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43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18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悠扬的箫声陡然响起,聚仙楼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缓缓自房顶翩然而下的男子身上,一袭华丽的湛蓝色长袍,墨发如瀑般倾泻,流转着绚丽的华彩,精致完美的轮廓,乘风而至的高雅,淡薄祥和的气质,清如凤鸣的箫声,无一不让台下女子为之神往,便是为他下十八层地狱也甘之如饴。

    楚玉缓缓落于台上,清澈无尘的眸子俏皮的朝着台下眨了一眼,简单的动作顺间爆发场,那些待字闺中的女子再不知矜持为何物,疯狂大叫,甚至泪如泉涌。

    大把的银子抛向高台,有几块碎银还很是调皮的蹦到了楚玉的脚趾上,箫声顿时变调,出了几个差音,可此时,谁又真的在乎这箫声是如何高雅呢!

    三楼,本该对这场面甚是欣慰的沐筱萝,脸色却黑如锅底,乌云密布。

    “效果不错啊!”不知何时,刁刁已然站到了沐筱萝身后,

    “一群花痴!”沐筱萝恨恨低吼,旋即转身,却与刁刁撞个正着。

    “不在台下帮忙跑上来做什么?偷懒啊!不想要工钱了么!”沐筱萝恨声开口,伸手狠狠推开刁刁。

    “主子,你该不是在吃醋吧?”看着沐筱萝气的面如褚色,刁刁心下微沉,难道寒锦衣没机会了吗?怎么可以啊,他会伤心的!

    沐筱萝闻听‘吃醋’二字,顿时转身,看着那双杀人鞭尸的寒芒,刁刁不由耸了耸肩,捏悄下了楼梯。

    就在场面无法控制的时候,一抹身影宛如神降般落于高台,没人看清楚他是从哪里出来的,却也没人在意这一点,白衣银发,俊色无双,启沧澜的出现,让那些疯狂的人们顿时静了下来,两股箫声交织,竟没有半点突兀,却是超乎寻常的融合。

    三楼栏杆住,本欲离开的沐筱萝顿时被启沧澜的出现吸引回来,虽然她不明白启沧澜为何会突然出现,但有一点,看着那些花痴的目光大半自楚玉转移到启沧澜身上,沐筱萝心情顿时舒服了不少。

    “刁刁,把楚玉给我叫下来,告诉他,别在那儿丢人现眼。”沐筱萝缓缓走下楼梯,到了刁刁身侧。刁刁自是领命,登时纵身上了高台,硬是将腿脚不利索的楚玉给拽了下来。

    后堂内,楚玉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

    “为什么让楚玉下来?我没有下来的理由啊!”在沐筱萝面前,楚玉不再自称为朕,因为在沐筱萝面前,他不是皇帝,只是男人,一个肯为自己至爱豁出命的男人。

    “某人该有自知知明的。”沐筱萝吹着茶,漫不经心道。

    “你是说我不如启沧澜?不能够啊!武功我或许不如他,但吹箫他断不是我的对手!”楚玉凛然直立。

    “会吹箫有什么用啊,你是真不知道那些姑娘们喜欢的是什么?”沐筱萝故意瞪大了眼睛,一本正经的看向楚玉。

    “喜欢什么……脸呐!你是说我长的不如启沧澜好看?”楚玉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

    “有目共睹。”沐筱萝微微点头。

    “婉儿,话不能这么说,你可不能以貌取人,楚玉虽不比启沧澜长的美,可男人么,美有什么用,真心才重要,启沧澜有可能会比楚玉对你更好吗?”楚玉刻意放低姿态,踱步走到沐筱萝对面坐了下来。

    “你对本掌柜好?不是吧,你只对沐筱萝好!”看着楚玉的眼睛,沐筱萝忽觉心底有粒石子波动了平静的湖面,荡起涟漪层层。

    “不是一样的么……”楚玉低声开口。

    “怎么能一样!”‘啪’未及楚玉反应,沐筱萝陡然起身,玉掌狠拍了下桌边,怒目看向楚玉。

    “这脾气……说不一样谁信呢。”楚玉恍然间,憨笑迎上沐筱萝冰冷的目光。

    “楚玉,你若再敢把婉儿当作沐筱萝。哪怕只有一次,本掌柜分分钟请你滚出去!记着,是滚!”沐筱萝说完话狠踹了下桌腿,因为晃动,茶杯里的水哗的浇了楚玉一身都是。

    眼见着沐筱萝踩着暴戾的步子离开后堂,楚玉屈指掸落身上的水珠,不由的苦笑,若你不是筱萝,楚玉又有什么理由留在这里呢。

    待沐筱萝离开之时,聚仙楼的人已然散去。角落里,启修笛抹着泪,嘴里絮叨着。

    “背后说人坏话会遭雷劈的。”沐筱萝听清启修笛的话后,突地来了一句。

    “喂!你怎么可以偷听我说话!”启修笛闻声一怔,登时抹泪怒瞪沐筱萝。

    “启沧澜走了,对不对?”能让启修笛伤心成这样,除了启沧澜,还会有谁。启修笛不语,赌气坐回到桌边。

    “他还是疼你的,若不是我在这儿碍事,他一定会来找你。好吧,这次我错了,你要怎么罚我都成!”沐筱萝看不得启修笛可怜兮兮的小模样,倒也大方了一回。

    “干爹是和姨娘有了自己的孩子,所以修笛无关紧要了,跟你没关系。”启修笛耷拉着脑袋,眼圈里泛着泪。

    心,好疼,仿佛启修笛的眼泪是掉在了自己心里,灼的沐筱萝难忍的痛。

    “谁说的!”沐筱萝瞪大了眼珠儿,好像要将始作俑者活吃了一样。

    “你说的,可你当时没告诉我那是真的啊!”启修笛眼泪刷的涌了出来。沐筱萝微怔,心里懊恼不已。

    “本尊主没看错吧?我们的小男子汉在哭?”爽朗的声音蕴含着寒锦衣独有的魅力,让人从心里觉得舒爽。启修笛在听到寒锦衣的声音后,猛的起身冲到寒锦衣怀里,发出如小兽般的呜咽声。

    沐筱萝缓身而起,看着寒锦衣的表情有些无奈。

    “圣掌柜,去忙吧。”寒锦衣冲着沐筱萝微微一笑,薄唇勾起的弧度带起一丝若有似无的安慰。

    不知从何时开始,启沧澜忽然觉得自己与幻萝之间的关系越来越糟糕,他甚至无法理解幻萝对自己的那些质问有什么意义。

    “楚玉已经在台上了,你为什么还要上去?你还记得自己是谁吗?你是焰赤国的大祭祀!何致要在那些贱民面前自取其辱!”幻萝气炸了肺,她无法容忍启沧澜的主动。

    “本祭祀只是想为焰币的流通做些事,无可厚非。”启沧澜淡漠回应幻萝的质疑。

    “说的真好听啊!幻萝一直不明白,何以沐筱萝一句天马行空的‘同化’,便能得到法师的认同,现在看来,如果不是你从中斡旋,沐筱萝活不到今天!沧澜,你爱上沐筱萝了?从什么时候?”幻萝就像所有捉奸在床的女人一样,疯狂臆想着那些她并非亲眼所见的东西,心里的妒火熊熊燃烧。

    “胡言乱语,本祭祀怎么可能爱上沐筱萝!”启沧澜心烦意乱,他也无法解释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台上,彼时看着沐筱萝专注的目光落在楚玉身上,他便下去了。

    “事到如今,你还要狡辩?沧澜,沐筱萝的命格是天煞孤星,她借尸还魂,她会克死……”幻萝陡然噎喉,彼时司空穆的话在耳边回响,有些秘密永远见不得光,她不能告诉启沧澜,否则天下大乱。

    “幻萝,你说沐筱萝与你命格不合,我算过,并没那么严重,本祭祀希望你能明白,我们现在所做的事,关系到焰赤国的未来。”启沧澜转身看向幻萝,肃然开口。

    “焰赤国的未来与幻萝什么关系!幻萝在乎什么你真的不知道?”幻萝清眸闪烁,声音哽咽。

    “幻萝……”看着幻萝的眼泪,启沧澜不再开口。

    “我只在乎你!”幻萝猛的扑进启沧澜的怀里,眼泪扑簌而落,一道寒意自莹莹波光里迸射出来。

    适楚,沐筱萝坐在房里拨算盘时走了神儿,她承认,当楚玉的箫声响起时,她动心了,虽然只是一丁点儿,可她真真是感觉到自己心跳快了半拍,喜欢楚玉?沐筱萝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花痴一样,想谁呢?”稚嫩的声音带着一丝鄙夷,启修笛背手走了进来,眼睛犀利如鹰的看着沐筱萝。

    “修笛,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呢,本圣女等的好辛苦。”见是启修笛,沐筱萝搁下账本,满眼含情脉脉的看了过去。

    “你等我?好吧,本小爷已经看破红尘了。”启修笛跳到沐筱萝对面的凳子上,十分郑重的通知她这个噩耗。

    “来找我什么事儿?”沐筱萝笑意盈盈的看向启修笛,看来寒锦衣哄的不错么。

    “你别喜欢我干爹了,我干爹看不上你!你也别喜欢楚玉,他满心都是沐筱萝,可你是圣婉儿!”启修笛正色看向沐筱萝,郑重开口。

    “那我总不好跟你一起看破红尘吧?”沐筱萝饶有兴致的看向启修笛,一脸无奈。

    “不啊,你还有人要,寒锦衣应该可以收留你。”启修笛的话说的沐筱萝很不值钱似的。

    “那多谢他了。”沐筱萝不以为意,继续打着算盘。

    “你不喜欢锦衣叔叔?”见沐筱萝并没有想象中那般欢喜雀跃,启修笛狐疑问道。

    “谈不上喜不喜欢,多个朋友总没有坏处。”在沐筱萝看来,寒锦衣人品极佳,是做朋友的上好人选。

    “可是锦衣叔叔喜欢你啊!”见沐筱萝心不在焉的模样,启修笛着急了。

    “你说的,他们喜欢的都是沐筱萝,而不是我圣婉儿,还有,刁刁喜欢你那位锦衣叔叔,你要是真想积德,撮合他们也是一样的。”沐筱萝说的云淡风轻。

    “才不是!刁刁姐一直在撮合你们两个,你不知道啊?”启修笛一语,沐筱萝拨着算盘的手陡然停滞,转眸看向启修笛。

    “你说什么?刁刁撮合我和寒锦衣?”沐筱萝心下微震,彼时刁刁可不是这么说的……

    焰赤国的总坛,从来没有白天黑楚之分,幽冷的楚明珠掀起黑暗一角,昏黄的光将眼前的巨蟒衬的宛若幽灵。

    “楚云钊叩见教主。”自有史以来,从未有一人可用一个月的时间练就无心术,楚云钊是第一人。

    “你果然不负本教主所望,如今你已有神功护体,东洲贱民皆不是你的对手。”巨蟒头顶,金色的面具泛着森森的寒意,楚云钊不敢造次,恭敬跪在那里,等待司空穆的指示。

    “教主再造之恩,楚云钊永世难忘。”楚云钊双手拱拳,身体俯的更低。

    “听着,此次离开焰赤国,你只需做一件事,把齐王封逸寒和夏王狄峰给本教主虏回焰赤国,记着,不得伤他们半分!”司空穆的声音深沉悠远,人在咫尺,声音却似自天际传来,让人有种不真切的感觉。

    “鸿弈愿为教主效劳!”楚云钊垂目道。

    “下去吧,自会有人助你离开焰赤国。”司空穆挥手。

    “教主!鸿弈希望教主能派无名同行,助鸿弈一臂之力。”楚云钊一刻也没有忘记,当日无名是如何抛下自己,以致于大楚江山归了楚玉。

    “准!但你记住,无名是我焰赤国的人。”司空穆似有深意的看了眼下面的楚云钊,心里闪过一抹狠决,他也想看看,楚云钊到底能不能翻天!

    当刁刁稀里糊涂的被沐筱萝摇起来的时候,心里真是很不爽,不过在听到沐筱萝的质问时,刁刁顿时清醒了。

    “你是因为寒锦衣不是雏儿才甩了他,还是你想成寒锦衣,故意撮合他和本圣女在一起?”榻前,沐筱萝凛然看向刁刁,眸色清冷无波。

    “主子……你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刁刁自然是嫌弃他才甩了他。”刁刁心虚开口,笑容有些僵硬。

    “真的?”沐筱萝的目光明确告诉刁刁,她的话,没有任何可信度。

    “真的……好啦!没错,是我想撮合你和寒锦衣在一起的,有什么问题?”这些天,刁刁尽力说服自己,爱一个人,便是要看着他幸福,可每每看到寒锦衣为沐筱萝尽心尽力做每一件事的时候,她都会心痛!在看到沐筱萝从不正眼看寒锦衣时,她都有一巴掌扇醒沐筱萝的冲动。

    “所以你还是喜欢他对不对?”沐筱萝轻吁口气,心疼看着刁刁,这个蠢丫头,倒比幻萝可爱多了。

    “我喜欢他有什么用,强扭的瓜不甜,他心里除了沐筱萝,就没别人。”刁刁被沐筱萝弄的精神了,索性双手床,倚在床栏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