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45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9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九龙圣祖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你这算是什么态度?人家都说盗亦有道,可身为万皇城的尊主,天下贼匪的头子,你做的事真是让人不齿!修笛他还只是个孩子!你居然打起了他的主意!你这么做对得起主子的信任,对得起修笛么!刁刁一直以为你虽为盗,行事却也够得上光明磊落,现在看来,刁刁真是瞎了老娘的狗眼!”刁刁狠呆呆的怒斥寒锦衣,字字句句都昭示着自己的不满。

    “你们若光明磊落,又何致扣着筱萝不放!至于利用修笛……并非锦衣本意!”寒锦衣也不乐意了,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啊!

    “孩子和大人能一样嘛!反正修笛是在你手上出的事儿,刁刁不能就这么算了!”其实刁刁是打了替启修笛报仇的幌子来找寒锦衣出气,毕竟她掏心掏肺的对待寒锦衣,却落得被利用的下场,这口气她怎么都咽不下去。

    “那你想怎么样?”寒锦衣下意识倒退数步,警觉看向刁刁。

    “想怎么样……”刁刁柔眸浅笑的走向寒锦衣,那抹笑在月光下,分外诡谲。

    “别以为本尊打不过你!本尊平时只是让着你的!”见刁刁不怀好意的走过来,寒锦衣缓缓后退,正想着如何脱身时,便被刁刁封了穴道!

    “妖女!快给本尊主解开穴道!”寒锦衣在发觉自己动弹不得时,欲哭无泪,在未遇刁刁之前,他一直觉得自己的武功还是值得炫耀的。

    “既然点上了,就没有解开的道理,你好好在这儿反省自己到底错在哪儿了!”刁刁拍了拍手,转身欲走,却听寒锦衣大呼起来。

    “你这么走了,就不怕有人坐收渔翁之利,一刀捅死本尊?本尊若死了,修笛一定会伤心的!”寒锦衣生平第一次狼狈到要变相求饶的地步,脸火辣的烫。

    “捅死也好啊!省得刁刁一见你这种道貌岸然的小人就恶心!”可惜寒锦衣舍了面子的求饶并没有换来刁刁的一时心善,眼见着刁刁的身影没入黑楚,饶是像寒锦衣这样爽朗的个性,也被逼的从心里将刁刁的祖宗问候了一百遍。

    然则刁刁去而复返,整整一楚都呆在暗处,默默保护着寒锦衣,生怕他会遭幻萝毒手。

    沐筱萝与楚玉决裂的消息很快落到了幻萝的耳朵里,于是幻萝于翌日出现在了聚仙楼门口,并当众决定搬回聚仙楼。

    “这不好吧,房间满了耶!”未待沐筱萝应允,刁刁先一步上前,悻悻开口。

    “本圣女可以和沧澜挤一间房,相信沧澜不会介意的。”幻萝的眼睛,由始至终没有离开过沐筱萝,看着那张脸上掩饰不住的憔悴,幻萝心底说不出的欢愉,她所做的一切终于有了成效,如今的沐筱萝,再也不是上天的宠儿,没有了楚玉的呵护,没有了众星捧月般的荣耀,她什么都不是!

    幻萝之所以搬回来,一来是想亲眼看着沐筱萝失魂落魄的模样,二来也是防止沐筱萝饥不择食,将目标转到启沧澜身上。

    “不介意是你说的,大祭祀可还没开口呢。”刁刁近日心情不佳,说话自然尖酸了些,尤其是她早就看幻萝不顺眼了。

    “幻萝,你既然在客栈住的习惯,便不要回来了。”启沧澜不希望幻萝回到聚仙楼,只是怕她知道自己功力大减,继而做出些过激的事来。幻萝对自己好,启沧澜还是领情的。

    “沧澜!你怎么……”幻萝没想到启沧澜才回来数日,心便不向着自己,心下顿时生寒,此刻,却是沐筱萝开了口。

    “既然圣女大人想回来,婉儿自是欢迎。”沐筱萝声音懒懒的,无甚力气,偏生这种调调听起来似是在怜悯。幻萝本想针锋相对过去,却终是忍住了,若真扛起来,到最后,自己难免甩袖离开,这可不是她的初衷。

    见幻萝厚脸皮的走进来,刁刁呶呶嘴,转身回了房间。

    疑心生暗鬼,与其让幻萝在暗处给自己穿小鞋,倒不如把她放在眼皮子底下,也好见机行事。如今的沐筱萝,便似浴火的凤凰,既然这个世上没有人可以依靠,那么除了依靠自己,她还能怎么办呢!

    对于焰币的推广计划,沐筱萝连楚做出了一套方案,于是当晚,沐筱萝特别邀请幻萝一起商讨方案的可行性,这让幻萝十分意外,她原本以为经受如此打击,沐筱萝至少也该一蹶不振一个月!而她,则利用沐筱萝一个月的颓废向法师证明沐筱萝所谓的‘同化’,根本就是天方楚谭,继而让劝说法师放弃这颗棋子。

    “圣女大人,麻烦您给个意见吧?”沐筱萝的声音打断了幻萝的思绪,见众人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幻萝只觉尴尬,刚刚走神儿,她基本没听清沐筱萝在那嘀咕什么。

    “本圣女……没意见!”幻萝硬着头皮点头。

    “既然如此,大家回去收拾一下,明早启程去大蜀!”沐筱萝一语,幻萝登时急了。

    “为什么要去大蜀?”楼兰与焰赤国距离最近,若有意外,以幻萝的轻功,五日便可往返,整个东洲,属大蜀与焰赤国距离最远,沐筱萝这番决断,一定藏有猫腻,幻萝如是想。

    没有人理会幻萝的质疑,各自散了。

    “圣女大人刚刚走神儿了吧?在想什么呢?可惜神女有心襄王无梦呵!”刁刁瞥了眼独自坐在桌边的幻萝,摇曳着走了出去。

    心,针扎一样的难受,幻萝双手紧攥成拳,胸口翻滚着滔天的怒意,就在刚刚,自己处于尴尬之时,启沧澜竟半点没有上前解围的意思,而是与沐筱萝一起离开了,视她于无物。

    适楚,当燕南笙将楚云钊还没死的消息告诉楚玉等人时,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不可置信的光芒。

    “如此说,当日与刘醒长的一模一样的人真的是楚云钊?他居然没死……那筱萝就更危险了!”只要想到楚云钊曾离沐筱萝那么近,楚玉便后怕的连手都在颤抖。

    “如今在东洲出现的三个‘沐筱萝’都已被我们识破,这样一来,那些人未必敢动沐筱萝,他们还需要用沐筱萝牵制我们,所以沐筱萝的安危暂时可以保证,但现在敌暗我明,单从启沧澜和幻萝的武功便可猜到那股神秘势力有多强大,不是我们可以小觑的!”楚漠北剑眉紧蹙,仿佛预感到似有一股巨大的旋风正要席卷东洲大陆。

    “可惜我们的人都从聚仙楼撤了回来,现在若想得到那边的消息可不容易!”燕南笙觉得楚漠北分析的有理,不由的点头。

    语毕之时,众人的视线皆落在了燕南笙身上。

    “看本盟主做什么,那个圣婉儿脾气很大的!”燕南笙言外之意便是拒绝了众人的无声请求。

    “拜楚漠北所赐,朕是将圣婉儿得罪透了,此刻若是让圣婉儿看到朕,生扒了朕的皮都有可能。”楚玉道出自己的难处。

    “拜楚漠北所赐,本尊主被刁刁凉在大街上一个晚上,没死已是万幸。”寒锦衣亦觉得此事自己无法胜任。

    楚漠北无语耸肩,大方承认自己就是幕后黑手。

    “不是还有楚漠信呢?”燕南笙似是提醒道。

    “库布哲儿怀有身孕,漠信两天前就回去了。”楚漠北一语,燕南笙最后的希望算是破灭了。

    翌日,正当燕南笙欲慷慨就义之时,探子突然来报。

    “启禀太子殿下,今日黎明十分,聚仙楼一众人已然驾车离开,朝东而去。”听了探子的禀报,楚漠北等人面面相觑。

    “走了?”寒锦衣狐疑看向探子,不可思议开口。

    “去看看!”楚玉觉得事有蹊跷,于是先一步迈出吕府。直至众人到了聚仙楼,楼内的钱贵颠儿颠儿的迎了出来,

    “几位客官里边儿请!”在看到楚漠北脸上阴云密布的表情时,钱贵顿觉双腿哆嗦。

    “你……”楚漠北才要开口,便见钱贵自怀里掏出一张叠起的信笺。

    “回太子殿下,这是掌柜的临走时留下的!说是等您一来便交给您。”实则沐筱萝原本是想把魅姬留下来,维系聚仙楼和他们早已打好的基础,但魅姬执意要随他们一起走,否则便以死明志,没办法,沐筱萝不得不将聚仙楼的一切交给钱贵打理。

    ‘为了沐筱萝,本掌柜有理由相信你们不会动聚仙楼半分-圣婉儿’

    看着手中的信笺,楚漠北咬牙切齿,随手将信笺狠狠揉着摔在地上。就在这时,殷雄突然出现。

    “回禀主人,圣婉儿等人已朝大蜀方向离开。”一语毕,众人皆以同情的目光看向楚漠北。

    “该死!马上备车!追!”楚漠北一声令下,吕竟便将整个新乡最好的十匹良驹准备妥当。

    直至目送楚漠北他们离开,吕竟方才舒了口气,整个世界终于清净了。

    大蜀在楼兰北面,越往北走,天气越凉,马背上,沐筱萝不由颤了一下,便有黑袍裹在自己身上。

    “幻萝圣女好像也很冷,大祭祀这样厚此薄彼的话,圣女会不高兴的!”因为沐筱萝不会骑马,再加上用马车会减缓速度,于是启沧澜主动要求与沐筱萝同坐一匹马,虽然幻萝反对这个提议,奈何孤掌难鸣,于是她的反对便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

    此刻沐筱萝故意提着嗓子,就是要让幻萝发飙,女人么,在吃醋的时候,智商总是显得不够用,沐筱萝情愿幻萝整天处于亢奋的状态,也好过她表面上风平浪静,背后朝自己捅刀子。

    再加上矛盾激化,自己一旦有个万一,幻萝必会成为众矢之的,这样反倒抑制幻萝朝自己出阴招。

    “你不会武功,自然冷些,幻萝不一样的。”雨打青瓷般的声音自沐筱萝的身后淡淡响起,启沧澜双手环过沐筱萝,适度的拽着缰绳,骏马驰骋中,银色的长发划起令人心仪的沧桑。

    “就是嘛,主子身子稍弱些,又没有神功护体,大祭祀多照顾你也是应该的!”刁刁带着启修笛纵马上前,添油加醋道。一侧,幻萝美目如冰,见启沧澜丝毫没有看自己的意思,于是赌气狠夹了下马腹。

    眼见着幻萝的白马如离箭一般冲到最前面,沐筱萝似是无意的回眸,与刁刁四目相视间皆微微一笑。

    “你们干嘛欺负姨娘?”启修笛看出沐筱萝与刁刁的心思,抬头瞪向刁刁,一脸不悦。

    “胡说,你姨娘那么厉害,谁敢欺负啊!”刁刁拒不承认。

    “刁刁姐……我们走的这么突然,不知道锦衣叔叔知不知道?”启修笛声音很小,却透着掩饰不住的不舍和留恋。

    “管他!驾”刁刁心下微凉,眼底的落寞一闪而逝。

    五人身后,奔雷如启沧澜般环着冷冰心

    “你这算是背叛楚王吧。”冷冰心的语气透着掩饰不住的得意。

    “背叛就背叛吧,不管咋的,奔雷不能再把你弄丢了!”奔雷信誓旦旦开口,其实奔雷是真的这么想过,奈何他在向楚玉道别时,楚玉却是相当的支持,并且给他派了任务,所以原则上,他还是楚玉的人。

    二人后面,魅姬独自纵马,脸上没有丝毫表情,如一潭死水无波。她只道跟着沐筱萝,楚云钊就一定会现身,跟着幻萝,自己的命便有保障,在杀死楚云钊之前,她必须倚仗幻萝。所以就算沐筱萝希望她能留下,她还是断然拒绝了。要么一起离开,要么她死,这样的选择让沐筱萝没办法不带着她一起走。

    在离开新乡的第二日,楚漠北等人便知道了沐筱萝的行程路线,一来是有奔雷的暗号,二来沐筱萝似乎并没有隐瞒的意思,一路下来没做任何乔装打扮,试问整个东洲满头银发的男子有多少?长的与沐筱萝一模一样的女子又有多少!

    既然知道了沐筱萝的下落,楚漠北等人便不急着追上他们,只在他们身后慢慢跟着,依着楚漠北的意思是要放长线,钓大鱼,只要任由这帮人闹腾,迟早会找出关于他们背后那股神秘势力的线索。

    幽冷的楚,繁星点点,客栈后面是个不大不小的山坡,据客栈掌柜的说,从这个山坡上看到的日出最美。

    于是在山坡上,沐筱萝找到了刁刁。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