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46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5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衣领猛的被水阡陌揪了起来,

    “你敢蒙我?”凶狠的眸子迸发着森森的幽光,水阡陌此刻的表情,让人惊诧不已。

    “修笛闻不得芥末的味道,稍稍一点都不行,所以给他吃的东西里一定不能放芥末。”虽然启沧澜不知道修笛为什么会在这里,不过也清楚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

    “这么巧啊!跟岛主一样!”水阡陌身边,紫洛惊讶开口。

    “就这些?”水阡陌的眼睛里,华彩一闪而逝。

    “就这些。”启沧澜点头。

    “紫洛,带这些人下去休息。”水阡陌几乎没有片刻停留的直朝自己寝宫而去。

    且待到了房间,沐筱萝等人终是在寒锦衣的嘴里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尤其说到水阡陌对启修笛的喜爱,让众人担心不已。

    “刁刁怎可如此胡闹,居然让你带走修笛。”启沧澜剑眉紧蹙,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责备。

    “是锦衣疏忽,并不曾想水阡陌何时多了这么个爱好。不过你放心,锦衣就算拼尽毕生修为,也会将修笛救出来。”在这件事上,寒锦衣占不得理。

    角落里,魅姬默默的站着,若有所思。

    “你也来了?”燕南笙瞄到魅姬,出于友好的走了过去。

    “嗯。”魅姬冷漠开口,眼也不曾抬一下,如今的她,再无奢望。见魅姬态度冷淡,燕南笙自讨没,便又转身走了回来。

    直至晚膳十分,众人正苦无对策之际,水阡陌竟带着启修笛出现了。

    “干爹?锦衣叔叔!燕叔叔!”十几日未见,启修笛竟足足胖了一圈儿,显然生活的十分惬意。

    “修笛!她有没有欺负你?**你?”见启修笛跑过来,燕南笙先寒锦衣一步冲上去,一把揽过启修笛。

    “没有啊,水姨娘对修笛很好,可是修笛想你们了!”启修笛是求了水阡陌好久,甚至连绝食都用上了,这才逼的水阡陌不得不把他带过来。

    “启沧澜,借一步说话。”门口处,水阡陌肃然瞄向启沧澜。众人的视线皆朝启沧澜看过去,满怀希望。

    离开房间,启沧澜缓步跟在水阡陌身后,

    “修笛说他是你捡回来的,阡陌想知道启公子是从哪里捡到的这个孩子?”水阡陌敛眸看向启沧澜,神色冷凝如霜。

    “岛主想知道这个?”独立于海上的焰赤国,自然知道身为海上霸主的水阡陌,以往焰赤国与蓬莱岛井水不犯河水,倒也相处的平安无事。只是经此一战,只怕教主不会善罢甘休。

    “不错。”水阡陌眸色如坚。

    “沧澜可否知道原因?”启沧澜不是个好奇的人,但关于水阡陌的一切,他还是希望有所了解,必竟日后或许会跟她扛上,知已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如果启公子想看着那位叫圣婉儿的女人死,那么可

    “你确定水阡陌会见你?”启沧澜狐疑看向沐筱萝,眼中透着一丝质疑。

    “有一线生机我们都要试试,总好过坐以待毙。”沐筱萝也不确定,不过彼时听启沧澜叙述,似乎这水阡陌对启修笛的身世很在乎,而她又那么喜欢孩子,沐筱萝甚至猜测水阡陌曾有过孩子,只是不在身边。

    原本沐筱萝以为想见水阡陌总得经过几番折腾,却不想酉时前后,沐筱萝便被紫洛带出了房间。

    再见水阡陌的时候,她正在陪孩子们嬉戏,看着百十来个孩子将她围在中央,沐筱萝的心微有震撼,水阡陌脸上的笑似春风化雨,温柔恬静,与彼时冷冰冰的模样大相径庭。

    “岛主,圣婉儿带到。”紫洛对沐筱萝的态度并不友善,关于这点,沐筱萝十分理解。

    “紫洛,陪孩子们玩。”水阡陌抚了抚身边的小男孩儿,随后起身看了沐筱萝一眼,转尔走出宫殿。沐筱萝自是随后跟了出来。

    一路上,水阡陌都没有出声,只踱步走向宫殿后面,与金碧辉煌的凤宫极不相衬的茅草屋前。

    “这是赐儿出生的地方,虽然已经过了七年,但本岛主却舍不得拆……”水阡陌的声音隐隐透着凄凉和无奈,沐筱萝打量着眼前的茅草屋,这实在不该是新生命降临的地方。

    “当年阡陌未婚先孕,成了岛上所有人的笑柄,尤其家父是海上霸主,自家女儿出了这种事,他脸上自然挂不住,所以赐儿便成了不该存在的生命。”水阡陌苦笑着走进茅草屋,看着那抹落索的身影,沐筱萝觉得莫名的心痛,那种突如其来的痛感让她几欲跌倒。

    “有事?”水阡陌回眸间,狐疑问道。

    “没有,只是觉得这该是个很悲惨的故事。”沐筱萝扯唇一笑,迈步跟着水阡陌进了茅草屋。

    “从怀有赐儿开始,父亲便将我关在这里,只要我喝下堕胎药,他随时放我出去,可直到生产的前一刻,我还倔强着要把赐儿生下来,当时只有奶娘陪着我,依稀记得赐儿临盆一刻,那一声脆亮的啼哭……”看着水阡陌眼底有泪溢出,沐筱萝胸口憋闷,几乎喘不过气来。

    “孩子呢?”沐筱萝轻声开口。

    “没了,因为体力透支过度,在生下赐儿之后我便昏了过去,当我醒过来的时候,孩子没了,奶娘也没了,我去找父亲要人,父亲只是告诉我,孩子死了,奶娘被他送到了东洲,你能想象我当时的绝望和愤怒吗?”水阡陌晶莹闪烁的眸子缓缓转向沐筱萝。

    “能。”沐筱萝的回答坚定如刃,这让水阡陌有些诧异。

    “或许吧……”从水阡陌的眼睛里,沐筱萝看到了质疑,但是沐筱萝是真的体会到了水阡陌那股撕心裂肺的痛,仿佛这件事在自己身上也曾发生过一样。

    “你收养这么多孩子,是为了缅怀自己的赐儿?”沐筱萝想要伸手安抚水阡陌,却终是放下了,这样深入骨髓的痛,再怎样的安抚都无济于事。

    “不是缅怀,是寻找!母子连心,我一直觉得赐儿没有死!在我取替父亲当上蓬莱岛的岛主后,便四处寻找奶娘的下落,动用多少人手我都不在乎,幸而老天有眼,让我找到了奶娘,原来当年,父亲命奶娘在我生下孩子后便将孩子掐死,奶娘怜我,于是偷偷把孩子搁到船上推出了蓬莱岛,若是有过路人捡到,便是这孩子命不该绝,父亲知道后,便想着一个孩子漂泊在海上,根本不可能活下来,也就饶了奶娘一命……”水阡陌叙述着过往的事实,声音平静如一潭死水,所有当年经历过那场夺主之争的海盗,至今回忆起那段过往,仍惊讶于水阡陌的霸气和果决。

    “所以……你怀疑修笛就是你的孩子?”沐筱萝不可置信的看向水阡陌,完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的结果。

    “很有可能!但是我不敢再问下去……我怕从启沧澜嘴里说出来的日子与我生下赐儿的日子差的太远,我怕所有的希望幻灭后,我便没了活下来的勇气!”此时的水阡陌,无助的让人心疼。

    “那如果是呢!你有没有想过,那该是怎样的幸福?岛主,你若不知该如何验证,婉儿倒是有个办法。”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沐筱萝有一万个理由相信,启修笛就是当年那个被推出蓬莱岛的孩子!当然,若不是,也是让水阡陌死心,总不好就这么让她将修笛扣在岛上,事情总该有个终结。

    凤宫正殿,沐筱萝与楚玉等人分至左右,此刻在水阡陌和启沧澜面前,分别摆着墨纸砚,两人背对而立。

    “各自动手写出时间吧。”沐筱萝与水阡陌约定,如果启沧澜写出的时间与水阡陌写出的时间,前后相差不到十天,那么他们愿意将启修笛留在蓬莱岛,直至水阡陌查出真相,如果相差一个月以上,水阡陌便将沐筱萝等人送回东洲,并允许他们将修笛带走。任谁都知道,一个刚刚出生的婴儿独自在船上漂流,就算再幸运,也没办法活过十天。

    此刻,大殿一片沉寂,所有人的视线都落在了水阡陌和启沧澜身上,而启修笛却倚在寒锦衣的怀里,茫然看着这一切,没有人告诉他,这是决定他命运的一刻。

    启沧澜与水阡陌均已落,沐筱萝先一步走到水阡陌面前,拿起宣纸走到中间,另一边,紫洛亦拿起启沧澜面前的宣纸。

    当两张宣纸同时展现在所有人面前的那一刻,殿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被眼前的两个时间震住了,居然一模一样。

    “怎么样?”水阡陌忐忑站在桌边,看着众人的表情,喉咙不由的噎紧。

    “岛主……一样的!两个时间一模一样!修笛是您的儿子!亲生儿子啊!”紫洛的声音打破了殿中的宁静,当听到这样的结果时,水阡陌踉跄着走到两张宣纸前,分明看到自己写下的时间与启沧澜宣纸上的时间丝毫不差。

    几乎同一时间,水阡陌猛的转身,泪水横溢的看向启修笛,身体颤抖不止。

    “修笛,她是你的亲娘,去吧……”寒锦衣有些不舍的松开启修笛,但心里却是高兴的,天下的孩子,有谁不想回到自己母亲的怀里。

    “娘……”启修笛看着两张宣纸上写着自己的生辰,又看到水阡陌泪水斑驳的双眼,似乎也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脚步不由自主的走向水阡陌。

    “赐儿!娘好想你!七年了,娘每天都在找你!娘知道你没有死!太好了!谢谢老天爷!谢谢你们!”水阡陌猛的上前,将启修笛紧紧的揽在怀里,任泪水横溢,欢愉至极。

    “娘?你真的是修笛的娘吗?是修笛作梦都想找到的娘?真好……修笛也有娘疼了……娘,你以后别再把修笛弄丢了,好不好……”

    这样的场面太过煽情,沐筱萝感觉到脸上一阵冰凉,触手间,两行清泪已划至腮间。

    水阡陌找到了儿子,启修笛找到了娘亲,皆大欢喜的结果就是,水阡陌同意将沐筱萝等人送回东洲。

    适楚,待启修笛在水阡陌的寝宫睡熟之后,沐筱萝被紫洛带到了偏厅。

    “多谢。”找到儿子后的水阡陌果然不同,眉眼间皆带着慈祥。

    “岛主言重了,婉儿其实也没做什么,只是修笛这孩子可怜,岛主日后可要尽力补偿他。”沐筱萝打从心里喜欢启修笛,如今启修笛有了亲娘,自然不会与他们一起离开,这让沐筱萝多少有些惋惜。

    “那是自然。”水阡陌说话间倒了杯水推到沐筱萝面前,声音温柔恬静。

    “其实……婉儿一直有个问题,只是不知道当问不当问……”沐筱萝犹豫着看向水阡陌。

    “修笛的亲爹?不知道……七年前我偷偷溜出蓬莱岛独自到东洲游玩,却在一片深林里被个男人……那男人该是中了催情散,我能感觉到他很痛苦,却也不想伤我太深,可是当时我真的被吓坏了。”水阡陌苦涩抿唇,遇上这种事,只能怪自己点子太背。

    “你没看清那人的模样?哪怕一点信物都没留下吗?”沐筱萝觉得匪夷所思,以水阡陌的武功,该不会那么容易就范。沐筱萝哪里知道,七年前,水阡陌的武功足可以用‘花拳绣腿’四个字形容。

    “没有,那人蒙着面,而且后面还有追兵,所以他解了毒之后便跑了,可笑吧。不过倒真是有个信物,是块玉佩,他临走时掉下的

    “你是他什么人?”水阡陌的眸清冷无波,眼底寒光如刃。

    “师弟!”楚玉凛然开口。

    “来人!把他绑起来吊上去!”楚玉语毕之时,便见水阡陌身后的海盗陡然上前,就在双方欲动武之时,被吊着的燕南笙突然张了嘴。

    “所有的事都是我燕南笙一个人的错,与他们无关,南笙任你打骂,这条命便是赔给你也无怨无悔,但求你放他们离开。”燕南笙的声音有些沙哑,许是吊着的缘故。

    “不知道岛主可否明言,燕南笙到底犯了什么错?”沐筱萝随后绕到楚玉身前,狐疑看向水阡陌。

    “紫洛,带修笛去玩。”水阡陌没有开口,而是先将启修笛支开。直至启修笛走远,水阡陌方才正色看向沐筱萝。

    “身为启修笛的亲爹,你们觉得他有没有错?”水阡陌的声音很轻,却似惊雷乍响,仅仅一句话,便堵住了悠悠众口。沐筱萝等人闻声皆震,原地化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