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1章 45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9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若在以往,他就算打不过,自保还是绰绰有余的,但是现在他身负重伤,内力还未恢复,只要动手,不出十招便会命陨。

    “一起吧。”启沧澜临风而立,眸色深幽,看似云淡风轻的三个字,却让院内众人心底微有一震,饶是换作别人被这种实力的人围在中央,早该吓破胆了。

    “动手!”楚漠北怕楚长梦多,当即挥手。

    就在众人跃跃欲试之际,府门再次被人踹了一脚。

    “住手!”沐筱萝的声音在府院突兀响起,众人闻声望去皆有感慨,门都特么开着,还需要踹么!如今在众人眼里,眼前的沐筱萝于他们而言,不过是再陌生不过的路人甲。所以并没有人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七杀,破军,贪狼最先冲向启沧澜,招招致命。俗语有云,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启沧澜就算再虚弱,还是能撑得起一招半式的。风雨雷电和喜怒哀乐见此,亦点足跃起,眼见着启沧澜被困中央,沐筱萝美眸顿时寒冽冷蛰。

    “如果你们想沐筱萝生不如死,尽管动手!”这句话,远不如彼时那句‘住手’的音量,却让众人不得不收回杀招。

    “退下!”楚漠北挥手间,众人倏的退至一侧。

    “圣婉儿,你刚刚说什么?”楚漠北冷然看向沐筱萝,一字一句,寒蛰如冰。

    “本掌柜的话,是随便可以重复的么!”沐筱萝冷哼着走到启沧澜身边,清眸寒凉如水,不带半点波澜。

    “你若敢动筱萝半根汗毛……”楚漠北身后,楚玉大步向前,欲警告沐筱萝时,却被沐筱萝一声怒吼震在原处。

    “住口!你也配跟本掌柜说话!东洲列土若皆是你这般阴险狡诈之徒,那便活该受天罚之罪!”逆天之变,原本缠绵悱恻的两个人,如今却是水火难容。

    然终究付出感情,在看到楚玉的那一刻,沐筱萝的心似被人紧攥着,稍稍用力,痛便随之而来,但她告诉自己,这个时候落泪,她就再也抬不起头来!

    楚玉陡然一震,下意识噎喉,以往与之相处,她虽然厉害些,却也未表现出如此骇人的神情,当然,楚玉也很清楚,有些事,自己做的并不地道。

    “圣婉儿,沐筱萝在哪里?你若交出沐筱萝,我们便会放了启修笛!”楚漠北试探开口。

    “放了启修笛,本掌柜自会考虑你的提议。”沐筱萝的气势半点不输楚漠北。

    “本太子不喜欢得寸进尺的人!”楚漠北漠然看向沐筱萝,暗自思量沐筱萝的话有几分真。

    “你楚漠北的喜欢在本掌柜眼里,连屁都算不上!”沐筱萝言外之意,便是不稀罕!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呵!动手!杀了启沧澜,活捉圣婉儿!”楚漠北用最快的时间分析了利弊,当即下令。

    “你敢!你若动启沧澜半分,沐筱萝便失一腿!若启沧澜有万一,沐筱萝必会陪葬!”沐筱萝凛然挡在启沧澜面前,用事实证明了启沧澜的现状并不好。沐筱萝身后,启沧澜清澈的眸闪过一抹淡淡的暖意,能得沐筱萝如此相护,他还求什么呢。

    “本太子偏不信你能有那么大的能耐!”楚漠北寒眸冷蛰,挥手之时,便听空中传来一阵铜铃般的笑声。

    “太子殿下还是相信比较好,事实上呢,只要主子一句话,随时要了沐筱萝的命都没问题!”刁刁的声音似在千里之外,人却已然站在了沐筱萝身侧,眉眼皆笑的看向楚漠北。

    “刁刁,带启沧澜离开,本掌柜自会将修笛安带回去!”看似淡定沉稳的沐筱萝,心却提到了嗓子眼儿,她实在没把握相信自己的几句话能喝住如此精明的楚漠北。

    “不行!”启沧澜凝眸看向沐筱萝,肃然开口。无语,沐筱萝冲刁刁挥手,刁刁亦觉得启沧澜在这里并不安,遂伸手敲晕了启沧澜,纵身而去,她相信这些人还是顾及沐筱萝的生死的。

    “追!”眼见着启沧澜武功大减,楚漠北实在不愿意放弃千载难逢的机会,只是才一开口,便见沐筱萝似笑非笑的走到楚漠北面前。

    “你真舍得你的太子妃只剩下一条腿?亦或者一条都不剩么?”沐筱萝眼中的坚定震慑住了在场所有人。

    “都别追了!圣婉儿,沐筱萝在哪里?”楚玉闻声上前,目光凛然的看向沐筱萝。他忽然觉得自己并没有错,若眼前之人不是沐筱萝,他何必内疚。

    “沐筱萝……如果你的心里只有沐筱萝,为何还要招惹本掌柜?”看着楚玉眼中的冰冷无温,沐筱萝忽觉胸口憋闷,似海水倒灌般连呼吸都觉困难。

    “朕以为你是……”楚玉冷声开口,却不想沐筱萝突然似河东狮吼般打断了楚玉的解释。

    “我有没有告诉过你,我不是沐筱萝!一遍?两遍?我说了不止上百遍!”沐筱萝歇斯底里咆哮,强抑着将眼泪憋了回去。

    “圣婉儿……”一侧,楚漠北觉得这个话题毫无意义,本想阻止,却见沐筱萝猛然转身,寒眸似潭。

    “你听着,你们都听着!马上给我消失!迟一秒,沐筱萝生不如死!我圣婉儿说到做到!你们可以一试,只是不知道沐筱萝能不能挺的住呵!”沐筱萝的声音仿佛幽冥魔音,落在每个人的心里都似巨石沉底,让人忍不住心寒。

    那样凌厉的视线,那样决绝的声音,楚漠北终究败下阵来,挥手退了众人,自己与寒锦衣亦毫无节操的将楚玉留在了院子里。整个院子刹那间就剩下了沐筱萝和楚玉,顿时宽敞起来。

    “是你们错在先,朕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找回沐筱萝。”楚玉目色幽深,凝重开口。

    “所以自你到聚仙楼,便没有一刻不把我当作沐筱萝?对不对?”心,那么疼,疼的她无以复加。那一楚,那一吻,她仿佛收获了世界,可原来,她一直都在扮演着沐筱萝的角色,圆了别人的梦,丧失了自已。

    “对!如果朕早知道你不是沐筱萝,不会多看你一眼。”楚玉的一字一句,彻底粉碎了沐筱萝所有的憧憬,她甚至觉得,就算她不是沐筱萝,可那段日子不是假的,至少,他也该有一丝丝的怀念。

    “呵,多看一眼?你怎知本掌柜稀罕你那一眼!由始至终,都是你缠着本掌柜说着甜言蜜语的谎话!虽然本掌柜不在乎,但你还是该受到惩罚!你不是喜欢沐筱萝么,好啊,那本掌柜自会从她身上找回来!”蛇打七寸,沐筱萝说着对楚玉来说最狠的话,看着他眼中的惊恐和愤怒,沐筱萝才会觉得稍稍舒服些。

    “你敢!”楚玉陡然冲向沐筱萝,单手狠狠揪起沐筱萝的衣领,幽寒的眸如覆冰霜,那骇人的眼神让沐筱萝的心沉入谷底。所有的憧憬在这一刻幻灭,她永远不会得到这个男人,因为她不是沐筱萝。

    “楚王想动手打人呐?好啊!你千万别手下留情!”沐筱萝强自压制住所有的悲伤和痛苦,扬眸看向楚玉,倔强的挑衅。有时候被打也不是件坏事,至少它会让你清醒,让你知道幸福与你有着不可逾越的距离。

    “求你放了筱萝……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楚玉都愿意……”强悍的外表所掩饰的,是最脆弱的心灵,楚玉终是松开沐筱萝,身体踉跄着后退,声音充满乞求。

    “听着,酉时之前将修笛毫发无损的送回聚仙楼,还有……告诉楚漠北,如果他敢阻挠焰币推广,那他的太子妃会因为他的决定而受到意想不到的痛苦。”沐筱萝漠然看着眼前仿佛失了灵魂的楚玉,心底的苦如落入池塘的点墨,渐渐韵开,染尽了大片。

    扔下这句话,沐筱萝缓缓转身,走至府门时,忽然止步。

    “这个木雕……是谁?”沐筱萝自袖内取出彼时楚玉送给她的木雕,那晚她下了屋顶的第一件事,便是寻回木雕,所以楚玉找了半楚,都没找到。

    “筱萝。”如果楚玉此刻的回答不那么实在,或许一切都有转机,可是楚玉却毫不犹豫的说出了沐筱萝的名字。无语,沐筱萝迈步走出府门,木雕却被她留在了原地……

    后林,当魅姬将消息告知幻萝后,便急匆的想要赶回去,不想那抹逶迤的身影却挡住了她的去路。

    “你去见谁了?”燕南笙双手环胸,扬起的眉带着一丝凝重。

    “跟盟主有关系么?”魅姬陡然止步,心下生寒。

    “无名?不对,那股内力太过阴柔,绝非无名所有。”燕南笙自我否定。

    “让开。”魅姬不愿与燕南笙周旋,欲绕过燕南笙,却再度被燕南笙拦了下来。

    “如果你知道沐筱萝的下落,最好说出来,你放心,不管他们如何威胁你,本盟主都会保护你的!”燕南笙料到魅姬知道什么,于是好心劝慰。

    “保护?呵!盟主跟我来!”魅姬阴冷的眸落在燕南笙身上时,闪过一抹鄙夷和轻视,这让燕南笙觉得意外。

    两抹身影一前一后,差不多半柱香的时间,便到了千面的坟前。

    “千面……千面死了?”燕南笙微微蹙眉,狐疑看着眼前的坟头儿,没有过多的装饰,没有厚重的墓碑,如孤坟一般,凄凉落索。

    “如果魅姬告诉盟主一切,盟主真的能保护魅姬一世无忧?”魅姬转眸看向燕南笙,声音冰冷幽寒。

    “当然!”燕南笙不假思索。

    “即便打不过,即便明知死路一条,盟主也会护在魅姬面前,不离不弃?”魅姬的声音异常清晰,如珠落玉盘,字字珠玑。

    这怕是有些难度,燕南笙暗自思忖之际,便听魅姬苦笑着开口。

    “千面是被楚云钊杀的,其实楚云钊想要杀的是魅姬,但就在楚云钊动手的时候,千面冲到了魅姬面前,替魅姬挡下了必死的杀招。魅姬一直以为,这个世上,不会有谁把魅姬放在心上,更不可能有谁会为魅姬而死,但原来魅姬错了……”魅姬含泪蹲在千面的坟前,双手捧着黄土散到千面的坟头。

    “楚云钊?你说的是楚云钊!”燕南笙惊愕看向魅姬,将魅姬刚刚的问题抛之脑后。

    “是啊!就是楚云钊!那个做梦都想楚玉和沐筱萝死无葬身之地的楚云钊,他还活着。”魅姬冷漠起身,淡淡开口。虽然燕南笙的反应让魅姬稍显失望,但却无法影响魅姬的心境,如今对魅姬而言,报仇才最重要,之所以告诉燕南笙楚云钊还活着的消息,只是想给楚云钊竖敌,敌人越多,他死的机会才越大。

    “你……想对付楚云钊?”燕南笙看出端倪,忧心开口。

    “难道你不想?所以不管魅姬做任何事,都只对你们有利。盟主以后真是不必要时刻防着魅姬。”魅姬似有深意应着,旋即转身回了聚仙楼。

    酉时,沐筱萝与启沧澜临桌而坐,眸子不时朝门口望去。

    “不能再等了!他们不会主动把修笛送回来的!”启沧澜没办法淡定下去,陡然起身。

    “他们会放修笛回来,为了沐筱萝……”沐筱萝一直坚信这一点,几乎同一时间,启修笛的声音自门口传了进来。

    “干爹!”眼见着启修笛蹦跳着跑进来,启沧澜急步迎了上去,一把将启修笛抱在怀里,转眸时,赫然看到寒锦衣站在门口。

    “修笛已经回来了,蜀太子亦承诺掌柜的不会干预焰币推广,所以希望掌柜的能高抬贵手。”寒锦衣神色肃然,目光落在启修笛身上时,却带着些许歉意。

    “本掌柜的手能抬多高,就看你们的了。”沐筱萝端坐在桌边,看也没看寒锦衣一眼。心知得不到沐筱萝的肯定答复,寒锦衣亦不久留,转身欲走。

    “锦衣叔叔!明天找我啊!”见寒锦衣转身,启修笛不舍的唤了一句。这一声让寒锦衣越发觉得愧疚难当。

    离开聚仙楼,寒锦衣毫无疑问的被刁刁拦了下来。

    “这就走了?”刁刁鄙夷的看着寒锦衣,如玉藕臂似镀了一层月光,唯美妖娆。

    “不然怎样?”寒锦衣剑眉紧皱,冷声回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