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3章 474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376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末世之召唤悍妞萌妻至上:总裁老公放肆爱家有劣徒欠调教都市天龙至尊头条天后:君少,宠宠宠!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养虎为患,司空穆怎么都没想到楚云钊居然如此胆大包天,看来他是活腻了!

    “楚云钊?教主何出此言?”鬼杵慌乱看向司空穆,眼中尽是质疑。

    “怎么?你想狡辩?皇教在朝廷的那些细作已经被换的所剩无几,他们各个都被换了面皮,如今鬼道子不在府里,鬼府上下皆听你一人号令,加之换皮手法精湛,若不是你亲自动手,还会是谁?”司空穆厉声低吼。

    “教主大人明鉴,鬼杵确有在楚云钊的指示下换过面皮,可楚云钊告诉鬼杵,这都是教主大人您的吩咐啊!鬼杵之所以对楚云钊言听计从,完是想向皇教表明鬼杵的一片忠心!”鬼杵瞠大双目,坚定道。事实上,楚云钊当初拉拢鬼杵,一来是用幻萝作诱饵,二来也是承诺会在司空穆面前替他说好话,他日鬼道子若想传承衣钵给鬼妹,自己也好有座靠山。

    “你确定?”司空穆冷声质疑。毕竟在司空穆眼里,但凡焰赤国的人,还没有一个人傻到去投靠赤川而得罪皇教,所以司空穆相信鬼杵只是被蛊惑,这也是他没直接动手杀了鬼杵的原因。

    “鬼杵就是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跟皇教作对,跟教主作对啊!”此时此刻,鬼杵方才知道,原来楚云钊竟然投靠了赤川。

    “好,本教主信你一次,如果让本教主知道你有半句谎言,你该知道皇教惩治奸佞的手段!”司空穆留下鬼杵的另一个原因,便是想通过控制鬼杵,继而控制鬼府,毕竟鬼道子为人刁钻,不易控制。

    “鬼杵不敢!鬼杵誓死效忠教主!”鬼杵忽然感觉自己是从鬼门关走了一次,额头冷汗淋漓,起身时双腿已经麻木。

    回到鬼府,鬼杵第一时间冲进暗室,一把揪起坐在椅子上的楚云钊。

    “你背叛皇教?为什么没告诉我!”鬼杵狠戾低吼,终是意识到自己像猴一样被楚云钊耍的团团转。

    “司空穆都说了什么?”见鬼杵双目赤红,楚云钊终于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还能说什么!你背叛皇教,死有余辜!”鬼杵说话间便欲拉楚云钊出去。几乎同一时间,楚云钊出手封住了鬼杵的穴道。

    “怎么?你想把鸿弈交出去领功?鬼杵,你如今活着回来,想必已经把所有的勾当都推到我身上了吧?可以啊!你倒是把鸿弈的话忘的一干二净了,怎么,你不在乎幻萝的生死了?”楚鸿弈阴冷笑着,眼底寒光如刃。

    “你!你想干什么?”在听到幻萝两个字的时候,鬼杵登时清醒过来,愤然看向楚云钊。

    “干什么?鬼杵,你最爱的女人,那个皇教高高在上的圣女,如今也是赤川的人!你把鸿弈交出去的同时,便是把幻萝也交了出去,还有呵,如果幻萝知道那日玷污她贞洁的人是你,你说她会不会恨你一辈子?哪怕将你碎尸万段都不解恨呢!”楚云钊一番话,说的鬼杵顿时如霜打的茄子,没了生气。

    “是我糊涂!是我害了幻萝!”鬼杵眼中透着无尽的忏悔。

    “现在可不是忏悔的时候,鬼杵,你若真心喜欢幻萝,便该助我和幻萝得成大业!”楚云钊见鬼杵神色松动,继续道。

    “幻萝不会背叛司空穆,你还想骗我?”鬼杵冷眸看向楚云钊,咬牙切齿低吼。

    “这你可猜错了,幻萝对司空穆的忠心,完取决于启沧澜对她的态度,如今启沧澜满脑子都是沐筱萝,司空穆又纵容沐筱萝活下来,眼见着自己的至爱围在别的女人身边,幻萝会受得了?赤川答应幻萝,只要幻萝助他推翻皇教,便可将启沧澜和沐筱萝交给她处置!这么诱惑的条件,幻萝没有理由不答应呵。”楚云钊淡声开口。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们?”鬼杵终是妥协,他明白启沧澜在幻萝心目中的位置,那一日,幻萝口中念着的,一直都是启沧澜的名字。

    “我要你将我的面皮和赤川对换!”楚云钊语出惊人。

    “什么?楚云钊,你痴人说梦呢!皇上怎么可能会跟你调换面皮!”鬼杵觉得眼前的楚云钊是个疯子。

    “这点不需要你操心,鸿弈自有办法。”如今自己背叛皇教的事已经败露,这意味着他只要离开这间暗室,便会被人逮到司空穆面前,介时死相一定很难看!

    “楚云钊,你要背叛赤川?”鬼杵脑子并不笨,如今楚云钊已是众矢之的,只要露面,必死无疑!而此刻,楚云钊居然要跟赤川换面皮,明摆着是想要赤川的命。

    “不对,谈不上背叛,我们之间一直都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如今事情已经没了转机,鸿弈不得不为自己考虑,而你,没有选择。”楚云钊阴笑着看向鬼杵。

    “幻萝如今是赤川的人,我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鬼杵愤怒开口。

    “你又错了,幻萝和赤川亦是相互利用,幻萝想利用赤川得到皇教教主的位置,亲自惩处沐筱萝和启沧澜,赤川想利用幻萝推翻司空穆,鬼杵,你也不想一想,赤川费尽心机想要铲除司空穆,你觉得他还会允许下一个司空穆出现在焰赤国,事实上,幻萝已经中了赤川的毒。”楚云钊又一次语出惊人。

    “幻萝中毒了?怎么回事?”此时此刻,鬼杵的心脏,已然在云端和谷底来来回回好几次了。

    “简单来说,如今解开幻萝体内所中之毒的解药在我手里,只要你依着我的吩咐去做,我保幻萝长命百岁,这是赤川和司空穆没办法给你的保证。”楚云钊说着话,啪啪两下解了鬼杵的穴道。

    而此时,鬼杵再也没了冲出去的勇气,他用沉默表明了自己的心迹。

    五天的时间,启沧澜用尽各种办法都没有找出楚玉等人的藏身地点,于是司空穆终是决定要将沐筱萝的身份公之于众,并以沐筱萝为诱饵引楚玉现身。

    “教主,沧澜保证会在十日之内将楚玉们找回来,求您收回成命!”启沧澜最不愿看到的一幕出现了,如果沐筱萝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她会怎么想?当初是自己将凤凰泪亲口度到她的嘴里,抹去了她的记忆,一旦让她知道这一切,那么他所有的希望都会付之一炬。

    “沧澜,这是你第一次违抗本教主的命令!”司空穆声音骤寒,整个总坛的空气顺间降至冰点。

    “沐筱萝若知晓一切,便不能再为皇教出力,教主便少了一颗得力的棋子。”启沧澜试图为自己的私心辩护。

    “如今的局势已经不需要这颗棋子,一旦抓到楚玉他们,这些人,包括沐筱萝,都要死!”司空穆决然开口。

    “教主!沧澜求您放过沐筱萝!”闻听此言,启沧澜单膝点地,乞求开口。

    “沧澜,你喜欢上沐筱萝了?”司空穆声音低沉,辨不出喜怒。

    “是。”启沧澜没有否定,也不想否定,对于沐筱萝,他决不放手。

    倏的,一道寒光落在了启沧澜胸口,司空穆以气化掌,毫不留情的将启沧澜击倒在地。

    “噗”启沧澜本可以用内力化解,即便会受伤,也不会如此重。

    “沧澜,你好糊涂!沐筱萝不是你该爱的女人!她只是我们的棋子,统一东洲的棋子!”司空穆怒声低吼。

    “沧澜求教主成!”启沧澜知道,从一开始就知道,但是他输给‘情不自禁’这四个字了。

    “也罢,沐筱萝的身份还是要公开,只要抓到楚玉他们,本教主便将沐筱萝交给你处置!是生是死,都由你决定!”司空穆狠吁口气,厉声开口。

    “教主……”启沧澜还未说完,便被司空穆截断。

    “这是本教主的底线!沧澜,你好自为之!”司空穆拂袖间,巨蟒头顶已然没了身影。

    巨蟒之下,启沧澜茫然跪在那里,银发无风自动,当真相揭晓一刻,他要如何面对沐筱萝?

    适楚,风轻云淡,几缕浮云掠过圆月,天地一片朦胧。

    凉亭内,启沧澜独自坐在石凳上,手中握着细颈的琉璃酒杯,风起,启沧澜银发随风荡出一抹绝美的弧度。

    “祭祀大人找我?”沐筱萝一袭浅蓝色长袍娉婷而至,在听到声音的一刻,启沧澜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入口辛辣,自喉咙到腹间便似被火灼着一样的难受。

    “坐。”启沧澜知道,如果自己不依着司空穆的吩咐行事,沐筱萝甚至活不过三天。似乎看出启沧澜与往日不同,沐筱萝眸色微闪,缓身坐了下来。

    “大人喝了不少酒……”看着石案上的酒坛,沐筱萝忧心开口。

    “婉儿,如果本祭祀与楚玉同时处在生死边缘,你会先救谁?”启沧澜搁下酒杯,俊美的脸因为喝酒的缘故稍显红润。

    “祭祀大人怎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沐筱萝略有惊讶,樱唇勉强挤出一丝笑意。

    “回答我……婉儿,用你的心回答我!”启沧澜乞求般看向沐筱萝,声音隐隐透着凄凉。其实他是知道答案的,彼时沐筱萝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可为了楚玉,她还是甘愿充当人质。

    “自然是救祭祀大人!”沐筱萝没有犹豫,坚定开口。

    “真的?这是你的真心话?”暗淡无色的眸子顺间有了光彩,启沧澜起身走到沐筱萝面前,深情凝视。

    “是!不管祭祀大人与任何人同时遇到危险,婉儿先救的,必定是祭祀大人!”沐筱萝再度肯定道。

    “婉儿!”启沧澜忽的拉起沐筱萝,将她拥在怀里,精致完美的下颚抵在沐筱萝的肩窝处,感受着这一刻的温馨。

    在沐筱萝恢复记忆的一刻,她便知道彼时关雎宫内,是启沧澜喂给她最后一滴凤凰泪,她才会有这样一番境遇,原本她是恨启沧澜的,可刁刁说,还好是启沧澜,如果是幻萝,她活不到现在!

    在之后的相处中,沐筱萝渐渐感受到了启沧澜对自己的心意,一次又一次纵容,一次又一次救赎,若说启沧澜欠她一命,那么她欠启沧澜的又何止一条命!

    生死一刻,她一定不会看着启沧澜陷入危险而袖手旁观,她会先救启沧澜,但若另一个人是楚玉,她会选择跟楚玉一起死。只是这些,启沧澜并不知道。

    “大祭祀……”对于启沧澜过激的动作,沐筱萝显得有些意外。

    “叫我沧澜!”启沧澜不仅没有放手,反尔将沐筱萝拥的更紧。

    “沧澜……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沐筱萝忧心开口,脑子里忽然想到了楚玉。

    “没有,不会有任何事发生,只要沧澜活着,你便安然,这是沧澜对你的承诺,婉儿……相信沧澜,我会永远陪在你身边……”这个世上没有楚玉不要紧,我会守你一生一世,启沧澜在心里默默发誓。

    暗处,幻萝攥紧了拳头,眸底迸射出绝顶的寒意,她恨启沧澜,更恨沐筱萝!为启沧澜,她付出了二十几年的光阴,到头来,却要眼睁睁看着他拥着别的女人温存!而沐筱萝,简直是她恶梦的开始,毁了她所有的憧憬,她的幸福,一夕之间,灰飞烟灰。

    直至启沧澜将沐筱萝送回房间,沐筱萝仍未从茫然中清醒过来,今日的启沧澜太过异常,这让沐筱萝自心里不安。

    “被启沧澜抱傻了?”刁刁推门而入时,沐筱萝正在梳理头绪。

    “刁刁,我总觉得启沧澜今天很不一样,是不是司空穆那里出了什么问题?”沐筱萝狐疑看向刁刁。

    “这几天都没出去,我怎么知道嘛!不过倒是听到一个大快人心的消息,我想你听了一定开心!”刁刁欢喜走到沐筱萝身边,眉眼皆是笑意。

    “什么消息?”除非是楚玉的下落,别的消息很难让她笑出来。

    “师傅发出追杀令,楚云钊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刁刁语出惊人。

    “怎么会?司空穆不是很器重楚云钊的吗?”这个消息果然震撼,沐筱萝惊愕之余,狐疑问道。

    “可这小子得寸进尺,居然改投到了赤川手下,你说楚云钊是不是脑子进水了,简直是天堂有路他不走,地狱无门闯进来。”刁刁悻悻道。

    “这下可好了,找不到楚玉,如今连楚云钊也失踪了。还有启沧澜,不知道搞什么鬼!”沐筱萝无奈启唇,颓然倚在椅子上,脑子里一片混乱。

    翌日,当写着圣婉儿就是沐筱萝的榜文张贴到了焰赤国国都的大街小巷时,沐筱萝终于明白启沧澜昨楚为何如此异常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