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5章 45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777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你干什么?”寒锦衣不明白刁刁的用意,只道她不该对一个孩子动手。

    “把启修笛带走吧。”刁刁的声音仿佛是悠扬于空谷的黄鹂,忽然动听起来,寒锦衣怔了片刻,随后坐到刁刁身侧。

    “你没开玩笑吧?”看着怀里那张精致的小脸,寒锦衣满心欢愉。

    “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么!”刁刁侧眸看向启修笛,心底百般思量。如今启沧澜与幻萝之间的感情有了隔阂,难保幻萝不会利用启修笛对付沐筱萝,亦或者利用启修笛挽回启沧澜,不管是哪一样,都不是她愿意看到的。当然,这只是一个很小很小的原因,刁刁之所以同意寒锦衣将启修笛带走,便是不想断了与寒锦衣的联系,有启修笛在,她随时都有理由去找寒锦衣,若没有这么个纽带,她还有什么借口呢!

    “这……不太好吧?若是圣婉儿他们找不到修笛,会不会发飙啊?”寒锦衣可不想因为他一已之私,坏了楚玉的大事。

    “修笛自愿的!再说,东洲这么大,他们还真没时间找你们!不过……”刁刁欲言又止。

    “你放心,锦衣一定待修笛极好!”寒锦衣信誓旦旦,不知怎的,他就是觉得自己跟这孩子有缘,如果不是这孩子有干爹,他真想认修笛做义子。

    “刁刁要随时知道你们的去向!”见寒锦衣的话没说到点子上,刁刁索性直言。

    “这有难度,但锦衣会每半个月写信报一次平安。若你不同意,那便没办法了。”知道去向?难不成他要告诉刁刁,楚玉准备出兵紫海,他正准备找人帮忙么!

    “那我若回信,你能收的到?”刁刁退而求其次。

    “当然!”寒锦衣爽朗点头。

    “你敢骗我,就算找遍整个东洲,我都会把你揪出来!”刁刁警告之余,算是应允了寒锦衣的提议。

    “本尊武功较你虽弱了些,但这不妨碍本尊一言九鼎!”寒锦衣言之凿凿。

    “好好待修笛,这孩子以往过的并不开心。难得有投机的人,别冷落了他!”看着在寒锦衣怀里昏迷过去的启修笛,刁刁终是有些不舍。

    “放心,本尊主必待他如已出。”寒锦衣感激开口,心里对刁刁渐生出一丝好感。待刁刁离开,寒锦衣看着怀里的启修笛,放弃了回曹府的念头,直朝凤羽山庄而去。若他独行,便会直奔蓬莱岛,但现在有了修笛,他必须要为修笛的安危考虑,于是燕南笙成了与他同行的首选。

    只是寒锦衣没想到,这一趟凤羽山庄之行,倒是阴差阳错的为燕南笙解了窘境。

    直至翌日午时,启修笛的失踪方才引起启沧澜和沐筱萝的注意。

    “必定是楚漠北和楚玉那帮贱民,明知敌不过我们,便拿孩子做威胁,简直卑劣无耻!”幻萝嘴上骂着楚玉,眼睛却冷冷看着沐筱萝。

    “圣女大人这是对自己的武功不自信啊!若真是楚漠北做的,试问,楚漠北手下的隐卫是如何从圣女眼皮子底下将孩子虏走的呢?”其实不管幻萝如何刁难,沐筱萝都未动过真气,不是沐筱萝有多大方,只是跟这种人动气,降了她的身份。

    “圣婉儿!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谁?居然口口声声维护那帮贱民!”幻萝吃鳖,顿时美眸怒睁。

    “不好意思,本圣女失忆,还真不记得自己是谁了。不如你告诉我啊。我到底是谁?”沐筱萝深邃的眸子黑如点墨,此刻看向幻萝的目光熠熠生辉,那种迫人的光芒让幻萝不由心颤,一时竟不知如何接下去。

    “现在不是争论的时候,修笛平素贪玩,这几日我们忙着推广焰币一时疏忽他了,分头找吧!”一侧,启沧澜沉声开口。

    就在众人起身欲分头寻找启修笛时,一直倚在门口默不作声的刁刁突然伸手拦下众人。

    “那个……修笛昨天晚上就走了。”刁刁自然不敢说启修笛是与寒锦衣一起离开的,但除此之外,他还能去哪儿呢!

    “走了?去了哪里?刚才你怎么不说?”幻萝恼怒看向刁刁。

    “刚才你也没问啊!”刁刁不以为然,眸子似是求助般看向沐筱萝。

    “该不会是回新乡了吧?这孩子!”沐筱萝迅速读懂了刁刁眸间深意,随口提醒了一句。

    “可不就是回新乡了么!他真是非常喜欢钱贵做的菜!”刁刁狠狠点头。

    “你怎么可以让他一个人上路?我去找他!”启沧澜略带责备的看向刁刁。

    “不用找了,他到了自然会写信过来的!”刁刁急忙拦下启沧澜。

    “让奔雷去吧,反正他呆在这里只会碍手碍脚。”沐筱萝提议道。几番思量之下,启沧澜同意了沐筱萝的建议,即便奔雷万分的不情愿,却还是扭不过沐筱萝。

    幻萝虽也不想启沧澜离开,但见启沧澜如此听沐筱萝的话,心里很不是滋味,尤其在知道启沧澜对沐筱萝有心之后,幻萝越发容不下沐筱萝活着。于是,她选择了铤而走险。

    适楚,月黑风高,凉风习习,魅姬依着幻萝的指示到后巷之时,幻萝已然候在了那里。

    “这是夺命散,你想办法掺进沐筱萝的膳食里。”杀沐筱萝,她当然不会亲自动手,所以她决定牺牲魅姬。

    “圣女要杀沐筱萝?可沐筱萝一死,焰币推广……呃……”未待魅姬说完,幻萝一道掌风袭来,魅姬顿觉胸口似裂开般痛的难以忍受。

    “本圣女行事,还需要你来提醒么!你只管照做!只要沐筱萝一死,本圣女自会给你解药。”在幻萝眼里,魅姬和沐筱萝他们一样,都是贱民,他们的命,根本不值一文!

    “是……”魅姬忍痛接过夺命散,眸底寒光一闪而逝。

    “一旦被人发现这毒是你下的,你……知道该怎么做了?”见魅姬接过毒药,幻萝似有深意的提醒了一句。

    “魅姬这条命是圣女从楚云钊手里救下的,如今为圣女赴汤蹈火,魅姬心甘情愿,若被他们发现,魅姬自会承担一切,只是楚云钊……”魅姬欲言又止。

    “你放心,楚云钊敢对本圣女动手,这帐,本圣女迟早都要算的!”幻萝的声音缓和了几分。

    “魅姬先替死去的千面谢过圣女!”魅姬恭敬施礼,转身时眸间一片冰寒,到底曾是铁血兵团的副都尉,魅姬的心思又岂是那么简单的。现在的她,不会为任何人轻视自己的命,楚云钊没死之前,她没有死的理由。

    且说沐筱萝房间内,刁刁支支吾吾半天,算是把启修笛的去向说明白了,她原本以为沐筱萝会责怪自己,却不想整件事叙述下来,就只换来沐筱萝一声浅笑。

    “就说你舍不得寒锦衣,你真是为修笛着想的?”沐筱萝一语破的,刁刁不由的脸颊绯红。

    “你也相信寒锦衣不会伤害启修笛,对不对?”刁刁见自己的小九九被沐筱萝识破,索性也不隐瞒,登时凑过来,求得沐筱萝的意见。

    “虽然上次的事并不愉快,但本圣女相信寒锦衣对启修笛的感情是真的,而且身为万皇城的尊主,他有自己的骄傲,这种龌龊之事除非有人挑唆,否则他断不会再做第二次,至于那个挑唆之人么……也不会选择故伎重演。”沐筱萝的自信来源于她与楚漠北的契约。

    “就是嘛!寒锦衣行事光明磊落,怎么会伤害修笛!”刁刁狠狠点头,眼底华彩熠熠。

    “行了,我已经吩咐奔雷回到新乡后让钱贵写封信过来,启沧澜和幻萝那边好应付,只是……”沐筱萝眉目微沉,转尔看向刁刁。

    “寒锦衣有没有说为什么离开?”在沐筱萝看来,除非很重要的事,否则寒锦衣没有离开的理由。

    “这个刁刁没问耶,不过刁刁猜该没什么重要的事儿吧,否则他也不会带着修笛啊!”刁刁如是想。

    “希望如此。”沐筱萝轻吁口气。既然她是沐筱萝,便该对每一个关心她的人负责。

    且说楚漠北果然信守承诺,三天的时间,焰币在石坞镇渐渐活跃起来,除了到聚仙楼花销,镇上百姓已经开始用它购买粮食,布匹甚至是首饰,这样的效果让沐筱萝十分满意。更让人欣喜的是,石坞镇临近的郡县似乎也开始流行起了焰币。

    有了这样的成绩,沐筱萝相信自己在司空穆眼里的价值会慢慢提升。

    “怎么样?”绸缎庄前,眼见着进去的两位妇人用焰币购买了两匹上等的纹绸,沐筱萝转眸看向启沧澜,声音中透着兴奋之意。

    “喜欢么?”启沧澜的回答让沐筱萝错愕非常。见沐筱萝不语,启沧澜踱步走进绸缎庄,用焰币买了一匹颜色温和的绸缎递到沐筱萝面前。

    “什……什么意思?”沐筱萝的表情越发错愕了。

    “你很配这种颜色。”看似面色平静,温文尔雅的启沧澜,心却偷着节拍的跳动着,这是他生平第一次送人东西。

    “是么?那婉儿先谢过大祭祀了。”在知道真相的那些天,沐筱萝本能的排斥启沧澜,在沐筱萝看来,自己的境遇一定跟他妥不了干系。但之后,随着沐筱萝的情绪渐渐平稳下来,她忽然觉得自己之前的做法不对,她不仅不该疏远启沧澜,相反,她要尽量靠近启沧澜!身为皇教的大祭祀,关键时刻,很有可能成为自己的救命稻草。

    虽然沐筱萝觉得这种利用有些不光彩,尤其是启沧澜对自己还算不错,但只要想到是他们害的自己失忆,沐筱萝便不觉得愧疚了。

    “叫沧澜吧,免得让人生疑。”见沐筱萝对自己所选的布匹爱不释手,启沧澜的唇角若有似无的勾起一抹完美的弧度,阳光下,那抹浅笑倾世无双。

    沐筱萝有片刻的迟疑,欺骗这样的男人是种罪过,还好现在的她,真心不在乎罪犯滔天,尤其在看到角落里,幻萝杀人鞭尸的目光时,沐筱萝心情大好。

    “婉儿,你先回去。”启沧澜在听到幻萝的千里传音后,轻声嘱咐了一句,随后便朝着不远的角落走去。

    沐筱萝当然知道启沧澜离开的原因,眸光闪烁时,角落里已经没了幻萝的踪影。只是让沐筱萝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她转身的时候,竟然在人群里瞄到了楚玉的身影,回想过往的那段时光,回想楚玉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沐筱萝心底顿升一股暖意。

    然则就在沐筱萝欲上前之时,却见楚玉漠然转身,似见了瘟神般拔腿就走。沐筱萝觉得好笑,紧走两步跟了上去。

    “喂!心虚啊?”见沐筱萝挡在面前,楚玉面色颇为不好,如果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楚玉一定会送上一句‘好狗不挡道’!

    “让开!”楚玉眸色生寒,极有涵养的开口。

    “不想让。”沐筱萝表现的十分无赖,不仅不让,倒还上前两步。

    “别逼我动手!”楚玉有种即将染上瘟疫的感觉,猛的后退数步,之后嫌恶的看向沐筱萝。

    “动手啊,没问题啊,你只要打我一下,我便打沐筱萝两下。反正我总不至吃亏就是了。”虽然在楚漠北和寒锦衣那些人的衬托下,楚玉不是最睿智无双,也不是最神勇无敌的,但是楚玉对自己的感情,却是最坚贞不移的,沐筱萝一直坚信这一点。

    “你想怎么样?”楚玉冷颜看向沐筱萝,终是败下阵来。

    “请本掌柜吃顿饭呗!就这家了!”沐筱萝的眸子瞄到了身边的康乐酒楼,于是抬脚走进正厅。外面,楚玉犹豫很久,直到沐筱萝用口型念出‘沐筱萝’三个字的时候终是无语,悲愤跟了进去。

    三层的雅间内,沐筱萝点了酒楼里十道特色菜和一壶上好的女儿红。

    “听说沐筱萝是大蜀太子妃,你就算再喜欢她,又有什么用啊?”沐筱萝将启沧澜送给她的布匹搁在一边,自顾夹着菜。

    “吃饭还堵不住嘴!”楚玉瞥了眼毫无吃相的沐筱萝,恨恨道。

    “你不吃?”沐筱萝见楚玉没有动筷的意思,好心问道。

    “吃不下!饭钱在这儿了,你若敢动沐筱萝半分,朕跟你没完!”楚玉说话间自怀里掏出三百两的银票,‘啪’的拍在桌面上便想离开。

    “放心,我不会把沐筱萝怎么样的,我只会告诉她,是谁在屋顶亲了婉儿,还那么深情款款的,说什么只爱婉儿啊,不是沐筱萝,就是眼前的婉儿。”彼时的心境已然不在,沐筱萝释怀的拿这件事出来消遣。

    “你!你敢胡说!”楚玉抬起的脚步停滞在空中,利目如锥的看向沐筱萝。

    “只要你坐回去。”沐筱萝朝着楚玉的椅子呶呶嘴,神情十分傲慢。权衡利弊之后,楚玉只得坐回原位。

    “听话。”沐筱萝满意的点了点头,心情愉悦的夹了口香喷滑腻的鱼肉。

    “你别得意,如果沐筱萝有半点闪失,朕铁定把你大卸八块!”楚玉拿沐筱萝没辙,就只剩下说狠话了。

    “没卸磨就想杀驴啊?没有婉儿,累死你们也找不到沐筱萝!”沐筱萝信心十足道。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