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4章 475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79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封少,有点甜!大唐之最强帝王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怎么会这样?”刁刁一大早便将榜文揭下来送到了沐筱萝手里。

    “原来如此,他们是想利用婉儿的身份引出楚玉。方法没错,可是他们要如何证明我就是沐筱萝呢!”沐筱萝淡声道。空口无凭,彼时她告诉楚玉时,只换来楚玉嗤之以鼻。

    “有人来告诉你了……”此刻,启沧澜已然站在了门口儿。刁刁觉得自己的存在很不合时宜,于是悄然退了下去。

    “你看到了?”启沧澜进门时,分明看到桌面上摆着一张榜文。

    “贴的满城都是,婉儿想不看见也难,祭祀大人不觉得应该解释一下么?”沐筱萝挑眉看向启沧澜,冷漠开口。

    “这是教主的主意,让你扮作沐筱萝,配合沧澜抓到楚玉他们。”启沧澜终究没有勇气道出实情。

    “配合?怎么个配合法?楚玉不会相信榜文上的内容,这你我都清楚。”沐筱萝试探着看向启沧澜。

    “沧澜自有办法,这个你无须多问,你且准备一下,午时三刻随沧澜走一趟落安街。”启沧澜没做过多解释,淡声吩咐后,转身离开了。

    看着启沧澜的背影,沐筱萝柳眉微微蹙起,启沧澜的办法是什么呢?沐筱萝很好奇,不过她倒乐于配合,此时此刻,她也想让楚玉知道她到底是谁!

    时间过的很快,午时左右,沐筱萝只换了一套浅粉色的长袍便跟着启沧澜离开了祭祀府。一百多名皇教童子开路,沐筱萝与启沧澜被圣轿抬着走在中央,整个落安街的行人分致左右,原本车水马龙的街道顺间连一片杂叶都没有。

    行至落安街最繁华的地段,圣轿停了下来,沐筱萝被两名童子搀扶着走下圣轿,踱步上了昨日连楚搭好的高台。

    “婉儿要怎么配合?”沐筱萝有些茫然的看向启沧澜,狐疑开口。

    “坐在这里就好。”启沧澜轻挽着沐筱萝坐到了椅子上,眼底透着若有似无的哀伤,所有的谎言都会揭穿,沐筱萝终有一日会知道真相,他此刻的隐瞒,只是在自欺欺人。

    沐筱萝果真配合,启沧澜让沐筱萝怎么做,沐筱萝都无二话,此刻,启沧澜正将一只打磨光华的琉璃球提在沐筱萝面前。

    “婉儿,看着琉璃球,什么都别想。”催眠术,便是让人在无自我意识的情况下,说出内心最真实的感受。启沧澜当然知道空口无凭这四个字,但若沐筱萝能说出只有楚玉和她两个人才知道的事实,那便是证据。

    “婉儿,看见了什么?”眼见着沐筱萝双眼迷离,启沧澜薄唇微动,轻声开口。此时,在皇教童子的监控下,偌大的落安街,鸦雀无声。

    “一片海,浩瀚无边……”沐筱萝樱唇阖动,声音缥缈虚幻。

    “在海的那边,有什么?”启沧澜一点点的引导,终将沐筱萝带回到了过往的时光。

    “一座宫殿……”沐筱萝终于失去了最后清醒和理智,陷入一片茫然。

    “叫什么?那里面住着什么人?”启沧澜知道时机到了,于是切入正题。

    “关雎宫,里面……有筱萝,楚玉,刘醒和汀月。”沐筱萝似在喃喃自语,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他们现在在哪里?”启沧澜狠噎着喉咙,这么做,他逼不得已。

    “刘醒死了……被婴鹂害死的!婴鹂也死了,可惜不是婉儿动的手,楚云钊,他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妹妹!汀月……汀月也死了,是楚云钊!楚云钊害死了汀月!楚云钊……”沐筱萝的情绪突然激动万分,启沧澜见势不妙,当即在其耳畔问出下一个问题。

    “楚玉呢?你喜欢他?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爱他吗?”只有两个人知道的事,除了情话,还能有什么!启沧澜苦涩抿唇。

    “楚玉……上一世欠他太多,只想还他一个江山,可是……不知不觉爱上了……怎么办……”沐筱萝的情绪渐渐平稳下来。

    高台下的人群依旧鸦雀无声,没有人发出半点声音,人群中,一个身披貂皮,一头棕发的男子混在人群里,眸子不时瞥向高台上的沐筱萝,心,起伏不定。

    “你们一定经历过生死,是么?”启沧澜想知道答案,可每一个答案都像匕首般插在他的心里,听着自己的所爱的女人叙述着和另一个男人的生死之约,这怕是这天底下最痛苦的事了。

    “楚玉……为什么骂我是白痴呢,我只是答应过你一定要回来……我知道,你一定会在济州等我……从死人堆里踏过来,谁都会吓晕的……”沐筱萝语无伦次的呢喃着,纤长的睫毛不知何时沾染上了眼泪,阳光下,那晶莹的珠子璀璨如华,刺痛了启沧澜的双眼。

    人群中,那一身貂皮的男子不见了。

    密室内,楚玉眼似寒星,双手攥拳,额头青筋迸起,整个坐在那里,只字不语。

    “楚玉,圣婉儿不可能是沐筱萝!刚刚你若冲上去,便是中了启沧澜的圈套!”寒锦衣目色凝重的看向楚玉,肃然开口。

    “她是……你可还记得济洲一战何等惨烈,沐筱萝搬赫连鹏大军救急,楚玉还记得,沐筱萝骑马驰骋在沙场上,踏过遍地死尸冲向楚玉,那一幕楚玉这辈子都忘不了,楚玉骂她是天底下最大的白痴,她说筱萝回来了,筱萝一定会回来的!之后她还解释是因为是从死人堆里踏过来,所以吓晕过去有什么稀奇!这些话只有我和筱萝才知道,再无他人知晓!如果圣婉儿不是沐筱萝,那她怎么会知道这件事?蒙的?天下间哪有这么巧的事啊!圣婉儿居然是筱萝!为什么……为什么我没认出来?还让她受了那么多委屈!不行!我要去找筱萝!”楚玉不顾寒锦衣阻拦想要冲出去,却被狄峰和封逸寒拦了下来。

    “楚玉!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如今启沧澜当众验证圣婉儿就是沐筱萝,便是要引我们现身好一网打尽!你现在出去,别说救不了沐筱萝,恐怕连你自身都难保!”狄峰紧拽着楚楚玉,厉声低吼。

    “夏王说的有道理,其实我们该庆幸筱萝没有死,而且还平安的活着!如今启沧澜不惜公开筱萝的身份,可见司空穆和赤川有多么想把我们抓回去,而启沧澜黔驴技穷,才不得不如此。只要我们再忍耐几日,局势一定会有转机!楚玉,我理解你想见筱萝的心情,但现在并不是时候!”封逸寒语重心长劝慰。

    “你不明白!你们都不明白!自筱萝失踪到现在,我没有一个晚上睡得着觉,脑子里一千遍一万遍喊着筱萝的名字,我楚玉可以不要大楚,不要江山,命都不要,但不能没有筱萝!”楚玉哽咽低吼,眼底溢出泪水。

    无语,片刻的沉寂之后,寒锦衣终是开口。

    “如果你认为现在去见沐筱萝,是她愿意看到的,那你去。如果你能保证在见到沐筱萝之后,还能活着把她带回来,那你去!”寒锦衣的声音很轻,落在楚玉心里却有如惊雷。

    封逸寒和狄峰面面相觑,皆不作声,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就只能看楚玉的取舍了。

    楚玉的脚步,终是在行至门口处停了下来,攥着拳头的手狠狠砸向石壁,鲜血自楚玉的骨节蜿蜒而下,顺着皓腕流进了袖里。

    “楚玉,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希望筱萝能与我们一起平安离开焰赤国,为了这个目标,我们必须忍耐,如今硝石和硫磺的数量还差一些,只等我们有足够的火药,便将筱萝救出来,一起逃出焰赤国,好不好?”寒锦衣踱步走到楚玉身后,他知道楚玉此刻的心痛,这一路走来,楚玉为寻沐筱萝受了多少苦他都看在眼里,但越是非常时期,他们越要冷静!

    “为什么我没认出来?为什么我要质疑筱萝!她曾亲口告诉我,她就是沐筱萝,可我没有相信!到底是我有眼无珠啊!”楚玉痛苦的蹲下身子,任英雄,也有落泪的时候。

    “这不是你的错,关心则乱。楚玉,正如齐王所言,我们都庆幸筱萝还活着……”如今启沧澜来这么一招,想必祭祀府已有重兵把守,他便是想找刁刁探明情况也不可能了。

    楚,深邃幽远,沐筱萝独倚在窗口,遥望着远方的星斗,心里说不出的寂寥。

    “你还没睡?”刁刁披着长袍推门而入,窗边,沐筱萝闻声转身,见是刁刁,不由的轻叹口气。

    “没想到启沧澜竟然用了催眠术,好高明的手段,那些只有我和楚玉才知道的事一说出来,立刻可辨真伪。”彼时当刁刁将自己在落安街所说的一切重复给她之后,沐筱萝便知道,启沧澜这招奏效了,现在她只希望楚玉别贸然闯进祭祀府就好。

    “筱萝,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你想怎么办?如今所有人都知道你是沐筱萝,对你的防备自然多了几分,现在你怕是不能离开祭祀府一步了,除非有启沧澜的命令。”刁刁缓步走到沐筱萝身边,恹恹开口。

    “现在不是筱萝该怎么办,而是你。刁刁,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联系到寒锦衣,告诉他千万别轻举妄动!筱萝自会想办法带他们离开焰赤国。”沐筱萝刻意压低了声音,小心嘱咐。

    “你……你说什么呢……”刁刁闻声,登时移开视线,面颊泛起两抹绯红。

    “如果不是见过寒锦衣,你会容光焕发的这么快么!刁刁,现在是寒锦衣和楚玉他们生死攸关的时候,如果你不想寒锦衣被司空穆逮到再大卸八块的话,那你就别着急。”沐筱萝威逼利诱道。

    “切就知道欺负人!你怎么就……”刁刁嘟囔着,正欲开口反击之时,忽闻有脚步声靠近,于是刁刁缄默不语,似有深意看了眼沐筱萝,其意便是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且待沐筱萝明白刁刁眼中含义时,启沧澜已然到了门口。

    “看来又是该我消失的时候了!”刁刁耸了耸肩,嬉笑着退出了沐筱萝的房间。直至刁刁的脚步声渐行渐远,启沧澜方才开口。

    “我可以进去么?”启沧澜声音轻柔,眸子略有不安的看向沐筱萝。无语,沐筱萝坐在桌边,径自端了杯茶,呷了一口的空当,启沧澜已然坐到了沐筱萝对面。

    “筱萝希望祭祀大人以后不要再问这种根本由不得筱萝作主的问题,如果筱萝拒绝,大人可能现在就离开么!”清冷的声音自沐筱萝的樱唇中缓缓溢出,如亘古无波的幽潭,让人冷的发寒。

    “今天的事,我很抱歉。”启沧澜听出沐筱萝语气中的怒意,淡声启唇。

    “祭祀大人只为今天的事抱歉?那以前呢?筱萝如何会失忆?如何到了焰赤国?如果会成为圣婉儿?如今又怎么变回了沐筱萝?祭祀大人不觉得该对筱萝有个交代么?还是在祭祀大人眼里,筱萝不过是个贱民,根本没资格知道这些事?”沐筱萝很生气,但不是因为以前种种,她气启沧澜怎么可以在大庭广众之下朝她使用催眠术!不是每个人都希望将自己心里的秘密跟所有人一起分享的!

    “你是沐筱萝……是楚玉情愿死,也不愿放弃的女人!是整个东洲都在寻找的女人,你是东洲的神话,你的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可让东洲风云变色,但是沧澜一直觉得,即便你再厉害,也是东洲贱民呵。可就是你这个贱民,彻底改变了沧澜的一切,因为你的存在,统一大业不再是沧澜唯一的信仰,为了你,沧澜一次又一次违背教主之意,一次又一次纵容你无法理喻的任性,为了你,沧澜可以不要命……此刻坐在你面前,沧澜只觉得自己才最贱……”启沧澜的一番说辞倒让沐筱萝觉得理亏,仿佛自己是对眼前男子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一般。

    “咳……那个,既然我已经知道自己是沐筱萝,你准备怎么对付我?把我关在祭祀府一辈子?”面对启沧澜如此深情的对白,沐筱萝终是有些招架不住。

    “沧澜从没想过对付你,只是现在非常时期,只要抓到楚玉他们,沧澜立刻解除对你的幽禁,之后不管你去哪里,沧澜都陪着你!”启沧澜深情款款开口。

    “如果你们真的抓到楚玉……会怎么样?”在听到楚玉三个字的时候,沐筱萝心脏骤然紧缩。

    “教主之意,杀无赦!”启沧澜据实回应。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