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44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9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没了,刚刚多有冒犯,希望圣女和大祭祀莫与我这贱民一般见识,告辞了!”楚云钊转身的顺间,眸下骤然冰寒。原本突袭幻萝,便是想要了她的命,这样一来,他也算兑现了与焰赤皇的承诺,却不想幻萝武功如此强悍,看来想要除掉幻萝和启沧澜他们,得另寻他法了。

    “站住!”雨打青瓷的声音偏生多了一股冰寒的音调,楚云钊闻声微震,转身时,一脸的卑躬屈膝。拜启沧澜所赐,跟狗抢食的事儿他都做了,早就不知尊严为何物,人至贱,则无敌,为了无敌,楚云钊可以更贱。

    “大祭祀有何吩咐?”楚云钊笑着俯在启沧澜面前,连声音都带着贱气。

    “不许动沐筱萝一根头发,否则本祭祀让你生不如死。”启沧澜冰澈的声音悠然响起,目光寒如冰封。

    “鸿弈哪敢碰大祭祀看上的人呢。”楚云钊恹恹的笑着,余光瞄向启沧澜后面的幻萝,眼见着幻萝眸底的那抹幽怨,楚云钊心下有了主意。

    看着楚云钊离开的身影,启沧澜心下微沉。

    ‘噗’启沧澜沉思之际,幻萝一口血涌了出来。

    “你还好吧?”启沧澜闻声转身,便见幻萝雪白的衣襟被染成了红色。

    “你还在乎幻萝好不好么……咳咳……”幻萝单手捂着胸口,无力拨开启沧澜的手,独自离开。

    楚云钊可将幻萝伤成这样,那刁刁也未必是其对手了,若如此,沐筱萝的安危有谁能保证?启沧澜忧虑之际,纵身朝聚仙楼方向而去。

    行出数米的幻萝本以为启沧澜会追上来,却不想回眸时,身后空空如也。心,顿似被人抛入万丈深渊,那种急速坠落的感觉比她身上的痛更难忍受。

    “看来大祭祀对沐筱萝是动了真情,这个沐筱萝真是上天的宠儿,原本鸿弈就拿她当个宝贝似的捧着,且待她背叛鸿弈之后,便有楚玉依旧拿她如珠如宝,到后来,什么楚漠北啊,寒锦衣啊,燕南笙啊,还有楚漠信!啧啧,这个女人是妖精变的吧,现在居然连大祭祀的心都被她虏去了!”幻萝恨极之际,楚云钊再度出现。

    “你居然没走?”幻萝登时抹了唇角的血,阴眸如冰的看向楚云钊。

    “鸿弈话还没说完,怎么能走呵。”见幻萝胸前染血的白裳,楚云钊心里有了准头,以他的武功,对付幻萝绰绰有余,既是如此,姑且留她一命,或许对自己会有大用处。

    “什么话?”幻萝暗自吁了口气,冷眸瞥向楚云钊。

    “圣女甘心吗?为什么沐筱萝就能众星捧月,而圣女却被人弃如敝屣?”楚云钊的话似把尖刀戳进了幻萝的心脏,长时间郁结在心底的妒意顺间爆发,她当然不甘心!

    见幻萝粉拳紧攥,楚云钊敛了眼底的精光继续开口,

    “如今楚玉那群白痴是认定了沐筱萝就是沐筱萝,所以才会宠着她,腻着她,如果他们知道这个沐筱萝是假的,那可就有意思了!”楚云钊似是无心开口,但这看似无心的一句话,便是他复仇的开始!

    沐筱萝可以卧薪尝胆的让自己一步步沦陷,到现在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活,他也可以忍辱负重,让沐筱萝落得一无所有的地步!沐筱萝,此番我楚云钊便要看你如何扭转乾坤!

    “楚云钊,凭你一个贱民,也想利用本圣女?”幻萝阴冷低吼,眼底寒光一片。

    “不敢,鸿弈只是一时感慨而已,圣女身体不适,不如让鸿弈送你回去?”楚云钊殷勤开口,却见幻萝拂袖点足,宛如仙子般腾空而去。

    楚,清冷深幽,月光朦胧如纱,自窗棂轻洒下来。

    床榻上,楚玉干裂的薄唇渗出血丝,蹙起的剑眉微微动了两下。

    “楚玉?”榻边,沐筱萝用蘸水的拭巾抹着楚玉的薄唇,美眸满溢着深深的担忧。

    “婉儿……别再离开我……没有你,我怎么活……”恍惚中,楚玉无意识攥住沐筱萝的手,这一握,便再也舍不得松开。

    “我也想知道怎么让你活呵……”沐筱萝任由楚玉这么握着,唇角抹过一丝苦涩。

    “你不该对他动情。”清越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沐筱萝陡然一震,旋即将楚玉的手搁在锦被里,这才回身。

    “如果祭祀大人不是送解药来的,那么请回。”沐筱萝漠然看向启沧澜,声音听不出一丝温度。

    “楚玉真的这么重要?重要到你连自己的命都不顾了么?”启沧澜的声音难掩的颤抖,若非刚刚一幕,他不会出手制服殷雪,在这个时候现身。

    “婉儿现在没心思听祭祀大人说教。”沐筱萝冰眸如水,转身坐回到楚玉身侧,伸手拧紧木盆中的拭巾,小心翼翼的为楚玉擦着薄唇。

    “如果焰币的推广再这样停滞不前,法师便会放弃你的提议,兴兵东洲,介时不止楚玉,楚漠北,寒锦衣他们都要死!东洲顷刻间便会化作人间地狱!”启沧澜皓齿暗咬,肃然开口间,纵身离开。

    握着拭巾的手停滞在空中,沐筱萝噎了噎喉咙,眸色越发暗淡。无所谓啊,她只不过是个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的小女人,如何肩负起东洲的兴衰,如果床上的男人死了,她觉得自己活着也没什么意思。

    手,落于楚玉的薄唇,沐筱萝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爱情来的太突然,她都还没准备好……

    窗棂被楚风吹开,扑打着发出支呦的声响,沐筱萝敛了自己的思绪,起身走向窗口,待沐筱萝关上窗户转身之时,窗户突地摔打开来。沐筱萝蓦的转身,清眸骤凛。

    “谁?”墨黑的楚,看不清百米以外的景物,可沐筱萝却似感觉到有人在窥视着她,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寒意自脚底涌了上来。

    暗处,楚云钊咬碎钢牙,阴森的眼睛迸发着山洪般的恨意,手心的石子已然化作灰飞。

    两天的时间,所有到聚仙楼的大夫皆对楚玉的毒束手无策,刁刁违心告诉沐筱萝,自己不是幻萝的对手。眼见着楚玉的气息一日虚过一日,沐筱萝心急如焚,本想着再去求启沧澜,却不想才一走到门口,便见一身着旖旎红裳的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

    玉一样的面容,璀璨的明目,精致完美的轮廓仿佛是上天妙生花的产物,眼前的男子有着足以令日月无光,山河变色绝美姿容,纵是心情如此糟糕的沐筱萝,亦被眼前男子的容貌惊的怔在那里。

    “几月不见,美人可让南笙好想呢!”天籁的声音婉转悠扬,配上燕南笙的容颜,宛如画中走来的人儿,让人觉得一切都不真实了。

    “盟主,皇上危在旦夕。”此时的殷雪,无心纠结昨日短暂的昏厥,急急上前一步,忧心开口。

    “先救人,稍后南笙真要好好跟美人叙旧呢!”燕南笙薄唇莹润,微微一笑间,灿若烟花。沐筱萝不由摇了摇头,甩掉脸上花痴一样的表情,心底只道这位雌雄莫辨的家伙也是认错人了,可现在不是解释的时候。

    眼见着燕南笙步履轻盈的上了三楼,角落里,端着托盘的魅姬眸色顿时暗淡无光,起初,她是陇熙首富的女儿,跟凤羽山庄也算是门当户对,之后,她是铁血兵团的副都尉,也还能配得上武林盟主夫人的封号。可现在,燕南笙依旧是凤羽山庄的少主,武林公认的盟主,自己却成了聚仙楼名副其实的跑堂,这段姻缘再也没了继续的理由,所以,此刻再见,魅姬心里充满了苦涩。

    所有人都随着燕南笙上了三楼,魅姬却搁下托盘默默走出了聚仙楼。

    当燕南笙将怀里一粒药丸塞进楚玉嘴里时,满室皆能闻到一股恶臭。

    “这药真的管用?”床榻边缘,冷冰心双手捂着鼻子,狐疑看向燕南笙。

    “凤羽山庄那两个老东西把这玩意藏到床头,你说有没有用吧!”燕南笙是想要表达这药丸是多么的珍贵,但见众人目光中的惊诧和质疑时,燕南笙顿时不乐意了。

    “你们这些人的思想也忒不纯洁了!”

    “盟主这话让人没法纯洁。”奔雷耸了耸肩。

    床榻上,楚玉缓缓睁开眼睛,看着眼前众人,忽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筱萝!”刚刚恢复知觉的楚玉猛的起身,眼中透着无尽的彷徨。此刻,众人的目光皆落在沐筱萝身上。

    “有些话,真是不想再说了。”沐筱萝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却没有上前的意思,但在看到楚玉睁眸的刹那,悬浮于久的心终是落了下来。

    “师弟,你要怎么感谢本盟主啊,如果没有本盟主的药丸……”就在燕南笙摇曳生姿的走到楚玉身边时,楚玉很是无情的推开他,目光深情的望向沐筱萝。

    “重色轻友!”燕南笙额头浮起三条黑线,但还是识相的退出房间。众人亦如是。

    就在沐筱萝欲跟着众人一起离开时,楚玉勉强支撑的身体想要下床。

    “婉儿,你也要走吗?”虚弱的声音自楚玉嘴里急促溢出,下一秒,楚玉一个不稳跌下床榻。

    “身体还没恢复,下床做什么!”见楚玉如此,沐筱萝不得不转身走到榻前将楚玉扶了回去。此刻,冷冰心已然将房门关紧。

    “我都听到了!”楚玉苍白的脸上浮起一抹笑,双手不自禁的将沐筱萝的小手笼在里面。

    “你听到什么了?”沐筱萝很想抽开自己的手,可不知怎的,她竟没那么做,而是任由楚玉那么握着。

    “我以为你不会在乎我的死活,原来不是,昏迷这两天,你有照顾我,你舍不得我死,对不对?”昏迷的一天两楚,楚玉也不是然处于无意识中的。

    “你……还听到什么了?”楚玉的话让沐筱萝自骨子里冒出一丝凉意,她无法确定,彼时启沧澜的那些话,楚玉有没有听到,又听进去多少!

    “你还说过别的?”楚玉眸色闪亮,喜形于色。

    “咳……本掌柜还说过,你的手若再不老实,剁掉!”见楚玉不似说谎,沐筱萝暗自吁了口气,旋即抽回皓腕,转身欲走。

    “婉儿,谢谢你。”即便失忆,他们仍然心有灵,楚玉自心里感激。他知道自己有不如寒锦衣,不如楚漠北的地方,可他发誓,对沐筱萝的心,他半点不输。

    “谢的是谁?”沐筱萝心下微沉,满含深意的看向楚玉。

    “不是沐筱萝,不是圣婉儿,是你,真真切切站在我面前的人。”楚玉一字一句,坚定无比。他知道沐筱萝在乎什么,这一刻,他不想纠结名字。

    “你躺下,本掌柜让人把饭菜端上来。”在听到楚玉的解释后,沐筱萝心里荡出一丝暖意。

    且待沐筱萝离开房间,恰好看到寒锦衣拉着启修笛自聚仙楼的正门走进来。沐筱萝顿觉面颊发烫,自那日冤枉启修笛之后,她担心楚玉的安危,便忽略了启修笛和寒锦衣。

    如今楚玉已经安然,事实亦证明了楚玉所中之毒跟启修笛没有半毛钱关系,如此一来,沐筱萝便觉愧疚不已。

    “回来了?”行至楼下,沐筱萝十分殷勤的走到坐在角落里的寒锦衣和启修笛身边,笑容可掬。

    “锦衣叔叔,我们走!”见是沐筱萝,启修笛二话不说,起身拉着寒锦衣便走。

    “天这么晚了,小孩子出去会有危险的。”沐筱萝伸手去拉启修笛,却被启修笛狠狠甩开。

    “就算我死在外面你会在乎么!”听出启修笛声音中隐隐透着的委屈,沐筱萝忽然有种揽他入怀的冲动,可她也知道,那么做的后果只有四个字,自找罪受。

    “咳咳……对不起,可当时小青是真的咬了楚王,被怀疑也很正常啊!”虽然沐筱萝觉得彼时对启修笛过分了些,但也算情有可原。

    “所以你就要杀了小青?不管它是不是冤枉的!所以你明知道那人中的不是小青的毒,也不来赔礼!现在那人好了你才来,虚伪!讨厌!”启修笛人虽不大,说起话来却像刀子一样刺入人心。

    “那个……我当然是想早点儿过来赔礼的,不过鉴于你不怎么想看到我,再加上你有锦衣叔叔陪……”沐筱萝第一次觉得词穷,事实上,她是真的忽略了启修笛的感受。于是在编不下去的时候,沐筱萝脸皮甚厚的用求助的目光看向寒锦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