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46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99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九龙圣祖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住口!”幻萝心底的妒火蒸腾而起,手起间,面前的木桌咔嚓断裂成两截。

    “幻萝,你还要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启沧澜为了沐筱萝动手打你,司空穆为了启沧澜纵容沐筱萝,到底你在他们心里算什么?如果你肯投靠朕,朕保证他日皇教教主便是你幻萝!”赤川大声开口,试图说服幻萝,却不想幻萝猛然出手,未待魑魅魍魉反应,楚云钊一个闪身挡在了赤川面前,绝然赴死之心让赤川片刻震惊。

    几乎同一时间,幻萝凌厉的掌风止于楚云钊额前。

    “你有把握杀了司空穆?”冰冷的声音自幻萝口中缓缓溢出,此时的幻萝,神色骇人,那双眼中泛起的光芒仿佛是从修罗场走出来的野兽,带着毁灭一切的力量,寒的让人心颤。

    “当然,你真以为朕是个无能的皇帝?司空穆占尽天时地利,但没关系,朕总占着一样人和。”看出幻萝眼中的动摇,赤川终是抿唇而笑。

    “说说你的计划。”幻萝收掌,冷漠看向赤川,此时的楚云钊已然退到一侧,眼底闪过一道精光,经此一事,赤川对他该是无所顾忌了。

    “司空穆武功深不可测,所以我们只能使用一些非常手段。”此刻,石室的气氛已趋于平和,赤川说话间将一瓶毒液搁在了幻萝面前。

    “你想给司空穆下毒?”幻萝嗤之以鼻。

    “不是司空穆,是刁刁!刁刁身为司空穆的爱徒,如果她中了剧毒,你觉得司空穆会不会袖手旁观?只要他为刁刁逼毒,那么他的内力必定有所损耗,介时我们再趁他闭关之时铲除他的左膀右臂,介时他孤掌难鸣,整个皇教还不尽收在朕手中么!”赤川说出自己的计划。

    “你想利用本圣女去给刁刁下毒?”幻萝挑眉看向赤川。

    “不是利用,是合作,事成之后,不管是启沧澜还是沐筱萝,甚至楚玉他们,朕都可以交给幻萝教主发落!”赤川给出的条件动了幻萝的心。

    “此毒如何下法?”幻萝斜睨了眼桌上的毒液,狐疑开口。

    “只需将毒液洒在刁刁的头发上即可。”赤川解释道。

    “你别忘了自己的承诺。”幻萝随手拿起白色的瓷瓶起身欲走,楚云钊得了赤川的意思,暗自开动机关,直至幻萝离去,赤川脸上的笑意方才敛去。“你是……”沐筱萝踱步走了过去,清眸微闪。

    “他们说我叫沐莫心,我也不知道……”女子哽咽开口,抬眸间,梨花带雨的容颜震撼了沐筱萝的每根神经。

    “沐莫心……沐莫心……”沐筱萝柳眉紧蹙,脚下的步子显得杂乱无章。

    “你不可能是沐莫心!”水秀身侧,楚玉斩钉截铁道。

    “不知道……你们别再问我了……呜呜……仲儿……楚玉……你们在哪里……”水秀惶恐的蹲在地上,哀怨重复着这两个名字。

    仲儿?沐筱萝只觉额头针扎一样的疼,仿佛正有人用重锤砸着她的头骨,令她痛不欲生。

    看着沐筱萝的变化,楚云钊眼底闪过一道寒芒,只要沐筱萝露出马脚,他便可以禀报司空穆,介时看谁能保得住她!

    “吵什么吵啊!都闭嘴,楚云钊,人都送来了,你还在这儿耗什么,快滚!”就在沐筱萝头痛的几欲跌倒之际,刁刁突然出现,单手搀起沐筱萝,厉声喝向楚云钊。

    “也罢,既然两位圣女都看到了,那鸿弈也算是完成了教主交代的任务,告辞!”楚云钊讪笑着看了眼沐筱萝,旋即与楚玉擦肩而过。

    “跟我回房……”刁刁见沐筱萝状况十分糟糕,当下拉着沐筱萝回了房间,整个前院,就只剩下一脸冰冷的楚玉和蹲在那里低泣的水秀。

    楚玉本想自己离开,但见水秀蹲在那里哭的花枝乱颤,终是转身走了过来。至少有一点他可以肯定,眼前的女子与楚云钊绝非一伙,否则楚云钊不会下那么重的手。

    “回房吧。”楚玉淡声开口,幽眸落在女子精致的侧脸上时,胸口憋闷不已。即便明知道眼前女人不是沐莫心,可只要想到这三个字,楚玉便没办法控制自己不心痛。

    “你能告诉我,我到底是谁吗?沐莫心?仲儿?楚玉?这三个人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快被逼疯了……怎么办?谁能救我……”楚玉转身的一刻,水秀便知道自己的第一步很成功,但是对于楚云钊刚刚毫不留情的一掌,她也记在心里了。

    “这个院子里,疯的不止你一个……偏房在后院,你若哭累了,自己过去吧。”楚玉深吸口气,转身离开了正院。楚云钊的武功如此之高,他若再见决不能硬拼,这几日,楚玉熟悉了圣女府的地形,偶尔还会翻墙跃出去查探周围的环境,即便孤军奋战,他也一定要将焰赤国斗个底朝天!

    且说回到房间,沐筱萝头痛有所缓解,可脑子还是昏昏沉沉的不舒服。

    “刚刚好险!若是让楚云钊看出端倪再禀报给师傅,后果不堪设想,沐筱萝,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刁刁提壶倒了杯茶递给沐筱萝,狐疑开口。

    “很模糊的画面,我好像看到一个男人将刚刚出生的男婴摔在地上!那么真实,好像那件事就发生在我眼前!还有刚刚那个女人,我只要一看到她,就有一种看到自己的感觉,好像在照镜子!你能明白那种感觉吗?”沐筱萝抚着额头,心下仍慌乱不已。

    “白痴!”赤川冷蛰开口,他容不下司空穆,自然也容不下皇教的存在!

    “如果鸿弈没猜错的话,那白色瓷瓶上也是蘸过剧毒的?”楚云钊看出赤川眼中的杀意,狐疑猜测。

    “没错,可惜幻萝聪明一世,糊涂一时,竟然为了个情字,把自己变成了傻子!想做教主?下辈子吧!”赤川轻蔑开口,幽目转到了楚云钊身上,

    “刚刚你表现的不错,说吧,要朕怎么赏你?”

    “回焰赤皇,鸿弈想要保幻萝不死的解药。”楚云钊一语,赤川眸色顿时生寒。

    “你已经不是个男人了,要她能有什么用?”赤川警觉看向楚云钊。

    “鸿弈斗胆问焰赤皇一句,整个焰赤国,除了幻萝和启沧澜能够以笛声控制海怪之外,可还有别人?”楚云钊一语惊醒梦中人,赤川恍然大悟。

    “你是想留着幻萝替我们驱控海怪?”赤川狐疑看向楚云钊。

    “不错,以启沧澜的脾气,我们断然驯服不住,但幻萝不一样,她有把柄攥在我们手里。”楚云钊解释道。

    “好主意,也亏得你想的周到,这是解药,幻萝便交给你了!”赤川自怀里取出解药,之后才与魑魅魍魉离开石室。

    整个石室顺间静寂下来,楚云钊握着手里的解药,薄唇勾起一抹邪恶的弧度,毁灭,才刚刚开始!

    圣女府的偏房内,寒锦衣突的睁眸,陡然起身时,正看到刁刁坐在桌边,双手捧着茶水,悠闲品着。

    “刁刁,你太过分!你怎么可以给本尊主喝凤凰泪!本尊主不能忘了万皇城,不能忘了沐筱萝,不能……”寒锦衣如离弦之箭,咻的站到刁刁面前,厉声指责,直至寒锦衣发现端倪,刁刁方才搁下茶杯。

    “原来在尊主心里,更在乎万皇城,而不是沐筱萝,这个答案真让人兴奋呵。”刁刁笑靥如花,可心里多少有些失落,她终究不在寒锦衣的心里。

    “你……没给本尊主喝凤凰泪?”寒锦衣惊愕发现,自己什么都记得。

    “尊主觉得呢!比起演戏,刁刁可是老手。”在师傅给她凤凰泪的那一刻,刁刁便知道,师傅一定暗中派人监视自己,于是她刻意在凉亭演了那么一出,也好解除师傅对寒锦衣的防备。

    “呃……对不起啊,锦衣刚刚有些过分了。”寒锦衣心知自己理亏,声音顿时柔和起来。

    “没什么,本姑娘习惯了,虽然师傅派来的眼线已经离开,但你还是要谨慎,有外人进来的时候,你不可以露出马脚,否则你可就害惨我了!”刁刁肃然开口。

    “锦衣明白!这次多谢你了,如果没有你,锦衣和楚王怕是活不到现在。”寒锦衣不是不通情达理之人,刁刁的恩情,他铭记于心。

    “要你谢!”刁刁呶呶嘴,转身欲走,却在行至门口时停下脚步。

    “如果……沐筱萝还活着,你还要坚持?”刁刁似有深意看向寒锦衣,心陡然悬浮。

    “我会祝福她和楚玉。”寒锦衣的回答出乎刁刁的意料。

    “为什么?你不是很爱沐筱萝的吗?”刁刁雀跃转身,眸间溢出华彩。

    “终究是爱的浅了,锦衣扪心自问,做不到楚王那般彻底。”自沐筱萝失踪,寒锦衣亲眼看到楚玉的执着,为了沐筱萝,他可以放弃权力地位,放弃荣华富贵,连命都可以不要,这样的执着,他比不过。

    “嗯,悬崖勒马,你还有的救!”刁刁樱唇不自禁的勾起一抹弧度,脸上透着掩饰不住的欢喜。

    而此刻,圣女府的正院,两个人影临面而立,各自身上都散着骇人的煞气。

    “楚玉,好久不见!”空洞的声音带着一股幽蛰的冰冷,在看到楚玉的那一刻,往事如潮水般侵袭着楚云钊的心脏,那些不堪的记忆让楚云钊恨不能将楚玉生生撕碎,但他知道,时机未到,他只能忍。

    “没想到你真的还活着!”楚玉凛然看向楚云钊,俊冷的面容如覆冰霜,眼中的冷,如万古深潭的极寒,四目相视间,便有火山爆发,雪山崩塌的气焰在两人之间燃起。

    “活着!当然活着!你都没死,朕怎么舍得先走一步!”楚云钊狠戾开口,薄唇勾起一抹邪佞的弧度。

    “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楚玉冷声低吼,说话间,手掌运气。

    “想杀朕?楚玉,朕倒要看看,你能不能下得去手!”就在楚玉欲出掌之际,楚云钊突然拉出身后的水秀。

    “莫心?”许久未曾想起的名字,却从来没有忘记,楚玉惊愕看着眼前的女子,心肝都在颤抖,那眉眼,那神情,简直和当年的沐莫心丝毫不差。

    “楚玉……你是楚玉!楚玉……莫心想的你好苦……”泪,似断了线的珠子般自水秀的眼角滚滚而落,那哀声钻进楚玉的耳朵里,震颤着他的心脏。

    “你不是沐莫心!”楚玉猛的摇头,眼神恢复凌厉。

    “我不知道……可这两年里,我只记得这个名字……如果你不是楚玉,那对不起了……”水秀的演技让楚云钊都甘拜下风。就在水秀欲转身之时,楚云钊啪啪两下封住了她的穴道。

    “楚玉,没想到吧,沐莫心还活着!呵,这真是老天爷跟你我开的一个大玩笑!所有事的始作俑者不是你楚玉,也不是我楚云钊,是她!是这个该死的沐莫心!”楚云钊狠戾咆哮着,脸上的笑狰狞如魔鬼。

    “你住口!楚云钊,虽然我不知道你想玩什么把戏,但这个人一定不是莫心!即便她长的一样,声音一样,神态都丝毫不差,但在经历过三个沐筱萝和一个刘醒之后,朕再也不会被你玩弄在鼓掌里!”楚玉冷嗤开口。

    “没错,圣婉儿,水婉儿还有月婉儿,她们都是假的,包括朕所扮演的刘醒也是假的,鬼府的换皮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但是楚玉,你得相信,这个人是沐莫心!朕如何也没想到,一个被朕唾弃厌恶甚至连看一眼都觉恶心的女人,居然成了焰赤国法师的宠儿,当日冷宫,朕只是摔死了那个孽种,并没有动沐莫心一根头发!至于后来沐素鸾说的那些,都是胡扯!朕火烧冷宫之时,的确也有两具尸体,但天气炎热,那两具尸体已经面目非!没人知道,沐莫心居然被人调了包!”楚云钊胡乱说着天马行空的话,妄图扰乱楚玉的心智。

    “一派胡言!”楚玉显然不信,却也没拂袖走开,他倒想看看,楚云钊带这个所谓的沐莫心,是出于什么目的。

    “胡言?那好,你若觉得这个女人不是,那你杀了她!动手啊!”楚云钊啪的一声解开了水秀的穴道,眼底爆红。

    “朕的仇人就只有你一个,朕要杀,也是杀你!”楚玉双手紧攥成拳,心底恨意陡升,正欲出手间却见楚云钊已然挥袖,手掌猛的朝水秀的天灵盖拍了下去。

    “住手!”楚玉情急之下,突的上前,闪身将水秀拉离楚云钊的魔掌,几乎同一时间,地上顿时出现偌大的深坑,烟气横扫,呛的人狂咳不止。

    楚玉惊讶于楚云钊的武功,这样的内力非他可及。

    “呵!你不是不相信她是沐莫心么!若如此,一个焰赤国的路人甲,何至你出手相救?”楚云钊拍了拍手掌,很满意楚玉的反应。

    “楚云钊,你简直丧心病狂!”楚玉刻意推开水秀,愤然怒吼,这一掌下去,人便成了渣滓。

    “丧心病狂?我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个地步,都是你们逼的!楚玉,沐莫心!你们两个该死!”似乎听到不远处的脚步声,楚云钊唇角勾起,双手陡然运功,却在出掌之时被人冷声喝住。

    “楚云钊,是谁给你的胆子,居然敢在我圣女府放肆?”清冷的声音自拱门处阴恻恻的飘际过来,楚云钊意料之中的收掌,脸上煞气顿消。

    “圣女大人言重了,鸿弈只是来传教主的令,将这个女人送过来,却不想跟楚王发生了些口角,楚王大人大量,莫与鸿弈一般见识才是呢。”此时此刻,楚云钊的嘴脸便似街边要饭的乞丐,那股卑躬屈膝的劲儿同样让楚玉震撼不已,曾几何时,他也曾是高高在上的楚王!

    “哦?”沐筱萝顺着楚云钊的视线看了过去,只见楚玉身边,一女子掩面低泣,简单的飞云髻上插着几支色泽暗沉的珠钗,素白的长袍显得有些陈旧,即便如此,女子曼妙的身形依旧被勾勒的玲珑有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