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457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8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都市天龙至尊家有劣徒欠调教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点道为止末世之召唤悍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也不尽然吧!”楚玉冷嗤着瞥向桌子对面那位,悻悻开口。

    心,微有一颤,沐筱萝手中的竹筷在空中停了数秒方才恢复如初。

    “如果你们有办法,还至于赖在石坞镇跟婉儿耗着?”沐筱萝似是无意启唇,挑眉看向楚玉。

    似乎意识到自己一时口快引起了对方注意,楚玉索性一言不发,双手环胸坐在那里,清眸微垂,佯装假寐。沐筱萝心知楚玉起了戒心,便不急着追问,就在房间的气氛异常诡异之时,忽有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儿敲门走了进来。

    “你是圣掌柜的吗?”与其说是男孩儿,倒不如说是一个小乞丐。

    “是啊,我就是。”沐筱萝搁下手中竹筷,疑惑看向小乞丐。

    “这个给你。”小乞丐也不废话,当即将一张字条塞给沐筱萝便跑开了。沐筱萝眸色微沉,小心翼翼打开字条,在看到上面的内容时,柳眉不由的蹙起。

    “发生什么事了?”楚玉下意识开口,满眼疑惑。沐筱萝也不回应,旋即起身欲走。

    “喂!就这么走了?你的布!”楚玉起身时方才看到沐筱萝忘在桌边的布匹。

    “替我送回聚仙楼!”沐筱萝丢下这句话后,快步离开的康乐酒楼。若依楚玉,他必将这匹布扔到大街上随乞丐去捡,但一想到沐筱萝刚刚的威胁,所有嚣张的想法顿时化作灰飞。

    且说沐筱萝绕了几条巷子,终是进了一间简陋的客栈。在掌柜的引领下,沐筱萝走进二楼相对干净的雅间,推开房门,里面空空如也。差不多等了半柱香的时间,相约之人方才姗姗来迟。

    “聚仙楼要比这里方便的多,你又何必舍近求远呢?”沐筱萝提壶倒了杯水,自顾饮着,不是沐筱萝做作,她实在是跑的累了。

    “魅姬以为圣女不会赴约。”来者不是别人,正是魅姬。

    “说吧,为什么要避开幻萝和启沧澜的视线,单独约见本圣女?”沐筱萝对魅姬的认识不深,只道她与千面等人在焰赤国被人欺负,后因冷冰心的缘故,境遇算是好些,之后也是冷冰心求着自己,自己方才将他们带出焰赤国。

    “自然是有防着他们的必要,魅姬想问圣女一句,对魅姬,圣女有几分相信?”魅姬的神色自出现开始,便冷若冰霜。

    “那要看你说的是什么。”沐筱萝肃然应道。

    “说的是圣女大人的身世!”魅姬的话令沐筱萝神色一顿,沐筱萝继而抬眸,似有深意的看向魅姬,言外之意便是让她继续。

    “虽然魅姬不知道焰赤国的混蛋是如何让你失去记忆的,但有一点魅姬可以肯定,你根本不是什么圣女,你是沐筱萝!是楚后沐筱萝!”魅姬觉得自己的话足以让人震惊,却不想沐筱萝的神色却没有太大变化。

    “哦?”沐筱萝托着香腮,饶有兴致的看向魅姬,轻描淡写的应了一句。

    “你不相信?”见沐筱萝淡定如常,魅姬错愕不已。

    “然后呢?”沐筱萝并没有给魅姬肯定的回答,她不确定这是不是幻萝试探自己的伎俩。

    “然后……然后你的存在已经让某人感受到了威胁,所以那个人让魅姬在你的膳食里下毒,这是‘夺命散’。”已然到了这个地步,魅姬没有反悔的余地。

    “幻萝……我就真的这么讨厌,以致于没有法师的命令,她也敢要了我的命?”沐筱萝看着桌上的纸包,眼底闪过一抹不屑。

    “在爱情面前,女人的智商为零。”初时对于幻萝的这个要求,魅姬也觉愚蠢至极。

    “如果我死,总会有人出来抵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抵命的人,是你吧?”沐筱萝抬眸看向魅姬,眸色深邃如海。

    “若非逼至绝境,魅姬也不会铤而走险,如今幻萝逼着魅姬毒杀你,魅姬却将实情相告,若是幻萝知晓此事,我一定会死的很惨。”魅姬坦诚直言。

    “既然在婉儿与幻萝之间,你做出了选择,那么婉儿自会让你知道,你的选择是多么的正确,不过婉儿十分好奇,你到底有什么把柄落在幻萝手里,才让她如此肆无忌惮的利用你?”沐筱萝追根究底道。

    “不知圣女还记不记得千面,白斩和墨常?”提及三人,魅姬眼底泛起一抹晶莹。

    “记得,本圣女好意让他们离开,他们却乐不思蜀了,不过本圣女好脾气,他们就算一辈子不回来,本圣女也不会追究的。”沐筱萝对这三人不告而别颇有微词。

    “他们不是不想回来,而是回不来了……”魅姬声音哽咽,垂在两侧的手渐渐攥紧了拳头。

    “谁干的?”看着魅姬的表情,沐筱萝已然猜出一二。

    “楚云钊!是楚云钊杀了他们,如果不是幻萝及时出现,魅姬也死了……”回想彼时一幕,魅姬仍觉心痛难当。

    “楚云钊?楚云钊还活着?”沐筱萝既已知道自己是什么人,自然知道楚云钊在自己心里是怎样的存在。

    “呵,真是应了那句话,祸害遗千年!他不仅活着,而且武功精进数倍不止,魅姬如今便是连他一招都接不下!”魅姬说话时额头青筋迸起,眸间光芒似烈火般熊熊燃烧。

    “该死……这么说来,幻萝也算是你的救命恩人了?”或许因为失忆,沐筱萝对楚云钊的恨并没有此前那样浓烈,但这并不妨碍她要置楚云钊于死地,毕竟是不共戴天仇人,失忆也改变不了事实。

    “幻萝救魅姬,只是想利用魅姬要挟无名,好让无名收买鬼道子的大徒弟鬼杵,也因此才有了月婉儿和水婉儿,当初楚玉与你反目成仇,便是幻萝一手设计的。不止如此,幻萝已经在魅姬身上下了剧毒,如果我敢违背她的意愿,死路一条。”魅姬知道沐筱萝在怀疑自己,饶是自己站在沐筱萝的位置上,也不会轻易相信这些听起来有如天马行空的话。

    “横竖都是一死,所以你想给自己求条活路?”沐筱萝相信魅姬,比魅姬想象的还要相信。当然,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因为沐筱萝听到了那一楚幻萝脱口而出的事实。

    “求得成,是魅姬幸运,或许还能手刃楚云钊,求不成,至少魅姬尽力了,死后也能给千面他们一个交代!”魅姬绝然开口。

    “有情有义,本圣女喜欢。回去吧,出来时间久了会引起幻萝的注意。”沐筱萝轻吁口气,算是对魅姬重新认识了。

    “那你是相信自己就是沐筱萝了?”魅姬狐疑看向沐筱萝。

    “这不重要。”沐筱萝莞尔微笑,并没有给魅姬准备的答复。见沐筱萝拿着‘夺命散’离开,魅姬有片刻的凝滞,就这么走了?她甚至没告诉自己下一步该怎么做?魅姬心底划过一抹苦涩,或许这一次,她赌输了。

    且说沐筱萝离开,楚玉真的就按着沐筱萝的话将布匹送到了聚仙楼。

    “楚王?难得楚王大驾光临,快进来!”在看到楚玉之时,刁刁摇曳生姿的迎了上去。

    “这是你们圣掌柜的东西,麻烦你转告她,东西朕送来了,她答应朕的事可千万别忘了!还有!下次再敢随便乱扔东西,没人给她送了!”楚玉也不理刁刁一脸的殷勤,随手将布匹了过去,继而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什么跟什么啊?谁踩着他尾巴了吧!”刁刁呶着嘴,这才注意到手中的布料,触手柔滑,绝对的上品。就在刁刁抱着布匹走上三楼时,正迎上启沧澜和幻萝神色怪异的目光。

    “这布料不错,你要不要?”刁刁见幻萝的眸子紧盯着怀里的布匹,难得大方问道。

    “东洲贱民的东西,本圣女不稀罕!”幻萝的声音大有幸灾乐祸之意。

    “这可是你说的,别到时候再根本姑娘抢!”刁刁挑眉瞥了眼幻萝,随后欢喜将布匹送进了沐筱萝的房间。

    待刁刁的身影消失之后,幻萝阴郁的美眸看向启沧澜,

    “你虽看重她,她却看轻你,到底是劣根,都已经被楚玉耍过一次了,还要主动找人家!沧澜,为了这

    “把那碗参汤端过来,本掌柜的宝贝儿要喝!”见魅姬进来,沐筱萝似是无意唤了一句。魅姬亦非等闲之辈,在看到沐筱萝手中的仓鼠时,心下恍然,于是止步不前,犯难看向沐筱萝。

    “掌柜的,这参汤……是厨房专门为您准备的,怎么能给仓鼠呢?”魅姬刻意拿捏着不肯向前。

    “既然是厨房为本掌柜的准备的,那你就端过来嘛!”沐筱萝催促开口,魅姬轻噎了下喉咙,眸子似是无意的瞥向幻萝,幻萝眸色骤凛,心知不妙,却也不动声色。魅姬见幻萝没有反应,只得硬着头皮将参汤端了过去。

    “小仓鼠,你有口福了,这玩意可不是一般人能喝得起的呢!”沐筱萝说着话,便舀了一匙参汤倒进铁笼内的木槽里,那小仓鼠便似听懂了沐筱萝的话,登时吱吱的喝了起来。

    “主子,浪费啊!”看着小仓鼠喝的津津有味,刁刁不禁摇头。

    然则就在刁刁语闭的下一秒,那仓鼠忽然停滞不动,尔后吱吱乱叫,到最后肚皮翻白死翘翘了,整个过程不过几秒钟而已,他们甚至没感觉到仓鼠的痛苦,它便已经归了西天!

    沉寂的正厅内,所有人都震惊不已,沐筱萝尤其震怒,陡然拍案而起。

    “魅姬!这是怎么回事?”沐筱萝怒目看向魅姬,神色寒蛰如冰。

    “这……魅姬不知!魅姬真的不知道啊!”事实上,那参汤里真的什么都没有,彼时魅姬给沐筱萝的‘夺命散’早已被沐筱萝涂抹到了铁笼的木槽内。

    “不知?魅姬,你也忒大胆!你若清白,便将那剩下的参汤喝了!”说话的并不是沐筱萝,而是幻萝。

    见幻萝如此,魅姬心下陡凉,若非她将这一局赌在沐筱萝身上,结果可想而知。

    “魅姬真的没在参汤里动手脚,求圣女大人明鉴!”魅姬扑通跪在地上,眼泪簌簌而落。

    “如果没有,你有何不敢?”幻萝咄咄逼人,眸色凌厉。魅姬心知幻萝是想杀自己灭口,此番若再争论下去,也是枉然,于是魅姬默默起身走向沐筱萝,她把所有的赌注都下在了沐筱萝身上。

    就在魅姬想要拿过参汤的时候,沐筱萝先一步端起参汤‘砰’的一声摔到地上。

    “魅姬,虽然本掌柜相信这件事不是你做的,但是从现在开始,聚仙楼的膳食不需要你插手,包括沏茶的水你都不可以动!”沐筱萝的举动让在场所有人都觉诧异非常。尤其冷冰心,着实为魅姬捏了把汗,毕竟在焰赤国相处的那段时间,她们之间还是有感情的。

    “掌柜的,冰心觉得吧,如果这件事不是魅姬做的,那么真凶一定巴不得魅姬死,好一招借刀杀人呢!”冷冰心的话直指幻萝,作为鬼道子的关门弟子,她还真不用对幻萝太客气。

    “鬼妹!你想说什么!”幻萝自然听出冷冰心的意思,愤然起身,美眸如霜。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幻萝,你别当我们眼睛都是瞎的,平###怎么瞧不上掌柜的我们都看在眼里,但这一次,你过分了!居然敢朝掌柜的下毒!同为圣女,你这么做似乎有点儿自相残杀的意思呢,不知道法师知道这件事后会有什么反应!”冷冰心也不怕她,当即起身据理力争。

    “沧澜,你知道我的,这种龌龊之事,本圣女不屑做!”幻萝心虚看向启沧澜,却见启沧澜面沉如水,冷眸似冰,心,顿时少了几分底气。

    就在形势僵持不下之际,沐筱萝又一次拍响桌案。

    “凶手未必就是我们的人,或许是楚漠北他们也说不定,本圣女希望这件事到此为止,以后我们小心防范便是!至于魅姬,刚刚本圣女已经做出决定,行了,你也坐回去,吃饭!”见沐筱萝不追究,冷冰心索性朝幻萝瞪了一眼,转尔便似无事人般拿起筷子。整顿饭下来,大家都吃的食不甘味。

    圆月初上,楚色迷蒙,楚风袭过,桌上烛火摇曳,时暗时明。

    “就知道大祭祀会来,茶都备好了!”微风拂面之时,一抹白色的身影乘风而至,一股淡淡的幽香随之而来。

    “你怀疑下毒之人是幻萝?”启沧澜的声音永远蕴着一股沧桑和深沉,仿佛是经历的万年的风霜,沉淀下来的,就只剩下一声唉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