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472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874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重生七十年代:老公,求嫁!盛华娘娘有毒:王爷,您失宠了天阿降临凡人修仙之仙界篇都市天龙至尊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沐筱萝是不是还活着,她被关在哪里?”楚玉开门见山。沐筱萝闻声一震,无奈笑出声来。

    “楚王觉得婉儿知道?就算知道,婉儿为什么要告诉楚王啊?”沐筱萝不以为然挑了挑眉梢,

    “那###说你是沐筱萝,可楚玉知道你不是。楚玉还记得你说过,沐筱萝还活着,让楚玉如何都要留下这条命……圣婉儿,楚玉只想知道,筱萝是不是真的还活着,楚玉只求你一句真话!”楚玉突的走到沐筱萝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坚韧的眸子透着掩饰不住的乞求。

    心,有些酸,楚玉啊,每次都一样,筱萝就站在你面前,你却认出不筱萝是谁!关心则乱?还是我们相处的时间不够呢?看来等一切平静,筱萝真该把你绑在腰间,走到哪里都要带着,好好培养一下感情!

    “活着,她不仅着,而且还活的很好!”沐筱萝清眸闪烁着熠熠华彩,声音铿锵悦耳。

    无语,楚玉薄唇缓缓勾起一抹弧度,随后朝沐筱萝道了句‘多谢’,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楚玉的身影,沐筱萝总觉得哪里不对,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再加上刁刁性命垂危,沐筱萝便没心思多想了。

    皇教总坛外,幻萝阴冷的眸迸发出刺目的寒光,樱唇紧抿,脸上的笑狰狞扭曲。

    “圣女大人果然厉害,刁刁所中之毒怕是要耗尽司空穆一身修为呢!”幻萝身后,楚云钊幸灾乐祸的看着启沧澜消失的方向,肆意冷笑。

    “本圣女倒要看看,司空穆到底能为刁刁做到何种程度!”幻萝咬牙切齿,眸色寒蛰。

    “如今朝廷和皇教的势力可谓平分秋色,一旦司空穆武功尽毁,赤川便有机会与皇教一战!介时不管是启沧澜还是沐筱萝,皆可归圣女大人处置,想想还真是大块人心呵!”楚云钊将目光转到幻萝身上,极尽恭维。

    “哼!”幻萝一向瞧不起楚云钊,此刻见启沧澜进了总坛,便拂袖离开了。

    直至幻萝走远,楚云钊眼中的卑微之色方才敛尽,只剩下绝冷的冰寒!

    鬼府内,鬼杵自暗室出来,便见楚云钊背对着自己,束手立在院落里。

    “找我有事?是不是幻萝……”鬼杵迫不及待走上前去,满眼希翼。

    “幻萝那儿没什么情况,我来只是想问你那件事,办好了没有?”楚云钊转身,眸色深幽的看向鬼杵。

    “楚云钊,那是大逆不道之事,一旦被人发现。你我皆死无葬身之地啊!”鬼杵自然明白楚云钊所指,忧心开口。

    “如果让人知道你对幻萝做的那件事,你的下场一样是死无葬身之地!”楚云钊阴冷警告。

    “楚云钊!你……”鬼杵警觉看向楚云钊。

    “你放心,我既然敢做,自然是有万的准备,而且我们没有退路,赤川会容幻萝活着?当日如果不是我求情,赤川早就对幻萝动了杀意!鬼杵,我现在所做的事,固然是为了自己的宏图霸业,但也是在为你着想,若这整个焰赤国都是我的,还有什么不是你的呢!”楚云钊意识到自己语气过重,当下温声解释。

    “这是你说的?”鬼杵狐疑看向楚云钊,将信将疑。

    “是我说的!”楚云钊狠狠点头,似在承诺。但如今的楚云钊,连脸皮都不要了,承诺在他眼里算个屁啊!

    “还有一件事,那会儿水秀找我了,让我把面皮给她换回来。”鬼杵说的云淡风轻。

    “什么?换回来?那怎么可以!”楚云钊的反应明显比鬼杵预料中强烈。

    “她说是教主的意思,好像沐筱萝和楚玉没有一个人相信她是沐莫心,她觉得再呆下去也没什么意义,所以就……”鬼杵据实开口。

    “蠢!愚蠢!我留她在圣女府是让她观察沐筱萝和楚玉的动向,相不相信有什么重要!这个女人不能留了!”楚云钊寒声低吼。

    “你疯了!她是皇教四大护法之一!”鬼杵如何也没想到楚云钊会说出这种话。

    “你那么紧张做什么?皇教的人你杀了也不是一两个了,总之除了她!教主那面我自会应付,且将她的死归咎在沐筱萝身上!”楚云钊目光寒蛰,声音宛如来自地狱最底层的修罗阎间。水秀的生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无法容忍那张脸的存在,即便换皮也不行!因为水秀知道的太多了!

    楚深人静的圣女府,沐筱萝百无聊赖的坐在凉亭处,思忖着这几日发生的事情,无名的尸体在后山被人发现,魅姬惨死,再加上刁刁中毒,这几件事的指向到底是什么?楚云钊的阴谋到底是什么?

    就在这时,一阵轰隆声打破了楚的寂静,沐筱萝闻声望去,只见偌大的圣女府,仿佛插满了烟花般骤然闪亮,巨大的蘑菇云腾空而起,一朵朵绽放在楚空中,别有一种唯美之态,隆隆声此起彼伏,圣女府在这声音里化作一片废墟。

    “咳咳……该死!”沐筱萝捂唇看着眼前的狼藉,心下便知是楚玉的杰作,早料到他不会坐以待毙,却没想到是这样的大手!

    巨大的爆炸声波及了圣女府左右的店铺住宅,整个国都的东面顿时喧嚣不已。如今启沧澜和刁刁都不在,沐筱萝有心想寻楚玉,却也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圣女府冒起浓烟滚滚。

    糟了!楚玉!你这一来,让筱萝到何处寻你!沐筱萝懊恼的拍着大腿,真恨自己没早些将身份说出来,如今楚玉这一逃,她反倒被动了。

    混乱中,楚玉与寒锦衣各自做了一番装扮,此时的他们,便是大摇大摆走在大街上,也无人认的出来。

    “你确定他们会把沐筱萝关在地牢?”看着身边满脸惊恐,来去匆匆的路人,寒锦衣狐疑问道。

    此刻的楚玉,一袭焰赤国的服饰,头发被染成了暗黄色,眉毛和眼线皆画的极重,莫说此刻烟雾弥漫,就算青天白日,也很难认出是本尊。

    “就算没有,放了地牢所有的人,焰赤国也会乱上一阵,搅乱这一滩死水,阴谋自会浮出水面!楚玉现在要做的,就是要让焰赤国大乱特乱,这样才方便我们趁火打劫!”楚玉说话间,倏的自怀里掏出一支箭爆鼠,继而扬手撇了出去。

    身后爆炸声连绵不断,楚玉与寒锦衣纵身一跃,直朝地牢而去。

    地牢与圣女府相隔不远,在看到圣女府方向烟雾滚滚时,地牢守兵皆大惊失色,此刻,正有武将欲将守卫地牢的士卒调往圣女府时,忽听爆炸声越来越近,一片浓烟仿佛乌黑的巨龙翻滚而至,狱卒大惊失色的空当,楚玉和寒锦衣已然冲进地牢,见门就拆,里面的犯人虽也慌作一团,但见牢门大敞,顿时玩命冲了出去,这里面大多关的外族人,心知进了这里必死无疑,求生望让他们摒弃一切畏惧,滚团涌向地牢门口,狱卒渐渐支撑不住,已有犯人逃离地牢。

    直至找遍所有牢房,楚玉和寒锦衣都没发现沐筱萝的身影,倒是得了意外收获。

    “齐王?夏王?”最后一间牢房内,楚玉竟看到了被关在这里半年之久的封逸寒和狄峰。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居然会在这里看到你们!”狄峰惊喜之余,楚玉与寒锦衣分别斩断了封逸寒和狄峰手上的铁链。

    “你们怎么会在这里?”封逸寒狐疑看向楚玉。

    “一言难尽,我们先离开这里,再从长计议!”现在不是叙旧的时候,楚玉救出封逸寒和狄峰之后,四人混在犯人里,很快冲出了地牢,朝楚玉彼时早已准备好的落脚步而去。

    一楚喧嚣过后,圣女府,地牢,以及周边街道已是面目非,这件事很快传到了司空穆的耳朵里。

    此刻,刚为刁刁逼完毒的司空穆正坐在桃园内的石凳上,金色的面具阻隔了他脸上所有情绪。

    “这件事是由谁禀报进来的?”司空穆第一句话问的,并非沐筱萝和楚玉的生死,也不在乎封逸寒和狄峰是否逃脱,这让启沧澜有些意外。

    “是朝中刑部例行公事,今晨上书禀报。”启沧澜据实开口。

    “居然不是丁九……为什么不是丁九……沧澜!你火速到地牢,替本教主找到丁九!若死了还好……若活着……务必把他带到总坛!”司空穆声音冰寒,厉声吩咐。

    启沧澜没有犹豫,转身离开桃园。

    皇宫,御书房

    “如果朕没猜错,司空穆一定在找丁九的下落!楚云钊!务必在司空穆找到丁九之前杀了他!”龙案前,赤川怒不可遏的看向楚云钊,厉声怒吼。

    “皇上,丁九已非丁九,他现在可是我们的人?”楚云钊佯装茫然看向赤川。

    “你还有脸提这件事!昨日地牢出事,我便让你提醒丁九将此事禀报给司空穆,如今这件事由刑部上书禀报,司空穆一定有所怀疑!若是丁九被他抓去,这件事就麻烦了!”赤川愤然看向楚云钊。

    “是鸿弈疏忽……”楚云钊不是疏忽,是刻意而为,如今司空穆为刁刁运功驱毒,功力大损,此刻一战必有胜算,奈何赤川到底胆小了些,竟要等司空穆闭关才肯出手,既然赤川不敢,他便推赤川一把。

    “记着,一定要制造丁九死于爆乱的场面!”赤川到底还是舍不得楚云钊这个左膀右臂,否则楚云钊出现这样的失误,他一定不会留他命在。

    为了不让赤川对自己起疑,楚云钊如赤川所言,在地牢先一步找到了丁九,却刻意用匕首将其捅死。差不多一个时辰的时间,启沧澜亦找到了丁九。

    当启沧澜将已死的丁九带到司空穆面前时,司空穆一眼便看出了端倪,

    “教主,沧澜查过,丁九死于匕首之下,时间上不过一个时辰,难道是赤川发现了他的身份,所以先下手为强?”启沧澜将丁九的尸体扔在地上,道出自己的想法。

    “凭赤川的胆子,他不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杀丁九者另有其人,而此人用心,便是逼赤川出手推翻皇教!本教主从来不惧赤川的小伎俩,但这个在赤川背后鼓动他的人又会是谁?”司空穆冷声质疑。

    与赤川‘和平共处’的二十几年,司空穆何尝不知道赤川每时每刻都想反他的心思,但每一次,只要赤川稍稍有些势头,司空穆便会以雷霆手段将那股势头打压下去,来来往往二十几年,司空穆无一失手,就像这一次,赤川暗中换掉自己在朝廷的细作,他一清二楚,甚至丁九的真面目他也了如指掌,他甚至相信以赤川的个性,一定不会让丁九在这个时候露出马脚,所以他才会对丁九的异常表示怀疑!

    “沧澜这便去查!”司空穆的话让启沧澜恍然大悟。

    “不必,你的任务是找到楚玉,寒锦衣,狄峰和封逸寒,万不得已之时,可以暴露沐筱萝的真实身份!至于那个躲在赤川背后,妄图引起皇教与朝廷矛盾的家伙,本教主亲自查!还有,刁刁已经无碍,眼睛最迟半个月便会复明,你且把刁刁带回去,她这几日只吵着要见沐筱萝!”在提及刁刁的时候,司空穆的声音渐渐柔和下来。

    “沧澜遵命。”启沧澜知道司空穆重视刁刁,却不知为了刁刁,司空穆竟然情愿耗尽大半功力,如今司空穆内力耗损严重,即便是他,都可轻易将其制服。

    因为楚玉的一闹,圣女府彻底被夷为平地,沐筱萝只得随启沧澜到了不久前刚刚建成的祭祀府,而刁刁,亦被启沧澜带回了祭祀府。

    待将刁刁安顿好之后,启沧澜嘱咐了沐筱萝几句,便离开了,楚玉虽将封逸寒和狄峰劫出地牢,但事发时正值酉时前后,国都四门皆闭,翌日,赤川为防止楚玉等人离开国都,下令城门紧闭,城搜索,固在启沧澜看来,楚玉他们一定还在国都。

    启沧澜离开之后,沐筱萝便守在刁刁身边,此时的刁刁虽已无大碍,内力也在恢复中,但眼睛却还看不到东西。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