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8章 46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548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北宋大丈夫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大唐之最强帝王盛华掌家小农女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不明白!”刁刁摇头。

    “启沧澜的血也喝了两大杯了,怎么就不起作用呢!除了一些模糊的影像之外,我几乎没想起任何事。”沐筱萝懊恼捶了下脑袋。

    “慢慢来吧,或许是血喝的不够,又或者你需要一个契机呢!”刁刁心态明显要比沐筱萝好。

    “恐怕没那么多时间了,刚刚那个女人自称沐莫心。可我听冷冰心说,大姐死的很惨,根本不可能还活着,楚云钊把她送过来到底是什么原因?亦或者……教主是不是开始怀疑我了?”沐筱萝蹙眉看向刁刁。

    “知道了!明天我就去师傅那里套话!沐筱萝,认识你是我这辈子最倒霉的事儿,如果师傅知道我跟你串通的话,不知道会不会杀了我呢!”刁刁撅嘴,抱怨道。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想开些吧!”沐筱萝戏谑的看向刁刁,樱唇浅笑,眸底却生出一抹忧色,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仿佛一个###谋正如巨浪翻滚而来。

    适楚,楚风清冷,月色如辉,一抹身影自空中落于地面,惊起林中鸟雀。

    “无名,你约我出来有事?”月光下,无名一袭褐色长袍显得有些沧桑,曾经意气风发的铁血兵团都尉如今俨然成了风烛残年的老者。

    “老夫发现楚云钊居然勾结鬼杵,暗中将皇教潜伏在朝廷的眼钱都换了人!”无名将自己这些时日暗中调查的结果告知魅姬。

    “那也就是说,楚云钊背叛了司空穆?他怎么敢!”魅姬惊讶于无名带来的消息,不可置信反问。

    “老夫也想不明白,如今教主如此看中楚云钊,按道理来讲,他该对教忠心耿耿才是,没想到,他居然和赤川勾结!想来那赤川也不是省油灯!这件事教主还不知道,幸而我们发现及时,只要将此事禀报教主,楚云钊必死无疑!”无名肃然道。

    “既然如此,你该直接去找司空穆,约我出来做什么?”魅姬声音虽淡,却透着一抹疏离,当初如果不是无名动机不纯,他们也不会惹上楚云钊,千面和白斩墨常也不会死,虽然人不是他杀的,但他却拖不了干系。

    “老夫约了幻萝圣女,你中毒已有三月,若不服食解药,恐有性命之忧,老夫如今立了大功,便想求圣女赐你解药。”无名知道魅姬心里怨他,但他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

    “你有心了,圣女在石坞镇的时候已经将解药给了魅姬,既然无事,那魅姬先回去了。”魅姬感激无名为自己着想,但如今她已投靠沐筱萝,便该尽量与魅姬保持距离,否则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便得不偿失了。

    思及此处,魅姬甚至没等无名开口,便已转身离去。差不多快离开树林之时,魅姬忽然想到白天被楚云钊带到圣女府的那个沐莫心,既然无名知道楚云钊与鬼杵私下勾当,那他或许也能知道那个沐莫心的来头,于是魅姬转身走了回去,欲找无名打探。

    “启禀圣女大人!无名查出楚云钊居然私下勾结鬼杵和焰赤皇,暗中动手换掉皇教渗进朝廷的眼线,楚云钊的所作所为分明是与皇教为敌,求圣女……呃……”无名话音未落,便见一抹白绸如银蛇射了过来,直缠在自己的脖子上,白绸越绷越紧,无名奋力挣扎,却始终摆脱不掉白绸的束缚。

    “圣女大人……为什么?”无名瞠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看向树尖上的幻萝,眼中透着太多的质疑。

    “因为本圣女不希望教主听到这样的消息,安起见,你不得不死,无名,你别怪本圣女心狠,有句话说的不错,人不为已,天诛地灭!本圣女就是心太软,才会让启沧澜欺负到这种地步!从现在开始,所有对不起本圣女的人,都要死!”清冷的月辉落在幻萝脸上,衬的那张脸仿佛地狱里的阎王,阴森骇人。

    “你……背叛教主……”呼吸渐渐稀薄,无名感觉到了自己的生命正在迅速流逝,武功的悬殊让无名再也没了挣扎下去的理由。

    “是谁?”风起,幻萝利眸如锥,猛的看向左侧黑暗处,几乎同一时间,无名突然自袖内甩出三枚暗器,幻萝来不及深究,转眸间扬手抽回白绸。白绸宛如矫龙盘旋,硬是将无名的三枚暗器截挡回去,三枚暗器不偏不倚,齐齐射中了无名的心脏。

    “自不量力!”幻萝嫌恶的看了眼无名,转尔点足跃起,扬长而去。

    直至树林一片静寂,魅姬疯跑出来,跪在了无名身边,泪如雨下。

    “无名……怎么会这样?你千万别死啊!”魅姬自地上将无名揽在怀里,眼泪决堤而下。

    “对不起……是我害了你们,是我把你们带到了焰赤国,都是我的错,魅姬……快走吧,离开这里……”无名眼角有泪,声音沧桑中透着绝望。

    “不管你的事!魅姬已经没有他们了,你要活着!你一定要活下来!”魅姬如小兽般的哀嚎着,泪水横溢。

    “我要去找他们赎罪了……魅姬……你要好好活着,活着离开这里……”无名的手毫无重量的垂落,闭上眼睛的一刻,眼角有泪溢出。

    “不要……你们都死了,留我一个何用?如今的魅姬什么都没有了!你们好残忍!无名!”魅姬绝望悲嚎,眼泪汹涌而落。

    不知哭了多久,魅姬终是忍住悲伤将无名拖到一处草丛安放。

    “无名,先委屈你在这里忍一忍,等我将这消息告诉沐筱萝,便亲手为你下葬!”魅姬抹着泪,绝然转身。

    楚,深幽如墨,魅姬拼尽浑身解数冲向圣女府,楚云钊和幻萝背叛皇教这个消息无疑会让楚云钊死无葬身之地!如今无名已死,她的地位在焰赤国根本没机会跟司空穆说的上话,剩下的就只有沐筱萝了!

    耳边风声呼啸,魅姬似乎看到了希望,她所有的隐忍终于有了结果,只等一切结束,她便回到大周,与自己的母亲相依为命。

    “走的这么急,干什么去?”清冷的声音似惊雷乍响在魅姬耳畔,魅姬陡然止步,分明看到幻萝一袭白袍迎风而立。

    “圣……圣女大人?”魅姬尽力压制住心里的恐惧,恭敬垂眸,离圣女府只有五百米,只要进了圣女府,楚云钊就算完了。

    “本圣女就是奇怪,无名本来已经放弃挣扎,又怎么会突然射出暗器?原来他是在为你打掩护!幸而本圣女心思缜密,不然还真误了大事呢!”幻萝一语,魅姬心下顿时寒凉,只差五百米,难道老天爷连这五百米都不成么!

    “魅姬不知圣女大人在说什么……”魅姬强自镇定,清眸已然找准死角,她必须要把这个消息告诉沐筱萝,必须!

    “不知道不要紧,一会儿到了地下,无名自然会告诉你!”在幻萝眼里,杀死魅姬就跟撵死一只蚂蚁一样,不费吹灰之力。

    “圣女大人不该背叛教主!大祭祀?”魅姬暗自提起,眸子惊愕看向幻萝身后时,身形陡然朝西北死角闯了过去。

    当听到魅姬口中的‘大祭祀’时,幻萝陡然转身,入眼一片虚无,幻萝眸色陡然寒冽,转身间,白绸倏的射向魅姬逃跑的方向。

    “无名尚且不能逃出本圣女的手掌心,你凭什么!魅姬,受死吧!”幻萝周身迸射着强烈的煞气,宛如自地狱里爬出来的修罗恶鬼。此刻,那抹白绸如银龙般直射向魅姬的心脏。

    魅姬只觉背后一阵凉意,纵她奋力躲避,白绸仍击中她的左臂,只听咔嚓一声,魅姬左臂顿时裂开,疼的她冷汗淋漓。

    失去重心的魅姬扑通摔在地上,转身时,幻萝已欺至身前,

    “自不量力!”幻萝冷眸寒蛰,陡然伸手卡住了魅姬的雪颈。

    “呃……”魅姬绝望的看着幻萝,眼底充斥着不甘。

    “你和无名不一样,你不是皇教的人,何必趟这浑水,结果却丢了性命,哼!”幻萝冰冷无温的眸子不屑的看着自己手中的玩物,玉指渐渐收紧。

    “楚云钊……楚云钊!”魅姬发狠的吼着这个名字,声音透着绝顶的悲愤。

    “去死吧!”幻萝嫌恶瞪了眼魅姬,玉指猛的收力,眼见着魅姬奄奄一息,突然倏的一道寒光闪过,幻萝不得已松开魅姬,转眸间,却见刁刁一脸玩略的瞅着自己。

    “幻萝,杀人杀到圣女府了,你也忒明目张胆了吧!”刁刁双手环胸,灵动的眸子如闪烁的星辰,别样的美,摄人心魄。

    “救我……”魅姬无力摔在地上,左臂的痛锥心刺骨,胸口依旧憋闷的似倒灌进了海水,很难呼吸。

    “该死!”幻萝哪管刁刁,登时以手化剑,一道白芒如极光般砍向魅姬,感受到彻骨的凉意,魅姬终是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幻萝,你真是不把刁刁放在眼里啊!当着我的面还敢杀人!”刁刁几乎顺移到魅姬面前,玉指在空中划出一个半圆,硬是将幻萝的剑气阻挡在外面。

    “让开!”幻萝心知魅姬知道她的秘密,万万留不得。

    “你是师傅么!凭什么让我言听计从啊!就是不让,你咬我啊!”刁刁戏谑着看向幻萝,她就是喜欢看幻萝怒不可遏的模样。

    “刁刁,这是你招惹本圣女的!”幻萝眼中寒意陡升,手中白绸于空中狂舞着冲向刁刁,刁刁又岂是任欺之辈,登时自袖###出细丝,与白绸纠缠一处。

    地上,魅姬只道要快些找到沐筱萝,于是强撑着起身朝圣女府跑了过去。与刁刁斗在一处的幻萝余光瞄到魅姬,心下陡震,登时甩开刁刁,袖内暴雨梨花针如牛毛细雨般射向魅姬。

    “幻萝!你忒狠!”刁刁没料到幻萝会对魅姬抛射这种歹毒的暗器,登时以细丝旋成保护网挡在魅姬面前,即便如此,魅姬仍中了暗器,身体砰然倒地。

    “我要见……沐筱萝……”弥留之际,魅姬将手伸向刁刁,说出了沐筱萝的名字,刁刁闻声暗惊,回眸间,却见幻萝唇角勾起肆意的弧度,暴雨梨花针上淬有剧毒,魅姬断是活不成了。

    刁刁急中生智,手指不经意的封住了魅姬的穴道,转尔看向幻萝。

    “人死了,你高兴了!”刁刁怒斥幻萝。

    “本就是贱民,死不足惜!”幻萝心知暴雨梨花针上的剧毒见血封喉,此时的魅姬再无生还可能,于是扬眉冷笑,悠然离开。

    直至幻萝走出很远,刁刁方才抱起魅姬的身子,纵身回了圣女府。

    “魅姬?怎么会这样?”在看到魅姬浑身是血的那一刻,沐筱萝心中陡痛,心疼般将魅姬自刁刁身上扶到了榻上。

    “幻萝干的好事,她好像有很重要的事要告诉你!”刁刁啪了一声解开了魅姬的穴道。

    “噗”鲜血自魅姬口中汩汩涌出,溅落一地,触目惊心。

    “魅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会惹上幻萝的?”沐筱萝紧攥着魅姬的手指,似要将身的温度都度给她。

    “楚云钊……幻萝……他们……咳咳……报仇……”魅姬的意识渐渐涣散,脑子里一片空白。

    “魅姬!你要挺住!刁刁,你有没有办法……”沐筱萝红了眼眶,万分不舍的看向魅姬,头,突然很痛,痛的几欲裂开。

    “燕南笙……告诉他……我是真的爱过……他。”虚弱的呼吸嘎然而止,魅姬的双手无力垂落,流着泪的眼终是不甘的阖起。

    “魅姬?魅姬你醒醒啊!”看着怀中已逝的魅姬,沐筱萝心痛的将她紧紧抱着,泪,无声而落。

    “魅姬到底想告诉我们什么?楚云钊?幻萝?他们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刁刁蹙眉看着魅姬的尸体,眼中闪出一抹忧色。

    “魅姬你放心,筱萝答应过你会将楚云钊挫骨扬灰,就一定不会食言!”沐筱萝咬牙切齿,眸间寒光如刃。

    “魅姬怎么会知道你是沐筱萝的?”刁刁忽然想到彼时魅姬脱口而出的话,狐疑看向沐筱萝。

    “自是幻萝告诉她的,彼时为了逃脱楚云钊的魔爪,魅姬曾为幻萝办过事,当日新乡,便是幻萝指示魅姬在我的饭菜里下毒。”沐筱萝将魅姬平放在榻上,轻轻为她掖好被子。

    “真不知道幻萝这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刁刁看了眼榻上的魅姬,满目质疑。

    “幻萝几次想要置我于死地,原本看在启沧澜的面子上,我并不计较,但她真是越来越肆无忌惮,如果有一天,她落在我手里,我一定要了她的命!”看着榻上的魅姬,沐筱萝双手紧攥成拳。生命诚可贵,没有谁比谁的命更贱,在幻萝眼里,魅姬的命一文不值,他日,沐筱萝便要让幻萝为这一文不值的命付出血的代价!

    “你现在这个样子好可怕……”刁刁从不知道沐筱萝眼中会迸发出这样骇人的光芒,自那眼睛里迸射出来的寒光仿佛有着毁天灭地的力量,让人不敢直视,即便是刁刁,都无法在这样的目光下挺直而力,那种与生俱来的威压似比师傅还要霸气十足。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