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470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096

人气小说:盛华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明崇祯第一权臣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穿越到1931神武战王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如果魅姬没死,你觉得幻萝会不会狗急跳墙?”沐筱萝眸间寒意骤减,换来的,却是无与伦比的精光,刁刁觉得沐筱萝仿佛变了一个人,比起之前无所谓的态度,现在的她,睚眦必报。

    “可是魅姬已经死了啊……沐筱萝,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了?我总觉得你现在好像不一样了。”刁刁狐疑看向沐筱萝,眼中透着质疑。

    “你是筱萝的恩人,筱萝不论想起什么,还是忘记什么,你在筱萝心中的位置都不会改变。”沐筱萝肃然开口,眼底寒芒深幽骇人,就在魅姬死的那一刻,沐筱萝脑子里那些模糊的画面渐渐清晰,虽不完整,却已让沐筱萝想起大部分。

    “沐筱萝……如果可以,我情愿你什么都没想起来。”看着现在的沐筱萝,刁刁忽然有些后悔,她忽然害怕有一天,自己的师傅会和沐筱萝扛上,介时,她该怎么办呢。

    “可惜这个世上没有如果,刁刁,筱萝欠你太多人情,他日只要你开口,筱萝自不会拂了你的意。而且你应该明白战争意味着什么,从现在开始,筱萝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避免这场战争。你懂么?”沐筱萝肃然转身,眼底透着坚定,那种说教的语气让刁刁很不适应。

    “刁刁又不是小孩子了……”刁刁呶呶嘴,哼着气道。

    “只要魅姬没死,幻萝一定会来杀人灭口,若是逮着了幻萝,咱们自然能从她嘴里知道魅姬想要告诉我们的秘密。”沐筱萝的记忆正如潮水般涌进她的脑子,她记得自己是谁!爱的是谁,恨的是谁,记得在东洲大陆上发生的每一件事!

    既然楚云钊还活着,那么好,她会让楚云钊再一次感受到一无所有的滋味!这一次,她不会给楚云钊任何生还的可能!死,便要他死的彻底!而楚玉,她亦会找机会解释。

    “如果真打起来,刁刁只能跟幻萝打个平手。”刁刁很少这么谦虚。

    “这件事不能惊动启沧澜,所以筱萝不会让幻萝有动手的机会,你只管把消息透露给幻萝,筱萝自有对付她的办法!”沐筱萝声音清冷,如山涧清泉,清澈脆亮。此时的沐筱萝,一言一行都似带着无与伦比的人格魅力,让刁刁不自觉的甘愿臣服。

    “听你的!”刁刁狠狠点头,旋即退出了房间。

    静谧的房间里,沐筱萝重回到榻边,双手拉起魅姬已经寒凉的手指,面色凄然。

    “你的话,筱萝一定会转告燕南笙……”

    楚,很静,偶有虫鸣鸟叫,打破了沉寂的楚空。月光如华般透过窗棂洒落在地面,似镀了一层碎银。

    “偷回来多少?”低沉的声音幽幽响起,楚玉将寒锦衣递上来的硫磺和硝石接过来后,伸手将寒锦衣自地洞里拽了出来。这地洞无疑是楚玉的杰作,自入圣女府那一刻,他便开始了这个计划。

    “没想到我堂堂万皇城的尊主,也有今天!你最好别在本尊主面前提‘偷’这个字!”寒锦衣扫了扫身上的灰土,神色颇显无奈。

    “非常时期,尊主忍了吧,此时若让你去抢,你得有这个本事才行。”楚玉借着月光,将硫磺和硝石分开。

    “说风凉话是不是?”寒锦衣听出楚玉言外之意,黑眸陡睁。

    “尊主稍安毋躁,再偷个两三次,箭爆鼠的数量便可将整座圣女府炸的灰飞烟灭,介时我们再趁乱离开,我已经打听过了,焰赤国的地牢在西南面,衣服也已经准备好了,离开圣女府我们便潜进地牢,希望可以找到筱萝他们,之后我们先潜伏起来,伺机离开!”楚玉低声开口,月光下,那张俊颜坚定如刃。

    “若是找不到沐筱萝呢?”寒锦衣挑眉看向楚玉。

    “那我们就回东洲,再大举进攻焰赤国,他们若不交出筱萝,朕便打到他们交出来为止!”楚玉的声音隐隐透着冰寒的音调。

    “果然是战场神话,锦衣小看楚王了。”寒锦衣的眼底迸发出赞赏的目光。

    黎明破晓,初升之阳驱散了黑暗,整个圣女府迎来了新的一天,自到圣女府的第一日开始,水秀的存在没有引起任何人的重视,除了提供正常的膳食之外,不管是沐筱萝,还是楚玉,竟然没有一个人来找过她,这让水秀觉得十分被动。

    后园内,水秀如往常般坐在假山旁边的石台上,染雾的眸子凝视着池塘里的锦鲤,嘴里喃喃自语。她不能主动去找楚玉或者沐筱萝,这样便显得动机有些不纯。

    “其实不管你怎么装,都没有人相信你是沐莫心。”清越的声音自身后传来,水秀眸色微震,抬眸时,眼底的精光化作淡淡的哀伤。

    “他们说你是楚玉,我很诧异,原来我用生命思念的男人,却不认得我是谁……”水秀漠然转身,眸子依旧盯着眼前的池塘。

    “你真能理解用生命思念这几个字么?你每天在这里喃喃自语,唤着仲儿,唤着楚玉,可你知道仲儿和楚玉在莫心的心里,意味着什么?”楚玉破天荒的坐到水秀身侧,神色显得有些憔悴。

    “不知道……”难得楚玉肯主动搭讪,水秀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仲儿,莫心的命!楚玉……”楚玉的眸子溢出淡淡的忧伤。

    “楚玉如何?”水秀忍不住追问。楚云钊说楚玉是沐莫心最爱的男人,而仲儿是她的儿子,就算失忆,她也会记得这两个人。

    “楚玉只不过是她漫漫人生路里的一颗流星,一闪而逝……想必是楚云钊教你这么说的,可是他错了,他从一开始就错的离谱,在莫心的心里,仲儿无可替代,而另一个无可替代的男人,不是我楚玉,而是他楚云钊!那个禽兽啊,他永远不相信这个世上会有人爱他如命!他心胸狭窄,妒忌成狂,他冷血无情,心狠手辣!莫心为他付出了多少!可到了最后,他竟当着莫心的面摔死了仲儿,将莫心关在冷宫里自生自灭!”即便过去很久,再提此事,楚玉仍觉心疼。

    “原来这就是我的人生……”彼时楚云钊叙述这段经过的时候,说的平淡无奇。

    “这是莫心的人生,不是你的,若你愿意装下去,没人拦你,我只想告诉你,无论你演技多好,我都不会信,这也是我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楚玉轻吁口气,转身而起,回身时,却见沐筱萝不知何时竟站在了自己身后。

    “沐莫心真是有眼无珠呵。”心,很痛,似是被刀插着,不能拔,碰触都觉剜心。

    “有眼无珠的人是楚云钊!”楚玉微怔片刻,转而绕过沐筱萝,慢步离开。待楚玉离开,沐筱萝狠吁口气,这才坐到水秀身边。

    “楚云钊始终不了解沐莫心,那么精明的女人,即便失忆,也不会像个傻子似的在这里自怨自艾,更不会终日将仲儿放在嘴上!恨,需要放在心里,之后慢慢渗入骨髓。”沐筱萝似有深意的看着水秀,樱唇勾起一抹邪佞的弧度,楚云钊想证明什么她再清楚不过,好啊,如他所愿!

    “你……你了解沐莫心?”水秀神色微怔,挑眉看向沐筱萝。沐筱萝却适时抿唇,淡笑着离开了。

    自楚玉出战焰赤国之后,司空穆已然开始准备,大战不可避免。此刻,总坛内,启沧澜和幻萝分至左右,刁刁和楚云钊则在一侧候着。

    “这几日海怪的情况如何?”浑厚的声音自巨蟒头顶飘际过来,司空穆肃然看向启沧澜和幻萝,声音如亘古无波的幽潭,带着令人畏惧的冰冷。

    “回教主,所有海怪皆受音笛控制,没有出现任何意外。海军训练有素,可随时出征东洲。”幻萝先一步回应,眸子若有似无的瞥向启沧澜。

    “甚好!如不出意外,一个月后,焰赤国力出兵,逐鹿东洲!”司空穆相信,楚玉的失踪势必会引起东洲各国的重视,与其给他们戒备的时间,倒不如自己抢占先机,杀东洲各国一个措手不及。

    离开总坛,幻萝心有不甘的想要拦下启沧澜,却被刁刁坏了好事。

    “大祭祀急着去看沐筱萝呢,你识相点好不好!”刁刁扬着下巴,一副倨傲之姿站在了幻萝面前。

    “你让开!”幻萝伸手欲推刁刁,却被刁刁巧妙绕过。

    “怎么?想动手?好啊!反正昨晚打的也不过瘾,不过说起来刁刁还真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杀魅姬啊?下那么重的手!还好暴雨梨花针上面淬的毒也不是那么厉害……”刁刁呶呶嘴,语闭后转身悠然而去。

    “你什么意思?”幻萝听出刁刁的弦外之音,当即挡住刁刁的去路。

    “虽然魅姬还没有醒过来,但她铁定是死不了了,在焰赤国的地界,不是你幻萝想让谁死,谁就必须死的,沐筱萝一样,魅姬也是一样!幻萝,得饶人处且饶人,鱼急撞网,狗急跳墙,你若真把人逼急了,后果未必是你承受得起的!”刁刁其实是好意,直觉告诉刁刁,沐筱萝那样的人,惹不起。

    就在刁刁转身一刻,幻萝忽然出手,袖箭内的液体不偏不倚的射到了刁刁的头上。

    “什么东西?”刁刁似乎有所感的抚了抚发髻,可那液体却已渗进了刁刁的发丝,侵入了她的身体。

    酉时前后,沐筱萝刻意让刁刁将启沧澜引出去,独自藏在房间里,而此时,魅姬正躺在榻上,面色惨白如纸。酉时刚过,沐筱萝便听窗棂吱呀一声开启,紧接着便是一声低吼。

    “好痛!”在看到床榻上的魅姬时,幻萝倏的拔出匕首,单手掀起锦被,几乎同一时间,一条小蛇如离弦之箭,咻的窜起,狠狠咬在幻萝手腕处,紧接着便是匕首落地的声音。

    “没想到堂堂焰赤国的皇教圣女,竟也会做出这等龌龊之事。”见计划成功,沐筱萝自暗处走了出来,樱唇勾起的笑,灿若烟花。

    “圣婉儿?你怎么会在这里……魅姬已经死了!该死的刁刁!”眼见着床榻上的魅姬胸口没有起伏,又见沐筱萝在此,幻萝当即反应过来。

    “该死?婉儿真是好奇,在圣女眼里,到底谁才不该死?启沧澜?”沐筱萝悠然走到桌边坐了下来,双腿交叠,不以为然的看向幻萝。

    “他也该死!你们统统该死!圣婉儿,你一次又一次坏本圣女好事,还夺走本圣女最在乎的男人,如今是你自己送上门,本圣女怎不成你!”幻萝眼底骤寒,手腕隐隐作痛,阴狠冷啸。

    “你想杀了婉儿啊?圣女大人,麻烦你用脑子想一想,婉儿既然让刁刁诓你过来,自是有了万的准备,若真让你给杀了,那婉儿岂不白活这么些年了!”沐筱萝嗤之以鼻,言语中尽是嘲讽之意。

    “你……呃……”就在幻萝欲出手之际,忽觉手腕突然痛的厉害,掀起水袖,刚刚被蛇咬过的左臂已呈青紫色。

    “怎么会这样?这不是蛇毒!”幻萝震惊之余,抬眸怒视沐筱萝。

    “当然不是蛇毒,像你们这样的武功,蛇毒对你们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堂堂圣女大驾光临,婉儿自然不会准备的太过寒酸!”沐筱萝的声音渐渐清冷,扬眸间,眼中寒光更胜月华。

    “你……你下的是什么毒?”有那么一刻,幻萝竟觉得眼前的沐筱萝似是变了一个人,那身上隐隐散着的霸气让她有一刹那的凝神。

    “婉儿可以告诉你,甚至可以给你解药,但有一点,你必须告诉婉儿,魅姬为什么会死?她到底知道你什么秘密,才会劳你穷追不舍?”沐筱萝神色冷溢,声音冰彻。

    “她自有死的理由!”幻萝冷哼一声,显然不愿配合。

    “婉儿就是想知道这个理由,亦或者,你和楚云钊有什么见不得光的勾当不想让人知道?”沐筱萝樱唇紧抿,看着幻萝的眸子寒冽如潭。

    “一派胡言!本圣女怎么会和那个贱民有牵扯!沐筱萝,你若不给本圣女解药,本圣女现在就杀了你!”幻萝暗自运气想要压制毒性,却发现毫无效果。

    “好啊!能给圣女大人陪葬,婉儿荣幸至极。”沐筱萝忽然启唇,笑意阑珊。

    “你!噗”幻萝怎么都没想到体内的毒性如此之烈,这么快已经侵入肺腑。

    “幻萝,你若肯说,婉儿自会饶你一命,你若不肯,今天便是你他年忌日。”沐筱萝也不惯病。

    其实沐筱萝本就笃定幻萝不会开口,此计便是想置幻萝于死地,不管她与楚云钊有什么阴谋,人死了,所有的阴谋也就付之一炬。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