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45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03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有什么话,直说。”启沧澜从未想过要与楚玉同桌而坐,即便在聚仙楼,启沧澜也不曾与大家一同用膳。

    “姑且唤你一声启兄,既然来了,何必急着走呢。”楚玉淡然开口,先一步坐回了原位。

    “若你不说,告辞。”启沧澜冷漠转身时,却听得清泉入涧般的声音响起。

    “想必你该知道朕之所以留在聚仙楼的目的是什么……可朕忽然发现,这聚仙楼的圣婉儿似乎并不是朕要找的人呵……”楚玉薄唇轻抿,悠悠道。

    启沧澜闻声微震,脚步不自禁的停了下来,转身时正迎上楚玉递过来的酒杯。

    “启兄何不坐下来听朕慢慢道来?”楚玉的眸,深邃如海,让人看不出半点端倪。启沧澜犹豫片刻,伸手接过酒杯,他不在乎这酒里是否有毒,他的武功不惧这些。

    见启沧澜将杯里的酒饮入腹中,楚玉暗自吁出一口长绵的气息。

    “你想说什么?”启沧澜凛然坐到楚玉对面,白衣胜雪,清目如辉。

    “莫心的死让朕心灰意冷,原本朕是要跟着莫心一起死的,所以就算楚云钊再怎么无情,朕都无所谓……直至碰到沐筱萝。朕无法形容她是个怎样的女子,只知道这世上,没什么事可以难住她,她一步步瓦解了楚云钊的肱骨之臣,暗中招兵买马,囤积了大量的物资。是她将朕从泥潭中拉出来,让朕重获新生。”楚玉饮着酒,自顾说着与沐筱萝的过往。

    “你想说什么?”启沧澜漠然看着楚玉,脸色并无异样。

    “朕想说的是,在朕心里,沐筱萝独一无二,不管她在哪里,朕都要找到她!”楚玉知道机会只有一次,所以刚刚他将楚漠北给他的毒药数倒进了那杯酒里,如果那毒药足够烈,启沧澜现在该死了。

    “你既然那么爱沐筱萝,便不该招惹圣婉儿。”启沧澜声音冰冷,眸色深幽。

    “是啊……如果朕知道圣婉儿不是沐筱萝,那朕真是连看她一眼都不可能!”楚玉索性将事情摊开,冷然道……

    聚仙楼,刁刁一脸黑线的自外面走了进来。

    “不想要工钱了?”见刁刁倚在帐台处呆呆的着香腮,沐筱萝好意提醒。

    “主子,你觉得刁刁是傻子吗?”刁刁开口间,沐筱萝本欲迈开的脚步停了下来,转身一脸不惑的看向刁刁。

    “是谁让你意识到这一点的?”沐筱萝面带笑意的走到帐台处,揶揄问道。

    “寒锦衣明里暗里的向我套话……他真以为我没听出来么!我只是不想扫了他的兴!满口都是沐筱萝,他要觉得沐筱萝没死,那自己去找好了!干嘛问我!”刁刁越想越气,她是真心待寒锦衣好,可寒锦衣呢!就只会利用她。

    “原来是寒尊主呵……”沐筱萝早料到是寒锦衣,不由浅笑。只是下一秒,沐筱萝似是想到什么,凛然看向刁刁。

    “你是说寒锦衣向你打听沐筱萝的下落?”沐筱萝的心,莫名忐忑,不知为什么,她忽然想到了楚玉和启沧澜。

    “是啊,他说梦到沐筱萝了,还梦到她在受苦,所以心情很不好,他问我有没有什么巫术能算到沐筱萝在哪里!开玩笑,我又不是巫婆,怎么可能会巫术啊!”刁刁埋怨道。

    “所以……他不觉得我就是沐筱萝……”沐筱萝细细思量,总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对哦?他原本是将你认作沐筱萝的,怎么突然就……主子,你去哪儿啊?”刁刁话未说完,便见沐筱萝急步离开了聚仙楼。

    “掌柜风风火火的是要去哪儿啊?”冷冰心自后厨走出来时,正看到沐筱萝急匆离去的身影。

    “谁晓得!”刁刁耸了耸肩。

    “走的这么急,会不会是出了什么大事?”冷冰心猜测道。

    “乌鸦嘴,能有什么大事儿可出的。”刁刁不以为然。

    桂香酒楼,沐筱萝一步步走向楚玉跟她提过的雅间,心似被一根绳吊在树上悠悠荡荡,飘忽不已。

    “楚玉?”沐筱萝轻叩了下房门,却未听到里面有声音传出来。这一路上,沐筱萝都在担心楚玉的安危,启沧澜原本就不待见楚玉,如果楚玉再向他逼问沐筱萝的下落,她无法肯定启沧澜会不会一怒杀了楚玉!

    这样的心境在此刻升到了极致,于是沐筱萝没有再叩门,直接推门闯了进去。

    “楚玉!”沐筱萝大呼而入,却见雅间内哪还有楚玉的身影,只有那一抹白袍匐在桌上,似是睡着了。而启沧澜对面,那张椅子已经支离破碎!

    “启沧澜!楚玉呢?”沐筱萝想也没想的冲上去狠推了下启沧澜。

    恍惚中,启沧澜似是听到了沐筱萝的声音,于是吃力睁开眸子,在看到沐筱萝的那一刻,心,渐渐安了下来。

    “你看我做什么?我问你楚玉呢?你把他怎么样了!”沐筱萝丝毫没有察觉到启沧澜的异常,愤然怒吼。饶是个正常人看到这样的场面,也会猜到发生了什么。

    “他走了……”启沧澜苦笑,眼底闪过一丝寂寥。

    “不可能,是他约你出来的,怎么可能先走,你到底把他怎么样了?启沧澜!如果楚玉有个万一,我不会放过你!快说,楚玉在哪里?把他交出来!”沐筱萝伸手拽上了启沧澜的衣襟,狠狠摇着,眼泪在眶里打转。

    无语,启沧澜薄唇紧抿,眸子若有似无的瞥了眼原本楚玉坐过的地方,在他意识到自己所中之毒何等剧烈时便出手震碎了楚玉坐的椅子,他警告楚玉,就算圣婉儿不是沐筱萝,也不许楚玉做出任何伤害圣婉儿的事,否则他就算身中剧毒,也能要了楚玉的命。

    后来,楚玉真的走了,而他,便失了知觉的晕在了这里。

    “我在问你话呢!说话!楚玉在哪里!楚……”在看到启沧澜的嘴角渗出黑色污血的时候,沐筱萝的声音嘎然而止。

    “你……你中毒了?”沐筱萝惊诧看向启沧澜,就算她不会武功,可基本的武林常识还是有的,只有中了毒的血,才会黑成这样!

    “我没动楚玉……你放心好了……”看着沐筱萝眼中的泪水,启沧澜薄唇勾起一抹苦涩的弧度,若这眼泪是为自己而流,他会非常高兴的。

    “可是……”这一刻,沐筱萝竟不知该问些什么?追问楚玉的下落?可启沧澜似乎已经活不长了,自己这样会不会太残忍?

    “若我杀了他……你会恨我一辈子……所以……噗”启沧澜只觉胸口一阵剧痛,一口黑血猛的喷溅出来,落在了沐筱萝的脸上。

    “是……是楚玉下的毒?”这一口黑血,喷的沐筱萝如醍醐灌顶,心寒至极,只是此时,她顾不上纠结太多,急忙扶起启沧澜。

    “你不会死吧?怎么办,有没有解药啊?启沧澜!你不是很厉害的吗?”沐筱萝慌乱将已然倒在地上的启沧澜揽在怀里,满目惊愕,满目忧伤。一直嫡仙一样的男子,如今却狼狈到让她搀扶,这让沐筱萝都觉得情难以堪。

    “解药……”启沧澜苦笑,落得现在的下场,他能怪得了谁,若不是他太过自负,相信这世上还没有能毒倒他的毒药,也不会轻易喝了楚玉递过来的酒。

    “是啊!解药!我去找楚玉要!”沐筱萝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欲起身时却被启沧澜拽了回来。

    “不用了……试试这个吧……”就在启沧澜扯拽沐筱萝的时候,突然自沐筱萝怀里滚出一颗紫色的珠子。这颗珠子便是彼时燕南笙送给沐筱萝的‘缘升’。后来沐筱萝被虏到焰赤国失忆,看到脖颈上挂着这么个玩意,直觉告诉她这东西价值不菲,于是她便揣进自己怀里,一直没有拿出来。

    “这只是个破珠子!怎么可能会是解药啊!”沐筱萝欲伸手抢过启沧澜握着的‘缘升’,却被启沧澜抢先一步咽进嘴里。启沧澜这么做,只是不想沐筱萝去找楚玉,既然楚玉笃定她不是沐筱萝,又岂会对她手下留情!启沧澜是不想沐筱萝去送死呵。

    “启沧澜……你告诉我,这毒是不是楚玉下的?他为什么要给你下毒?他都说了什么?”沐筱萝泪眼模糊的看向启沧澜,心痛如锥。这件事,楚玉是真真正正的利用了她。

    “他怀疑是我杀了沐筱萝……婉儿……他……他是一直把你当作沐筱萝的,但是现在,他发现你不是了,你……你明白沧澜的意思吗?”虽然现实很残酷,可启沧澜必须告诉沐筱萝她现在的处境,再一厢情愿下去,很有可能万劫不复。

    “不会的……他说他爱的人是我,只是我!”沐筱萝的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般滚滚而落,心,寒凉如冰。

    “那是因为他坚信你就是沐筱萝,如今……他知道你不是了……”启沧澜觉得自己的生命到了尽头,眼前越发的模糊。

    到了这一刻,他原以为最让他放心不下的是焰赤国的大业,可惜不是,他最放心不下的是眼前这个女人。

    “启沧澜?你千万别出事啊……求你了……”沐筱萝紧紧揽着启沧澜的身子,眼泪扑簌而下,无尽的愧疚湮没了她的灵魂,令她陷入绝地,启沧澜原本不会来的……

    吕府,楚漠北和寒锦衣皆用非常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楚玉。

    “如果他没有中毒,不会先出掌!”楚漠北憋了半天,终是开口抱怨。

    “没错,他那一掌不过是强弩之末,只要你当时唤出隐在暗处的殷雪他们,启沧澜必死无疑。”寒锦衣也觉得楚玉错失良机了。

    “启沧澜的那一掌是隔空袭物,如果他的目标是朕,那么朕避无可避。他明知道朕给他下了毒,还要故意放朕一马,为什么?”直到现在,楚玉都在纠结启沧澜的那一掌。

    “他之前跟你说了什么?”寒锦衣也觉得奇怪。

    “他警告朕,不许朕动圣婉儿一根头发,否则朕会自食其果。”楚玉一字一句的重复着,分毫不差。

    “如果你死了,启沧澜怕我们会对圣婉儿动手,所以他故意让你活着,用你的愧疚换得圣婉儿平安,这个启沧澜,还真是个情种,只是楚王,你这一念之仁用的可不是地方!”楚漠北仍对楚玉的做法很不认同。

    “他既已中毒,想来也是活不成了,何必急于一时,现在最重要的是……圣婉儿很快会知道真相,你们……想怎么对付圣婉儿?”寒锦衣的话问到了楚玉心里。

    “圣婉儿没有武功,她有什么胆量敢找到吕府!本太子现在担心的是幻萝和刁刁,如果这两个人知道真相,一定会来报仇,我们这两日要格外警惕才行。”楚漠北淡声提醒。

    适楚,月色暗沉,楚色如墨。房间的烛光忽明忽暗,映衬着苍白如雪的娇颜。

    “水……热……”虚弱声音打破了楚的宁静,沐筱萝闻声起身,在看向床榻时,呆滞的目光有了光彩。

    “水在这里!”见床榻上的启沧澜不停呓语,沐筱萝急忙倒了些水,之后扶起启沧澜将水送到他嘴边。可惜这些水对启沧澜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直至沐筱萝将整壶水倒光之后,启沧澜依旧吵着口渴。

    于是启沧澜就这么恍惚的下了床,摸索着朝房门走去,房门开启时,正逢刁刁两手分别提着木桶走了进来。启沧澜在看到水的一刻,毫不犹豫的端起木桶,两桶水就这么下了肚,沐筱萝分明看到启沧澜的肚子正在以肉眼能看得到的速度膨胀。

    “好些没?”刁刁倒不担心,坐在一边悠哉游哉。

    “我……没死?”搁下木桶之后,启沧澜方才清醒了一些。眼见着沐筱萝和刁刁都在自己面前,启沧澜狐疑开口,晶莹如玉的手指轻抚着额头。

    若是地狱,看到沐筱萝并不奇怪,毕竟他不确定自己的高抬贵手能不能换来楚玉的良心发现,但看见刁刁就让人匪夷所思了,有些人,天生的好命,虽然不是祸害,也必定能遗千年。

    “大祭祀可千万别以为自己的武功有多高,刁刁验查过,你身前的那个酒杯可是混合了藏山独角兽的鲜血,至寒之毒,无解。”刁刁提醒道。

    “那……”启沧澜当然知道自己没有能力解开所中之毒,但他活生生的站在这里也事实呵。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