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3章 44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44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圣掌柜有偷偷来找锦衣叔叔,希望锦衣叔叔这两天可以照顾你,小家伙,别生气了,圣掌柜很在乎你的!”四目相视间,寒锦衣垂眸拍了拍启修笛的肩膀。

    “真的?”启修笛撅嘴看了眼寒锦衣,又看向沐筱萝。

    “嗯!”点头的一刻,沐筱萝觉得自己的节操碎了一地。就在这时,刁刁自后厨走了出来。

    “修笛!这儿有小青最喜欢吃的田鼠!过来!”听刁刁唤自己,启修笛抬头看向寒锦衣。

    “你先去,锦衣叔叔一会儿跟过去。”寒锦衣极宠溺的看着启修笛。

    后厨门口,刁刁神情落寞的看向正厅的人儿,转尔带着启修笛离开了。

    “刚刚……多谢了。”沐筱萝有些尴尬的看向寒锦衣,随手拿起桌边的茶壶斟了一杯递到寒锦衣手里。

    “没什么,修笛不过是个孩子,气一会儿就过去了,本尊主听他们说楚玉没事了?”寒锦衣握着茶杯坐到身边的椅子上,俊朗的容颜在沐筱萝面前永远都带着温和的笑意。

    “没事了,幸好寒尊主肯放血续命,否则即便燕盟主再好的灵丹,也是来不及的。婉儿替楚王谢过尊主了。”沐筱萝无心之语却让寒锦衣的心微微沉了下去。

    “没什么,如果不是为了修笛,本尊主未必舍得那点儿血……”寒锦衣唇角勾起一抹苦涩,有那么一刻,他真是想楚玉就那么死了算了。可是现在,当看到沐筱萝脸上展露的笑容,寒锦衣庆幸自己没那么自私。

    “呃……尊主的血天生就有解毒的功效?”沐筱萝见寒锦衣并不待见楚玉,遂转移话题道。

    “如果有一天你被自己信任的人下毒,就得想法子了。”彼时大蜀金銮殿自己受伤后,乔爷神不知鬼不觉的给自己下了药,他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解了身上的毒,至此后,寒锦衣便服食了各种珍稀药材,才达到现在百毒不侵的效果,当然,若真碰上厉害的毒药,他也束手无策,便如楚玉所中之毒。

    “是么……尊主似乎特别喜欢修笛呵?”沐筱萝觉得那该是个极长的故事,偏生她现在没心情听故事,遂又转换话题。

    “因为有人说过,会将这世上最好的给他。”寒锦衣清澈的眸子散着似月华般温柔的目光,沐筱萝闻声微震,突地想起自己曾说过这样的话,心底惭愧之余对寒锦衣感激莫名。

    “婉儿食言了,不过婉儿以后会尽力做到最好。”沐筱萝目露愧疚之意。

    “本尊主有一件事想要请教圣掌柜。”寒锦衣脸的笑容沉静下来,眸色深情的看向沐筱萝。

    “尊主但讲无妨,婉儿自会知无不言。”沐筱萝并没注意到寒锦衣眼神的变化,信誓旦旦道。

    “锦衣与楚玉相比,到底差在哪里?”这是一直纠结在寒锦衣心里的问题,彼时沐筱萝没有失忆,她与楚玉出生入死,那种情谊非他可比。可是现在不一样,沐筱萝丝毫不记得以前的事情,自己和楚玉几乎同一时间向沐筱萝示好,何以结果还是一样的?

    沐筱萝没想到寒锦衣会问的这么直接,登时愣住了。

    “尊主与楚王各有千秋,在婉儿眼里,尊主没有半点比不上楚王。”沐筱萝借用了刁刁的话,但这也是她的心里话,做朋友,寒锦衣万中无一。

    “即便本尊主没有一样差过楚玉,你还是更在乎他,对吗?”寒锦衣并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感情,在他印象里,从来都是女人主动献媚,万皇城里的红橙黄绿青蓝紫可都不是他主动招惹的。

    “呵……婉儿当然也在乎尊主啊,如果尊主哪日中毒,婉儿也会万分着急的。”沐筱萝噎了下喉咙,顿作肯定状。

    “希望如此……”从沐筱萝的眼睛里,寒锦衣看到了敷衍两个字,既然事实已经再明显不过,他又何必要听沐筱萝亲口说出来。

    “当然如此!”沐筱萝觉得有必要再肯定一下。只是寒锦衣没有回应,只默默转身离开了。

    看着寒锦衣孤寂落寞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沐筱萝不禁舒了口气,转身时,赫然看到刁刁就站在自己身后。

    “什么时候来的?”沐筱萝惊诧开口。

    “主子,你太坏了!真不值得刁刁这么为你!”刁刁狠跺了下脚,继而摔了手里的账本跑了出去。

    “喂!你干什么去?你走了谁跑堂啊?”沐筱萝有些无奈,若说寒锦衣和楚玉真差些什么,便是差了那么一点点的缘分吧,沐筱萝如是想。

    大街上,魅姬漫无目的的走着,脑子里满是燕南笙颠倒众生的身影。回去?她该用怎样的心情面对燕南笙。不回?她又能去哪里?如今白斩墨常还有千面都没回来,她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

    就在这时,一个小孩儿突然塞进魅姬手里一张字笺。魅姬看过字笺后,眸子扫过人群,见无异常,倏的纵身朝后面树林而去。

    空旷的树林内,魅姬四下环顾却不见有人出来。

    “千面?”魅姬轻唤一声,便见一抹身影咻的自茂密的树枝里窜了出来。

    “魅姬,出事了!”虽然眼前之人十分陌生,但魅姬从声音可以听出此人就是千面。

    “怎么了?”魅姬闻声微震,柳眉蹙起。

    “无名传来消息,白斩和墨常被楚云钊杀了,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回新乡,所以让无名到陇熙找你,无名的意思是找到你之后,我们先躲起来!”千面神色肃然,言简意赅。

    “什么?楚云钊杀了白斩和墨常?这怎么可能?楚云钊不是在焰赤国么?再说他的武功怎么是白斩和墨常的对手啊!”初闻白斩和墨常遇害,魅姬心痛如锥,可若说楚云钊是凶手,她真觉匪夷所思。

    “人是会变的!曾经叱咤风云的铁血兵团副都尉,如今不也在聚仙楼当跑堂么!”阴柔的声音陡然响起,魅姬和千面眸色骤凛,双双朝声音的方向望去,只见树枝上,楚云钊一袭黑袍裹身,脸上的银制面具森冷如冰,整个人散着幽灵般的煞气,只是探试对方的内力,千面和魅姬便已大骇。

    “楚云钊!你想干什么!”以那样的内力,他们是断然跑不掉了,与其卑躬屈膝求饶,倒不如凛然直视。

    “干什么……自然是要你们的命了!”银制面具下,楚云钊薄唇勾起一抹冰蛰的弧度,手起间,一道寒光射向魅姬,千面明知自己敌不过那道寒光,却仍挺身在魅姬身前,电光石火的顺间,千面只觉胸口顿痛,一口血猛的喷溅而出。

    魅姬惊恐的看着眼前一切,只是一招,楚云钊用一招便要了千面的命!

    “千面!”魅姬猛的将千面揽在怀里,眼泪扑簌而落,哽咽低吼。

    “对不起……不能再保护你了……千羽……我可不可以这样叫你?”魅姬怀里,千面吃力拽下自己脸上的面皮,他只想魅姬多看一眼他真正的样子,这样才能记的久些。

    “可以……叫什么都可以!千面,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铁血兵团三大都尉,两大护法,一直都是情同手足,此刻看到千面奄奄一息,魅姬自是痛心疾首。

    “魅姬……我知道自己比不上燕南笙……武功不如,相貌不如,家世不如……所以我从不奢望你的目光能停留在我身上……可是就要死了,我真的很想告诉你,从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只是不敢说啊……怕白斩他们会笑我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噗”殷红的鲜血自千面嘴里汩汩流出,泪,自魅姬眼底汹涌而落。

    “对不起……千面对不起……”魅姬紧紧揽着千面恸哭,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千面喜欢她!

    “不关你事啊,是千面长的太寒酸……千羽,千面下辈子投胎一定投个漂亮的,到时候……到时候……”千面的手颓然落在地面,瞳孔渐渐失了焦距。到时候之后的话,他终究没有说出口,徒留一生遗憾。

    “千面!”魅姬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冰锥般的眸子狠戾瞪向楚云钊。

    “多感人的场面啊!说的朕都要哭了,魅姬,原本你跟朕还有过几次露水姻缘,朕打心里是想饶你一命的,可既然他那么在乎你,那朕就成你们,这就送你跟他团聚!”楚云钊阴森开口,手起间,又是一道寒光。

    魅姬知道自己躲不过,索性抱紧千面,缓缓闭上了眼睛。

    千钧一发之际,一抹褐色身影陡然跳了出来,魅姬便听一声闷响,启眸间,分明看到无名捂着胸口挡在自己面前。

    “无名!”魅姬惊愕不已。

    “楚云钊!你若想杀魅姬,便从老夫身上踏过去!”当看到千面的尸体时,无名悔恨不已,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如果不是他,墨常白斩不会死,千面不会死!

    “你以为朕不敢?”楚云钊真的不敢,彼时司空穆刻意嘱咐过他,无名是皇教的人,虽然简简单单的一句话,便是警告楚云钊若敢动无名,下场必定凄惨。楚云钊深知自己的复仇对象是沐筱萝和楚玉,若因为一个无名而失去了司空穆对自己的信任,那便得不偿失了。但是此刻,楚云钊却显得霸气十足。

    “无名,你走吧!”魅姬相信,以无名的武功,逃生还是没问题的。

    “如果连你都死了,无名还有何面目活在这世上!”无名绝然挡在魅姬面前,眼底迸射着如锥的寒芒。

    “无名,你真以为自己挡的住?呵!那朕就让你看看,何为无心术!”楚云钊身上的黑袍无风自动,银制面具被扬起的黑发衬托的越发阴森骇人,突的,十道光闪自楚云钊指尖射出,宛如蛟龙咆哮,直逼魅姬。

    眼见着光闪欺身,魅姬再度闭上眼睛,无名见此,飞身至魅姬身侧,就算是死,他也要死在魅姬前面,否则他过不了自己良心这关。

    预期的疼痛并没有落在两人身上,待魅姬第二次睁开双眼时,分明看到一袭白裳的幻萝站在她与无名面前。

    “鸿弈没想到圣女也喜欢管这等闲事呢。”幻萝的出现让楚云钊颇感意外。

    “无名是焰赤国的人,也是皇教的人,你敢对他出手?”清冷的声音透着鄙夷,幻萝由始至终都没把楚云钊当人看。

    “圣女误会了,鸿弈只想杀了无名身后的女人,断然没有伤害无名的意思。”楚云钊的声音分分钟变成了讨好和谄媚。

    “哦?”幻萝闻声,回眸斜睨了眼魅姬。一侧,无名眸色一转,登时上前跪在幻萝面前。

    “圣女大人,魅姬是老夫安插在沐筱萝身边的细作,她的存在,至关重要!”无名很清楚,现在能救魅姬的,只有幻萝。至于聚仙楼那位到底是不是沐筱萝,无名赌这一把。

    “是吗?”幻萝挑眉看向魅姬,声音中透着疑问。

    看着怀里的千面,想起被楚云钊害死的白斩和墨常,魅姬觉得自己不能轻生,死有多容易,可她要活着,她要替千面他们报仇!

    “回圣女大人,魅姬的确是依无名之意潜伏在沐筱萝身边。”魅姬顺着无名的话回应,心里震惊无比,她虽怀疑过聚仙楼那位的真假,不过冷冰心曾说过,那个人十有**不是沐筱萝。

    “圣女大人,您可别听他们胡言乱语,沐筱萝饮下凤凰泪失忆的事儿除了教主,大祭祀和您之外,就只有鸿弈知道,无名如何得知啊?现在又多了个魅姬。”楚云钊的话很明显是在挑拨幻萝杀了魅姬。

    “这件事不用你操心,从现在开始,本圣女需要无名和魅姬为本圣女做事,你不得伤他们半分。”幻萝近乎于命令的口气让无名和魅姬暗自松了口气。

    “这不太好吧,教主是让无名协助鸿弈……”楚云钊话音未落,便见一抹白绸如冰锥般射过来,狠狠打在他的脸上,楚云钊有能力躲过去,但他没那么做。

    “楚云钊!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拿教主威胁本圣女,你听好了,人我留下了,你,滚!”幻萝半点好脸色也没给楚云钊,她可没忘了是谁背后偷袭把她打成重伤,若非自己有灵丹傍身,怕是现在还躺在床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