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7章 44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79

人气小说:一世独尊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最强无敌熊孩子北宋大丈夫大唐之最强帝王师道成圣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眼见着沐筱萝与楚玉深情款款的对视,三楼束手而立的启沧澜眸色渐渐暗淡,心里说不出的郁结。

    此时此刻,燕南笙的出现,便显得极不应时。

    “掌柜的,能否将这花痴借给本盟主一会儿呢?”燕南笙绝美的俊颜荡起倾城一笑,顿叫日月无光。

    “咳……随便,不过今天的工钱扣了。”沐筱萝缓神之际,觉得尴尬无比,遂看也不看燕南笙,便点头应允了。

    “干什么?”楚玉扭头看向燕南笙,眼睛里充满敌意。

    “天大的好事儿!”燕南笙的笑越发不真实起来。

    离开聚仙楼,楚玉一直追问燕南笙,却不见燕南笙透露半句,直至到了吕府,燕南笙方才停下脚步。

    “为什么要来这里?”楚玉狐疑看向燕南笙,自己与楚漠北联手是在暗中,这样明目张胆的走进去,似乎并不恰当。

    “很重要的事,你不进去,会后悔的。”燕南笙表情渐渐肃然,先一步迈了进去,楚玉只道自己这位师兄表面上看上去便似这天底下最完美的花瓶,但内里还是有真材实料的。

    且待楚玉走入正厅,便见楚漠北,楚漠信,寒锦衣亦端坐其间。

    “发生什么事了?”看出每个人脸上的肃穆,楚玉自心底升起一股不详的预感。

    “先坐下。”燕南笙拉着楚玉坐到一侧,随后看向楚漠北。

    “带进来。”楚漠北冷声开口之际,殷雄已然将一位罩着黑纱的女子推入正厅,之后将厅门关紧。

    “岂有此理,你们放开我!”熟悉的声音陡然响起,楚玉只觉心脏骤缩,眸光紧盯着厅前女子。在楚漠北的示意下,殷雄伸手揭开女子头上的黑纱,这一刻,整个正厅皆沉默无声,所有人的目光都透着难以掩饰的惊骇。

    “你们是谁?凭什么抓我?快放开!”面对眼前五人,女子并没有表现出该有慌张,淡定的让人意外。

    “你叫什么名字?”楚漠北率先开口,眸色冰冷如刃。

    “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水婉儿!”女子凛然直立,眸色艳冷无双。看着那张跟沐筱萝一模一样的脸庞,听着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所有人都无法辨别真假。

    “水婉儿?哼,你这长相可是天生的?你这声音可有经过特别训练?”楚漠北冷哼着看向眼前女子,心底亦无法肯定眼前之人到底是不是沐筱萝。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女子便是那一挑眉的动作都跟沐筱萝如出一辙,即便是楚玉,亦动摇了最初的坚定。

    “若是。那你有可能就是我们要寻的原楚后沐筱萝,本太子的太子妃,若不是,那么你又是谁呢?”楚漠北微眯起吊梢凤眼,质疑开口。

    “又是沐筱萝!你们要本姑娘解释多少次?本姑娘叫水婉儿,跟沐筱萝没有半点关系!这件事南主已经发出榜文澄清,你们还要纠结到何时!”女子的语气颇显无奈。

    “听说你在酒楼里推广一种叫焰币的钱币,不如跟我们说说焰币吧?”楚漠北刻意将‘焰币’两个字咬的极重。

    “查的那么清楚,还需要本姑娘说什么?”女子不以为然。一侧,楚玉只觉身体的每根汗毛都竖了起来,眼前一幕太过惊悚,若这一切是真的,那么聚仙楼那位,到底是谁呢?

    “罢了,殷雄!”楚漠北深吸口气,挥手间,殷雄突然出手封了女子的穴道。在殷雄将女子带离正厅之后,殷雪随后又将一名女子带到五人面前。

    同样的问话,同样的回答,此女子的容貌和声音亦如刚刚那位,皆与沐筱萝一模一样。直至殷雪将女子带出去,整个正厅片刻沉寂,无人开口。

    “有人发现幻萝曾在莽原和南出现过,而且这两个人亦在不遗余力的推广焰币。依着南晗月公主的意思,她一直相信那个人就是沐筱萝,直至听说我们这里也有一位。所以……”楚漠北欲言又止,不由长叹口气。这样的结果不是他想看到的,可事实如此,让人没办法逃避。

    “所以仙聚楼的圣婉儿和刚刚那两个水婉儿,月婉儿一样,都是假的?”楚玉的声音有些颤抖,若真如此,那他真的罪该万死,他居然连沐筱萝都认不出来。

    “虽然本太子不想承认,但事情明摆着,她们都是假的,不过本太子想不明白,他们哪儿找的这么多跟沐筱萝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呢?”这让楚漠北纠结很久。

    “殷雪忽然想起一件事,不知皇上是否记得当日关雎宫内,那个自称是楚云钊的小太监,他那张脸和刘醒无半点差别,纵是冷冰心都未有察觉,如此看来,这三个人能与主人长相一致,或许是有人用了什么手段也说不定。”这一刻,殷雪已然否定了聚仙楼的那位。

    “怎么会这样?朕与……与聚仙楼的圣婉儿相处下来,真觉得她就是沐筱萝!若说不是,朕怎么能相信!”直到现在,楚玉依旧无法相信这样的事实。

    “本尊主也不相信。圣婉儿言谈之间与沐筱萝丝毫不差,但此番看到这两名女子,真让人匪夷所思。”寒锦衣眸色暗淡,心底诸多纠结。

    “就是因为如此,本太子才请楚王和寒尊主共同见证,现在我们有必要研究下一步的计划。”楚漠北眸色凛然,心底亦有失落,如果这三个人都不是沐筱萝,那真正的沐筱萝又在哪里?她会不会……

    楚漠北摒弃了自己无法接受的猜测,肃然看向厅内众人。一阵死寂般的沉默过后,依旧是楚漠北最先开口。

    “既然聚仙楼的圣婉儿不是沐筱萝,那么本太子觉得楚王可以将计就计,除了启沧澜和幻萝。”这个计划一直在楚漠北心里酝酿,彼时不说,是因为他知道,楚玉无论如何也做不出利用沐筱萝的事,但现在不一样了。

    “皇上……”所有人的目光皆落在楚玉身上,却不见楚玉有半点反应,身后,殷雪心知楚玉此刻心情定不好受,但主人生死不明,现在不是悲春伤秋的时候。

    “朕知道该怎么做……”楚玉狠吁口气,深邃的眸子隐隐有光闪烁。如果圣婉儿不是沐筱萝,那真正的沐筱萝在哪里?楚玉不敢想,只觉心痛难忍。

    “这包是本太子专门为启沧澜和幻萝配置的毒药,无色无味。当然,启沧澜的武功深不可测,至于这毒药到底能起多大作用,本太子并不敢保证,所以这件事后,楚王不能再留在聚仙楼,本太子已命吕竞在府邸准备好了楚王下榻之处。”此番动作,势必会引起启沧澜和幻萝背后的势力出现,所以楚漠北已然做了万的准备,除了殷雄,楚漠北亦将断魂三梦和杀破狼自大蜀调到新乡,而楚漠信亦将‘喜怒哀乐’调了过来,风雨雷电亦在赶来的路上。

    离开吕府,楚玉甚至走错了方向。

    “你现在的表情,就好像在脸上写了‘我被骗了’这四个字,如果沐筱萝……圣婉儿看到,一定会起疑心的。”见楚玉面色沉凝如潭,燕南笙好意提醒。

    “朕还能怎么办?她居然不是沐筱萝,可朕……”楚玉恨极了自己,沐筱萝为他出生入死,舍命筹谋,可到头来,自己却连真假都分不清!

    “只有你认错么?本盟主也没认出来啊,寒锦衣和楚漠北不也没分清么,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早一天揭开他们的真面目,便能早一天见到沐筱萝。别想太多,不然就算圣婉儿不怀疑,启沧澜也会有所戒备。”燕南笙好意劝慰,心底亦为沐筱萝捏了把汗。

    回到聚仙楼,楚玉明显没有了彼时的殷勤劲儿,他甚至没看一眼沐筱萝,便独自上了三楼。

    “那丫的被霜打了?”见楚玉不再跟苍蝇似的围着沐筱萝转,刁刁甚觉意外。

    “大楚来了消息,那群老东西居然自作主张给他选了妃嫔,正闹心呢!”燕南笙胡诌两句,眸子若有似无的瞥向沐筱萝,账台处,沐筱萝的眸子随着楚玉的身影转动,荡出一抹忧色。

    “偷着乐的事儿,他会闹心?”刁刁哼着气,转身摇曳生姿的走向后厨。燕南笙转眸之时,恰巧看到自身边经过的魅姬。

    “那个……剑还没还你呢,等下我去取!”燕南笙觉得魅姬应该知道些内情,正思忖着能在魅姬那儿套些内幕出来,却不想魅姬仿佛当他不存在般就这么走了过去,眼都没眨一下。

    晚膳的时候,楚玉没有出来,于是沐筱萝特别让后厨多准备了一分,亲自端进了楚玉的房间。

    “你这跟班儿好大架子呢,居然让本掌柜亲自伺候!”沐筱萝埋怨着,眼底却是掩饰不住的担忧。

    那眉眼间的神韵,那一挑眉的动作,甚至是奚落自己的语气都和沐筱萝一模一样,说她不是沐筱萝,谁信呢?可偏生吕府内的水婉儿和月婉儿也是这般模样!楚玉强自忍下心底的极痛,勉强挤出一抹浅笑。

    “楚玉不敢。”楚玉起身接过托盘,笑的有些牵强。

    “后悔了?”见楚玉如此,沐筱萝犹豫片刻,终是开口。彼时在刁刁在啵的一大堆废话里,沐筱萝知道了大楚选妃的事儿,再加上楚玉的异常反应,沐筱萝颇有些担心。

    “嗯?”楚玉茫然抬眸。

    “本掌柜听说楚宫选妃的事儿了,放心,本掌柜不会耽误你的,你可以随时回去啊!”沐筱萝挑着眉,说着口是心非的话。这段时间的相处,她是真的动了心,也是真的相信楚玉那些缠绵悱恻的情话了。

    “选妃……朕答应了你,就不会回去。”楚玉怔了一下,便知是燕南笙为自己编的开脱之词。

    “你真舍得大楚的锦绣河山?舍得三千倾城佳丽,为婉儿留在聚仙楼,甘心做个跑堂吗?”沐筱萝神色肃然的看向楚玉,心底忐忑不已,在付出感情之前,她要楚玉最明确的答案。

    “是!”楚玉没有犹豫,眼神充满肯定。但心里,却已是另一番滋味,只要能除掉启沧澜和幻萝,揪出这些人的幕后黑手,便能早一天看到沐筱萝!这才是楚玉此刻最真实的想法。

    “楚玉……”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沐筱萝心动的倚在了楚玉怀里,这段时间,楚玉所有的努力终于有了回报,可这种回报却成了楚玉的负累。世事难料,一顺间,便是翻天覆地的变化!而沐筱萝对这变化,却毫无所知。

    门外,清寂的身影默默站在那里,眼底暗淡无光,曾经宛如天神的启沧澜误堕红尘,终毁了一生的修为……

    接下来的几天里,楚玉一如既往的围在沐筱萝身边,即便心境大不如从前,但他还是尽力让自己做到与平时无异。而沐筱萝,就真的没有半点保留,将心掏了出来。

    差不多三天的时间,寒锦衣都没有出现,启修笛有些坐不住了,硬是缠着刁刁带他去找寒锦衣。虽然寒锦衣有意躲避,但能力有限,他实在没办法跟刁刁的轻功相比。

    “锦衣叔叔!”在看到寒锦衣的刹那,启修笛稚嫩的小脸扬起一抹朝阳般的笑意。看着启修笛扑过来,寒锦衣本能的伸出手臂。其实寒锦衣认为自己该推开启修笛,以现在的形势看,终有一日,他们会反目成仇。可他无法拒绝启修笛脸上的那抹笑。

    与启修笛热络了一阵,寒锦衣便支开了启修笛,让他带着小蛇们到一边玩去。

    “没想到你是这种人!”在确定启修笛走远之后,坐在树叉上荡着双足的刁刁垂眸瞥了眼树下的寒锦衣。

    “哪种人?”寒锦衣并不讨厌刁刁,甚至对刁刁快言快语的个性颇为赞赏,但路不同不相为谋,他们注定不能成为朋友。

    “你和幻萝那个矫情的娘们儿没区别,都是利用修笛来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现在希望幻灭啦,就想甩开修笛?”刁刁秉承着铁齿铜牙的作风,直言不讳。寒锦衣在避她,她岂会察觉不到!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