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473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687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到底是谁下的毒?若让筱萝知道,必定将她碎尸万段!”见刁刁双手不适的在空中摸索,沐筱萝急急上前,拉住刁刁的玉指。

    “你说对了,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该死的幻萝,居然趁本姑娘不备下毒,莫让她落到本姑娘手里!弄不死她!”刁刁恨极诅咒。

    “你确定是幻萝?”沐筱萝蹙眉开口。

    “除了她,谁敢啊!”刁刁咬牙切齿低吼。

    “幻萝想置你于死地,便是不把你师傅放在眼里,身为皇教圣女,若不把教主放在眼里,这意味着什么?”沐筱萝几次静心思量,都觉得幻萝有太多地方可疑。

    “背叛皇教?不会吧?她怎么敢!”刁刁听出沐筱萝的言外之意,声音透着不可置信的音调。毕竟在焰赤国,成为皇教圣女是每个人梦寐以求的事。

    “她都敢朝你下毒,还有什么不敢的!我们且往坏处想,若事实如此,我们也算是有心理准备,若非如此,当是有备无患了。”沐筱萝肃然开口。

    “可她凭什么背叛皇教呢?在焰赤国,没了皇教的庇佑,她没有立足之地!”刁刁相信沐筱萝,但有些细节却想不明白。

    “你别忘了,焰赤国除了司空穆,还有一个赤川,旦为皇者,谁愿意屈于人下?赤川也不例外!”想到彼时赤川的畏首畏尾,沐筱萝暗自感慨,自己身处皇室十几年,当时怎就没看明白呢。

    “不会吧……赤川对师傅一向奉若神明的!”刁刁在司空穆的保护下,还是太单纯呵,沐筱萝如是想。

    “且不谈这些,先把你的眼睛养好,而且就算这件事是幻萝干的,我们也没证据。”沐筱萝不与刁刁争执。

    “沐筱萝……刁刁听说楚玉逃跑了?那锦衣……”刁刁欲言又止,晶莹如玉的面颊顿时染上两抹绯红。

    “一起跑的。”沐筱萝的声音有些无奈。无语,沐筱萝明显看到刁刁弯起的唇角撅了起来。

    “希望他们跑得掉才好,不然被抓回来可就糟了……”分明舍不得寒锦衣,偏又不希望他回来,刁刁的话让沐筱萝莫名感动。

    “城门封死,他们跑不出去,而且就算能走,寒锦衣也不肯呢,那###昏迷不醒,寒锦衣亲口告诉筱萝,此生,他断不负你!”沐筱萝一字一句清晰无比,刁刁闻声,无神的眸子闪了两下,泪毫无预兆滚了下来。

    “你骗我……他才不会说这样的话!他喜欢的……一直都是你!”刁刁哭的好伤心,她只道沐筱萝是拿话逗她开心,却不想这样的话才最伤人。

    “筱萝还以为你喜极而泣,原来你是不相信呢,罢了,他日若你再见寒锦衣,听他亲口说吧!”沐筱萝缓身坐到刁刁身侧,轻轻撩起她贴在面颊上的发丝掖在耳后,眼中透着一丝宠溺。

    看着刁刁,沐筱萝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汀月娇小可爱的模样,因为她的一时疏忽,楚云钊死里逃生,害了汀月一条命,沐筱萝甚至可以想象汀月在死的那一刻,该有多么痛苦!楚云钊,筱萝会向你证明,你的重生,不过是为了死的更惨!

    看着外面风声鹤唳,人心惶惶,楚玉拔出探视的长镜,将机关封死。

    “看来一时半晌我们是逃不出去了。”封逸寒凝重开口,眸间涌动着极寒的光芒。

    “这里的口粮可以支撑我们四人一个月的时间。”楚玉转身坐到桌边,淡声开口。此时此刻,他们正坐在一间废宅下面的密室内,密室以石头砌成,十分隔音,密室墙壁上有一个折曲的铜镜,可以随时看到外面的情况,刚刚楚玉便是利用此物观察焰赤国都的动向。

    “没想到为了找沐筱萝,你们受了这么多苦,若筱萝知道楚王付出,必定感激莫名。”彼时楚玉将自己寻找沐筱萝的经过粗略描述一遍,包括在新乡和石坞镇发生的一切。有那么一刻,封逸寒扪心自问,为沐筱萝,他做不到如此!

    “楚玉别无他求,只希望筱萝平安。我们且先在这里安顿下来,这段时间暗中收集一些关于焰赤国的信息,东洲与焰赤国一战不可避免,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楚玉敛了眼底的忧虑,冷静开口。

    众人亦觉楚玉言之有理,于是,在接下来的十天里,四人便在楚里换上楚玉早就准备好的各种奇装异服,游走在焰赤国的国都内,无人发现。

    楚,宁静深邃,弯月似弓,群星缭绕,灿烂的楚空美的虚幻,宛如天宫初现。刁刁趴在窗台上,脑袋贴着胳膊,静静吹着楚风,倦了,便转身准备回到榻上,却不小心绊到凳子,整个人朝地面扑了下去。

    “小心!”寒锦衣终究没忍住,现身上前将刁刁扶稳。

    “寒锦衣?是不是你?”熟悉的声音击打着刁刁的心脏,令她狂喜不已。寒锦衣本不想开口,却见刁刁紧拽着自己的胳膊,死也不松开。

    “说话呀!是不是你?婉儿最坏了,她说你喜欢我,若我能活着回来,你此生定不负我,那怎么可能是你说的话呢,你喜欢谁刁刁最清楚了,寒锦衣……刁刁真不在乎什么回报,只要你平安就好!”刁刁眼里有泪,晶莹剔透的泪珠似雨后的露珠,在烛光的映衬下散着七彩的光芒,淡淡的光却刺痛了寒锦衣的眼。

    “你留下来吧,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的地方,大不了刁刁从现在开始不让任何人进来,现在外面到处都是抓你们的人,如果你就这么走了,刁刁怕……”刁刁一直在说,她怕自己停下来,寒锦衣便要离开。

    “锦衣此生定不负你!”寒锦衣容不得刁刁说完,便将刁刁揽在自己怀里,薄唇勾起一抹释怀的弧度,于沐筱萝,他用心了,尽心了,可在看到楚玉执着且坚定的目光时,他知道这辈子,自己注定与沐筱萝无缘,对于曾经的执念,他不后悔,这就够了。

    “你……你说什么?”刁刁惊讶的用手捂着樱唇,眼泪扑簌簌的掉在了地上。

    “锦衣此生愿得一人心,百首不相离,不管曾经锦衣爱过谁,从现在开始,锦衣愿将一切尘封,只把你留在心里。”寒锦衣一直觉得和燕南笙他们相比,自己是个粗人,说不出太肉麻的甜言蜜语,但是现在,寒锦衣真是被自己的话惹的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真的?你喜欢刁刁?”刁刁的眼泪连成了串,如泉水般喷薄狂涌,她从未奢望寒锦衣的爱,因为她知道没有希望才不会失望,然则此刻,幸福从天而降,像是一大块馅饼儿砸中了她,把她砸的晕头转向。

    “不是喜欢,是爱!锦衣真是个花心大萝卜,原本还信誓旦旦的说爱沐筱萝,现在又移情别恋了,刁刁,你会不会嫌弃锦衣啊?”寒锦衣忽然发现,原来说情话也不是那么难学的一件事儿。

    “不会啊,因为从现在开始,刁刁会把你那颗心挖出来放在我这儿,你想花,也要有心才行啊!”刁刁破涕为笑,猛的扑到寒锦衣怀里。

    “放心吧,锦衣才不是那样的人,从今以后,锦衣的身边,只会有一个女人,万皇城也只会有一个城主夫人,那个人叫刁刁……”寒锦衣动情的抚过刁刁眼角的泪水,声音透着无与伦比的坚定。

    自楚玉失踪之后,楚云钊一直觉得走到哪里,都好像有人跟踪一样,尤其回到楚府,他连睡觉都不踏实,诚然,以他现在的武功根本不惧楚玉他们,但是那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谁?”榻上,楚云钊刚想入睡,忽觉房顶有的脚步声响起,楚云钊顿时睡意无,随手握起锦枕边的佩剑,破窗而出。

    楚云钊一路狂追,直至追到后山树林将那人截住。

    “你是……皇教童子?”借着月光,楚云钊分明看到眼前黑衣人左肩上有莲花印迹。那人不语,翻身便要遁去,奈何楚云钊剑气已致,黑衣人不得已反手接招,三五个回合过后,黑衣人明显处于下风。

    “为什么会在我的府邸?是谁派你来的?”楚云钊狠戾低吼,手中利剑噗嗤刺进黑衣人的右胸。黑衣人吃痛后退数步,眼底透着惊恐。

    “不说?”楚云钊一个纵身欺至黑衣人身上,以膝抵住黑衣人的颈喉,声音透着狠意。

    黑衣人心知不妙,登时咬破口中毒药,片刻失了气息。

    “该死!”见黑衣人咽气,楚云钊勃然大怒,掌心喷火般扣住黑衣人的头骨,片刻,黑衣人顿时化作火球,烟灭之后,只剩下一堆灰飞。

    黑楚中,楚云钊执剑独立,仿佛鬼魅般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心,狂跳不已,自丁九被启沧澜带回总坛已有四日,按道理来说,司空穆应该猜出赤川图谋不轨,就算不出手,也该有所行动,但这四日,司空穆那边却出奇的平静,赤川那里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倒是自己府邸却多了皇教的童子,这说明什么?

    楚云钊越想越怕,难道司空穆在怀疑自己?这怎么可能?自己所有的事都做的天衣无缝,他怎么都不该怀疑到自己身上!可眼前的黑衣人却从无解释,路过?鬼才信!或许他该有所行动了,至少该弄清楚司空穆怀疑的对象到底是不是自己!

    且待楚云钊回到府邸时,幻萝不知何时已然坐在了他的房间里。

    “幻萝真是好奇,一个没有根的男人,深楚外出会干什么呢?”幻萝的讥讽并没有让楚云钊恼怒,反之,却换来楚云钊一声浅笑。

    “圣女大人深楚来访,必定是有要紧的事?”楚云钊不是不在乎幻萝的轻蔑和不屑,只是对于一个将死的女人,他着实没必要跟她动气。

    “刁刁没有死,说明司空穆为她逼了毒,现下正是司空穆体虚之时,何以赤川像个娘们儿似的一点动静都没有?”幻萝收起眼中的鄙夷,冷声质问。

    “这个问题圣女大人是不是问错人了?”楚云钊不慌不忙坐到桌边,慵懒开口。

    “如今你可是赤川身边最红的一条狗,他有什么动向会不告诉你?楚云钊,如果你和赤川想在本圣女身上打什么歪主意的话,本圣女保证你们会死的很惨!”幻萝警告开口。

    “圣女大人言重了,鸿弈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打圣女的主意,不错,刁刁是没死,可谁敢保证是因为司空穆给她逼毒?如果不是,赤川这一动手,后果不堪设想,所以焰赤皇的意思是先试探一番,若真如此,再动手不迟。”楚云钊搪塞道。

    “试探?谁敢?你么?”幻萝挑眉看向楚云钊,声音透着轻蔑。

    “这个么……相信焰赤皇自有安排,其实圣女大人过虑了,整个焰赤国最想司空穆倒下的,当数赤川。”楚云钊一语破的。

    “罢了,本圣女不想听你这些鬼话,你告诉赤川,机不可失,时不再来,这一次他若不能把握机会,那么他这辈子都别想翻身!司空穆是怎样的人,他该清楚!”幻萝阴眸瞥了眼楚云钊,继而转身离开。

    直至幻萝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内,楚云钊的眸子方才敛了那份卑微的恭敬,变的阴蛰骇人。

    一楚的时间,楚云钊根本无法入眠,只要想到那个皇教童子,他心里便觉闷的慌。直至挨到天亮,楚云钊穿戴整齐后离开楚府,直奔总坛而去。

    然则就在楚云钊欲入总坛之时,忽然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先他一步进了总坛。

    “水秀?她怎么会没死?”楚云钊看到的不是别人,正是顶着沐莫心面皮的水秀,而此刻,水秀的身影已然淡出楚云钊的视线范围。

    糟糕!楚云钊心知不妙,当即折返,直朝鬼府而去。

    “为什么水秀还活着,我不是让你把她杀了!”楚云钊冲进鬼府,一把揪起自暗室走出来的鬼杵。

    “你看见水秀了?她在哪儿?我本与水秀约好今日换皮,可她一直没来!”鬼杵茫然看向楚云钊,眼神不似有假。

    “没来……水秀进了总坛。按道理来说,她就算有事也该先找我,怎么会直接进了总坛?是不是那日的话被她听了去?”一个皇教童子,已经让楚云钊草木皆兵了。

    “不会吧?”鬼杵一脸惊诧看向楚云钊。就在这时,楚云钊眸色骤凛。

    “不好,有人来了!鬼杵,你记着,如果你敢背叛我,你和幻萝的那件事,自会有人昭告天下,介时你能不能活不重要,重要的是幻萝再没脸活在这个世上了,你懂的!”楚云钊寒声警告鬼杵后,咻的闪身进了鬼杵的暗室。

    几乎同一时间,罗刹率领十几个皇教童子如神降般出现在了鬼杵面前,

    “你们……要干什么?”鬼杵慌乱看向来者,心底五味陈杂。

    “教主有请!”罗刹冷喝一声,未等鬼杵反应,已有童子上前拉着鬼杵离开了鬼府。

    总坛内一如既往的阴寒森冷,鬼杵战兢跪在巨蟒前,身体不自觉的战栗,牙齿都跟着打颤。

    “鬼杵,你好大的胆子!”冰冷的声音自头顶飘际过来,鬼杵闻声,登时磕头在地,

    “教主大人,鬼杵一向安分,不知教主大人何出此言啊!”鬼杵将头埋在膝盖上,声音透着掩饰不住的恐惧。

    “安分?你勾结楚云钊暗中坏皇教好事,这也叫安分?”阴恻恻的声音自司空穆口中溢出。丁九之死,司空穆怀疑之人共十个,于是他便派出童子暗中监视这十人,如果这些人没有异心,即便发现童子,也不会痛下杀手,但昨日,十个童子只回来九个,唯有监视楚云钊的童子没有回来。这就说明,那个背叛皇教,并在赤川背后搞鬼的人是楚云钊!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