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1章 44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4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回来了?”微风拂动,幻萝敛了眼底的情愫,优雅起身时,正看到启沧澜一身风尘的出现在眼前。

    “嗯。”启沧澜微微颌首,握在手里的字笺不由的紧了几分。

    “法师有了新的指令?”幻萝明知故问。

    “你在给法师的密笺里都说了什么?”启沧澜眸子清冷,神色肃杀。

    “没有你的意思,幻萝怎么可能给法师私发密笺?”幻萝佯装无辜看向启沧澜。

    “如果不是你,法师怎么会知道焰币贬值的事?如今焰币推广停滞,法师的决心已经动摇,这件事后果可大可小,你到底明不明白!”启沧澜剑眉紧锁,言语中带着斥责。

    “能有什么后果,大不了开战,凭焰赤国百万雄师,灭七国也不是没有可能。”启沧澜渐冷的神色,让幻萝心里极不舒服。

    “那怎么能一样,沐筱萝……”启沧澜想要解释,却被幻萝抢先一步。

    “又是沐筱萝!没有沐筱萝的时候,我们原本就是这样计划的!当初不见你反对!”只要‘沐筱萝’三个字从启沧澜嘴里说出来,幻萝便觉心痛。启沧澜再欲开口,忽听外面有脚步声临近。四目相视间,二人皆不作声。

    片刻,房门突地被人自外面推开,沐筱萝暴戾走了进来。

    “启沧澜,解药!”沐筱萝反手叩上门栓,神色冰冷的走到启沧澜面前,将手平伸过去。

    “什么解药?”启沧澜银色长发披肩,狐疑看向沐筱萝。

    “楚玉中了剧毒,危在旦夕,别告诉婉儿你不知道这件事!”冰凉如水的眸子迸发着寒蛰的冷意,沐筱萝漠然直视启沧澜,心里便是认定了此事乃启沧澜所为,就算不是他,他也必定知情。

    “圣婉儿,别忘了你的身份!你只不过是圣女,怎可在大祭祀面前如此无礼!”见沐筱萝盛气凌人的站在启沧澜面前,幻萝阴眸如冰。

    “你又是什么身份!同为圣女,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指点点!”沐筱萝闪亮的眸子迸发出绝顶的怒意,转尔继续开口,“启沧澜,不管是你还是幻萝,楚玉都没有死的理由,你们已经让他受了那么多罪,难道真想要他的命不成?”

    “他亦没有不死的理由。”绝美的容颜,那张脸陡然阴沉,启沧澜的话令沐筱萝失望至极。

    “真是你……启沧澜,就算你要害楚玉,是不是该换一个光明正大的方法,因为你,修笛被当作凶手被人冤枉!”沐筱萝灿若水晶的眸子,染上一抹迷雾,声音抑制不住的颤抖。

    “方法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该认清自己的身份,别忘了,我们离开焰赤国的目的是什么!如今焰币推广一直停滞不前,这都是因为楚玉绊住了你的脚,既然他的存在妨碍到我们的计划,那他死了也好。”启沧澜一直以为自己心如明镜,却不知何时,竟染了尘埃。

    “如果楚玉死了,婉儿不会再推广焰币,大祭祀自己看着办!”沐筱萝眸间泛红,冷漠开口。

    “你敢!”启沧澜没想到沐筱萝会说出这样的狠话,蒙尘的心顿时掀起惊涛骇浪。

    “怎么?大祭祀是想要掐死婉儿么?好啊!你动手!”沐筱萝冰锥般的目光迎向启沧澜,声音清脆如珠落玉盘。

    “婉儿,如果你不想寒锦衣,楚漠北和楚漠信他们也跟楚玉一样,最好回去,好好想想如何将焰币推出新乡,否则本祭祀真的不敢保证,他们会是怎样的下场。”启沧澜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墨色的瞳眸深邃如海,让人看不到边际。

    “所以你是不打算把解药给婉儿了?”沐筱萝冷漠看向启沧澜,伸出的手渐渐收了回来。无语,启沧澜的眸子一直没有离开沐筱萝,其间的神色复杂难懂。

    见启沧澜不语,沐筱萝唇角勾起一抹诡异妖艳的弧度。

    “如果楚玉出事,婉儿会用自己的方法向你证明,这步棋,你大错特错!”沐筱萝无力说着狠话,转身漠然离开。

    房门紧闭,沐筱萝所有的狠决顺间溃败,这一刻,她忽然觉得无助,宛如焰赤国初醒之时。

    “一个楚玉,怎值得沐筱萝如此大发雷霆,看来就算失忆,感觉还是错不了的。”房间里,幻萝幸灾乐祸的看着紧闭的房门,暗自庆幸启沧澜没有如以往那般纵容沐筱萝。

    “是你干的?你到底对楚玉做了什么!”启沧澜冷眸看向幻萝,声音透着彻骨的寒意。

    “大祭祀先是怀疑幻萝私下给法师写了密笺,又怀疑幻萝对楚玉动了手脚,什么时候开始,大祭祀对幻萝这样不信任了?什么时候开始,大祭祀会因为那个贱民几句话,便动了真气?”当看到启沧澜眼底涌动的惊涛骇浪时,幻萝知道自己错了,她原以为启沧澜不救楚玉是不想纵容沐筱萝,可那双眼睛里毫不掩饰的嫉妒让幻萝的心,沉到谷底。

    “本祭祀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圣女竟变得这样不可理喻!”启沧澜拂袖离开房间,独留幻萝眼底泛冰的站在那里。

    当沐筱萝颓然回到聚仙楼时,所有人的目光皆落在她身上。

    “掌柜的,解药拿到了?”冷冰心满怀希望的走到沐筱萝身边,狐疑问道。

    “没有……去请大夫吧,新乡的也好,大楚的也好,只要能治好楚玉就好……”沐筱萝无力走上楼梯,如今启沧澜不肯,这个世上,还有谁能逼他交出解药呢。

    “三天的时间,怎么来得及啊!难道……”冷冰心双手握在一起,蹙眉低喃,再欲开口时却见沐筱萝神色倦怠,便不再多言。

    在得知解药无望后,殷雪忽然想到一人,于是飞鸽传书回了凤羽山庄,奔雷和冷冰心轮流照顾在楚玉身边,沐筱萝则回到自己房间,怔怔的坐在椅子上,脑子里一片混乱。

    “是幻萝那个混蛋干的?”刁刁推门而入,随手将房门关紧。

    “除了她,本圣女再也想不到第二个人!刁刁,楚玉的毒,你不能解?”沐筱萝清眸如水,莹光闪烁。彼时楚漠信危在旦夕,便是刁刁一粒药丸的事儿。

    “刁刁看过楚玉中的毒,那是真想要了他的命,刁刁没那个本事,如果不是寒锦衣的血,楚玉已经死了。”刁刁有些无奈,但却不似沐筱萝那样伤心,毕竟她与楚玉萍水相逢。

    “那怎么办?刁刁?我真的是圣女吗?如果是,为什么幻萝那么厉害,我就像个白痴!如果不是,那我到底是谁?”沐筱萝茫然看向刁刁,脑子里尽是楚玉惨白如雪的俊颜,沐筱萝吗?她不是啊!可对楚玉,她真的动了心。

    “主子,你是喜欢上楚玉了吧?”刁刁避重就轻,有些事,她真是不好说。

    “不知道,但我不能让他就这么死了!不管用什么方法,我都要救他!”沐筱萝觉得这感觉来的没道理,无论楚漠北,寒锦衣,甚至是启沧澜,都有比楚玉优秀的地方,可她偏只对楚楚玉另眼相看,一见钟情?或许吧,沐筱萝自嘲抿唇,泪,无声划落。

    “可是楚玉真的半点比不上寒锦衣啊。”看着沐筱萝眼角的晶莹,刁刁心里说不出的憋闷,寒锦衣付出了那么多,不该是这样的结果。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不行!我总不能就这么坐着,一定还有办法!我去找大夫!”沐筱萝也是半点没听进去刁刁说的话。

    “主子,若是幻萝干的,什么大夫都无济于事,我去找幻萝!”与沐筱萝相处久了,刁刁心里恍惚间便真当沐筱萝是自己的主子了。

    “你要小心!”沐筱萝含泪的眸子闪烁着希翼。

    楚色幽深,月影朦胧,新乡后面的树林里,刁刁轻倚在参天古树的枝丫上,雪白晶莹的**似镀上了一层淡淡的碎银,微微屈起,美艳无双。

    “找本圣女何事?”清冷的声音自身后传来,刁刁扬起眉梢,藕臂轻舒间,整个身子已然悬起,与幻萝迎面而立。

    “明知故问呢,你说什么事!”刁刁素来是看菜下饭,面对幻萝,她真没必要客气。

    “又是沐筱萝,刁刁,你真当自己是沐筱萝的跑腿了?”幻萝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鄙夷和轻视。

    “你管我是什么!解药交出来!”刁刁就是讨厌幻萝那副拽成二五八万的样子,好像世界的人都欠她银子似的。

    “什么解药?”幻萝明知故问。

    “你敢用启沧澜的命发誓,楚玉的毒不是你下的?如果你说谎,那你这辈子也别想得到启沧澜!”蛇打七寸,刁刁的嘴,名副其实的刁。

    “你!是我下的又怎样?解药我是不会给的,刁刁,你真想救活楚玉?”幻萝清冷的眸子越发阴郁了几分。

    “不然我找你干什么!”刁刁悻悻瞥了眼幻萝。

    “呵,原来你所谓的成沐筱萝和寒锦衣,不过是你欲擒故纵的把戏!”幻萝冷嗤着看向刁刁。

    “你什么意思?”

    “如果你真想让沐筱萝和寒锦衣在一起,那么这一次便是机会,只要楚玉一死,还有谁能跟寒锦衣争呢?”幻萝的话触动了刁刁的心弦,她是真的爱寒锦衣,所以她舍不得看到寒锦衣那样落寞的眼神。

    “刁刁,你跟沐筱萝走的那么近,自是比本圣女看的更清,该怎么做你自己心里有数。”见刁刁神色迷茫,幻萝复又开口。

    “一条人命,不是开玩笑的。”刁刁犹豫片刻,肃然看向幻萝。

    “呵,一条贱命而已,刁刁,若真动起手来,你未必是我的对手。”幻萝自信扬了扬眉,声音清冽如冰。

    树枝上,刁刁美眸微垂,挣扎很久,终是离开。

    看着刁刁飘然而去的身影,幻萝唇角勾起一抹肆意的弧度,沐筱萝!我倒要看看,你能有什么本事让楚玉起死回生!

    ‘咻’就在幻萝得意之时,忽然一道寒光自身后陡然袭来,幻萝眸色骤凛,纵身一跃,凌空躲过暗器,转身时,分明看到一袭黑袍的男子站在自己面前。

    “你是谁?”幻萝警觉盯着眼前带着银制面具的男子,声音乍寒。没有回应,黑袍男子腾的弹开十指,指尖逼出的寒意化作利刃齐齐射向幻萝的心脏。

    强大的气流呼啸而至,幻萝倾尽力抛出白纱,两股气流猛烈碰撞,于黑楚间擦出煞白的冷光。

    白纱忽的发出嘶嘶的声响,幻萝胸口渐渐郁结,直至憋闷,腥咸的味道抵到咽喉,却硬是让她咽了回去。

    ‘啪’一道流星般的光闪突地落在银面男子身上,男子收力避开,再抬眸时,银发如丝的启沧澜已然挡在了幻萝面前。

    “你是谁?”启沧澜眼底划过一抹质疑,若论整个东洲,该无人能与幻萝一战。

    “大祭祀真是见忘,若非大祭祀恩赐,鸿弈如何能练就此等神功!”月光下,楚云钊缓缓揭下面具,阴冷的眸闪烁着诡异的幽光。

    “该死!”见是楚云钊,幻萝粉拳紧握,被贱民逼的这么狼狈,她的自尊心受到强烈打击。

    “楚云钊?你的无心术已经炼成?”启沧澜眼中的诧异丝毫不比幻萝少,在他看来,楚云钊已经没有了存在的价值,留他一条贱命,只是用以试探沐筱萝是否真的失忆,原本被忽略的人,几个月的时间,竟然身怀绝世武功,任谁都不会淡定。

    “可惜啊,鸿弈的武功再怎么精湛,也不敌大祭祀的一招半式。”楚云钊轻弹着并不褶皱的衣角,眼中看不出半点恭敬。

    “你也配与我们相提并论!”启沧澜身后,幻萝狠戾低吼。

    “不敢,鸿弈很清楚自己在焰赤国的地位,贱民么!不过幸得教主器重,鸿弈也算是皇教的人了,而且行事直接对教主负责,此番到新乡,便是替教主传个话,如果焰币的推广再不见成效,那么沐筱萝也没必要再折腾下去了。”森冷的月光落在楚云钊脸上,将那张脸衬托的俨如恶魔。

    “什么意思?”幻萝瞄了眼启沧澜,刻意追问。

    “意思就是沐筱萝若再停滞不前,便是对焰赤国不忠,这种人留着也是祸害,死了干净。”楚云钊薄唇抿着,邪佞开口。

    “还有别的事么?”雪衣胜雪,银发飞扬,启沧澜漠然看着楚云钊,眸色清冷无波。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