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44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72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或许一开始是,但现在,本尊主对修笛好,并不掺杂任何有利可图的目的!而且当初这个主意似乎是某人强加给本尊主的吧?”寒锦衣有些无奈,早知沐筱萝不是圣婉儿,他也不致落到现在这种进退两难的地步。

    “其实刁刁一直都觉得,寒尊主是宽厚豁达之人,既然圣婉儿选择了楚玉,那好啊,祝福她呗!自己喜欢的人得到幸福,也是件不错的事嘛!总好过强扭下来的瓜,搁在自己手里烂掉不是。”刁刁纵身跳下树叉,如蝴蝶般翩然落在寒锦衣面前,清澈的眸涟漪层层,美的宛如虚幻。

    有那么一刻,寒锦衣失神的看着刁刁,忽然觉得彼时的狗皮膏药分分钟变成了圣者,竟让他有种欲顶礼膜拜的错觉。

    “罢了,刁刁过往说之,尊主过往听之,不用朝心里去就是了。”见寒锦衣神色默然,刁刁苦笑,寒锦衣伤心难过尚且有她安慰,可在午楚哭泣时,谁又能安慰她呢。

    “你的话……锦衣记在心里了。”刁刁转身之际,寒锦衣爽朗开口,俊朗的脸上浮现一抹释然的微笑。

    因为刁刁无故离开聚仙楼,沐筱萝毫不留情的扣了她一天工钱,但刁刁心里还是美滋滋的,整整一天,她与寒锦衣陪着启修笛玩的不亦乐乎。不过寒锦衣那边就没这么愉快了。

    “做人是要有底线的!”面对楚漠北提出的无理要求,寒锦衣断然拒绝。

    “如果寒尊主足够在乎沐筱萝,就不会跟漠北在这儿讨论底线的问题。”楚漠北觉得自己的要求并不过分。不过是让他勾引刁刁,有那么难么!

    “刁刁并不喜欢本尊主!这个很难办到。”寒锦衣面罩乌云,愤然开口。

    “刁刁和启沧澜,幻萝两个人的武功不相上下,所以本太子有理由相信这个刁刁,并不是普通角色,而且此人性格活泼些,若从她嘴里套话,或许没那么难。当然,本太子不强求尊主这么做,但请尊主想想,此时此刻,沐筱萝正在受着怎样的极刑,如果她知道我们明明有机会得到她的消息,却因为某人故作矫情而丧失了救她的大好机时……咳咳……本太子言尽于此,至于怎么做,还请尊主好好思量。”楚漠北的话似一尾峰针刺进了寒锦衣心底最柔软的地方,道义与沐筱萝的安危相比,后者明显更重要。

    后山树林内,幻萝俨然仙女般迎风而立,清冷的眸如覆冰霜,自启沧澜抛下自己独自回了聚仙楼,幻萝便没有一日不将沐筱萝在心里诅咒上一百遍。

    “回禀圣女大人,如今红袖和翡翠分别以水婉儿和月婉儿的身份被楚漠北逮了去,相信他们已经开始怀疑沐筱萝的真实身份,无名还亲眼看到楚玉进了吕府。”无名据实禀报。

    “嗯,做的不错,楚玉在知道此事后,有什么反应?”幻萝的眸子瞥向了跪在无名身侧的魅姬身上。

    “楚玉依旧待沐筱萝如初,似乎比平时更好。”魅姬低声禀报。

    “如果本圣女没猜错的话,楚玉是要有所行动了,你且好生替本圣女盯着,不管有什么风吹草动,及时通传本圣女!”幻萝冷声开口。

    “魅姬遵命。”且待魅姬与无名俯身时,幻萝陡然消失。魅姬起身欲走,却被无名拦了下来。

    “老夫看到燕南笙在聚仙楼,你们的事……”

    “我们没有任何事,如今在魅姬心里,就只剩下报仇两个字。”魅姬的声音很冷,直到现在,她每每午楚梦回,依然可以看到千面死前的惨烈。

    “老夫明白,如今楚云钊已经回了焰赤国,老夫这几日便动身回去,希望能在暗处抓住他的把柄,这段时间你要小心!”无名眉目皆忧的看向魅姬,语重心长开口。

    “你也是。”魅姬微微颌首,转身离去。

    自封逸寒和狄峰醒来之后,他们便一直被关在潮湿的地牢里,每日三餐有人送饭,这么细数下来,差不多过了十天。

    此刻,两人已被身着奇服的侍卫带进了焰赤国的御书房。

    “见了焰赤皇还不下跪?”两人身后,侍卫欲动粗,却被龙案前的赤川拦了下来。

    “不得无礼!你们都下去!”赤川冷喝一声,侍卫自是领命退出。房门紧闭一刻,封逸寒与狄峰面面相觑,最终将视线落在了赤川身上。

    “你是谁?为什么将我二人绑到这里?”封逸寒利目如冰,神色肃穆

    “朕是焰赤国的皇帝。”赤川淡声开口,眸子落在封逸寒和狄峰身上时,闪过一抹诡异的波光。

    “焰赤国?”封逸寒蹙眉看向狄峰,两人眼中尽是茫然。

    “不错,一个独立于东洲之外的国度,一个实力远胜于东洲七国的国度,焰赤国!”赤川自傲开口,表述的十分精准。

    “既然独立于东洲,又为何将我二人虏来?”狄峰挑眉看向赤川,不以为然。

    “弱肉强食定律。既然焰赤国实力远胜东洲,那么东洲便该臣服在我焰赤国之下。只要两位肯向我焰赤国低头,朕保证他日入主东洲,两位还可以分封爵位!”赤川便似给予了封逸寒和狄峰天大的恩惠,表情狂妄至极。

    无语,封逸寒与狄峰相视间轻蔑笑之。

    “哦!焰赤皇的意思就是,凭你一句话,我们就这么从一国之君变成了分封列土的侯爷?”狄峰目视赤川,冷哼道。

    看似面色沉静的两个人,实则心早就没了底,能将他们从皇宫虏走,且神不知鬼不觉的带到这里,想来焰赤国的实力确实不可小觑。

    “怎么?你们不愿意?”赤川皱眉,声音渐冷。

    “你说呢!”封逸寒冷笑一声,不再开口。

    “别急着拒绝么,相信过不了多久,你们会想开的!来人,将两位国君请下去。”赤川并没有多做游说,挥手命人将封逸寒和狄峰拉了出去。

    殿门紧闭之时,一股寒风自赤川身后袭来。

    “是谁给你权力,让你将他们带出地牢的?”浑厚的声音透着森冷的寒意,赤川回身时,分明看到司空穆一袭黑袍凛然立在他身后,金色的面具泛着幽幽的冷光。

    “法师莫急,赤川也是想试探他们,若他们能降于焰赤国,那么焰赤国入主东洲便少了两个敌人不是?”赤川卑躬屈膝,讨好的看向司空穆。

    “你以为他们都跟你一样么!本法师虏他们回来,自是有更重要的目的,以后你若敢未经本法师允许动他们半分,莫怪本法师无情!”司空穆的声音宛如山崩,险些震碎了赤川的心脏。

    “是是……”赤川强忍住胸口的郁闷,点头哈腰,起身时,御书房空空如也。不多时楚云钊如期而至。

    “鸿弈叩见焰赤皇。”龙椅上,赤川长吁口气,慢慢让自己的心境平复下来。

    “查的怎么样了?”彼时的阿谀奉承之态渐渐褪去,龙椅上,赤川的眼底一片冰寒。

    “回焰赤皇,封逸寒和狄峰被带出地牢,整个过程有十个人知道,这其中,只有丁九中途离开过。所以鸿弈确定丁九便是皇教安插在地牢的眼线。”楚云钊据实禀报。

    “丁九……记下这个人,以后对我们有大用处!”赤川阴眸眯起,薄唇勾起一抹肆意的弧度。若提审一般的犯人,断然不会引起司空穆的注意,所以他是用封逸寒和狄峰引出皇教渗透在朝中的细作,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至于让楚云钊来完成此事,便是要拉他下水。彼时楚云钊奉命离开,赤川暗里希望楚云钊能表现出对自己的忠诚,但此行下来,启沧澜他们毫发无损,所以赤川不得不用自己的办法让楚鸿弈坐上自己这条船。

    楚云钊当然明白赤川的想法,也甘于被他利用,只有如此,才能真正抓住赤川与司空穆的矛盾点,然后慢慢激化这种矛盾,终尔坐收渔人之利。

    月色皎洁,月光如练,偶有风过,吹的烛火忽明忽灭。榻上,沐筱萝倚着床栏凝眸深思。

    与楚玉相处的越久,沐筱萝就越觉得他便是自己此生依靠之人,沐筱萝甚至想过,为了楚玉,她或许该想办法阻止司空穆入主东洲。

    “婉儿,睡了吗?”门外,楚玉的声音悠悠而入,沐筱萝闻声收回思绪,唇角不经意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有事?”沐筱萝开门时敛了眼底近似于幸福的光芒,挑眉看向楚玉。

    “看你房间有光,便想着过来找你……”此前的心甘情愿已然化作隐忍煎熬,楚玉每每看到眼前这张脸,心底便生出无限怨念。那种失而复得,再失去的痛苦非常人可以理解,他甚至恨眼前这位圣婉儿在给了他莫大的幸福后,又将他推向地狱。

    “进来吧!”沐筱萝丝毫没有察觉出楚玉的异常,转身回到座位上。

    “婉儿,朕想过了,既然朕愿意一辈子陪你留在聚仙楼,那便该回大楚一趟,将皇位禅让给其他皇族后裔。”楚玉开门见山,心底却是半点不愿在这间房里停留。

    “你……是要回去?”初听此言,沐筱萝心底一阵落寞。

    “短则半月,长则二十天,朕一定回来!”自知道真相后,楚玉便不再以‘楚玉’自称了。

    “谁管你回不回来……”沐筱萝口是心非。

    “不过在回去之前,朕想约启沧澜单独聊几句……”楚玉终是道明来意。是时候按着楚漠北的意思除掉启沧澜了,楚玉如是想。

    “请他?你没事儿吧?”对于楚玉的请求,沐筱萝觉得匪夷所思。

    “朕只是不想……在朕回来的时候,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已经被他夺走了。”楚玉的话说的顺理成章。虽然启沧澜不言不语,但他突然回到聚仙楼的目的,只要是明眼人都能看出来。

    “开什么玩笑!”在听到‘最心爱的女人’这几个字的时候,沐筱萝面颊突地似染上两抹绯红,一股暖意盈溢于胸。对于爱情,又有几个女人能招架的住呢!

    “婉儿,你就算成了朕这一点小小的私心吧,替朕约启沧澜出来,好不好?”楚玉近似于乞求的语气让沐筱萝心动莫名,即便这个要求在沐筱萝看来是如此的滑稽,但她却没有拒绝,因为沐筱萝相信,楚玉这么做,是因为在乎自己。

    自沐筱萝房间里出来,楚玉深吁口气,回眸时,眼底闪过一丝孤寂清冷的光芒。圣婉儿,你别怪朕,是你不义在先……

    当听到这样的请求时,启沧澜淡如烟雨的眉峰稍稍上挑,清澈无尘的眸底闪过一丝疑惑。

    “你说楚玉要约我?什么理由?”启沧澜狐疑看着眼前的沐筱萝,眼底光芒闪烁。

    “大祭祀去了不就知道了。”即便这些时日,启沧澜每天都会在聚仙楼吹箫,但沐筱萝依旧对彼时启沧澜的见死不救耿耿于怀。

    “本祭祀为什么要去!”启沧澜表现出明显的不愿。

    “大祭祀不会是怕了吧?不能啊,在大祭祀眼里,楚玉他们不过是蝼蚁之命,只要你伸伸手指,分分钟就能让他们灰飞烟灭。”沐筱萝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于是激将道。

    “本祭祀不是怕他,只是不觉得有跟他单独见面的必要。”即便是贱民,也有让人嫉妒的理由。

    “不见怎么知道没有?当然了,若大祭祀不肯见,婉儿也不勉强,只是大祭祀的胸怀当真不如一个贱民坦荡呢!”沐筱萝悻悻开口,转身之际启沧澜却已如闪电般的速度转到了沐筱萝面前。

    “你想让本祭祀去会楚玉?”启沧澜深邃的目光散着淡淡的光晕,让沐筱萝片刻心凝。

    “随你便……”沐筱萝无法与那双无尘的眸子对视,心,竟有些虚。于是沐筱萝有些仓皇的绕过启沧澜,行至门口处,却听见启沧澜的声音飘际过来。

    “时间地点都随他定。”

    正如启沧澜所料,即便他们都住在聚仙楼,但楚玉却将地点定在了聚仙楼对面的‘桂香’酒楼内。

    二楼雅间,启沧澜一袭素白长袍,银发如丝,清然而至。

    “请坐!”雅间内,楚玉早已备好酒菜端坐在桌边。见启沧澜进来,楚玉缓身而起。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