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6章 44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7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风麟和雨儿传来消息,说是在莽原和南彊分别看到了主人行踪。”殷雪淡声开口,目露纠结之色。如果风麟和雨儿说的是真的,那便证明,眼前这个圣婉儿就真的只是圣婉儿。

    “不可能吧?”楚玉陡然起身,满目质疑的看向殷雪。

    “殷雪也不希望这种事发生,但风麟和雨儿跟了主子那么久,如果不是太像,他们一定不会认错。”殷雪也很纠结。

    “这不可能!朕笃定圣婉儿就是沐筱萝!长相自不用说,这种脾气谁学的来啊!”楚玉茫然看向殷雪,正对上殷雪同样茫然的目光。

    “皇上少安毋躁,殷雪已命他们将两个主人带到新乡,介时一看便知。”认主这种事儿马虎不得,尤其现下局势动荡,他们真是出不得一丁点的差错。

    “不管怎样,朕还是相信聚仙楼里面这个才是真的!”相处了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楚玉坚信自己的知觉。

    “殷雪也希望如此。”殷雪的声音颇有些无奈,若结果不尽如人意,那对每个人来说,都是灾难。

    翌日,沐筱萝在聚仙楼与李中然签下了字据,由李中然向临近的清堤推广焰币,好处自是少不了他的。其实沐筱萝也曾怀疑过李中然的动机,她甚至怀疑李中然此举是得了楚漠北的暗示,但沐筱萝并不在意这些,至少从表面上看,这件事对她百利而无一害,至于以后,那便以后再说了。毕竟她从没想过替焰赤国卖命一辈子。

    “美人,在想什么呢?”沐筱萝拿着字据发愣之时,一抹柔而不阴的声音传入耳畔。

    “在想你啊!”沐筱萝收起字据,笑意盈盈的看向坐在自己对面的燕南笙,真是上天的宠儿,美成这样,还让别人咋活!

    “话可不能乱说,你这明显影响安定团结啊!”燕南笙紧张看了看雅间外面,幸而楚玉没在,不然为了这句话,他得解释上一天。

    “可是本掌柜真的在想你呢,你说你都来了多久了,吃住都是本掌柜供着,难道盟主就没想过这个问题?”沐筱萝话峰一转,燕南笙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

    “沐筱萝!你在本盟主这儿诓去的宝贝都能买几万个聚仙楼了,现在还要跟本盟主算的这么细?”燕南笙觉得沐筱萝似乎比以前更无情了。

    “那是沐筱萝,我圣婉儿可没欠盟主什么!要么到一楼随便舞个剑,要么卷铺盖走人。”沐筱萝优雅起身,下了最后通牒。

    “本盟主可以给你钱!”燕南笙说出第三条路。

    “三万两黄金。”沐筱萝毫不客气的开价。

    “剑在哪里?”燕南笙就知道沐筱萝会狮子大开口,索性也不废话,不就是舞剑么,看他不舞个天花乱坠,管保这聚仙楼生生让人推倒!

    “魅姬,去把你的剑借燕盟主用一下。”沐筱萝走出雅间时,正巧魅姬经过。

    “是。”魅姬几乎是面无表情的点头,旋即回了自己房间取剑。

    “美人,你有没有觉得魅姬这几天心事重重呢?”燕南笙顺着魅姬离开的身影望过去,心底闪过一抹忧虑,一侧,沐筱萝并没有听到燕南笙的话,整个人都被一楼的场面吸引过去。

    只见一楼高台上,启沧澜一袭白色长袍,儒雅安静的站在那里,手中一根玉箫,绝美的音调如泉水叮咚,令人心旷神怡。沐筱萝缓步走了下去,心里颇有些意外,她摸不清启沧澜这个时候出现,意味着什么。

    “你说她是不是沐筱萝?”燕南笙闻声转身,便见楚玉不知何时站在了自己身后。

    “除了沐筱萝,谁能开口便管本盟主要三万两黄金!”燕南笙对此并不怀疑。

    “是呵,她怎么可能不是筱萝呢……”楚玉喃喃自语。

    “你的情敌似乎出现了,怎么?放心沐筱萝就这么下去……”未等燕南笙说完,楚玉已然快步追下了楼梯。

    启沧澜的突然出现,让整个聚仙楼顺间沸腾起来,亦有个别眼尖之人瞄到了三楼的燕南笙,几声尖叫之后,燕南笙成了众矢之的。此时,启沧澜已悄然退去,高台上正巧有了空缺。

    “剑。”面对一二楼几百人的高呼,燕南笙本就不爽,再加上魅姬这一个‘贱’字,燕南笙不乐意了。

    “我怎么贱了?本盟主就站在这里,什么都没干啊!”燕南笙委屈至极,他好歹也是盟主,现在却有种耍猴儿的感觉。

    “盟主误会了,魅姬说的是这把剑。”魅姬淡漠开口间将手中的剑递向燕南笙,之后转身离开,由始至终,没有一丝笑意。

    燕南笙越发觉得魅姬便似换了个人,心底的负罪感有增无减。

    且说燕南笙红裳如梦,银剑如华,旷世无双的人儿凌空一个翻转站到了高台,欢呼声一浪高过一浪,所有人的目光皆落在燕南笙的身上,白花花的银子顺间湮没了高台。角落里,魅姬默默看着燕南笙,眼角的泪顺间隐于鬓角。

    前面欢呼成片,后室内,气氛却十分的诡异。

    “没想到你能来捧场,谢了。”沐筱萝对启沧澜依旧冷漠的跟路人甲一般。

    “沧澜为的什么,你该清楚,别把自己太当回事儿。”启沧澜身后,幻萝的眼睛里,充满着敌意。

    “婉儿,若是有人不愿意,楚玉也可以上台的,还有燕南笙,外面的欢呼声也不低呵。”楚玉认定了沐筱萝,自是不能让她受了欺负。

    “哼,你们怎么能跟沧澜比?”幻萝轻蔑瞥向楚玉的表情触怒了沐筱萝。

    “堂堂楚王怎么就不能跟一个平头百姓相比?幻萝,你平日素来不将本掌柜放在眼里,但是在楚王面前,请你认清自己的身份!还有,聚仙楼是本掌柜用自己的钱盘下的,在这儿,本掌柜说了就算。你,要么闭嘴,要么现在就滚出去!”沐筱萝如此维护楚玉,自是让楚玉受宠若惊,却也让启沧澜的心寒到了谷底。

    “你!沧澜,你看见了,你有心助她,她还未必领情呢!我们走!”幻萝伸手去拉启沧澜,却被启沧澜用手拂开。

    “我会留下。”清越的声音透着孤寒寂寥,启沧澜似古井无波的眸子闪出一抹意味不明的深意。

    “咳……留下也好,修笛会很高兴的。”沐筱萝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有些重了,可她针对的是幻萝,启沧澜命不好,躺着也中枪了。

    无语,启沧澜转身绕过沐筱萝和楚玉,独自离开后室,身后,幻萝没想到启沧澜受了这样的侮辱竟然无动于衷,心底对沐筱萝的恨意又增加几分。

    听着启沧澜的脚步渐行渐远,沐筱萝不由轻吁出一口长绵的气息,她实在没有自责的理由,比起启沧澜见死不救,自己的罪过轻多了。

    “没想到你能维护楚玉,多谢!”沐筱萝回身时,楚玉温柔如水的眸子荡起一丝涟漪,就像过往的每一次一样,不管是谁欺负了自己,沐筱萝都会站在自己面前,替他狠狠的教训那些人,诚然这让他觉得自己不像个男子汉,可在自己喜欢的女人面前,做个小男人有什么不好。

    “不用感动成这样吧?”看着楚玉眼眶泛红,沐筱萝反倒吓了一跳。

    适楚,寒锦衣将玩了一天的启修笛送回来时,正跟欲走出来的幻萝撞到一起。

    “姨娘,你回来了?”在看到幻萝的那一刻,启修笛本能的走了过去,却在靠近幻萝时,感觉到了她身上隐隐散着的寒意时又退到了寒锦衣身边。

    “修笛,以后不许跟陌生人一起出去,不然你干爹会不高兴的。”彼时金銮殿,幻萝与寒锦衣有过交手,所以对寒锦衣,幻萝自会小心防范。倒是寒锦衣,表现出了异常的镇定。

    “姨娘,锦衣叔叔不是陌生人。”对于幻萝的定义,启修笛及时纠正。

    “寒尊主,既然修笛回来了,你请吧。”幻萝眸色冰冷的看向寒锦衣,声音似有警告之意。

    “可是修笛还想让锦衣叔叔到我房间里……我有好东西送给他……”启修笛拉着寒锦衣的手并没有松开,反尔攥的更紧了。

    “修笛,都回来了,怎么不进来?让你的锦衣叔叔一起进来喝杯水!”僵持之际,沐筱萝很不识的唤了一声。听沐筱萝这般召唤,启修笛自是欣然将寒锦衣拉进聚仙楼,独留幻萝在门口尴尬不已。

    直至听到正厅内谈笑风生之后,幻萝狠狠咽了口气,陡然迈步离开。

    “修笛?”清越的声音悠然响起,正与寒锦衣在一起的启修笛闻声陡震,转身时,分明看到启沧澜站在身后。

    “干爹……”启修笛眼圈儿顺间红了,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却迟迟没有扑上去,这让启沧澜十分意外。以往在焰赤国,不管他离开多久,只要回到焰赤国,启修笛都会像头小鹿似的蹦到自己身边,从无例外。

    而此刻,启修笛的手依旧攥着寒锦衣,没有松开。

    “修笛,这些天过的好吗?”启沧澜心底微微一颤,脸上却始终保持着淡淡的微笑。

    “嗯,修笛很好,有锦衣叔叔陪着,修笛一切都好。干爹,你坐!”启修笛拉出身边的椅子,恭敬的有些疏远。

    “多谢寒尊主照顾修笛。”启沧澜冲寒锦衣微微颌首,寒锦衣亦点头示意。

    “时候不早了,锦衣告辞。”寒锦衣说话间轻抚了下启修笛的脑袋,眼底尽是宠溺。直至看着寒锦衣的身影淡出聚仙楼的大门,启修笛才舍得把视线收回来。

    “干爹,修笛回去休息了。”启修笛朝着启沧澜行礼之后,便回了自己的房间。原本想要伸出去的手还没来得及抬起,便又回到了原位。

    “后悔了?”看出启沧澜眼中的落寞,沐筱萝缓身坐了下来,继而将茶杯推向启沧澜的方向。

    “什么意思?”启沧澜强自镇定的坐了下来,晶莹如玉的手指###着眼前的茶杯。

    “婉儿一直觉得,就算再浓厚的感情也是需要维系的,修笛第一次离开焰赤国,而你就这么把修笛丢在聚仙楼,问也不问一句,如果没有寒锦衣,连婉儿都觉得修笛很可怜。”沐筱萝肃然开口,将启修笛的委屈一字一句的说给启沧澜听。

    “我从没想过这件事……”启沧澜清眸微垂,薄唇渐渐抿成一线,他也从未有过如今天这种感觉。

    “那是因为修笛从没像今日这般疏远你。你知道为什么吗?”沐筱萝语气加重。启沧澜闻声转眸,茫然看向沐筱萝,他真的在心里质疑。

    “在焰赤国,修笛没有朋友,因为他的长相,焰赤国的人都视他为外族人,也就是你们口中经常说的贱民,如果不是有你这个位高权重的干爹,他都未必能活到现在,所以在焰赤国,他依赖你,就算你不在,他依旧要靠着你的名声活下来。这种感情其实并不牢固,如果……婉儿说的是如果你真在乎修笛,那麻烦你抽出些时间多陪他!”沐筱萝眸色肃然,声音铿锵。

    “你在乎修笛?”听出沐筱萝声音中透着的愤怒,启沧澜狐疑问道。

    “没错,至少比你在乎!”沐筱萝并不否认,她就是喜欢修笛。角落里,一抹小小的身影蹲在那里偷听,手背悄悄抹向眼角。

    自那日沐筱萝在启沧澜面前维护楚玉之后,楚玉对沐筱萝真是越发殷勤,那种近似于溺宠的呵护让沐筱萝分外受用,沐筱萝有时候在想,若真能这么过一辈子,那她还求什么呢!

    “掌柜的,渴不渴?喝茶。”帐台处,楚玉端着温茶凑到沐筱萝身边,在递给沐筱萝前,还刻意吹了两下。

    “其实你若不做楚王,当个小跑堂还是极好的。”沐筱萝接过楚玉手中的茶杯,眉眼不自禁的透着笑意。

    “如果掌柜的愿意,楚玉便是当你一辈子的小跑堂也心甘情愿。”楚玉发自内心的说着自己最朴实的誓言。

    “不是沐筱萝,而是我圣婉儿?”这一刻,沐筱萝的心里竟有些彷徨,有些忐忑,她怕这幸福只是昙花一现,有朝一日,她会一无所有。

    “就是你!”楚玉狠狠点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