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466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675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元尊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都市天龙至尊真武世界终极美女保镖拜师九叔重生之低调大亨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可是……他若连自己都不记得了,那他还是寒锦衣么……师傅,刁刁不想给他喝这个,可不可以?刁刁不想让他跟沐筱萝一样……”刁刁乞求着看向司空穆,踌躇开口。

    “刁刁,师傅这么做只是不想你为难,他日焰赤国和东洲大战不可避免,万皇城身为东洲贼匪所仰望的对象,师傅志在必得。”司空穆苦口婆心的拉着刁刁的手,声音温和中透着绝然。

    “可是……”刁刁犹豫着看向石台上的紫色瓷瓶。

    “你放心,只要焰赤国统一大业完成,师傅自会给你解药,介时大势已去,寒锦衣自然不会再做无谓挣扎。”见刁刁犹豫,司空穆继续道。

    “解药?师傅不是说凤凰泪没有解药吗?”刁刁眸色骤亮,不可置信的看向司空穆。

    “万物相生相克,有毒,就有解。只不过凤凰泪的解药特殊一些。”在刁刁面前,司空穆很少有防备意识,在司空穆看来,自己的徒弟虽顽皮,却知轻知重。

    “怎么特殊了?”刁刁似是无意问道。司空穆不语,只默默看向刁刁。

    “师傅,刁刁只是想知道嘛,告诉刁刁好不好?”见司空穆犹豫,刁刁登时将小脸儿贴到司空穆怀里,撒娇般乞求。

    “也罢,凤凰泪的解药是一颗名叫‘缘升’的珠子,此珠乃上古神物,原本有两颗,一颗在师傅这里,另一颗流落在东洲。此珠能解千毒,有起死回生之功效。”司空穆说话间自怀里取出‘缘升’。

    “好漂亮啊!”刁刁伸手欲拿,却被司空穆收了回去。

    “师傅……”

    “你放心,这颗珠子师傅定会为寒锦衣留着,刁刁,现在到你选择的时候了,要么,师傅现在便除掉寒锦衣,以免后患。要么,你让他喝下凤凰泪,忘却前尘。”司空穆收回‘缘升’,肃然看向刁刁。

    “刁刁有的选择么……”刁刁极不情愿的拿过紫瓶,耸了耸肩。

    “放心,师傅答应你的事什么时候没做到?”见刁刁一脸落寞,司空穆轻抚上刁刁的脑袋。

    “可是那么大颗珠子,谁吞的下去啊?”刁刁似是无意试探。

    “也不一定要吞的,便是将它喂马喂牛也可,只要饮其血,也是一样。”司空穆解释道。

    “哦……”刁刁点了点头,无奈揣着凤凰泪离开了世外桃源。

    回到圣女府,刁刁屏退闲人,随手将紫色瓷瓶搁在了桌面。

    “这是什么?”沐筱萝看了眼刁刁,随后将目光落在了瓷瓶上。

    “凤凰泪,师傅让刁刁把这东西喂给寒锦衣,怎么办啊!”刁刁伸手趴在桌上,满面愁容。

    “凤凰泪……”沐筱萝闻声微震,纤指握起瓷瓶,眸间涌动着光彩。

    “嗯,还有,师傅说这凤凰泪的解药是颗叫‘缘升’的珠子,有牛眼珠那么大,暗沉的紫色,看不出哪里值钱,不过师傅说那玩意解千毒,起死回生,原本有两颗,一颗在师傅手里,另一颗在东洲大陆。”刁刁将彼时司空穆的话原原本本的重复给沐筱萝听。

    “‘缘升’?能起死回生的珠子……刁刁!你还记不记得在新乡的时候,启沧澜曾被楚玉下了毒,当时你说那毒无解,是不是?”沐筱萝恍然之际,急急拉过刁刁。

    “是啊,说来也奇怪呢,那毒至寒,根本没有解药。他能活下来,只能说是个奇迹。”刁刁回忆道,

    “不是奇迹!当时筱萝是想找楚玉寻解药的,但是刚巧有颗珠子从我身上掉下来,启沧澜为了宽慰我,便将珠子吃了,结果……他就好了!那颗珠子筱萝自焰赤果醒来之后便戴着,之后虽然摘下来,却也一直带在身上,从你的描述来看,那珠子也有牛眼那么大,而且呈暗沉紫色,你说……它有没有可能就是‘缘升’?”沐筱萝惊诧看向刁刁。

    “有可能耶!”刁刁眸色陡亮,狠狠点头。

    “没想到解药一直在我身上,我却浑然不知!”沐筱萝有些懊恼的捶了下桌面。

    “没事,师傅说了,不管是谁吞了那珠子,只要你能喝到他的血,也是一样的!”刁刁补充道。

    “真的?”沐筱萝暗淡无光的眸子顿时如星辰般璀璨。

    “当然是真的了,不过……启沧澜的血可不是那么好喝的。”刁刁好心提醒沐筱萝。

    “那就要看你帮不帮忙了!”沐筱萝眸底精光骤现,唇角勾起的笑,令刁刁觉得一股寒意自脚底直窜上来。

    因为楚玉和寒锦衣被软禁在圣女府,所以沐筱萝中毒的消息他们最先知道。此刻,看着床榻上面色乌紫,樱唇泛白的沐筱萝,楚玉不由上前,忧心开口:

    “怎么会这样?这里不是焰赤国的地界么?怎么敢有人朝你下毒?”自那日之后楚玉便尽量避免与沐筱萝碰面,以免尴尬。

    “哪里没有坏人呢!要看快看吧,剧毒,无药可解。”榻边,刁刁为沐筱萝号了下脉,不禁摇头。

    “没想到……”楚玉缓步走到榻前,声音略带沙哑。

    “没想到我会死的这么快?放心吧,就算我死,刁刁也会保你们离开焰赤国。”沐筱萝虚弱无力的躺在榻上,唇角抿出一抹苦涩。

    “我不是这个意思……”楚玉想要解释,却不知如何开口。就在这时,启沧澜如疾风般冲进房间,在看到榻上的沐筱萝时,眸色顿时深寒如潭。

    “中的什么毒?是谁干的?”启沧澜音调急促,声音中透着掩饰不住的震惊和愤怒。

    “整个焰赤国敢朝婉儿圣女下毒的,怕只有一人了。至于毒么……刁刁验查过了,无解。”刁刁耸了耸肩,语气颇显无奈。

    “幻萝?本祭祀这便找她去要解药!”启沧澜几乎没有犹豫,转身便欲冲出去。

    “莫说幻萝没有,就算有,祭祀大人觉得她会把解药给你么!”刁刁扬眉唤住启沧澜。

    “为什么没有解药?”启沧澜冷凝看向刁刁,厉声质问。

    “欲将人置于死地所下的毒,不需要研制解药!当日这位楚王给你下毒的时候,估计也是这种想法。”刁刁似是无意的瞥了眼楚玉。旧事重提,楚玉脸上多少有些不自在,当初的做法,他的确有失君子作派。

    “本祭祀给她运功逼毒!”看着启沧澜眼中的决然,沐筱萝的心似被一根细线缠着,轻轻牵扯便觉难受,启沧澜真心待她,可对这个男人,她的做法并不厚道。

    “没用的,毒已渗入肺腑,大祭祀又能逼出多少?”刁刁一直觉得启沧澜对沐筱萝是有心思的,但却不知道竟这么重。

    “逼出多少算多少!不管怎样,本祭祀都不允许她死!”启沧澜白衣胜雪,行走间便似乘风而至的神降,沐筱萝惊讶于启沧澜的决绝,眼角竟不自禁的流出泪来。

    一侧,楚玉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心里几次挣扎,终是上前一步。

    “楚玉愿意助大祭祀一臂之力!”楚玉骨子里的正气不允许他袖手旁观。

    “尽量一试吧,锦衣也愿出绵薄之力。”

    就在启沧澜欲扶起沐筱萝时,刁刁终是忍不住开口:

    “若大祭祀真想一试,倒不如献点儿血出来,当日大祭祀所中之毒本是无解,好像是吞了什么珠子后便安然无恙了,所以刁刁觉得,大祭祀的血似乎可以让婉儿圣女度过难关。”刁刁肃然道。

    “你确定?”看着榻上面色乌黑的沐筱萝,启沧澜剑眉紧拧,声音沙哑不堪。

    “总好过逼毒这招。”刁刁点头。只见刁刁声音刚落,启沧澜便自顾转身,扬手间,皓腕顿时出现一道血口,看着启沧澜皓腕的血汩汩涌在茶杯里,沐筱萝心疼不已,泪,无声而落。

    这样的好男人,她却注定要辜负,真是罪孽!

    “咳咳……差不多得了,大祭祀多少留些,指不定要喝上几次才能根治呵!”见启沧澜没有封穴止血的意思,刁刁好意提醒。

    满满的一茶杯血还带着温度,就这么入了沐筱萝的肺腑,喉咙一片腥咸,沐筱萝有几次都欲呕出来,可为了恢复记忆,也是不想辜负启沧澜的好心,沐筱萝只得强忍着,喝的一滴不剩。

    “感觉如何?”苍白的脸,银色的发,启沧澜的神色看起来不并好,可他却没有离开的意思,只站在榻边,注视着沐筱萝的反应。身后,楚玉与寒锦衣亦面露忧色,但显然不比启沧澜更在乎。

    “好多了……”沐筱萝勉强点头,染着雾气的眸子不敢直视启沧澜。

    “大祭祀的血果然是灵丹妙药,婉儿圣女脉象开始平稳,想来是无性命之舆。这样吧,我在这里守着,你们且先回去,若是再有需要,刁刁自会去找祭祀大人取血。”其实沐筱萝中毒的症状只是刁刁的小把戏,若这些人呆的久了,自然会看出端倪。

    “也好,若有需要,及时通知我们。”楚玉见沐筱萝安然,便不再久留,与寒锦衣先后离开房间。倒是启沧澜,原本是要陪在房间里,刁刁好说歹说,这才将启沧澜劝了出去。

    房门紧闭一刻,刁刁狠吁了口气,方才走回榻边。

    “怎么样?有没有想起什么?”刁刁满怀希望的看向沐筱萝,如果沐筱萝可以恢复记忆,那她便将凤凰泪喂给寒锦衣又如何呢!

    “哪有这么快……”沐筱萝倚在榻边,若有所思。

    “也是,当初启沧澜也是昏迷了一整天才醒过来的,不过……有句话刁刁不知该讲不该讲?”刁刁似有深意看向沐筱萝。

    “什么话?”沐筱萝抬眸,狐疑看向刁刁。

    “刚刚启沧澜对你的态度已经再明显不过了,他爱上你了,为了你,他连自己那一身修为都可以放弃,反正在刁刁眼里,他可不比楚玉差。如果让他知道你在骗他,后果可以预想。”刁刁郑重其事开口,眼底闪过一抹忧色。

    刁刁的话与沐筱萝心里所想不谋而合,对启沧澜,她这人情是欠大了。

    “所以千万不能让他知道!好困……”沐筱萝以手拄额,美眸微垂间已昏昏欲睡。

    “那我先出去了。”刁刁起身将沐筱萝扶至榻上,为其盖好了锦被方才离开。

    当启沧澜出现在幻萝面前时,幻萝这几日的委屈顿时化作泪水,充盈着她的眼眶。自那日启沧澜抱着沐筱萝离开,幻萝便将自己关在圣女府,她在等启沧澜找她,她坚信在启沧澜心里,自己不是无关紧要的,几日的时间,于幻萝而言,度日如年。

    “沧澜……你终于肯来见我了……你知道这几天幻萝是怎么过来的?你知道你陪在沐筱萝身边的时候,幻萝都经历了什么!沧澜!”幻萝的眼泪,似断了线的珠子般摔在地上,碎成无数琉璃。几乎下一秒,幻萝不顾一切的冲了过去,一双藕臂紧揽住启沧澜的腰际,倾城的容颜梨花带雨的贴在了启沧澜的胸前。

    “幻萝,是不是你给沐筱萝下的毒?”清冷的声音自头顶飘际过来,幻萝揽着启沧澜的手陡然一僵,美眸悬着泪慢慢抬起,这一刻,她分明看到了启沧澜眼中的疏离,甚至是冷漠!

    “什么?”幻萝哽咽开口,眼底的光彩渐渐褪去,只剩下一片冰寒,

    “沐筱萝中毒,险些丧命,这件事是不是你做的?”启沧澜重复着自己的问题。

    “呵……原来你出现在这里,是为了沐筱萝,那我呢?在你心里,我算什么?你难道一点也不关心我?即便我……”幻萝的眼泪决堤而落,她坚守了二十几年的贞洁被毁,这样的奇耻大辱,她却只能自己承受!

    “幻萝,别再无理取闹,也别再伤害沐筱萝!”启沧澜的声音似古井无波,却透着不容轻视的警告。似乎不想与幻萝再纠缠下去,启沧澜说完话便欲转身。

    “启沧澜!你真的那么在乎沐筱萝?在乎到为了她,放弃我?”幻萝的心,在启沧澜漠然转身的一刻,生出无数裂痕。

    启沧澜听到了幻萝的质疑,却没有停下脚步。可没有得到答案,幻萝岂会甘心!于是一道素白的长绸倏的射了出去,紧紧缠在启沧澜的腰际,幻萝凌空翻转,顺间站到了启沧澜面前,纤手紧攥白绸,美眸如覆冰霜。

    “幻萝,你想干什么?”启沧澜肃然低吼,冷眸看向幻萝。

    “我只想知道,你是不是爱上了沐筱萝?”幻萝的声音清冷如冰,一字一句,清晰无比。

    “是!”这是启沧澜第一次在人前承认了自己对沐筱萝的感受,有那么一刻,他竟如释重负,这个问题在他心里萦绕了千百次。起初,他找借口反驳,只道自己所做的一切不是为了沐筱萝,而是为了焰赤国大业,沐筱萝身为成就大业的关键人物,他该不遗余力的保护她!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