慌。

    “主人……你该不会是对楚玉动心了吧?不要吧……他怎么看都没寒锦衣好啊!”刁刁挑眉看向沐筱萝,试探开口。

    “胡说!本圣女有什么理由对一个满嘴都是沐筱萝的人动心!真不明白,沐筱萝有什么好,怎值得楚玉为她神魂颠倒,国都不要了!”若真把焰币推广到大楚,结果意味着什么,他都没想过?真不知道是楚漠北太聪明还是楚玉太傻!

    是楚玉用情太深呵……

    “这下可糟糕了……”看着沐筱萝气的满脸通红,刁刁用手指绕着胸前的飘带,喃喃自语。

    “什么糟了?”沐筱萝转眸看向刁刁,狐疑问道。

    “主子,明个儿你有没有时间啊?”刁刁刻意掩饰眼底的踌躇,樱唇轻启。

    “本圣女现在除了时间,什么都没了。”沐筱萝怅然道。

    “那明天我们去后山狩猎吧!”刁刁提议道。

    “呵,你觉得以本圣女现在的身手,能打得过谁?老虎?黑熊?还是野狗啊!”对于刁刁的提议,沐筱萝只觉浑身一阵恶寒。让她狩猎便是蓄意谋杀!

    “咳……不是还有刁刁在呢,而且寒锦衣和启修笛也会去的!”刁刁补充开口。

    “那本圣女就更不能去了!”沐筱萝意味深长的看向刁刁。

    “主子当然得去,介时启修笛就有人陪了嘛!”刁刁的解释倒也合情合理,再加上她心情确实不爽,有必要散散心的。

    “也好!”沐筱萝点头。刁刁见大事搞定,正欲转身离开,却被沐筱萝唤了回来。

    “把这东西端给楚玉。”看似云淡风轻的话却让刁刁觉得心情无比沉重,她答应寒锦衣,会帮他追上沐筱萝的,可是现在,事情的发展远在她意料之外。

    聚仙楼的屋顶上,两抹身影宛如神降,墨色的长袍在空中翻飞,发出猎猎的声响。

    “沐筱萝喜欢上了楚玉,她不再值得信任,我甚至怀疑凤凰泪……”

    “她只是想利用楚玉,并不是喜欢他!凤凰泪是法师用古潭碧水提炼而成,我们没有怀疑的资格!”深沉的声音在这浓浓的黑楚弥散开来,启沧澜月练般的银发划出一抹绚彩的弧度,风动,人欲仙。

    “沧澜,你真的确定沐筱萝没有对楚玉动情?你真确定你……没有对沐筱萝动情?”幻萝幽怨的声音落在启沧澜的耳畔,眼底泪光闪闪。

    “回去吧。”启沧澜漠然转身,心里那片静湖莫名荡起一丝涟漪。动情?情为何物呢?

    看着启沧澜清冷孤寂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楚幕里,幻萝樱唇紧抿,美眸如冰,垂眸间,那楼下的人儿,真真该死。

    翌日,当刁刁带着沐筱萝到了后山时,寒锦衣和启修笛正玩的不亦乐乎。玩的更爽的该是启修笛袖内的七条小蛇,以及寒锦衣送给他的那条花蛇。

    眼见着那些五颜六色的蛇各个卷着可怜的小野兔,沐筱萝不由打了个哆嗦。

    “小伙子,看到天上的飞燕没有?”阳光透过树叶洒下斑驳的光点,落在寒锦衣脸上,便似度了一层金光,越发显得寒锦衣光芒万丈。

    三只飞燕扑扑扑的落在了地上,虽然不能动弹,却丝毫无损。

    “锦衣叔叔,你是怎么做到的啊!”启修笛用彼时只有看到启沧澜才有的目光看向寒锦衣,双手拉着寒锦衣的手掌,撒娇追问。

    “本尊主封了它们的穴道,怎么样,想不想学?”明艳的笑容在寒锦衣脸上浮起,便觉日光也失了金辉,很久以后,即便世事变迁,那抹笑却始终在沐筱萝心里,挥之不去。

    “多美的人儿啊……”沐筱萝身侧,刁刁情不自禁感慨,眼睛似是长在了寒锦衣身上,再也移不开了。

    “所以你要把握好了。”沐筱萝缓神之际走了过去。刁刁自是跟在身后,同样的话送还给了沐筱萝。

    “只要你能打到一只野鹿,锦衣叔叔便教给你!”见沐筱萝和刁刁先后走了过来,寒锦衣拍了拍启修笛的脑袋瓜,爽朗笑道。

    “一言为定!”启修笛狠狠点头,旋即转身,正巧撞在沐筱萝身上。

    “我陪你啊!”沐筱萝自然明白自己此行的目的,于是讨好的伸手,却还未摸到启修笛的脑袋,便被其一把推开了。

    “看吧,站都站不稳,还要逞强!刁刁姐,你陪我好不好?”还没等刁刁点头,启修笛便已拉着刁刁跑开了。

    “喂!刁刁!”沐筱萝愣了,这什么情况?

    “圣掌柜没事吧?”见沐筱萝脚下不稳,寒锦衣快步上前轻轻扶稳沐筱萝。动作平而稳,没有半点越矩。所谓君子便该是寒锦衣这般,沐筱萝暗自庆幸刁刁是捡到宝了。

    “没事,几日不见,尊主和那熊孩子关系不错啊。”沐筱萝刻意绕到寒锦衣左侧,避开那些花花绿绿的小蛇。

    “圣掌柜说的是修笛,这孩子聪敏伶俐,本尊主喜欢。”寒锦衣承认,起初因为沐筱萝的一句话,他便想着对启修笛好些,继而能引起沐筱萝的注意,可跟启修笛相处之后,他是真的喜欢这孩子。

    “尊主的品位真是与众不同呵。”沐筱萝哑然失笑,能喜欢启修笛的人,必须要有坚强的意志力或是足够厚的脸皮,前者指的是寒锦衣,后者指的是自己。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