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44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5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圣女莫气,鸿弈走便是了。”楚云钊低声笑着,拱手施礼,继而转身离开了。他相信,幻萝之所以要寻得帮手,是要对付沐筱萝,也罢,便让魅姬和无名多活些时日,报仇的事儿,他不急,这一次,他相信自己一定是笑到最后的人。

    直至楚云钊离开,幻萝方才转身,未等魅姬说话,便将一粒丹药弹进了她的嘴里。

    “圣女……”无名惊慌开口。

    “本圣女只是给她吃了粒定心丸,只要她能乖乖听话,本圣女自不会为难她。你可以走了!”幻萝挥手示意魅姬离开。魅姬似有深意的看了眼无名,旋即吃力拖着千面的尸体离开了树林。

    直至魅姬离开,幻萝这才看向无名。

    “无名,本圣女记得某人曾说过,愿为本圣女赴汤蹈火的。”幻萝温声提醒道。

    “无名这条命是圣女救的,圣女有事尽管吩咐,无名赴汤蹈火!”此时此刻,无名知道,如果不抓住幻萝这颗救命稻草,那么魅姬随时都有可能遭遇不测,所以即便与虎谋皮,他亦没有拒绝的余地。

    “你听着,即刻回焰赤国,本圣女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带两个跟沐筱萝一模一样的人过来,记着,一定要将她们训练的跟沐筱萝九成相似,不管是声音还是神态!”幻萝虽然讨厌楚云钊,不过楚云钊的主意倒极合她的心意。如果那些贱民知道沐筱萝是假的,那么他们还会不会对沐筱萝那么情意绵绵?被所有人误会和唾弃的滋味可不怎么好受呢!

    “只怕鬼道子不愿意出手相助啊?”无名自认在焰赤国,他还没资格跟鬼道子对话。

    “鬼道子的徒弟就只有冷冰心一个么?”幻萝冷嗤开口,眼底冰寒如锥。

    “无名遵命!只是魅姬……”无名忐忑看向幻萝。

    “你放心,有本圣女在,楚云钊不敢造次。”幻萝瞥了眼无名,算是做了保证。

    回到聚仙楼,魅姬只觉身无力,眼前景物摇摇晃晃的看不清楚。

    “呃……魅……魅姬啊……”逶迤的红裳在魅姬眼前飘过,燕南笙做梦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魅姬这位红粉冤家,顿时觉得腿麻。

    “对不起……”让燕南笙更没想到的是,魅姬甚至没意识到他的存在,只用手拨开他,便继续朝前走着,而前面,分明是张桌子。

    “你没事儿吧?”燕南笙不是记仇的人,而且原则来说自己与魅姬还算有些渊源,所以在看到魅姬神色异常时,燕南笙很是君子的没有拔腿就跑。

    “没事……我不能有事……不能……”在埋千面的时候,魅姬一遍遍的发誓,若生不能手刃楚云钊,死也要化作厉鬼将楚云钊生生撕烂。

    “真的没……事!”看着昏倒在地上的魅姬,燕南笙无奈摇了摇头,随后将魅姬抱回了房间。

    适楚,聚仙楼的屋顶上,楚玉找到了坐在那里很久的沐筱萝。

    “这个给你。”楚玉的身体还是很虚弱,所以在将手中栩栩如生的木雕递给沐筱萝时险些跌倒,幸有沐筱萝拉着,他才不致滚下去。

    “你做的?”看着手中与自己酷似的木雕,沐筱萝樱唇若有似无的勾起一抹弧度。

    “嗯,喜欢吗?”楚玉苍白的容颜浮现一抹会心的微笑。

    “什么时候做的?”沐筱萝敏感的看向楚玉,脸色一刹那的肃穆。

    “今天下午啊!”楚玉据实开口,如果楚玉没记错,这该是他手中第一百个沐筱萝的木雕,在过往的三个多月里,他便是以此慰藉自己的相思之苦。

    “身子这么虚还弄这玩意做什么!”沐筱萝脸上的肃然顺间隐了下去,既是今天下午,便是依着自己的模样做的。诚然沐筱萝知道自己与众人眼中的那个人长相一样,但她还是忌讳。

    “闲着没事便做了,你若喜欢,楚玉每天都给你做一个。”见沐筱萝爱不释手,楚玉缓身坐到沐筱萝身边,目光温柔如水的落到了佳人身上。

    “你很闲么?如果没事做下楼接客!”沐筱萝一语,楚玉后脑顿时滴出大滴冷汗。

    “咳!本掌柜的意思是下楼接待客人,吹箫舞剑什么的!”沐筱萝意识到自己言辞有误,登时解释道。

    “好啊,以后楚玉就听掌柜的调派,你说什么,楚玉就做什么!”其实这样的日子也好,踏实窝心,若能和筱萝这样平平淡淡的过一辈子,也是幸福的。只是这样平静的日子怕是快到头了,楚玉垂眸之际,一抹精光闪过。

    “开什么玩笑,你可是楚王,一国之君,婉儿可不敢把你留在这儿糟蹋。”沐筱萝轻抚着手里的木雕,心里荡出一抹甜蜜,只是这甜蜜似乎并不真实。

    “这好办,只要掌柜的一句话,楚玉随时传位给别人,舍了这江山不要,也要为掌柜的鞍前马后!”楚玉真是这样想的,只待揭开一切阴谋,只待这江山平定,他便放弃皇位,与沐筱萝隐居山林,亦或者开个铺子,做什么生意都好。

    “这是你说的?”沐筱萝转身,清澈的眸闪烁着璀璨的华彩。

    “楚玉说的,绝不食言!”看着那张清雅绝丽的容颜,楚玉的心渐渐沉沦,身体轻俯了过去。

    迷蒙的月色笼罩着寂静的新乡,银辉般的光芒让人如临仙境,一切都变的不真实了,沐筱萝眼睁睁看着楚玉的薄唇抚在了自己的樱桃小口上,一时忘了躲避,竟让他这么得逞了!

    “本圣女如何也看不出来,沐筱萝怎值得楚玉拿江山来换?”启沧澜背后,幻萝幸灾乐祸的看着房顶上楚玉那蜻蜓点水的一吻,肆意笑着。

    心,似绑着一块石头,慢慢沉入海底最死寂漆黑的角落,胸口被咸咸的海水侵入,难受的启沧澜想吐。

    月练般的银发随风轻扬,划起一抹淡淡的弧度,绝美的人儿,心却难受的似被烧红的铁钳绞着,启沧澜一直纠结自己对沐筱萝是一种什么样的情愫,直到现在,他知道了,原来他爱上了一个贱民!而且还爱的那么卑微!

    “如今沐筱萝爱上了楚玉,是不是意味着焰币的推广到此为止了?”这是启沧澜第一次讨厌幻萝的声音,哪怕只是听一听,便让他自心底觉得烦躁。

    “这件事本祭祀自有定夺,你若胡来,本祭祀定不轻恕!”启沧澜无法再面对那样旖旎的场面,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冲上去将楚玉生生碾碎!

    启沧澜的身影一跃而起,苍穹之下,还有什么会比那抹身影更为绚丽,幻萝怅然若失,唇角肆意的笑转淡,变成了一抹深深的,不可磨灭的苦涩。

    “真是要死了!看刁刁不把他打到墙上,抠都抠不出来!”另外的角落,也有人在看戏,但寒锦衣发誓,他并无偷窥之意,事实上,他比沐筱萝还要早的到了聚仙楼对面客栈的屋顶上,所以那一幕,他是从头看到尾。

    “打人要有理由,你有什么理由?”寒锦衣拉住了刁刁,脸上看不出一丝愤怒。

    “楚玉那小子趁人之危!”刁刁说着连自己都不太信的话,这种事儿你情我愿,还真谈不上谁占谁的便宜。

    “如果本尊主没记错,好像楚玉才解了剧毒,身体更为虚弱一些吧?”寒锦衣云淡风轻开口,声音清越如雨打芭蕉,没有丁点的波动。可是谁都知道,他心里该是怎样的极痛,爱的深了,怎经的起这样的残酷。

    “寒锦衣!你要是真爱,就该出手!这样胆小鬼似的缩在这里算什么!成吗?在刁刁眼里,这是最廉价的东西,最怯懦的表现!”刁刁愤然斥责的同时,却忘了自己所做的一切该叫做什么呢。

    ‘啪——’一记响亮的耳光在深邃的楚空中回荡,久久弥散不去。

    楚玉抚着自己麻肿的面颊,茫然看向沐筱萝。

    “你敢占老娘便宜!什么破玩意?是不是装了**药!”当沐筱萝在迷离的梦幻中清醒过来的时候,第一件事是给了楚玉一记严重的警告,第二件事便是将手中的木雕狠狠撇了下去,最后一件则是起身,逃命般离开屋顶。

    这一楚,沐筱萝的眼睛从天黑睁到天明,呼吸吐纳的频率明显高于平常……

    新一天的到来,一切恢复如初,楚玉便真的如他所言,当起了沐筱萝的跟班,不管沐筱萝走到哪里,他都要跟在后面。整个聚仙楼便多了这么一道妇唱夫随的风景线。当然,对于这种改变,除了冷冰心和奔雷之外,大多数人都看不顺眼,刁刁自不用说,便是那往来的闺秀们都用杀人鞭尸的目光将沐筱萝凌迟一万遍不止。

    “你可以消失了!”沐筱萝对楚玉的这种转变也是十分的不适应,但却迟迟没让刁刁动手,因为在不适应的同时,沐筱萝还是很享受有跟班儿的感觉。

    “不要,你在算账啊,我帮你!”楚玉赖在沐筱萝身边,殷勤的想要拿过账本,却被沐筱萝一把拍住。

    “本掌柜的账本是随便谁都能看的么!”沐筱萝警觉看向楚玉,这样的表情让楚玉很受伤。

    “可我不是随便谁啊!”昨楚那一吻,楚玉铭记于心。倘若沐筱萝真的不记得以前的事了,也好,至少可以忘记所有的仇恨,他愿意跟沐筱萝重新开始,他发誓会给沐筱萝一个崭新的人生。

    “在本掌柜眼里,你跟随便谁没区别,燕盟主瞪你好久了,你是不是考虑理一下你的救命恩人?”自楚玉跟沐筱萝下楼开始,燕南笙的目光便没离开过楚玉。

    经沐筱萝提醒,楚玉方才意识到还有燕南笙这么个人存在,于是楚玉极是不舍的离开帐台,走了过去。

    “本盟主还以为楚王当我死了呢!”燕南笙潋滟的眸子散着冷冷的寒光,薄唇撅起,声音冷蛰。

    “怎么会,你可是朕在这个世上最亲的师兄了!”与沐筱萝突飞猛进的发展让楚玉心情大好。‘最亲’这两个字能从楚玉嘴里说出来,让燕南笙颇感惊讶。

    “不敢当!我问你,魅姬是不是也失忆了?”燕南笙说话间,眸子瞥向在一楼招呼客人的魅姬。

    “没听说,不过她还记得朕,冷冰心和奔雷她都记的很清楚啊!”楚玉一直以为,如果燕南笙再看到这个女人,一定会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狂奔出新乡。

    “是本盟主伤她太深了?”毕竟是女子,当日他扔下公鸡就走,着实有点儿欺负人了,而且听殷雪说因为此事,她已经跟许默断绝了父子关系,她母亲也因此受累,这让燕南笙自心里觉得愧疚。

    更让燕南笙意外的是,昨日魅姬昏厥后,燕南笙破天荒的守了她一楚,今早醒来,魅姬看到他的时候,竟没有半点反应,甚至连一点点的愤怒都没有,这样的冷漠让燕南笙越发心虚起来。

    “师兄若想弥补,娶了她!”楚玉好意提醒。

    “你说话呢?”燕南笙阴恻恻的眸子飘际过来,楚玉十分识相的转身离开,退回到了沐筱萝身边。

    角落里,燕南笙酝酿很久,方才在魅姬闲下来的时候凑了过去。

    “咳……昨天你晕倒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如果是,本盟主可以求沐筱萝让你休息的。”连燕南笙都觉得自己很贱,彼时魅姬狂追猛打的时候他避之唯恐不及,如今魅姬视他为无物,他却偏要上前招惹。

    “魅姬的事无需盟主操心,还有,掌柜的叫圣婉儿,不是沐筱萝。”魅姬似乎无温的声音缓缓溢出,头都不曾抬一下。

    “可你要是身体不适,这么操劳下去很容易再晕倒的。”燕南笙并没有知难而退,继续劝说。

    “盟主打算娶魅姬?”魅姬突兀的话让燕南笙怔在一处,不知如何回应。看着燕南笙脸上的茫然,魅姬苦涩抿唇,继续道。

    “所以盟主现在看似有情有义的嘘寒问暖只是出于可怜。没错,魅姬今日是大不如从前,但还不需要谁的怜悯,如果盟主没事,请让开。”魅姬淡漠开口,随后推开挡在她身边的燕南笙,独自拿着菜单走开了。

    心底,那股愧疚感越发强烈,燕南笙轻吁了口长绵的气息,不禁摇头,或许他真是欠了这个女人太多了。

    吕府内,楚漠信暴跳如雷的踹门走进正厅,恨恨坐了下来。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