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45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808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三天之后,聚仙楼开张大吉,所用套路与新乡的聚仙楼如出一辙,有启沧澜和刁刁坐镇,整个石坞镇百姓的情绪顺间被调动起来。之后沐筱萝先后找了两家钱庄用以兑换焰币和大蜀银票,起初两家皆未敢应下,不过第二日,便分别与沐筱萝签订了协议。

    在知道自己的身份之后,沐筱萝便很少与启沧澜说话,她怕自己一时情绪不稳,让启沧澜发现异常,但经过这几日的沉淀之后,沐筱萝已经能很好的掩饰自己的情绪了。

    “这么下去终究不是办法,这些百姓眼里,焰币只是物品,而非可以流通的钱币。”帐台处,启沧澜在沐筱萝身边低声道。

    “万事开头难,新乡便是最好的例子,如今在新乡,已经开始有人用焰币换东西了。”眼见着幻萝在角落里死盯着他们,沐筱萝刻意凑到启沧澜身边,樱唇以十分暧昧的姿势贴在启沧澜耳际。

    “呃……或许吧……”这样近的距离让启沧澜平静如水的心陡然荡起层层涟漪,原本噎在喉咙的话硬是被他忘在脑后。

    “不聊了,刚刚跟太平钱庄的方敬琮约好,这儿交给你了!”沐筱萝樱唇扬起弯弯的弧度,灿烂的笑容落在幻萝眼底,越发激起她妒意十足。

    “好。”启沧澜强自镇定的点头,视线却不由的朝着沐筱萝离开的方向看了过去。

    “就这么恋恋不舍么!”清丽的容颜本就似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女,此刻幻萝薄怒覆面,更显冷淡疏离。

    “如果你不喜欢这里,大可回焰赤国。”那日之后,启沧澜刻意保持与幻萝之间的距离,便是想敬而远之。

    “幻萝自###跟着你,现在也一样,不管你愿不愿意,幻萝这辈子跟定你了!”幻萝紧抿红唇,眸间含泪。

    “随你。”近似于敷衍的两个字让幻萝心底绞痛,自认识沐筱萝到现在,启沧澜已经变的越来越陌生了。

    太平钱庄的内室,早已有人候在那里多时。

    “圣掌柜好大的架子,在大蜀,还没有谁敢让本太子等这么久!”在看到沐筱萝姗姗来迟时,楚漠北的声音蕴着隐隐的恼意。

    “太子殿下少安毋躁,婉儿之后的话或许会让太子殿下觉得莫说三个时辰,便是等上三十个时辰也是值得的。”沐筱萝一袭青绿色长袍,胸前系着锦带,发髻上的金步摇时尔摆动着发出清咛的声响,悦耳动听。

    “哦?”当太平钱庄的方敬琮将沐筱萝的邀请函送到手里时,楚漠北觉得匪夷所思。如今两方刚刚撕破脸,短时间内似乎并没有见面的必要。

    沐筱萝泰然坐在楚漠北对面,眸子扫过站在一侧的方敬琮。

    “你们都退下。”楚漠北自然明白沐筱萝的意思,遂挥手退了屋内所有人。

    即便如此,沐筱萝依旧用怀疑的目光看向楚漠北。

    “你确定那些隐匿在暗处的人可靠?”沐筱萝很自然的端起茶杯,声音显得十分随意。

    “掌柜的有话尽管直言。”楚漠北似笑非笑的看着沐筱萝,很好奇她会主动找自己的原因。

    “婉儿首先要多谢太子殿下没有断了婉儿的后路,焰币能在石坞镇推广起来,太子殿下功不可没。”沐筱萝吹散了茶面上的绿叶,悠然开口。

    “沐筱萝在你手里,本太子就是不想,也没有选择不是。”楚漠北耸了耸肩,声音显出一丝无奈。

    “沐筱萝……太子殿下对沐筱萝还真痴情。”彼时她听到这些人口中提及沐筱萝这三个字,心里总有一股隐隐的羡慕甚至是妒忌,此刻,就只剩下温暖了。

    “大蜀太子妃么,本太子痴情也是应该的。只是不知筱萝现状如何?掌柜的可否告知一二?”楚漠北不确定眼前女子是否能说出实情,但总好过一句都不说。纵然他再淡定沉稳,可关系到沐筱萝的生死,他没办法不在乎。

    “沐筱萝安好,糟糕的是东洲七国。”沐筱萝捏着茶盖的手砰的叩在了杯缘上,眸色沉凝如水。

    “此话怎讲?”楚漠北闻声,眸底一抹幽色闪过,继而呷了口茶,以掩饰他心底的震撼。

    “直觉。”沐筱萝十分郑重的回答了楚漠北的质疑。

    “噗掌柜的用直觉敷衍本太子,似乎显得不太厚道啊!”楚漠北抬手拭净唇角的茶渍,十分不满的看向沐筱萝。

    “太子殿下以为婉儿在敷衍?实则婉儿是难得的掏心掏肺,如果太子殿下信得过婉儿,便暗中助婉儿将焰币在一个月内流通到整个大蜀,且呈欣欣向荣之势。”沐筱萝终是切入主题,郑重其事道。

    “你觉得本太子长的像傻子么?”楚漠北索性搁下茶杯,声音渐冷,

    “启沧澜,幻萝和刁刁是他们派来监视婉儿的,只要婉儿做的足够好,便还有回去的机会,若回去,婉儿必会带出让太子殿下满意的消息。”众人当中,唯有楚漠北心机最深且在大蜀地界,所以这件事非楚漠北莫数。

    “他们?回去?掌柜的可否说的详细些?”楚漠北对沐筱萝的话起了兴致。

    “不可以。”沐筱萝拒绝的很直接。

    “呵,单凭掌柜的几句话,便要本太子冒险推行焰币?这不公平啊!”楚漠北扬眉,薄唇抿起的弧度带着一丝不屑。

    “那算了!”沐筱萝的回答出乎楚漠北的意料,眼见着沐筱萝起身欲走,楚漠北深吸口气,终是将沐筱萝留了下来。好吧,他承认,刚刚他装的过分了。

    “其实这件事还有的商量。”楚漠北松了口儿。

    “这件事没的商量,要么婉儿现在就走,就当婉儿从来没有来过,要么太子殿下便依着婉儿的法子行事。其实婉儿和太子殿下都知道,你们之所以一路长途跋涉的跟着我们,是因为你们对于启沧澜背后的势力毫无所知,而我们,便是你们唯一的线索,诚然这件事是婉儿主动,但太子殿下应该感恩戴德。”沐筱萝凛然回身,一字一句,清晰无比。那种傲然于世的气势让楚漠北微有一震,这样的霸气除了沐筱萝,世上难得再见。

    “所以本太子只能让圣掌柜牵着鼻子走?”沐筱萝的话让楚漠北没了拒绝了理由。

    “一般人想让婉儿牵,婉儿还看不上呢!”沐筱萝知道楚漠北默认了,心底暗自舒了口气。

    彼时在焰赤国初醒,沐筱萝只道身份并不重要,便对焰赤国没做太多了解,此番既然确定身份,沐筱萝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焰赤国吞并东洲,所以她必须找机会重回焰赤国。而机会就在于焰币!

    为防启沧澜和幻萝跟踪,沐筱萝刻意在幻萝面前对启沧澜亲近,用意便是将幻萝的视线转移到启沧澜身上,这样才能保证自己能安与楚漠北会面。

    “半个月内,本太子必会让焰币成为大蜀主要流通钱票。”有时候,楚漠北也是相信直觉的。

    “告辞!”沐筱萝欣然微笑,旋即拱手转身之时,似是想到什么,复又回眸。

    “楚玉如何确定我是假的沐筱萝?”这个问题,沐筱萝纠结到现在。

    “我们在莽原和南分别找到了两个跟你……是跟沐筱萝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一个自称水婉儿,一个自称月婉儿,你说在看到她们之后,我们如何相信你是沐筱萝呢?”这并不算秘密,楚漠北和盘托出。

    “难怪……如果我说我真的是沐筱萝呢?”沐筱萝扬眉,唇角微笑。

    “那真是打死也不能信了。”楚漠北回答的也很直接。

    “是呵,谁信谁是傻子……”沐筱萝抿唇浅笑,旋即转身离开了太平钱庄。

    且待楚漠北回到石坞镇府尹曹洛的府邸之时,便听到一阵低泣的声音自正厅传来。

    “皇上,楚漠北回来了。”楚玉身侧,殷雪低声开口。众人转眸间,楚漠北已然进了正厅。与沐筱萝的会面,楚漠北并不打算告诉任何人,毕竟沐筱萝的承诺只是空口白话,他不想众人希望越大,到最后失望越大。

    “晗月公主?”楚漠北踏入正厅,便见段梓桐坐在桌边,哭的梨花带雨。

    “晗月公主找到夏王的下落了!”楚玉肃然开口间,楚漠北错愕不已,急步走到段梓桐对面坐了下来。

    “本宫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前脚才离开大夏,还没三天的功夫,狄峰便被人虏了去!幸而本宫早早便在狄峰身上下了‘同心蛊’,所以本宫以自己的‘同心蛊’去寻狄峰,一路跟随,直至到了海边,‘同心蛊’没办法下水,线索就这么断了,但本宫敢肯定狄峰还活着,不然本宫的‘同心蛊’不会有所反应。”段梓桐低泣道出原委。

    “‘同心蛊’?若筱萝身上也有就好……”楚玉见识过南蛊虫的厉害,不禁怅然。

    “其实本宫是有在沐筱萝身上下了‘同心蛊’的,不过……不过因为‘同心蛊’一次只能养一个,所以本宫在给狄峰下蛊之前便解除了跟沐筱萝的‘同心蛊’。”段梓桐拭了眼角的泪,神色颇显愧疚。

    “到海边?整个东洲大陆三面临海,不知晗月公主说的是哪片海域?”楚漠北凝眸看向段梓桐。

    “与楼兰交接的那片紫海!”晗月坚定回应。

    “朕想过了,圣婉儿他们最早出现的地方是楼兰的梁原,如今狄峰又在那里失了线索,所以绑架封逸寒狄峰之人和圣婉儿他们背后的势力该是一伙的!”楚玉冷静分析。

    “紫海方圆百里没有岛屿,他们住在哪里?”楚漠北觉得匪夷所思。

    “方圆百里没有,不代表方圆千里没有!朕不会坐以待毙。既然有了新线索,朕无意再与圣婉儿他们周旋!”楚玉在听到段梓桐的带过来的消息后,便有了自己的主意。

    “楚王想率兵出海?”楚漠北猜透了楚玉的心思。

    “没错,现在种种迹象表明,筱萝很有可能是与狄峰他们关在一起,既然有了线索,朕不能坐以待毙!”楚玉凛然开口。

    “可是我们对那片海域并不熟悉,贸然率兵出海,后果难料!”楚漠北说出自己的顾虑。

    “不管后果如何,朕都要一试!而且出海是早晚的事,朕愿意做这个先锋!”楚玉的绝然在楚漠北意料之中。正如楚玉所言,如果沐筱萝他们真的被困在紫海的某个领域,那么出海是必然的。

    “大蜀愿派水兵十万与楚王同行!”楚漠北不再反对。

    “大夏虽只有一万水兵,亦会力支持楚王!大齐也不会坐事不理!”段梓桐感激般看向楚玉。

    “此番出海,凶险不可预料,朕不会罔顾众多水军的性命,所以朕决定只率五千精锐水军前往,随时与后援大军保持联络,一旦发现可疑岛屿,再增兵不迟!”楚玉已然做了决定。

    “楚王想什么时候出发?”看着楚玉眼中的毅然决然,楚漠北心下微沉,任谁都知道此行凶险,为沐筱萝,他未必做到如此。

    “三日之后,介时朕会与大楚水军在楼兰临近紫海的梁原郡汇合!”楚玉面色沉重,肃然开口。

    “也好,本太子亦会召集水军驻守梁原,为免打草惊蛇,本太子会让皇甫俊休分几路水军乔装进驻梁原与楚王汇合!”楚漠北应声道。段梓桐亦表态即刻回大夏和大齐,将各路水军召集过去。

    “海盗……或许本尊主也能帮得上忙!”寒锦衣剑眉微皱,脑子里顿时浮现出一抹清丽的身影,身影虽清丽,但只要想到那张一见到自己就狰狞的跟野兽似的那位,寒锦衣便从心里打颤。奈何为了沐筱萝,寒锦衣别无选择。

    此事商议妥当之后,众人分头行事,段梓桐自是离开,楚玉则吩咐殷雪将自己的手谕交到老相秦仲手里,由他调派水军赶往梁原郡。楚漠北亦让殷雄回去传令皇甫俊休。唯独寒锦衣可以随时抬脚离开,然则在离开之前,寒锦衣鬼使神差的到了聚仙楼外。

    “锦衣叔叔!”启修笛在接到寒锦衣的暗号时,与子楚时分偷跑出聚仙楼,捏悄到了深巷。

    “你可想死叔叔了!有些日子没见怎么瘦了?是不是他们欺负你?”寒锦衣打从心里喜欢启修笛,此番离开,不知何时才能再见,于是在离开之前,他真是忍不住想要再见启修笛一眼。

    “他们哪有闲功夫欺负我,没人理我,也没人陪我玩,叔叔,你怎么不来找我?”启修笛的声音带着浓重的哭腔,小孩子的感情最真挚,谁对他好,他也最清楚,所以见了寒锦衣,启修笛便有一肚子委屈抱怨。

    “叔叔也想陪你,可是叔叔还有很重要的事要做,所以这段时间不能来看你,你要好好的知道么!若是谁敢欺负你,叔叔回来替你报仇!”寒锦衣轻抚着启修笛的肩膀,难舍开口。

    “不要!叔叔去哪里,修笛一起去啊!”启修笛紧拉着寒锦衣的袖子,不依不饶。

    “一起去……可以吗?”寒锦衣动了心。

    “你说呢!”阴柔的声音自头顶传来,寒锦衣闻声,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抬眸间,正看到刁刁坐在燕尾似的房檐上,双脚轻摇着,脸上的笑诡异莫名。

    “修笛,还不快回去,若是让你干爹知道你要偷跑掉,看他不关你禁闭!”刁刁俯身看向启修笛,声音冷冷的,听的启修笛一阵阵的哆嗦。

    “他还是个孩子,你吓他做什么!”寒锦衣下意识将启修笛揽在怀里。

    “你关心他?”刁刁挑眉看向寒锦衣。

    “当然!”就在寒锦衣语闭之时,便见一道寒光倏的闪过,身侧的启修笛仿佛失了意识般颓然倒在地上,寒锦衣愤怒之下,将启修笛横揽入怀,随后纵身一跃,站到了刁刁身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