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46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482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嗯,你们回来的正是时候,有密探禀报,楚玉已集结兵力到了梁原郡,不日率兵出海,意在寻找焰赤国所在,幻萝,本教主命你驱使水兵三万,并带九尾海怪潜伏紫海,给他些颜色看看,我焰赤国还没动武,他们倒先出兵了,真是自不量力!楚云钊,你随幻萝一起,凡事听从幻萝指挥!”司空穆冷蛰开口,金色面具寒意森森。

    “幻萝遵命!”幻萝心下微舒,上次杀楚玉不成,没想到楚玉居然主动送上门来,也好,沐筱萝,你便看着本圣女是如何将楚玉的首级取下来送到你面前的!你让我伤心,我便让你心更痛!

    “鸿弈必定竭尽所能!”在听到司空穆的指示之后,楚云钊暗自狠吁口气,他原以为是自己私下的小动作引起了司空穆的怀疑,此番叫两位圣女回来是彻查此事,看来是他多虑了。

    “好,你们退下吧。”司空穆微微点头之际,幻萝与楚云钊恭敬转身退出总坛,待铜门紧闭一刻,刁刁顿时抬头,亲昵唤了声‘师傅’

    “回去再说。”司空穆声音渐柔,转身消失在蟒蛇之上。

    眼前落樱纷飞,花瓣打着旋儿的落在了一片白衣之上,金色的面具在阳光的映衬下散着淡淡的柔光,琴声悠扬如天籁,绝美的音调如潺潺溪水撞击着青石,悦耳动听。

    “师傅!”离开焰赤国差不多半年的时间,说不想那是假的。

    “你也知道有我这个师傅啊?也不知道捎个信回来。”司空穆纤长如玉的手指抚稳跳跃的琴弦,微扬下颚看向自己最宝贝的爱徒。

    “那刁刁忙嘛!”好吧,刁刁在心里承认自己乐不思蜀了。

    “忙着喜欢寒锦衣?还是忙着关心沐筱萝呢?”新乡和石坞镇发生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

    “师傅……你怎么知道寒锦衣的啊?”在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刁刁的表情本能的紧张起来,眼中透着掩饰不住的忧虑。

    “师傅若想知道,自然有办法,刁刁,师傅不允许你再跟寒锦衣联系,你们不合适。”司空穆的声音很轻,却透着不容拒绝的威严。

    “师傅……”刁刁没料到司空穆会如此决绝,

    “寒锦衣到底是东洲的人,尤其与楚漠北和楚玉他们有些交情,他日焰赤国与东洲大战,他势必会站在楚玉那一面,介时你要如何自处?”司空穆道出心底顾虑。

    “他该不会管这闲事吧?”刁刁的手指在胸前不自禁的绕着,小声嘀咕。

    “刁刁,若真到了师傅与寒锦衣对峙那一刻,你会选择谁?”司空穆似有深意的开口,金色面具下有着无尽的期待。

    “师傅,你别杀寒锦衣好不好?”刁刁的无心之语让司空穆心底寒凉如冰,寒锦衣真是该死,他呵护了这么多年的徒弟,心,这么轻易就被人偷走了。

    “师傅累了,你回去吧,记着,没有师傅的命令,你不可以再离开焰赤国。”司空穆轻吁出一口长绵的气息,十指复弹起瑶琴。

    刁刁本欲再开口,但见司空穆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于是恹恹退了出去。

    阴冷的隧道里,幻萝漠然走在前面,楚云钊紧随其后,眸子不时瞥向两侧,但见隧道两边皆攀爬着细如手指的游蛇,顿时心生寒意,狠噎着喉咙。

    “圣女大人,我们这是要去哪里?”楚云钊急走两步追上幻萝,狐疑问道。

    “跟着便是!”幻萝对楚云钊的印象显然不好,说话的语气自然厌恶几分。

    “没想到楚玉居然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出兵紫海,他可真是活腻了!”只要想到能与楚玉正面相逢,楚云钊唇角当下勾起一抹邪佞的弧度。

    幻萝邪睨了眼楚云钊,眼底透着一丝鄙夷。楚云钊耸了耸肩,不再开口,但心里却抹出一丝阴狠,早晚有一日,他会让所有瞧不起他的人跪在他脚下,生不如死!

    忽的,一声骇人的吼叫自隧道的尽头传了过来,楚云钊本能的怔住,目露惊恐的看向不远处隐隐泛着的蓝光。

    “怕了?”幻萝眼中的鄙夷更加明显。

    “鸿弈的胆量自是不比圣女……”楚云钊笃定幻萝不敢将自己如何,强自压制住心中的恐惧,可当看到一只庞然大物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眼前时,楚云钊终是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惊惧,整个人站在那里,动弹不得。

    只见眼前被琉璃墙面隔开的海中怪物足有巨蟒的几十倍,幽黄的眼珠比自己的脑袋还要大,身体圆滚如球,上面长满了硬刺,九条尾巴分布两侧,随便一条尾巴扫过,便能将一臂厚的琉璃墙撞的震动不止。

    “这……这就是九尾海怪?”楚云钊惊诧看着眼前的奇景,唏嘘不已,难怪焰赤国会有如此野心,原来是有这样的法宝!有此相助,就算楚玉率三万,三十万,甚至是三百万水军,又能怎样!

    “它只不过是众多海怪中力量稍逊的一个!”看着面色煞白的楚云钊,幻萝不屑哼了一声,旋即抽出腰间玉笛,轻置唇边,笛声自幻萝跳跃的指尖缓缓溢出,彼时还很浮躁的九尾海怪顿时安静下来,乖乖的趴在了海底,一双幽黄的眼珠儿似情谊绵绵的看向幻萝,这让楚云钊更加震惊不已。

    有那么一刻,楚云钊觉得幻萝是有利用价值的,只要把幻萝掌控在手里,便是控制了这些海怪。

    紫海码头,三十艘战船并排而列,每艘战船上皆配有最精良的装备和经验最丰富的水兵,此刻,主战船上,楚玉一袭铠甲,手执虎符,正欲下令之时,便有一水兵急急跑了过来。

    “启禀楚王,先锋奔雷在船下有要事禀报。”楚玉闻声,剑眉微蹙,旋即快步走下战船。若非紧急之事,奔雷不会这个时候过来,楚玉如是想。

    且待看到沐筱萝,启沧澜和魅姬的那一刻,楚玉心下陡震。

    “启禀皇上,此三人被蜀太子所虏,蜀太子特命殷雄将其三人送至紫海为人质,若与焰赤国战船相遇,皇上也可拖延几日,等待援军!”奔雷据实禀报,原本奔雷死都要跟楚玉一起出征,奈何后援亦非常重要,奔雷不得不留下,随时准备率军支援楚玉。

    “人质?”楚玉绕过奔雷,清眸瞥向沐筱萝,眼底闪过一抹质疑。

    “怎么?不稀罕呐,那放了我们啊!”当看到战船没有扬帆的那一刻,沐筱萝悬浮的心终是落了下来,她甚至想过,如果来不及,她便是独自划船也要追过去。沐筱萝不知道这种执着来源于哪里,她只道必须这么做。

    “想的真美!来人!把他们三个带到船上!”楚玉冷哼着看向沐筱萝,旋即命人将三人带了过去。

    “皇上,启沧澜已经被殷雄他们封了多处穴道,不会有问题。”奔雷刻意补充。

    “知道了,你且在紫海守着吧,随时等朕信号。”对于此番出行,楚玉并没有十足的把握,毕竟他出海作战的次数不多,而且关于对手,一切未知,但就算再难,他也定要走这一趟。

    “奔雷明白!”

    浩瀚的海面波光粼粼,时有海浪翻滚,拍打着船板,楚玉迎风站在甲板上,海风拂起的墨发在空中荡出一抹经历万险后的沧桑和寂寥。

    “这么漫无目的的出征,你很吃亏的。”因为是重要人质,所以沐筱萝他们自是留在主战船上,再加上被封了穴道,楚玉并没有将他们绑起来,小范围允许他们自由行动。

    “朕现在不想跟你说话!”楚玉甚至没看沐筱萝一眼,凛然开口。

    “为了沐筱萝,你可真是用心了,其实我长的跟她一样,而且之前相处也不错,不如你别找她了,我们一起好不好?”见楚玉一副凛然之态,沐筱萝不禁想要逗他。

    “船上可有生姜?”一天都没开口的启沧澜终不忍见沐筱萝受苦,启眸看向楚玉,淡声问道。

    楚玉本不想搭理,到底不是沐筱萝,而且还几次戏弄自己,饶是他脾气再好,也还是记仇的。也亏得楚玉是正人君子,只犹豫片刻,便命人熬些姜汤送了进来。

    “你……不是很想我死么!”沐筱萝喝着楚玉送来的参汤,不时调侃着。

    “你可以选择不喝!”楚玉冷冷看了沐筱萝一眼,便自顾嚼着干粮。

    “我又不是傻子,有什么理由不喝啊!魅姬,你不喝些?”沐筱萝转眸看向魅姬。魅姬摇头,心里无限怨念,生死未卜,沐筱萝竟比初时还要欢愉几分,当真不合常理。

    一侧,启沧澜将这一切尽收眼帘,心底划过一抹苦涩,自己的真心,沐筱萝可知道?

    “焰赤国是这个方向,对吧?”楚玉沉默许久,终是开口询问。此番出海只是探查,到底能不能找到焰赤国他并无把握。

    “问我呢?”沐筱萝搁下瓷碗,身子顿时暖和起来,精神也就跟着抖擞了。如果可以选择,楚玉真是不想跟沐筱萝多说一句废话,此女气死人不偿命的天赋绝对跟彼时沐筱萝在他心中的印象一样,此时此刻,他居然想起了关雎宫的时光。

    见楚玉不开口,沐筱萝轻抿樱唇。

    “如果我说你走的方向正好相反,你会信我么!”沐筱萝说的是实话,楚玉也只是不确定的随口一问,她若真的说了,又有谁会信呢!

    这一刻,楚玉后悔了给沐筱萝姜汤了,若真冻死她,便没人再气自己了。

    这厢楚玉率领船队浩浩荡荡出了紫海,那厢蓬莱岛上的两个人却有些吃不消了。

    “我们不打算请教任何问题,也不打算求任何事,只要把修笛还给我们,我们立刻就走,马不停蹄的离开,如何?”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叶子,燕南笙激动不已。已经来蓬莱岛十天之久了,自初来那日启修笛被水阡陌带走之后,他们就再没看到启修笛。

    原本燕南笙和寒锦衣准备动武,才发现他们竟不知不觉中被下了药,武功暂失一个月。

    “走可以,修笛留下。”叶子言简意赅,没有多余废话。

    “本尊主要见水阡陌!诚然你们是水上霸主,但也不能太不把人放在眼里!”寒锦衣也急了,他答应刁刁保启修笛周的,若修笛出事,他难辞其咎。

    “岛主没时间。”叶子拒绝。

    “别让本盟主出去,不然扫平你这蓬莱岛!”燕南笙怒了,指着叶子狠戾开口。

    “你这话若让岛主听到,她真就不会让你出去了。”叶子在阐述一个事实。

    “本尊主只想知道修笛怎么样了!”寒锦衣尽力让自己的语气平和下来,忧心询问。

    “是啊,修笛有隐疾,若是犯了,性命不保!”燕南笙急中生智,随口加了一句。

    “修笛有隐疾?什么隐疾?”叶子的表情明显有了反应,这也难怪,自修笛到蓬莱岛,岛主几乎不再与其他孩子嘻闹,只跟启修笛腻在一起,自蓬莱岛有小孩儿以来,叶子还没见岛主这么喜欢一个孩子。

    “要命的隐疾,水阡陌不来,我们不说。”燕南笙见此法生效,顿时提出条件。叶子不语,沉思片刻后陡然消失。

    两天的时间,水阡陌都没出现,这让燕南笙和寒锦衣的希望渐渐破灭了,或许水阡陌并不在乎修笛的生死,毕竟整个蓬莱岛有上百个孩子不止。就在燕南笙和寒锦衣准备另寻他法之际,水阡陌却如天降般出现在了两人面前。

    “修笛到底有什么隐疾?”这是水阡陌进入二人偏房所说的第一句话。他们或许不知,在叶子禀报这件事之后,她几乎将岛上所有的大夫都叫到了正殿,一一为修笛号脉诊治,却无一人能说出启修笛隐疾所在。

    “岛主该把修笛还给我们,我们此番拜访并非想以修笛为代价,也不知蓬莱岛何时多了这样的规矩。”寒锦衣敛眸看向水阡陌,眼中透着愠怒。

    “本岛主不想听这些废话,修笛的隐疾到底在哪里?”水阡陌的声音冰冷如刃,眼底寒意森森。

    “如果修笛有事,那就是你害死的!”燕南笙见水阡陌软硬不吃,狠声指责。

    “你!”就在水阡陌欲动怒之际,忽听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少顷便见彼时在凤宫与孩子们嬉戏的紫洛跑了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水阡陌不由的起身,凤眸微眯,心陡然悬浮,生怕是启修笛出了事。

    “回岛主,蓬莱岛西南方向发现水怪,还有两伙战船打了起来!”身为海盗,趁火打劫便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手段。

    “水怪……命人备船,本岛主要亲自瞧瞧!”水阡陌提起的心缓缓放了下来,只要不是启修笛出事,她便不在乎。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