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45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193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主子说你吃了个破珠子,或许是那个珠子的功效,刁刁给你把脉的时候,发现你体内有一股极强的内力团于丹田,想着你若醒来必是被那团内力弄的气血上涌,浑身燥热,所以才提了两桶水嘛!”刁刁如此解释。

    整个过程,沐筱萝一言未发,只是默默的站在那里,眼圈儿泛红的看着启沧澜。就在此刻,刁刁突然出手,一掌拍向启沧澜,几乎同一时间,启沧澜身体无法支撑的倒退数步,口中渗出鲜血。

    “刁刁!你干什么!”沐筱萝见此,登时急了。

    “不好意思呵,我只是想试试他那团内力有多强嘛,没想到……不过他这血是红色的,毒肯定是解了的!”刁刁及时顾左右而言他。

    “我没事……”在看到沐筱萝眼中的焦急和忧心时,启沧澜心底涌起一丝暖意。就在沐筱萝再欲开口之际,刁刁突然敛眸,

    “幻萝来了!”同为焰赤国的圣女,刁刁对幻萝的气息再熟悉不过。

    “听着,这件事不可以让幻萝知道!”启沧澜有自己的思量,如果幻萝知道自己被楚玉下毒,那么以她的性子,必不会饶了楚玉,这不是启沧澜愿意看到的。

    “还维护起那个楚玉了,啧啧……”启沧澜的意思纵是刁刁都能听出来,沐筱萝又岂会不懂,只是启沧澜越是这样,沐筱萝便越是愧疚的无地自容。

    “沧澜!”幻萝脚步凌乱的推门而入,神色掩饰不住的惊慌和恐惧,当魅姬告诉幻萝楚玉单独宴请启沧澜时,幻萝便知事情不妙。若启沧澜有个万一,岂不是她一手造成的!

    “有事?”幻萝推门一刻,启沧澜不动声色的将唇角的鲜血拭去。

    “我……我没事,只是来看看你。”眼见着启沧澜面色如常,中气十足,幻萝提起的心方才放了下来。

    “这么晚来看,莫不是动了别的心思吧?”刁刁的话让人浮想联翩,听的幻萝脸色红白难辨。

    “沧澜,你随我出来,我有事找你!”幻萝没心思与刁刁斗嘴,又见沐筱萝在,便想着叫启沧澜出来,说话方便些。

    “哟,什么时候开始,幻萝圣女竟敢对大祭祀随意支唤啦?”刁刁呶呶嘴,刻意挡在启沧澜面前,其实刁刁真不愿意和幻萝多说一句话,但以刚才启沧澜的表现,莫说是让他纵身跃上屋顶,就是让他跳到一楼,都有摔死的可能。如此若跟着幻萝离开,自然会被幻萝看出端倪。

    “你!”幻萝已经忍让,偏生刁刁得寸进尺,幻萝自然恼怒。

    “我怎么了?不服你打我啊!”刁刁一副很欠扁的表情纵是沐筱萝看了都想磨牙,何况是幻萝。

    “幻萝,你先回去,有事本祭祀自会找你。”启沧澜不想多生事端,于是肃然开口。

    “沧澜!”幻萝没想到启沧澜会给自己吃闭门羹,而且是在沐筱萝面前,心下添堵。然,不见启沧澜开口,一旁的刁刁却又开始挑衅了。

    “怎么?大祭祀的话你没听到啊?这么赖着不走,是不是春心压不住了呢?”刁刁说话越来越不在谱上,直说的幻萝的脸红成了柿子。

    直至幻萝摔门离开,刁刁方才舒了口气,转尔看向启沧澜和沐筱萝。

    “你们聊着,好累,我先睡了。”彼时沐筱萝在桂香楼手足无措时,恰好刁刁不放心跟了过来,正看到昏迷不醒的启沧澜,言语间似乎听出些门道,什么真假沐筱萝,什么寡情薄义,看来他们应该有好多话要说。

    房门紧闭一刻,沐筱萝只僵在那里,不知做何动作,脸上的表情也生硬的似被封了穴道。

    “对不起。”静谧的房间里,沐筱萝终是开口,眼底闪过一抹晶莹。

    “没什么。”原本沐筱萝以为启沧澜必定又是一番说教,自己遇人不淑,错信楚玉,却不想启沧澜却出奇的淡定。

    “没什么?你差点儿死了!如果不是婉儿逼着你去见楚玉,你根本不会出事!”沐筱萝压制在心底的极痛便似火山般喷涌出起,眼泪汹涌而落。

    “不关你的事,是沧澜自愿去见楚玉,也是沧澜太过自负,没想到这世上还有我解不开的毒……你不必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只是……如今楚玉已不相信你就是沐筱萝,所以你们之间……”能死里逃生并没有让启沧澜有太多的欣喜,反倒是楚玉与沐筱萝反目,却让他心里很是窃喜。

    启沧澜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的想法有多龌龊,他甚至觉得自己该自醒,但是面对沐筱萝,他所有的意志力顺间化成了灰飞。

    生死一刻的感觉最真实,那一刻,启沧澜满脑子都是沐筱萝的安危,他甚至想告诉沐筱萝那些永远都该深埋于心的秘密,可他终究忍住了,不是因为对焰赤国的衷心,是怕沐筱萝在知道真相后,会将自己置于更危险的境地。

    “这个世上再也没有什么楚玉!只有楚王!在他利用婉儿的那一刻,他便已经在婉儿的心里死了!是死了!”沐筱萝一字一句,森冷如冰。

    “婉儿……如今楚玉认定沐筱萝是被我们害死的,一定会有所行动,推广焰币的计划也一定会受到阻碍,不如……放弃吧!”原本启沧澜的确害怕一旦‘同化’的计划失败,法师会容不下沐筱萝,可现在不一样,既然他认清自己的心,那么如果他愿意向法师低头求下沐筱萝,法师会给他这个薄面。

    “沐筱萝死了么?他看见尸体了么?放弃?如今他们已经认定婉儿不是沐筱萝,便是连婉儿的退路也给掐断了,若回焰赤国,婉儿还能活的成?”沐筱萝的几句话震撼了启沧澜的心脏,他从不知道,沐筱萝竟将时局看的这样透彻,只是简单描述,便已说中要害,聪敏的女人!

    “你是想继续?”启沧澜忧心看向沐筱萝,即便她嘴上说着恩断义绝的狠话,可是眼底的泪分明昭示着她此刻的心痛彻骨,那颗心啊,就像是有两只野狼摇头撕扯着,争夺着,疼的她恨不能将心抛出去,随它们去抢!做个无心人也好。

    “没有不继续的理由,也没有不继续的退路……”沐筱萝樱唇轻颤着,缓缓起身走向房门。

    “婉儿……”启沧澜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词语安慰沐筱萝,此时此刻,再生动的语言对于沐筱萝来说,都是苍白的。

    “我欠你的这条命,总有一天会还的……”行至门口处,沐筱萝淡淡启唇,继而离开。

    听着沐筱萝的脚步渐行渐远,启沧澜抿唇苦笑,他何时要沐筱萝还了?

    一楚的时间,沐筱萝将自己蒙在锦被里,憋了整整一楚。

    翌日,为了确定沐筱萝有没有哭,刁刁在沐筱萝离开后进了她的房间,拧了她的锦被,足足一盆水被拧了出来……

    再痛苦的事都有过去的时候,即便不能忘记,但至少不会像那一刻的歇斯底里,痛彻心扉。

    帐台处,沐筱萝驱动手指拨弄着算盘,算珠啪啪响着,会让人错以为沐筱萝的技艺有多精湛,只有站在沐筱萝身边的刁刁知道,今天这帐,主子没有一天算对过。

    “主子,这里有刁刁,您还是回去休息一下吧?”刁刁难得如此乖巧,凑过去小心翼翼道。

    “我没事……他在哪里?”沐筱萝知道刁刁出去过,也知道刁刁去干了什么,遂冷声问道。

    “谁啊……呃……咳咳,他在吕府。”刁刁怔了片刻,支吾应道。

    “阴谋!”在听到刁刁的回应后,沐筱萝猛的停手,白皙的手掌狠狠按在算盘上,眼底如覆冰霜。

    “主子……”沐筱萝现在的眼神太过犀利,让刁刁不由的噎喉。就在刁刁绞尽脑汁都没想出安慰之词时,冷冰心急匆跑了过来。

    “掌柜的,不好了!刚刚我看到大祭祀朝吕府去了,好像是因为启修笛!”自知道沐筱萝与楚玉交恶后,奔雷和冷冰心也开始了前所未有的冷战,奔雷希望冷冰心能跟他一起留在楚君清身边,但冷冰心有自己的坚持。

    “修笛……糟了!”在听到启修笛的名字时,刁刁一拍大腿,脸色瞬间变了颜色。

    “怎么回事?”沐筱萝凛然看向刁刁。

    “昨个儿我跟寒锦衣赌气就自己先回来了,修笛现在还在寒锦衣那儿,他们该不会为难修笛吧?他还只是个孩子呢!”刁刁焦急看向沐筱萝。

    “他们若没为难修笛,启沧澜又怎么可能明知自己功力大减,还要到吕府要人!楚玉……你欺人太甚!”沐筱萝眸间寒光骤现,继而摔了算盘,大步朝聚仙楼外而去。

    “这是要逆天了!刁刁,奔雷说吕府现在至少有二十名绝顶高手,你能打的过?”冷冰心自然知道沐筱萝要去哪里,转尔忧心看向刁刁。

    “你当我是神呐!”刁刁摇头,武功高只是一种境界,不代表无敌。

    “那怎么办?要不要去找幻萝?”冷冰心提议道。

    “你觉得主人会同意么!走吧,船到桥头自然直!”刁刁心态倒是平和很多。

    “能到桥头自然不用说,就怕没到桥头船就沉了……”见刁刁去追沐筱萝,冷冰心不禁摇头,亦跟了出去。

    待三人离开,角落里,魅姬将手中的菜单递给钱贵,悄然自后门走了出去。

    吕府内,寒锦衣双目凛冽,怒视楚漠北。

    “把启修笛还给本尊!”冰冷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寒意,寒锦衣怎么都没想到楚漠北会对启修笛动手,彼时,他只是去帮启修笛到房间里取东西,回身的功夫,便被楚漠北得了手。

    “本太子向你保证,不管计划成不成功,我们都不会伤害启修笛半分,这样也不行?”即便知道寒锦衣动了真气,楚漠北依旧没有把启修笛还给他的意思。

    “楚漠北,你这是陷本尊主于不义!这等龌龊的罪名,本尊主担不起!”寒锦衣怒声低吼。

    “到底是你的名声重要,还是沐筱萝的命重要!本太子这么做,只是为了沐筱萝!除非你不想沐筱萝活着回来!”原本站在一侧的楚玉也不同意楚漠北的做法,但在楚漠北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楚玉终究没有开口。

    “但是……”寒锦衣无言以对,但他心底是真的舍不得启修笛成了这场逐鹿的牺牲品。就在此时,殷雄突然现身。

    “主人,启沧澜快到吕府了!”彼时楚漠北派出殷雄到聚仙楼查探,原本是想获悉沐筱萝的反应,却不想竟得到了启沧澜还活着的消息。这让楚漠北大感意外,他所配制的毒药已然称得上举世无双,然则启沧澜竟可以保命,如此思量,启沧澜不得不死。也因此,楚漠北才想到利用启修笛诱引启沧澜入瓮的办法。

    “准备!”楚漠北眸色森冷,挥手间吩咐下去,殷雄自是明白,登时没入暗处。见楚漠北走出正厅,寒锦衣与楚玉面面相觑,算是认同了他的做法。

    府门支呀一声开启,门外,启沧澜一袭白衣胜雪,银丝轻扬,俊美的脸在阳光的映衬下并不显得格外的白。

    “堂堂大蜀太子,居然做出这种龌龊之事,令沧澜不齿。”启沧澜踱步而入,俊冷的脸凛然如冰。此刻,站在楚漠北身后的楚玉和寒锦衣都觉脸红,毕竟拿一个孩子做威胁,的确有违道德。

    “龌龊?如果本太子所做之事称得上龌龊,那么你又如何?暗中操纵无名,引起七国之乱,我楚漠北或许对一个孩子苛刻了些,但你启沧澜又祸害了多少东洲百姓?这百姓中又有多少如启修笛这般大的孩子!你欲将我们玩弄于鼓掌之中,就不允许我们奋起反抗?”楚漠北一番言辞顿时挽回了几分颜面。

    “交出启修笛。”启沧澜冷漠看向楚漠北,不得不承认,楚漠北的那番话让他无言以对,如果不是沐筱萝的‘同化’提议,如今的东洲已是人间地狱,相比之下,他的确更残忍。

    “只要你打的过!”楚漠北一语闭,便有风雨雷电,喜怒哀乐,杀破狼,殷雪和殷雄倏的现身,将启沧澜团团围在中央,当然,若真动起手来,楚漠北,寒锦衣和楚玉也不会袖手旁观。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