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2章 46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74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直至寒锦衣最先打破僵局。

    “禽兽!”寒锦衣大步走到铜柱前,仰头看了眼燕南笙,随后目露鄙夷的赏了燕南笙这两个字。

    “禽兽不如!”启沧澜觉得寒锦衣骂的轻了。

    “畜牲啊!”沐筱萝做梦也没想到燕南笙竟是启修笛的亲爹,这样的结果令她无比震撼。

    “有这样的师兄,楚玉汗颜。”楚玉竟真的作抹汗状离开了。唯有跟在后面的魅姬,终是默默无语的退了下去。

    回到房间,众人一致认为,就算水阡陌再怎么折腾燕南笙,也不会要了他的命,毕竟燕南笙是启修笛的亲爹,鉴于此,沐筱萝等人当下决定要与燕南笙断绝一切关系,向水阡陌表示不认识此人。

    让沐筱萝意外的是,水阡陌竟也通情达理的表示仍会依照最初的约定,送他们离开蓬莱岛。于是午膳之后,沐筱萝等人便坐着水阡陌为他们准备好的船只离开了蓬莱岛,虽然他们都知道燕南笙以后的日子不会好过,但另一方面想,启修笛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爹娘,还是让欣慰的。

    自与楚玉交战回来,幻萝将战败的缘由归咎到了海盗身上,对于启沧澜吹奏音笛之事却轻描淡写略过。但幻萝却始终过不了自己这关,终日在圣女府饮酒买醉。

    “圣女大人何必如此,大祭祀扔了珍珠捡石头,那是他有眼无珠,您冰清玉洁,国色天香,艳慕您的男子如过江之鲫数不胜数,没了大祭祀的宠爱,您仍是焰赤国最美的女人!”圣女府的卧房内,楚云钊一脸殷勤的看着幻萝,脸上笑意盈盈,尤其额头‘禽兽’二字,配上楚云钊此刻的嘴脸,真是恰到好处。

    ‘啪——’脆亮的响声骤然而起,楚云钊捂着自己肿起的面颊,脸上的笑殷勤不改。

    “若是打几巴掌能让圣女大人心里好受些,鸿弈不在乎圣女大人再打几下。”楚云钊卑躬屈膝的上前,广袖一挥,倏的闪过幻萝握在手里的酒杯。

    “滚开!你也配来宽慰本圣女!你连个男人都不算!滚!”幻萝鄙夷看向楚云钊,陡然抬手,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既是如此,鸿弈就不打扰圣女大人休息了……”见幻萝把掺了五石散的酒喝入腹中,楚云钊唇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

    且待楚云钊离开卧房,门外,一身着黑袍的男子捏悄走了过来。

    “我……我还是回去吧……”男子战兢着看向楚云钊,整个身体都在颤抖。

    “回去?现在可是天赐的机会,如果你不把握,以后再想亲近幻萝可就难了,你不是喜欢她十年了么?十年的时间还不足以让你迈出这一步?鬼杵,如果我还是个男人,这种好事可轮不到你……”楚云钊冷嗤开口间,便见鬼杵的身影已然窜进了幻萝的房间。

    楚云钊薄唇勾起一抹邪佞的弧度,反手将门扣紧,幻萝!鬼杵!从现在开始,你们这辈子也别想再逃出我楚云钊的手掌心了。

    房间里,幻萝扬起酒壶,却没倒出一滴酒。

    “酒!来人!拿酒来!”幻萝猛的甩开酒壶,身体晃荡着起身,抬眸时,正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面前。

    “沧澜?沧澜你回来了?你终于肯回来了!”醉眼迷离的眸子,**酡红的香腮,此刻的幻萝,便似勾人的妖精,让带着启沧澜面皮的鬼杵兴奋的不能自持。

    “幻萝……”鬼杵尽力学着启沧澜的声音,狠噎着喉咙,一步步靠近自己日思楚想的美人儿。

    “沧澜!你是爱我的对不对?沐筱萝只是贱民,她根本不配得到你的爱!”五石散渐渐发挥作用,幻萝抑制不住自己心里的渴望,猛的扑到了鬼杵怀里。

    “我爱你……一直都爱你!”触摸到幻萝娇柔曼妙的身姿,鬼杵的身子顿时僵硬如石,身体某处迅速膨胀,令他痛苦难当。

    “幻萝就知道,你是爱我的……沧澜,幻萝的一切都是你的,不要再离开幻萝了,好不好?”幻萝的手臂慢慢攀上鬼杵的脖子,红唇划过鬼杵的耳际。

    “好!永远也不离开!”鬼杵再也控制不住自己仅存的理智,一把横抱起幻萝,大步跨向软床。

    床榻上,幻萝妖娆的身姿如灵蛇般扭动着,迷离的媚眼勾魂般看向鬼杵,鬼杵哪经得起这样的诱惑,当即猴急般褪下自己的裤子,继而扯开幻萝的华裳。

    眼见着幻萝晶莹雪白的肌肤暴露在空气中,鬼杵狠狠吞咽着自己的唾沫,一双手猛的覆在了幻萝胸前的丰盈处,用力**。

    “呃……沧澜,轻些……”许是鬼杵太用力,即便中了五石散,幻萝还是觉得痛的难受,此时的鬼杵哪还有心情**,身体猛的窜到了幻萝身上,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律动起来。

    “啊——”为了启沧澜,幻萝冰清玉洁了二十几年,如今却被鬼杵毫不留情的占有了。

    “对不起……幻萝对不起,是我太着急了,别怕,马上就不疼了……”发泄之后的鬼杵意犹未尽,动作缓慢下来,唇轻轻贴到了幻萝的耳垂,****着,轻吻着,慢慢缓解着幻萝的不适。

    “呃……”幻萝的神情逐渐松弛,意识数被五石散占据。

    床榻上,两具身体抵死纠缠,各取所需。

    不知过了多久,幻萝只觉额头剧痛,抬手时慢慢睁开了眼睛。

    “好痛!”就在幻萝想要起身时,忽然觉得双腿似被灌了铅,某处一股撕裂的痛陡然传来,幻萝下意识拉开锦被,心,陡然寒凉。

    看着自己不着寸缕的身子一片青紫,幻萝当下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尤其在看到身下那滩殷红的血迹时,幻萝脑子里一片空白。

    怎么会这样?幻萝眸色惊恐的起身,急急扯过衣服套在身上,看着床榻上****之后的痕迹,幻萝皓齿狠咬,到底是谁!

    当船只靠岸之际,沐筱萝当即发现端倪,随手拉住掌舵之人。

    “这里是东洲?”

    “谁说这里是东洲了?”掌舵之人耸了耸肩膀。

    “这里是焰赤国?”看着眼前景物,沐筱萝笃定开口。

    “是啊,岛主让我把你们送到这里,焰赤国已经到了,你们下去吧!”掌舵之人催促道。

    “不要,送我们回东洲吧,哪怕回蓬莱岛也好啊!”女人啊,从来都是得罪不起的动物,沐筱萝高估了水阡陌的宽容。见沐筱萝不松手,掌舵之人嫌恶的甩开沐筱萝的手。

    “岛主说了,要么把你们扔到焰赤国,要么把你们扔到海里,你们自己选。”掌舵之人将彼时水阡陌的嘱咐原原本本的叙述出来。

    “我们选抢船。”沐筱萝一本正经道。

    “得罪蓬莱岛?除非你们不想活了!快下船,我们走!”掌舵之人不再废话,一把推开沐筱萝,转尔驶船离开了。

    眼见着船只越行越远,沐筱萝踩着戾气的步子走到启沧澜面前。

    “你早看出来了是不是?”沐筱萝怒目而视。

    “背叛教主的人,死的都很难看,圣婉儿,注意你的言行。从现在开始,你周围都是焰赤国的人,其中不乏皇教,如果你足够聪明,该知道怎么做。”启沧澜一早便看出端倪,只是他没有开口。

    见启沧澜漠然离开,沐筱萝气的直跺脚。

    “既然来了,朕也想会会焰赤皇和那个教主!朕倒要看看,除了那些海怪,他们还有什么能力,居然扬言要吞并东洲大陆!还有筱萝,就算走,朕也要带着筱萝一起走!”楚玉凛然开口,尔后随着启沧澜的步子朝陆地走了过去。

    “没想到在海上还能看到这么大片的陆地,罕见至极。”寒锦衣感慨着跟上了楚玉,脸上没有丝毫畏惧之色。

    直至三个男人走远,沐筱萝终是无奈吁出一口长绵的气息。

    “现在怎么办?”魅姬缓步走到沐筱萝身侧,忧心道。

    “还能怎么办!走吧!”沐筱萝摇头,无知者无畏呵。

    自岸边到焰赤国的国都差不多要两天两楚的路程,于是当晚,沐筱萝等人找了家客栈歇脚。

    适楚,凉风习习,沐筱萝毫无睡意,本想出来透透气,开门时却见魅姬房间的灯也亮着,便试着推门。

    “睡不着?”门栓没有插上,沐筱萝踱步而入时,魅姬正用银拨子挑着烛火发呆。

    “主子不也没睡么……”魅姬下意识搁下银拨子,缓身而起。

    “到底不是东洲地界,就算睡着也不踏实。你呢,在想燕南笙?放心,水阡陌只是拿他出气,等气出尽了……”

    “气出尽了,他们一家三口便该乐意融融,凤羽山庄的两位老人早就想报孙儿了……”魅姬的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凄凉,樱唇在烛火的掩映下显得有些苍白。

    “你喜欢燕南笙?”沐筱萝不记得前尘往事,但从魅姬的神情里已然猜到了这一点。

    “很久已前的事了。”魅姬轻吁口气,笑对沐筱萝。偏生那笑落在沐筱萝眼底,更觉无奈。

    “既然强求不得,放手亦是解脱。”若是很久已前的事,魅姬便不会彻楚不眠。

    “魅姬明白,如今楚玉和寒锦衣都到了焰赤国,真不知道司空穆会怎么处置他们两个?”魅姬故意转移话题。

    “刁刁回了焰赤国,寒锦衣的安危暂时可以保证,至于楚玉……我会尽力。”提及此事,沐筱萝眸色沉凝,眼底闪过一抹忧色。

    自楚云钊回到焰赤国之后,便有了自己的府邸,虽不比圣女府气派,但也算有了一席之地。

    “是你!对不对?”此刻,幻萝的玉指正狠捏在楚云钊的脖子上,丹蔻色的指甲泛起森森的冷光。

    “鸿弈不知圣女大人……所指何事……”楚云钊被掐的面色青紫,双眼泛红,却不敢还手,盛怒之下的幻萝,他打不过。

    “你还敢问本圣女何事!昨日就只有你一人到过圣女府!若不是你玷污……”只要想到自己寸缕不着的躺在榻上的情景,幻萝便觉身体的每个汗毛都在喷射着怒火,她恨!

    “原来是这件事……圣女大人先放手……鸿弈自会给圣女大人一个满意的交代!”楚云钊双手欲掰幻萝的手指,却见幻萝嫌恶般抽回玉指,冷蛰看向楚云钊。

    “到底是不是你!”幻萝眼中杀意未退,厉声低吼。

    “咳咳!圣女大人说笑了,鸿弈就算再仰慕圣女的花容月貌,却也有心无力啊,难道圣女大人忘了么,鸿弈现在已经算不上是个男人了。”这句话在楚云钊的嘴里吐出来,便似道今天天气很好一样平淡,仿佛这样难以启齿的事于他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只是心里,他却记着每个对不起他的人,沐筱萝,楚玉固然该死,可让他成了太监的启沧澜和鬼道子,他也不会放过。

    “不是你……那会是谁……到底是谁!”幻萝的手指再次卡到了楚云钊的脖子上,眼中杀意骤显。既然知道了自己的秘密,楚云钊活不成了。

    看出幻萝欲杀人灭口的心思,楚云钊猛的出手击向幻萝,在幻萝闪身的空当解除了束缚。

    “如果圣女大人不在乎鸿弈死后,您失贞这件事会传的满城风雨,那么圣女大人尽管杀了鸿弈,鸿弈必定不会还手!”楚云钊邪佞的眸子带着一抹诡异看向幻萝,薄唇勾起一抹肆意的弧度。

    “你什么意思?”幻萝阴眸陡寒,质疑看向楚云钊。

    “昨晚那场风花雪月虽然不是鸿弈所为,但鸿弈却从头看到尾,不止如此,那个人鸿弈也认得。”楚云钊漫不经心开口,阴寒的眸子透着肆无忌惮的挑衅。

    “你该死!就知道是你!”幻萝当即明白过来,眼中杀意腾腾。

    “鸿弈劝圣女大人三思后行,杀了鸿弈,整个焰赤国的人都会知道圣女大人在床上是怎样的一副媚骨柔情,怎样的一副浪荡娇羞!”楚云钊露出狰狞面目,冷哼着看向幻萝,一字一句,如刀子般**幻萝的心里,令她生不如死。

    “楚云钊!你想干什么?”幻萝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会栽在楚云钊的手里,心如绞痛。

    “没什么,其实鸿弈与圣女大人的心思是一样的,沐筱萝该死,楚玉该死!”楚云钊冷笑着看向幻萝。

    “那个人到底是谁?”此时此刻在幻萝心里,最该死的是楚云钊和那个玷污自己清白的畜牲。

    “这不重要,只要鸿弈安然,那个人永远不会出现。”楚云钊自然明白幻萝的心思,淡笑开口。

    “楚云钊,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把心思用到本圣女头上!总有一天,本圣女会让你后悔!”幻萝咬牙切齿低吼,粉拳迸起了青筋。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