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46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7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网游之九转轮回绝世高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据密探来报,启沧澜和沐筱萝,楚玉他们已然进了焰赤国,如无意外,他们明日便会到达国都,鸿弈没有别的要求,只想教主能处置了沐筱萝和楚玉,鸿弈不像他们,报个仇还要想出那么多花样,我只求这两个人死!”楚云钊眸色幽深,冷冷看向幻萝。

    “你想让本圣女在教主面前谏言?楚云钊,你想拿本圣女当枪使?”幻萝樱唇紧抿,眼底如覆冰霜。

    “圣女大人硬要这么想,鸿弈也没办法,不过鸿弈希望圣女大人能帮鸿弈这一次,不然……”楚云钊欲言又止,薄唇勾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楚云钊!”幻萝猛的挥袖,身侧翡翠方桌顿时断成两截。

    “圣女大人何必拿个死物出气呢,朝这儿打,鸿弈决不会动一步。”楚云钊用手指着自己的胸口,眼底的光黝黑如墨。

    挣扎许久的幻萝终是拂袖而去,看着幻萝顺间遁去的身影,楚云钊眼底诡谲森森,如今控制了幻萝,他离复仇更近了一步。

    楚雾茫茫,浩瀚的苍穹上繁星闪烁着朦胧的光彩,迷离梦幻的让人觉得不真实,尤如独立在林中的启沧澜,银色的发轻扬着绝美的弧度,美的令人叹息。

    “有事?”沐筱萝默默站在后面,颇有犹豫,对于某些人,她可以腹黑无下线,可面对启沧澜,她真不想伤他半分。

    “没事。”沐筱萝勉强勾唇,原本是想求他替楚玉说情,可话到嘴里,却怎么都开不了口。

    “在担心楚玉的安危?”被启沧澜说中,沐筱萝面色微红,只得启步走了过去。

    “婉儿只是不想楚玉死。”沐筱萝直言开口,若此时再扯东扯西,便觉矫情了。

    “教主未必会放了楚玉,你若多嘴,教主或许……也容不下你。”启沧澜的话说的十分露骨,言外之意便是让沐筱萝沉默是金。

    “没有别的办法么?”沐筱萝转眸看向启沧澜,温柔的月光仿佛在启沧澜的面颊上镀了一层银辉,仅仅一个侧面,便可倾倒众生。

    “没有。”启沧澜决然回应,

    “那婉儿只能陪着楚玉一起死了。”沐筱萝苦笑,眼底闪过一丝落寞。

    “那我呢……”清越的声音自头顶飘际过来,启沧澜转身走到沐筱萝面前,深邃的眸似古井无波,其间的光芒透着浓浓的炙热。

    心,顿时失了节拍,沐筱萝茫然看着眼前男子,俊美如神邸一样的人儿,任谁都会心动。

    “时候不早了,你回去休息吧。”没待沐筱萝作出反应,启沧澜已然点足,如乘风般飘然而去。楚空中,突然多了一道绚美的光影,堪比月光。

    直至启沧澜走出很远,沐筱萝仍呆站在那里,心久久不能平复,彼时启沧澜的眼光太深邃,太迷离,让她的心隐隐作痛,不想伤了这样嫡仙般的男子,可终究没能如愿。

    “你何以如此为朕?”浑厚的声音自身后想起,楚玉一步步走了过来。沐筱萝深吁口气,转身时,笑靥如花。

    “因为喜欢你啊!”沐筱萝的语气可听出明显的戏谑之意。

    “但朕心里只有筱萝,除了沐筱萝,朕不会对任何女人动心。就算长的一模一样,也不可能。”一路走来,楚玉能感受到眼前这个女人对自己的真心,尤其在战船上,那种愿与自己同生共死的决心令楚玉震撼。可是这又能改变什么呢。

    “这话说的可真伤人,幸而婉儿脸皮不算忒薄,不然是不是该找颗歪脖树吊死呢。”楚玉越是如此,沐筱萝越是心安,被这样的男人死心塌地的爱着,夫复何求。

    沐筱萝浅笑着绕过楚玉,踱步回了客栈。独留楚玉站在那里,不知如何进退。

    正如楚云钊所料,翌日午时,启沧澜他们才入国都,便有一队皇教的人迎在外面。与其说迎,倒不如说是抓寒锦衣和楚玉的。

    “教主令,命大祭祀和婉儿圣女即刻赶往总坛,寒锦衣和楚玉押入地牢。”为首的是皇教四大护法之一的罗刹。

    “不如先将他二人安顿在本圣女的府邸,此事婉儿见了教主自会言明。”沐筱萝怎能让他们就这么带走楚玉,登时上前道。

    “教主令,恕难从命!”罗刹心知沐筱萝身份,言语中没有半点恭敬。就在罗刹欲动手之际,一道寒光闪过,紧接着便见罗刹左手捂肩,吃痛退了几步。

    “圣女大人的话你没听清楚么!此事自有圣女大人回禀教主!你们退下!”清越的声音自众人头顶传来,刁刁如沐筱萝所料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精致的小脸美若春花灿烂。

    “主子放心,刁刁先带寒锦衣和楚玉回圣女府,看谁敢拦着!”刁刁的身份罗刹自然知道,于是只能忍气退了下去。

    见楚玉与寒锦衣跟着刁刁回了府邸,沐筱萝紧攥的心稍稍稳了下来,只是见了司空穆,她该如何保住楚玉的命呢?

    “走吧,莫让教主等久了。”沐筱萝沉思之际,启沧澜已然走了过来,声音温和如玉,听不出半点情绪。

    且当启沧澜和沐筱萝走进总坛之时,幻萝和楚云钊已然分至左右。巨蟒之上,司空穆依旧一袭黑袍,金色的面具森冷如冰。

    “沧澜拜见教主。”

    “婉儿拜见教主。”再入总坛,沐筱萝要淡定的多,楚明珠的幽幽寒芒,蟒蛇头上那一双泛黄的眼珠已然不能给她造成任何的视觉冲击。

    “楚玉可由罗刹押回地牢了?”司空穆的声音阴冷的飘际过来,沐筱萝心下微震,便知司空穆已知晓一切。就在沐筱萝欲开口之际,启沧澜先一步上前。

    “启禀教主,楚玉已由刁刁押送到了圣女府,这是沧澜的意思。”沐筱萝惊讶于启沧澜竟肯为自己解围。彼时树林,他并没有给过自己任何承诺。

    “理由!”司空穆的声音蕴着一股怒意,沐筱萝不禁为启沧澜捏了把汗。

    “理由便是……”启沧澜开口间,沐筱萝忽觉一道劲风袭过,紧接着眼前骤然陷入一片黑暗。

    就在沐筱萝的身子欲倒地一刻,启沧澜倏的闪身,将其揽在怀里。看着启沧澜如此温柔的将沐筱萝呵护在怀里,幻萝心底的妒火如毒蛇般窜进了她的四肢百骸。

    “理由是沧澜怀疑凤凰泪的功效是否还在。”启沧澜一语,幻萝与楚云钊皆惊诧非常。

    “教主,既然大祭祀怀疑沐筱萝已经恢复记忆,此女便留不得了!”楚云钊迫不及待的上前,恭敬道。

    “焰币推广初见成效,沐筱萝功不可没,沧澜以为沐筱萝有存在的价值。”启沧澜声音清冷,面色无波。

    “教主!鸿弈对此女甚是了解,此女诡计多端,阴险狡诈,如果她知道自己是沐筱萝,必会暗中做出对焰赤国不利的勾当,正如她当初毁了大楚一样,她很有可能会成为阻碍焰赤国统一东洲的绊脚石!”楚云钊急急辩驳。

    “你怎敢用自己的愚钝与教主的睿智相比!”启沧澜转眸看向楚云钊,眼中透着警告之意。

    “鸿弈……不敢……”楚云钊看出启沧澜眼中的杀意,登时退到一侧,在羽翼未丰满之前,他不易树敌太多。

    “教主,幻萝也以为沐筱萝的存在没什么价值,当然,如果大祭祀觉得她有活着的必要,大可以楚云钊测试凤凰泪的效果,何须一个楚玉?”幻萝轻声开口,眸子扫过启沧澜揽着沐筱萝的手,心底划过一抹寒意。

    “刚刚进入总坛,沐筱萝甚至没看楚云钊一眼,不管凤凰泪有没有失去效用,沐筱萝都不会在楚云钊面前失了分寸,否则当初沐筱萝在关雎宫被封为妃的那段时间,楚云钊怎会对她宠爱有加。”启沧澜说着让人无法反驳的事实。

    “正如大祭祀所言,沐筱萝城府如此之深,留着她怕是个祸害,而且在至恨面前,她不曾露出半点马脚,在至爱面前,她也可以装痴扮傻的吧!这不是她的长项么!”幻萝咄咄逼人。

    “沧澜觉得……”就在启沧澜欲反驳之际,巨蟒之上,司空穆终是开口。

    “沐筱萝可留,且将楚玉软禁在圣女府,一但有异,格杀勿论!”司空穆的声音阻断了启沧澜与幻萝的针锋相对。

    离开总坛,幻萝自启沧澜身后急追出来,

    “沧澜,我想跟你谈谈。”幻萝满眼希翼的看向启沧澜,声音透着乞求。

    “换个时间吧,本祭祀要将婉儿送回去。”启沧澜淡漠启唇,脚下没有任何迟疑的离开了。

    看着启沧澜冷漠如冰的身影,幻萝攥着拳头的手咯咯作响。

    “如今的启沧澜已经被沐筱萝迷了心窍,就算圣女仍是冰清玉洁之身,他也不会多看一眼了……”楚云钊语带双关,换来幻萝寒眸冷对。

    “好,鸿弈不多嘴就是了,不过幻萝圣女今日表现的不错,再接再厉呢!”楚云钊笑的阴森,转尔离开了。

    且说启沧澜抱着沐筱萝回到圣女府时,刁刁正嘱咐寒锦衣和楚玉千万不能离开圣女府,焰赤国排外的风气刁刁是知道的,即便两人武功不弱,可双拳难敌四手,尤其现在非常时期,太招人眼目总不是好事。

    “主子怎么了?”在看到昏迷中的沐筱萝时,刁刁忧心问道。

    “拿杯水来。”启沧澜说话间将沐筱萝小心翼翼的扶到椅子上,随后接过刁刁递过来的水杯,用手轻蘸着拍在沐筱萝的穴位上,少顷,方见其缓缓睁开眼睛。

    “怎么回事?楚玉呢!”沐筱萝恍惚间急声唤道。

    “朕没事。”沐筱萝的视线绕过站在她面前的启沧澜,落在了楚玉身上,眼见着楚玉安好,沐筱萝方才吁出一口长绵的气息,直至沐筱萝的视线转回来时,方才看到启沧澜眼中深深的,不可磨灭的悲凉。

    “还好有你……”沐筱萝犹豫着开口,就算没有人告诉她,她也知道楚玉能安然,启沧澜功不可没。

    “这段时间我会留在圣女府。”启沧澜将手中的茶杯搁在桌边,转身时似有深意的看了眼楚玉,旋即大步离开。

    “锦衣,你说修笛找到亲娘和亲爹了,是不是真的啊?”见启沧澜离开,刁刁刻意拉着寒锦衣走了出去。此时的正厅,就只剩下沐筱萝和楚玉。

    “你见到司空穆了?他怎么说?”即便这一路走来,楚玉并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畏惧,但他清楚,如今到了焰赤国的地界,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生死并不掌握在他手里,他之所以泰然的原因,只是想见一眼沐筱萝,半年的时间,他已经不能确定沐筱萝是不是真的还活着。若结果不尽如人意,他何惧死呢。

    “婉儿什么都没说,是大祭祀求的情,你们暂时呆在婉儿的圣女府。”看着楚玉眼中的绝然,沐筱萝心底忽有一念,是否该将自己的身世告诉楚玉?

    彼时不说,是因为楚玉并无性命之忧,她亦不想打草惊蛇,可如今,她若再隐瞒下去,反尔是害了楚玉。只是该如何开口呢,又该如何证明?

    鬼府内,鬼杵在看到楚云钊的那一刻,急急冲了过去。

    “幻萝现在怎么样?她有没有不开心?”鬼杵的话等于没问,这世间还没有哪个女子,在被人玷污之后,还欢喜雀跃的。

    “这么着急做什么!你答应给我的惊喜呢?”楚云钊心情并不算好,没能将楚玉和沐筱萝置于死地,他总觉得心里不踏实。

    “答应你的自然会给你!前几日师傅离开了焰赤国,十有**是去找鬼妹了……跟我来。”鬼杵说着话,便将楚云钊带进了鬼道子的暗室内。

    “那是什么?”且待鬼杵点燃烛火,楚云钊浓眉微皱,分明看到对面墙壁上挂着一张面皮,但光线太暗,他看的并不十分清楚。

    “你上前仔细看看!”鬼杵将蜡烛交到楚云钊手里,象征性推了楚云钊一把。气氛诡异莫名,楚云钊的脚步稍显缓慢。

    “啊”当看清墙壁上的面皮时,楚云钊双目陡睁,双腿颤抖不止,手中的蜡烛被他一把撇到了地上。

    “沐……沐莫心?她怎么会在这里?为什么!”楚云钊几乎跪爬到了鬼杵面前,双手紧攥着鬼杵的衣服,声音惊恐骇然,目光闪烁不已。

    “只是一张面皮而已,至于吓成这样。”见楚云钊面色惨白,瞳孔骤缩,鬼杵有些不解。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