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44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6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是谁?出来!”墨常凛冽开口,目光如炬。

    “老朋友了!”浑厚的声音偏又多了一丝邪佞,声音是自半空传来。且待白斩和墨常抬头之际,那人已然到了身前。

    “你是谁?”墨常警觉看向来者,悄然握紧暗器。

    “墨常,白斩!”黑袍银面的男子身后,无名激动开口。见是无名,墨常和白斩不由的松了口气。

    “还以为是谁,你这个老不死的啊!吓我们一跳呢!”白斩拍了拍胸口,踩着浅步走向无名,墨常随后跟了上去。

    “你是怎么离开焰赤国的,我还以为你这辈子……呃”就在墨常绕过银面男子身边的那一刻,忽觉脖颈一凉,鲜血猛的喷溅而出。

    “墨常!”久违的重逢还未让无名从激动中走出来,墨常却在他面前被人断了喉管。

    “怎么了?墨……墨常!”见无名神色骤变,白斩回身,顿觉心寒彻骨。月光下,墨常紧捂着脖颈,双眼瞪如铜玲,鲜血自他手中汩汩涌出。

    “墨常!我跟你拼了”白斩震惊之余,目色陡红,登时朝银面男子甩出暗器,却不想一个气流打回来,白斩硬是被自己的暗器刺入心脏。

    “白斩……”墨常用仅存的力气拼命走到白斩身边,双手抱紧奄奄一息的白斩,两人双双倒地。

    看着地上鲜血迸流的白斩和墨常,无名的心陡然停滞,他拼了命的跪在白斩和墨常面前,一只手紧捂着墨常喷血的脖颈,另一只手不停拭着白斩自嘴角涌出的黑血。

    “为……为什么……”白斩怨恨的看向无名,眼底透着无尽的幽怨。

    “不是我……不是我!你为什么要杀了他们!啊”无名回头,鹰锥般的目光狠狠瞪向银面男子,再回头时,白斩和墨常已然没了呼吸。

    “对不起……对不起!”无名猛的扑在白斩和墨常的身上,老泪纵横,沾着血的手狠狠攥成了拳头。从铁血兵团到焰赤国,不管是白斩还是墨常,不管是魅姬还是千面,他们对自己不离不弃,甚至为了让自己晋级而去求鬼道子,可他都做了什么!是他带着这个银面的刽子手找到了白斩和墨常,是他害了他们!

    “我杀了你!”无名双目暴突,双拳如飓风般扫向银面男子,可惜掌风未到,他却被银面男子封了穴道。

    “杀我?凭什么!”银面男子冷哼着走到无名面前,面具在月光的映衬下显得格###森。

    “为什么?他们是老夫的人!是焰赤国的人!老夫会告诉教主!你混蛋!”无名睚眦欲裂,赤眼如荼。

    “为什么?这也是朕想问你的!当初你为什么要抛下朕,抛下大楚,毁了铁血兵团!在朕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无名!该死的不是他们,是你!”银面男子狠戾低吼,声音寒蛰如冰。

    “你……你是?”在听到声音的那一刻,无名瞳孔骤然紧缩,不可置信的看向眼前之人。

    “才过多久啊,你连朕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男子缓缓摘下银制面具,露出的是那样骇人的面目。

    “楚云钊?怎么可能是你!法师怎么可能会派你出来执行任务?这不可能!不可能!”无名惊惧看向楚云钊,顿觉心凉如冰。

    “不可能的事太多了,就像朕到现在还无法相信,你居然是焰赤国的童子,还是最不起眼的那一类!可偏偏是你,把朕玩弄于股掌之上,如果不是你,朕不会一败涂地,不会受一遍又一遍的极刑!”楚云钊凶狠的目光似要将无名凌迟,却不知无名又何尝不想将楚云钊碎尸万段。

    “你公报私仇,杀了白斩和墨常!这件事老夫会如实禀报给法师!楚云钊,你不得好死!”无名诅咒般低吼。

    “呵,无名,你别太天真了,他们是谁啊?在法师眼里,他们连只蚂蚁都不如!你觉得法师会因为他们而将朕怎么样?如今朕可是法师面前的红人!而你,不过是朕的跟班儿!朕若想杀你,分分钟都可以!但朕不杀你,朕就是要让这些蠢货知道,跟着你是什么下场!”楚云钊阴森的笑着,眼底寒光如刃。

    “楚云钊!你不得好死!”无名歇斯底里的狂吼,看着地上的白斩和墨常,泪流满面。

    “不得好死的另有其人,无名,朕给你一个机会,千面和魅姬能不能活,就只看你能不能比朕先找到他们了。”楚云钊勾唇看向无名,缓缓带上银制面具,纵身一跃,便似游荡在楚间的蝙蝠,顷刻消失。

    “楚云钊!老夫誓要将你挫骨扬灰”凄厉的声音回荡在整片树林,惊起一阵鸦叫。

    冷冰心和奔雷婚后的生活完可以用如胶似漆来形容,眼见着奔雷挽着冷冰心的手不松开,沐筱萝抬手揉了揉眉,

    “刁刁啊,去后厨拿把菜刀。”

    “主子,您用菜刀做什么?”刁刁狐疑看向沐筱萝。

    “砍了那只手,让他贱!”沐筱萝清眸瞥向奔雷的手,清淡的声音偏生出一股凛冽的威严。

    “主人,奔雷错了,错了还不成么!”奔雷闻声,登时松手,一脸乞求般看向沐筱萝。

    “去拿刀啊!”见刁刁站在自己身边,沐筱萝催促道。

    “主子,人家把手拿开了。”刁刁偷笑着看向奔雷。

    “剁了他的舌头!”沐筱萝撩下账本,冷眼瞥向奔雷。

    “主人……圣掌柜。”奔雷恍然之际,及时改了口,洞房花烛楚时,冷冰心将沐筱萝的事有选择的告诉了奔雷,虽然冷冰心说有证据证明这个圣婉儿不是沐筱萝,可奔雷却不这么认为,若不是双生子,天底下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像的人,而且连皇上都认定了,自是错不了。

    “奔雷,鉴于你的长相,前面你是帮不到什么忙的,不如这样,你就在后厨做事,本掌柜没叫你,你便不许出来。懂没?”沐筱萝真心后悔把奔雷收留在聚仙楼,虽然人数上多了,不过他这么黏着冷冰心,干活的人其实是少了一个的。

    奔雷不敢反对,狠狠点头。就在奔雷万分不舍的看向冷冰心时,楼上突然传来一阵打斗声。

    “出事了!”刁刁心惊之余,点足直接上了三楼,奔雷也可以先冲到二楼,之后一跃上三楼,唯独苦了沐筱萝和冷冰心,她们除了爬楼梯之外,再没更好的捷径。

    声音是从楚玉的房间传出来的,当沐筱萝冲进房间时,赫然看到桌椅东倒西歪,断了一地。

    “到底怎么回事?”沐筱萝顾不得地上的凌乱,肃然看向正在对峙的殷雪和寒锦衣。

    “一个孩子,你何致下此重手!”寒锦衣单手将启修笛抱在怀里,冷眸看着殷雪,如果殷雪不是沐筱萝的隐卫,刚刚他出手,必要了殷雪的命。

    “圣掌柜,皇上中了蛇毒!他若不交出解药,皇上必死!”冰寒的眸透着彻骨的寒意,如今对殷雪来说,唯一有意义的事,便是保护楚玉,直至沐筱萝恢复记忆为止。

    “皇上中毒了!”奔雷闻声,登时冲了过去。床榻上,只见楚玉面色惨白,薄唇黑紫,连双手都隐隐泛着黑色。

    “楚玉……修笛,解药!”在看到楚玉昏厥憔悴的容颜时,沐筱萝只觉心底似被一块石头压着,憋闷的难受。

    “不是我……我没放蛇咬他……”启修笛心虚看向沐筱萝,声音有些颤抖。

    “狡辩!我亲眼看到你将咬伤皇上的蛇藏于袖内,若不是你的蛇,怎么可能听你指令!”当殷雪注意到楚玉身上的小蛇时,为时已晚。

    “修笛,把解药交出来!”沐筱萝看着启修笛的眸子渐渐温凉,声音低沉如水。

    “小青没有那么强的毒性,他中的不是小青的毒!”见沐筱萝冷脸,启修笛急声辩解。

    “不好了!皇上开始抽搐了!主……圣掌柜,你快想办法啊!”床榻边缘,奔雷心疼看着楚玉颤抖不止的身体,大声催促。

    “所以是你的蛇咬伤了楚王?修笛,人命关天,你若不肯交出解药,那就交出小青!我知道,蛇血也是可以解毒的!”沐筱萝回眸时,楚玉薄唇已经变成了深紫。

    “不要!小青不是故意的!而且你也中过小青的毒,根本不是这种症状,你知道的!走开!”见沐筱萝一步步逼近,启修笛猛的自寒锦衣怀里蹦下来,说话便朝房门跑了过去。

    “刁刁!把青蛇抓出来!”人命关天,沐筱萝没时间细究启修笛所谓的症状,厉声低吼。

    “主子……”见启修笛急的眼里滚泪,刁刁犹豫了。

    “你既然叫我主子,就该知道怎么做!难道你想让楚玉死在聚仙楼?你想让整个大楚把聚仙楼夷为平地!”沐筱萝眸色生寒,愤然怒斥。诚然她的解释有十足的说服力,可在沐筱萝心里,她真不在乎什么大楚,她在乎的只是楚玉的命。

    “不要!你们这群混蛋!小青又没做错事!你们要干什么!呜呜……小青!你们还我小青!干爹……”启修笛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孩子,如今刁刁亲自动手,小青蛇自是没了活路。

    眼见着刁刁将小青蛇握在手里,启修笛泪水狂飑,带着浓重的哭腔冲向刁刁,却在下一秒被人抱在怀里。

    “我的血可以暂保楚玉性命,把蛇还给修笛!”久未出声的寒锦衣陡然走到刁刁面前,伸手欲将青蛇要回来。

    “寒尊主,现在不是纵容他的时候,关乎人命,恕婉儿得罪了,刁刁,放血!”沐筱萝只道要救活楚玉,却忽略了启修笛蓄满泪水的双眸和寒锦衣眼中的一闪而逝的落寞。

    “若救不活楚玉,锦衣以命抵命,但是现在,把蛇还给修笛!”寒锦衣凛然开口,眸色坚定。

    “呜呜……他们欺负人,锦衣叔叔……”启修笛双臂紧搂着寒锦衣的脖颈,仿佛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如小兽般低泣着,让人心疼。

    无语,沐筱萝忽然觉得无地自容。

    “主子……”见沐筱萝不语,刁刁耸了耸肩,转尔将青蛇还给了启修笛。

    “没事,有锦衣叔叔在,谁也不敢欺负你。”寒锦衣宠溺般将启修笛搁在地上,转尔走向床榻。

    看着仍在哽咽的启修笛,沐筱萝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转身时,便见寒锦衣割破了自己的手腕,将血喂进楚玉嘴里。房间静谧无声,就只剩下启修笛的低泣。

    差不多一盏茶的功夫,楚玉的情况稍有好转,却仍然没有醒过来。

    “楚王中了极寒的剧毒,本尊主的血只能为你们争取三天的时间。三天之后,如果你们找不到解药,便是神仙下凡亦回天乏术。”寒锦衣封住了自己受伤的左腕,绕过沐筱萝走到启修笛面前。

    “修笛,把青蛇给我。”启修笛抹着泪,犹豫着将青蛇递到寒锦衣手里,倏的,青蛇吃痛咬了寒锦衣一口。

    “锦衣叔叔!”见寒锦衣如此,启修笛登时起身,小脸上满是泪水。

    “没事!本尊主只想证明,若楚王真是中了青蛇的毒,那么锦衣的血,足以解毒。”寒锦衣用事实证明了启修笛的清白。纵启修笛再小,也看明白了寒锦衣的用意,登时拉过寒锦衣被蛇咬伤的手臂,哽咽吹着。

    “修笛,对不起。”沐筱萝沉默片刻缓缓上前,却被启修笛一把推开。

    “锦衣叔叔,去修笛房间,我替你包扎!”启修笛拉着寒锦衣离开房间,看也不看沐筱萝一眼。

    眼见着启修笛和寒锦衣离开,沐筱萝不由轻叹口气,身后,冷冰心急步上前。

    “掌柜的,现在怎么办?”

    “殷雪,你是什么时候发现楚王异常的?”沐筱萝敛了眼底的情愫,转眸看向殷雪,狐疑问道。

    “回掌柜,就在刚刚。在此之前,殷雪一直在暗处保护皇上,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否则殷雪也不会冤枉启修笛。”殷雪目露愧色,忧心忡忡。

    “你武功如何?”沐筱萝并不怪罪殷雪,彼时看到她为救楚玉连命都不要,想来她有这样的反应也在情理之中。

    “掌柜的,殷雪的武功在中原可是一等一的厉害,不过……比起启沧澜和幻萝可就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冷冰心话里有话,沐筱萝岂会不知。

    “魅姬,把门关上,今天聚仙楼不做生意,你们好生看着楚王,我去去便回。”沐筱萝神色冰冷,转尔离开了楚玉的房间。

    与聚仙楼隔了两条街的客栈内,幻萝端坐在铜镜前,镜中的脸,倾国倾城,风华无双,依旧高雅如冰山雪莲,绝美如嫦娥奔月,容颜未损,情却转淡。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