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46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8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九龙圣祖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交出圣婉儿,本祭祀放你们一条生路。”雨打青瓷的声音幽冷的让人生畏,启沧澜开口间,殷雄与断魂三梦已然将他围在中央。

    “除非我们死!”殷雄没有过多的废话,与断魂三梦同时出手,五道身影便在沐筱萝的面前打成一片。

    “再这么打下去,启沧澜必死。不过他死了也好,若等他武功恢复,怕是没人制的服他!”魅姬冷漠开口,对于焰赤国的任何人,魅姬都巴不得将他们挫骨扬灰。

    沐筱萝神色一怔,美眸定定望着揪打在一起的五人,眼里透着隐隐的焦虑,还有心痛,为谁而痛呢?启沧澜吧,她不想启沧澜死,真的不想。

    “呃……”白色的身影急骤般自半空中摔到了地上,如雪的白衣被鲜血染成了红色,启沧澜的胸前,便似开了一朵偌大的曼珠沙华,绚烂中透着凄惨。

    “住手!”沐筱萝几乎没有犹豫的跳下车厢,大步跑到启沧澜身边,目色冰寒的看向殷雄。

    “比起本掌柜,启沧澜更有利用价值!”沐筱萝厉吼间伸手去搀启沧澜,只是手却被拂开了。有那么一刻,沐筱萝是无地自容的。

    “他不能活!”殷雄深知主人对启沧澜的忌惮,只要他死,主人或许能松一口气。

    “你们要杀他,那本掌柜也不活了!车里那位你们也顺带着杀了吧!”沐筱萝凛然开口,面色如冰。车厢内,魅姬不禁抹汗,这件事儿跟自己有关系么!看来在沐筱萝手下当差,也不是件轻松的事呵。魅姬当然知道,沐筱萝这是在提醒自己,如果启沧澜有个闪失,大家谁也别想好。

    “这件事由不得你!”饶是眼前之人是沐筱萝,殷雄或许会给沐筱萝几分颜面,既然不是,他便没有迟疑的理由。

    “你是真不信我会死给你看啊!”当沐筱萝手中的匕首抵在自己雪颈上,殷红的血蜿蜒流下来的时候,殷雄再也没敢迈步,殷雄知道眼前这个女人存在的价值,他只是没想到圣婉儿会为启沧澜死。

    “启沧澜的武功已不如从前,你们若想制服他,办法还是有的。”车厢内,魅姬不失时机的补充了一句,于是殷雄与断魂三梦分别用独家点穴法封了启沧澜身上所有穴道,这才打消了必杀的念头。

    马车继续前行,车厢内的气氛却不似刚刚那般轻松,直至走出很远,启沧澜都没有说一句话,只是闭目坐在那里,似在假寐,但沐筱萝看的出,启沧澜的状况很不好,俊逸的容颜没有一丝血色,唇角渗着血,看上去十分狼狈。

    “咳……”沐筱萝刻意弄出点儿动静,想要引起启沧澜的注意,只是不管她咳几声,启沧澜便似没听到一般,一动不动。沐筱萝逼于无奈,只得搥了下坐在一边默不作声的魅姬,希望她能打破僵局。

    “掌柜的,您是想让魅姬回避么?好啊!”魅姬无意掺和,登时起身掀帘坐到了外面。见魅姬如此‘善解人意’,沐筱萝额头顿时浮起三条黑线,奈何沐筱萝想伸手把魅姬拉回来的时候,启沧澜却把眼睛睁开了。

    于是沐筱萝停滞在空中的手顿了一下,复又收了回来。

    “你醒了?”沐筱萝干笑着看向启沧澜,即便她有一万个理由可以和启沧澜理直气壮的讲话,但在面对启沧澜近乎于冷漠的目光时,沐筱萝的声音顿时温顺起来。

    “你真的那么在乎楚玉,即便他心里只有沐筱萝,你都不在乎?”启沧澜低微的声音伴随着心痛,深邃的眸平静如死水无波。

    “谁说我在乎他了?这不是不小心被抓了么……”沐筱萝脸上有些挂不住了,尴尬启唇。

    “真是不小心

    “锦衣叔叔,你还吃奶啊?”贴边儿坐在燕南笙身侧的启修笛,眨着天真无害的眼睛,说了句让人喷血的话。见寒锦衣面如褚色,燕南笙心情顿时大好,不适感也减轻很多。

    “寒锦衣,你确定我们到蓬莱岛之后会受到礼遇?”燕南笙一直在纠结这个问题,对于水阡陌这三个字他并不陌生,但却从未谋面,只道她是海上的霸王,统领着据她所知的所有海域的海盗,那真真是个女汉子!

    “不确定。”寒锦衣的回答令人十分忧伤。

    “不确定你带修笛去?”几日相处下来,燕南笙与启修笛的关系突飞猛进,甚至让寒锦衣都有些嫉妒。

    “你与我不受待见,不代表修笛也一样。据传水阡陌特别喜欢孩子,我们家修笛这么可爱,她没有不喜欢的理由啊。”寒锦衣如此解释。

    “切!你们家修笛?这可是本盟主的儿子!”燕南笙一把将启修笛抱在怀里,说着话便要亲上一口。

    “可是修笛有干爹了呀……咯咯……”被燕南笙弄的痒痒的,启修笛大笑不止。

    “那我就当你亲爹!”燕南笙也不管寒锦衣看的眼红,顿时与启修笛闹成一片。差不多一个时辰的时间,寒锦衣他们终于看到了目的地,只见眼前突然出现一座岛屿,郁郁苍苍,似有祥云缭绕,美不可言。

    然则就在他们兴奋之余,便见有三艘快船朝自己行驶过来,不消片刻便将寒锦衣所在的小船围在了中央。

    “你是谁?报上名来!”船上一身材魁梧的男子俯瞰寒锦衣,厉声质问。

    “在下万皇城寒锦衣,特来拜访水岛主。”寒锦衣朝船上男子拱手,声音清澈爽朗,面目俊逸无双。

    男子闻声后并未回应,而是转身离开,差不多一柱香的时间,男子复又出现。

    “寒尊主,请!”于是在三条大船的引领下,寒锦衣等人终是踏上了蓬莱岛的地界。虽是岛屿,但岛上的面积差不多有半个楼兰那么大,四处皆栽着宽叶的树种,玉石铺砌的道路两侧花团锦簇,风起,便有阵阵幽香萦绕鼻间,令人心旷神怡。

    “锦衣叔叔,这里好漂亮,比焰赤国还要漂亮……”启修笛忘情看着周遭的景致,一时失言,竟将焰赤国三个字吐了出来,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启修笛登时捂住嘴巴,寒锦衣与燕南笙四目相视,当是没听到。

    眼前一座恢宏的宫殿拔地而起,金石铸面,琉璃镶边,翡翠明珠的饰品将整座宫殿衬托的极尽奢华,宫殿正面,偌大的匾额上赫然写着‘凤宫’二字。

    随着寒锦衣三人走进凤宫,里面的装潢更让三人瞠目结舌,身为万皇城的主人,寒锦衣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是个穷人。

    “锦衣叔叔,这里好闪啊!”启修笛到底是个孩子,对金银珠宝的概念还没那么强烈,只道这里五颜六色的很好看。

    就在这时,一阵嬉笑声自正殿传了出来,声音很杂,有女人的声音,更多的则是小孩儿的笑声,寒锦衣与燕南笙几乎同时拉住启修笛的小手,心里都打着鼓。此刻,已有人进了正殿,不多时,正殿宫门大敞,身着浅绿宫装的丫鬟走至寒锦衣面前。

    “岛主请你们进去。”丫鬟的声音很甜,看着启修笛的眸子却透着毫不掩饰的贪婪。没错,就是贪婪!

    寒锦衣见此,登时拉着启修笛大步进了宫殿。一入宫殿,寒锦衣和燕南笙顿时傻眼了,只见偌大的宫殿内,摆满了小孩子的玩意,左侧多是些檀木制的刀枪剑戟,斧钺钩叉,还有木制的战马,战车等等,围着的大都是七八岁的小男孩儿,右面则是些针织刺绣,胭脂水粉,自然是围着一群小女孩儿。

    大殿中央,暖玉雕成的凤椅上,一女子神态怡然的坐在那里,粉瓷的肌肤晶莹如玉,狭长的凤目美艳无双,身上的衣服华贵却不繁琐,简单又不失奢华,女子如瀑的长发以一根紫钗盘起,面颊两侧凌乱的落下两缕,更衬出女子的一番妩媚风韵。

    此刻,那双狭长的丹凤眼正微微眯起,纤长的指尖轻轻点着暖玉扶手,即便大殿里声音嘈杂,但寒锦衣仍能听到座上女子敲打扶手的声音,一下一下的,听着让人心乱。

    “孩子们,你们先跟紫洛姨娘出去玩,一会儿娘去陪你们!”清越的声音温柔的似要挤出水来,水阡陌看向那些孩子们时,眼底顿生一片华彩。

    只待那些孩子们离开,正殿顿时清净下来。

    “万皇城寒锦衣拜见岛主!”寒锦衣先一步上前,拱手施礼。

    “凤羽山庄燕南笙拜见岛主!”燕南笙亦恭敬上前,如今在人家地盘上,他们二人有必要讲足礼节。只是正座上,水阡陌仿佛没看到二人,径自起身,朝启修笛走了过来。

    “岛主?”见水阡陌看着启修笛的眸子充满占有欲,寒锦衣顿时后悔不已,他只道水阡陌喜欢小孩,却不知道竟这么喜欢!

    “嘘——”水阡陌莹润的手指靠在唇边,示意寒锦衣别出声,转尔看向启修笛。

    “小宝贝,叫什么名字,多大啦?”水阡陌缓缓蹲在启修笛面前,青葱玉指想要抚上启修笛的面颊,却被启修笛避开了。

    “锦衣叔叔……”启修笛有些认生,不由的朝寒锦衣靠了一下。

    “岛主,这孩子叫启修笛,八岁。”寒锦衣十分温和的回应道。

    “不是叫你别出声!这么大人了,看不出本岛主的手势是什么意思?本岛主不是不能容忍蠢货,但你也不能太蠢了是不是?”水阡陌的声音不是很大,但句句都有杀伤力,尤其是她眼中透着的嫌恶,让寒锦衣第一次感觉到无地自容。

    “不许你欺负锦衣叔叔……”启修笛见水阡陌这样训斥寒锦衣,登时站了出来。

    “修笛乖,姨娘没有欺负你叔叔,只是在教他最基本的礼貌,修笛啊,喜不喜欢这里?姨娘陪你玩?”水阡陌硬是拉过启修笛,眉目皆是温色。这个孩子她喜欢,从第一眼看到就特别喜欢!

    “可是……”启修笛自是愿意玩的,眸子请示般看向寒锦衣。

    “叶子,招呼这两位!修笛,大人们有正事要谈,走,姨娘陪你玩去!”水阡陌也不管寒锦衣和燕南笙无声的拒绝,硬是带着启修笛走出了正殿。

    “喂!你想把修笛带到哪儿去?”燕南笙按捺不住的想要追上去,突地,一道黑色的身影陡然拦住了他的去路。

    “蓬莱岛的规矩,一个孩子只能换一个愿望,虽然你们来了两个人,但也只能提一个条件!”名为叶子的女子面色清冷,肃然看向燕南笙和寒锦衣二人。

    “换?什么意思?”寒锦衣剑眉微皱,狐疑看向身着一袭楚行衣的叶子,从此人的打扮上看,眼前之人该是水阡陌的隐卫。

    “你们若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又怎么会带个男孩儿到这里来。算你们幸运,这个男孩儿岛主很喜欢。说说你们的条件!”叶子不愿废话,催促道。

    “锦衣此番来找岛主是想向岛主打听个地方,至于修笛,我们是要带走的!”寒锦衣听出叶子的意思,登时表明心迹。

    “带走?岛主看上的孩子还没有一个能带走的,你们想打听哪里?”叶子决然开口。

    “不能问!问了修笛就带不走了!”一侧,燕南笙登时阻止寒锦衣。

    “就算不问,那个小男孩儿也带不走!你们且想着,等想好了再叫我出来!”叶子不耐烦的闪身,倏的消失在寒锦衣面前。

    看着空荡荡的大殿,燕南笙与寒锦衣感觉到了空前的无助。

    “现在怎么办?”燕南笙一脸悲催的看向寒锦衣。

    “去找修笛,然后离开!这地方真是多一秒也不能呆!”寒锦衣旋即转身,朝殿外而去,燕南笙自是随后跟了出去。

    差不多十天的时间,殷雄终是将沐筱萝他们送到了梁原郡,这一路上,启沧澜始终没再跟沐筱萝说话。沐筱萝知道启沧澜对自己很失望,也知道启沧澜是因为担心自己,才明知武功不敌还要追上来,启沧澜的好意她都明白,也很感激,但仅此而已,既然她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那么注定所做的事情都要与启沧澜的想法相悖,她是沐筱萝,这是没变法改变的事实。

    且说到了梁原郡,沐筱萝没能如预期那般看到楚玉,得到的却是楚玉已然率领水军离开梁原郡,直奔

    焰赤国,阴森冰冷的皇教总坛内,楚云钊卑躬屈膝的站在一侧,目及之处,幻萝和刁刁正站在巨蟒面前等待司空穆出现。这段时间,楚云钊不仅与赤川勾结,还暗地里联络上了鬼道子的大徒弟鬼杵,私自将赤川所探查出来的皇教渗透在朝廷的奸细都换了皮,此番赤川再有何动作,司空穆已很难发现。

    此刻,巨蟒嘎吱一声,两只墨绿宝石镶嵌的瞳孔陡然闪亮,更衬的总坛阴森骇人。

    “幻萝拜见教主!”

    “刁刁拜见教主!”在看到蟒蛇头顶那抹黑袍时,刁刁与幻萝恭敬施礼。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