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7章 43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4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圣掌柜也是来狩猎的?”沐筱萝的出现,只是刁刁想给寒锦衣的惊喜,所以寒锦衣并不知道沐筱萝会来。

    “咳……舒展舒展筋骨。”沐筱萝尴尬解释,启眸间,刁刁和启修笛早已不知所踪。

    “那一起吧。”与沐筱萝靠的这么近,寒锦衣只觉一股暖意入心。三个月的等待和期盼,他只求沐筱萝能平安,虽然沐筱萝忘了万皇城,但只要她过的好,便足够了。

    松软的树叶堆积在林间小路上,沐筱萝每踩一步都小心翼翼,生怕有蛇突袭。

    “除了锦衣,所有能喘气的东西都在百米之外。”清越的声音自沐筱萝耳畔响起,寒锦衣爽朗的笑,似比林间黄莺还要悦耳,沐筱萝闻声,方才舒了口气。

    “刁刁是个不错的姑娘。”沐筱萝似有深意的看向寒锦衣。

    “嗯,和沐筱萝比起来,本尊主认识的女子都很不错。”寒锦衣闪亮的眸子抹过一丝暗淡,广袖下的手渐渐收紧。

    “真的?那寒尊主的意思是……”这些天,难得有人对沐筱萝如此评价,她高兴啊!

    “可是本尊主喜欢找虐啊,没有筱萝在身边,本尊主真是睡都睡不着。”寒锦衣苦笑,薄唇勾起的弧度蕴着多少无奈和悲凉。

    “那尊主还真是找虐,不止尊主找虐,楚玉和楚漠北都有这毛病!”听了寒锦衣的解释,沐筱萝赌气冷哼着,大步朝前迈去。

    “圣掌柜在嫉妒沐筱萝?”见沐筱萝动气,寒锦衣上前两步,笑着开口。

    “开玩笑,我会嫉妒她!她有什么值得我妒忌的!不是打猎么!快点儿!”好吧,沐筱萝承认了,她是嫉妒那个众人眼里的沐筱萝,凭什么她那么多缺点,却还有本事让这么多人死心塌地,至死不渝!

    风起,沐筱萝不禁打了个寒战,便有黑袍加身,一股暖意袭来。

    “打猎是男人的事儿,你只管开口,要什么,本尊主替你打来便是。”看似极平常的动作,却让沐筱萝感动到了心窝里,但凡是个正常的女人,被男人这样呵护都会如此,沐筱萝也不例外。

    不过沐筱萝的本质还是和普通人有区别的,于是沐筱萝毫不客气的点了聚仙楼后厨最缺的野兔,野鸡,野鹿及一切野味儿,直累的寒锦衣天昏地暗,最后绝倒喘气。

    树林的另一头,刁刁坐在高高的树叉上,嘴里叼着树叶,手中把玩着刚刚抓来的小松鼠,仰面朝天,眼神有些茫然。

    “你快给我解穴!”树下,启修笛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愤然看向树上的刁刁。

    “不行,我怎么可能放你去打扰他们呢。”刁刁的思绪被启修笛打断,纵身跃下,一脸肃然。

    “我不会打扰他们的!”启修笛的这句话,说了一万遍。

    “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我还不知道你么!”刁刁摇头,

    “真的,那个坏蛋若是和锦衣叔叔在一起,那她就没心思勾引我干爹啦,你说对不对!”启修笛这样解释。

    “要是这么说,你还真没有理由呵。”见启修笛站的小腿哆嗦,刁刁啪啪两下解了启修笛的穴道。

    “干什么去!”就在刁刁解了启修笛的穴道之后,启修笛便似离弦的箭般飞奔出去。

    “我才不要那个坏蛋缠着锦衣叔叔!锦衣叔叔那么好,她可不能祸害好人!”启修笛的话让刁刁哭笑不得,殊不知你那锦衣叔叔多希望沐筱萝祸害他呢!

    看看时间,估计沐筱萝和寒锦衣也该回去了,刁刁索性不管启修笛,只跟在后面。

    当晚,沐筱萝便将刁刁叫进了房间。

    “什么意思?”桌边,沐筱萝正襟危坐,眸色锐利。、

    “主子指的什么?”刁刁一脸笑容的凑到沐筱萝身边,心知肚明。

    “打猎的时候,你跟启修笛去干什么了?”沐筱萝美眸如水,音色清冽。

    “哦……主子指的这件事啊,修笛抓蛇去了,刁刁扭不过他,所以……”刁刁天马行空的解释着。

    “你会扭不过启修笛!你不喜欢寒锦衣了?”沐筱萝开门见山。

    “嗯,不喜欢了。”刁刁违心点着头,眼底抹过一丝苦涩。

    “鬼信!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沐筱萝随手端起茶杯,轻呷一口,眸子微抬示意刁刁坐下来。

    “长的不行,气质也不突出,最主要的,他不是雏儿!”

    ‘噗’温热的茶水仿佛喷泉般落在了刁刁脸上,其间还夹杂着几片鲜嫩的绿叶。

    “咳咳……你……你自己是雏么!干嘛要求这么严格啊!”沐筱萝被刁刁的话惊着了。

    “主子,你这是在怀疑刁刁的贞洁?”刁刁抹着脸上的茶渍,愤然开口。

    “你……是啊!”沐筱萝惊诧看着刁刁,如此风姿卓越的美女,如此妖娆妩媚的娇娘,如此暴露大胆的穿着,若说刁刁至今守身如玉,沐筱萝觉得这是奇迹。

    “有什么稀奇。所以啊,刁刁在这方面不能吃亏,寒锦衣不适合。”刁刁耸了耸肩,说的云淡风轻,心里却似沾了苦胆,难受的不行。

    “其实这种事不能太绝对,诚然寒锦衣不是你第一个男人,但他若愿意把你当作最后一个女人,那你还是成功的,男人么,三妻四妾都很平常,实在不成,你让他把万皇城里的女人都赶出去,若他有足够的诚意,你还是可以考虑的。”沐筱萝苦口婆心劝导。

    “刁刁的事,主子不用操心了。倒是楚玉,那厮心里是沐筱萝,主子可别用情太深,到最后伤的只会是自己。”刁刁刻意转换话题,才不致让自己的心更痛下去。

    “你说的事,永远不可能发生!”沐筱萝扬眸看向刁刁,坚定开口。

    “那就好。哦对了,有件事刁刁忘了说,今天楚玉从楼梯上滚下去了,瘸了一条腿。”刁刁轻描淡写的下一秒,沐筱萝已然起身朝楚玉的房间而去。

    看着沐筱萝的背影,刁刁不禁抿唇,有些话说出来容易,做到,太难……

    烛火摇曳,香薰袅袅,床榻上,楚玉看着自己被绷带包裹的左腿,不由叹了口气。

    “楚王是诚心跟婉儿过不去啊!”清越的声音听不出一丝温度,在看到楚玉直挺搁在那儿左腿时,沐筱萝眸色一片冰寒。

    “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楼梯太陡,一时不慎。不如这样,楚玉明天改作吹箫可好?”自今晨沐筱萝通知楚玉从明天开始便要到一楼正厅舞剑,他便想到此法,疼是疼了点儿,总好过像耍猴似的被人指指点点。

    “不好!”沐筱萝断然否定。

    “为什么?”楚玉不解看向沐筱萝,比起舞剑,吹箫他还是可以接受的,毕竟艺术境界不同。

    “楚王没听过什么叫人比人能死,货比货得扔么!恕婉儿直言,王爷若吹箫,很有可能会被乱棍打出去。”沐筱萝一直觉得,这个世上,或许没人会比启沧澜吹的更好了,与其让楚玉自取其辱,倒不如另辟蹊径。

    “这话说的没道理啊,你没听过我吹箫,不该这么快否定。”自再见沐筱萝以来,楚玉第一次来了斗志。

    “楚王想试试被人扔鸡蛋的滋味儿?”沐筱萝樱唇勾起,眸色闪亮。

    “未必!”楚玉知道沐筱萝口中所指之人,彼时他向冷冰心了解情况时,听过启沧澜这个名字。

    “也罢,既然楚王想撞南墙,婉儿想拦是拦不住的,那明日婉儿便拭目以待了。”沐筱萝瞄了眼楚玉受伤的左腿,眼底闪过一抹意味不明的情愫,转身离开。

    直至沐筱萝走远,殷雪倏的出现,平稳落于楚玉面前。

    “皇上,风雨雷电来了消息,他们查不出启沧澜和幻萝的身份,至于你命殷雪送出去的焰币,他们倒是看出些端倪,但不确定。”自殷雪伤好之后,楚玉便与殷雪商议不能再轻举妄动,事实证明,他们根本不是幻萝的对手,于是一切转为暗中进行。

    “说。”楚玉敛眸看向殷雪,肃然开口。

    “风麟家谱里就有一张和焰币相差无几的钱票,据风麟讲,这钱票是风麟祖父的祖父的二姨娘留下的,至于那位二姨娘的身份,风麟他们正在调查。”殷雪据实禀报。

    “真悠远……”楚玉额头微皱,觉得这个线索可以忽略了。

    “皇上,此前楚漠北找过圣掌柜,硬是将焰币的面值降了十倍,显然他对此事也有警觉,皇上有没有想过跟楚漠北合作?”殷雪提议开口。

    “暂时低调,且让他们先斗着,朕相信过不了多久,楚漠北会来找朕的。”楚玉锐利的眸子闪出一道森冷的寒芒,不管是谁让沐筱萝变成现在这样,都要付出代价!

    实则沐筱萝与启沧澜等人的出现,好比一石激起千层浪,明里纠缠沐筱萝的这些人,暗中都各有思量。山雨欲来风满楼,如今这风,才刚刚刮起……

    深邃的苍穹寻不得一轮弯月,繁星点点,占据了整个天空。

    “你不是不屑回来吗?怎么?舍不得脸皮,想让本圣女给你说情啊?”房顶上,刁刁挺直而立,身上的轻纱随风扬起,宛如飞天。

    “本圣女从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情圣,心里分明在意寒锦衣的,却偏偏要助寒锦衣得到沐筱萝。”幻萝月白色的长裙在风中荡起柔美的弧度,清冷的眸,没有半点温度。

    “我愿意啊,要你管!”刁刁瞥了眼幻萝,悻悻扬眸。

    “本圣女只是好心提醒你,就算你把自己的幸福送给沐筱萝,她还未必接受呢,只要有楚玉一天,沐筱萝这辈子都不可能爱上寒锦衣!”幻萝冷笑着看向刁刁,心底划过一抹狠决,从楚玉和殷雪朝她动手那一刻开始,她便起了杀意,不仅楚玉,楚漠北和寒锦衣这些人都该死!所有向着沐筱萝的人她都要杀!

    “你想说什么?”刁刁双手环于胸前,清眸看向幻萝。

    “楚玉必须死。”幻萝冷声道。

    “你说这话的意思,便是想让刁刁暗中解决了楚玉?幻萝,刁刁自认并不聪明,可也不是随便个路人甲都能拿本姑娘当枪使!你想要楚玉的命,大可以自己动手,何必这么大费周章呢!让我猜猜啊……呵,你是不想让启沧澜知道吧?幻萝,我真是可怜你,你追追赶赶启沧澜十几年了,可惜啊,却还比不过认识不到半年的沐筱萝。”刁刁唇角弯起,笑的风情万种。

    “你住口!沧澜怎么可能喜欢沐筱萝,简直天方楚谭!”刁刁的话触到了幻萝的心底的禁忌。

    “呵,幻萝啊!貌美如你,却也有这么不自信的时候呢!看看你现在纠结的表情,哪还有一个美字可言!其实你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启沧澜对沐筱萝是不一样的,如果不是启沧澜在法师面前说了好话,法师会同意沐筱萝所谓的‘同化’?自己想想吧!”刁刁笑的邪佞,转尔藕臂平展,如飞燕般落入聚仙楼。

    “不会……沐筱萝是贱民,澜沧最讨厌贱民,怎么会喜欢沐筱萝呢!不会……”幻萝无意识的摇头,瞳仁渐渐缩紧,攥着拳头的手狠狠的握着,似要一拳下去,便让脚下的聚仙楼,灰飞烟灭。

    自楚漠信到达新乡,紧接着楚漠北,寒锦衣和楚玉纷至沓来,聚仙楼就再不如之前那般人声鼎沸。此番沐筱萝打出了天籁之音的噱头,聚仙楼重归往日辉煌。

    “掌柜的,你真想让楚王当众献艺啊?”看着一楼二楼人满为患,冷冰心不由噎喉。若是让楚朝那些臣子知道这件事,许能心痛到死。

    “楚漠北硬逼着本圣女将焰币的面值贬了十倍,其实未尝不是好事,如今到平安钱庄兑换焰币的人数越来越多。那些百姓或许舍不得十两银子,但一两银子在他们眼里还不算事儿,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啊……”沐筱萝看着正厅中央的三米高台,喃喃自语。

    一侧,冷冰心唇角微抽了两下,继而转身走下一楼,帮着刁刁和魅姬忙乎去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