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7章 478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24

人气小说:宠妻成魔,帝少吻上瘾末日天尊木叶之转生者点道为止都市天龙至尊史上最强赘婿绝世高手你是什么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筱萝,对不起!楚玉真该挖了这双眼,居然没认出你!已经第三次了,楚玉是不是很没用?”楚玉终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猛的冲到沐筱萝身边,将沐筱萝紧紧揽在怀里,懊恼低吼。

    “是啊,真是气死了,你怎么会认不出是我呢!”记忆里楚玉的胸膛要比现在宽厚健硕,如今的楚玉,已经消瘦太多了。

    “若再有下一次,楚玉剜了这眼睛不要!筱萝……楚玉好想你……”楚玉紧紧揽着沐筱萝,或许因为过紧的关系,沐筱萝觉得有些喘不过气来,好像楚玉是要将自己揉碎了装进心里。

    “那可不成,破了相,筱萝可是要嫌弃的。”纤长的睫毛卷翘着扬起,沐筱萝默默凝视着楚玉的脸,刚毅的面颊渐渐呈现出古铜的颜色,颧骨微微突起,为了找自己,楚玉这一年的时间到底吃了多少苦。

    “那不剜了……反正楚玉再也不可能松开你的手,再也不会让你丢了!筱萝,原谅楚玉有眼无珠,好不好?”楚玉的语气温柔的似能挤出水来,眼中的柔光似月华如炼。

    “筱萝还是筱萝,可楚玉似乎变得娘里娘气了呢,到底……”沐筱萝樱唇勾笑,眼泪自眼角悄然划落。吻,铺天盖地而来,将沐筱萝的话堵回了嘴里。

    炙热浓烈的喘息声溢满了整个车厢,楚玉动情###着沐筱萝的唇瓣,手掌###了如墨的发间,迫使沐筱萝贴在自己身上,馨香在鼻息间萦绕,楚玉的唇离开沐筱萝的肿起的樱唇,****着娇嫩面颊上的滚滚而落的眼泪。他知道,筱萝在哭。

    许久之后,沐筱萝依偎在楚玉怀里,感受着久违的温存。

    “楚玉,问你一件事,若沐筱萝死了,圣婉儿会不会……”

    “不会!楚玉心里只有沐筱萝,筱萝死了,楚玉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沐筱萝才想开口,楚玉猜中了她的心思。

    “就知道你是这么想的!否则当初也不会告诉你我还活着了!楚玉,若你这样轻生,筱萝所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沐筱萝嗔怒抬眸,怨怼瞪向楚玉。

    “筱萝,你曾跟楚玉说过,你所做的一切,是为还楚玉一个锦绣河山,对不对?”楚玉不在乎沐筱萝愤然射过来的眸子,温柔别过沐筱萝额前一缕凌乱的青丝。

    “是啊!”为了这个目标,她一直在努力。

    “这辈子,楚玉也想为筱萝做件事,便是用这万里河山换得一生一世,一双人。筱萝,人生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江山就在那里,它会属于谁呢?而楚玉,只想属于你……你的楚玉,永远也不会再离开了……”楚玉才不管沐筱萝眼中的嗔怒,将她揽的更紧。

    心,豁然开朗,或者,她的执念一直都错的离谱,她所认识的楚玉,无论从前到现在,求的,只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呵。

    “岁月静好,与君语,似水流年,与君同,繁华落尽,与君老。楚玉……”沐筱萝收回自己娇嗔的目光,倚了倚身子,将脸温柔贴在了楚玉身的胸口。

    当启沧澜酒醒的时候,已经是两天之后。

    看着坐在桌边,百无聊赖用手指画着圈圈的刁刁,启沧澜狠捂着欲裂的额头走下床榻。

    “你怎么会在这里?”启沧澜狐疑看向刁刁,见刁刁沉默不语,似忽然想到了什么,陡然冲到刁刁面前。

    “沐筱萝呢?她人呢?”启沧澜拼命甩了甩脑袋,脑子里赫然浮现出凉亭饮酒的一幕。

    “如果你真喜欢她,就该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启沧澜,别自欺欺人了,她爱的人是楚玉。”刁刁深吸口气,旋着圈儿的指尖嘎然而止。

    “你放走了她?还有楚玉他们……一起离开的,是不是?”深邃的眸迸发出冰冷的寒意,启沧澜狠戾低吼,他恼沐筱萝,竟这么一声不响的离开了,那他算什么?只是可有可无的路人甲么!

    “我认识的启沧澜,一直都是无欲无求的,做回自己吧,否则到最后,你只会陷的更深,伤的更痛……”刁刁心疼的看着启沧澜,劝慰开口。

    “不可能!我不会让筱萝就这么离开!她还欠我一个交代!”启沧澜攥着拳头的手陡然收紧,挥手间,房门砰然摔到了地上。

    “启沧澜!你干什么去!”眼见着启沧澜的身形如风般闪出房间,刁刁急步追了出去,却还是晚了一步。

    “禀报教主,沧澜一定把楚玉抓回来!”幽冷的声音悠荡在空气中,启沧澜的身影早已不见。启沧澜,一念成佛,一念成魔,你千万别做出让自己后悔的事才好。

    就在刁刁担心沐筱萝的安危时,身边忽然多了一道身影。

    “启沧澜都走了,你来做什么!”刁刁可没忘了当初是谁在自己头发上下毒的,如果不是功力还没有完恢复,她发誓绝不会多跟幻萝废一句话!

    “本圣女就是来找你的,刁刁,你似乎很久没去看教主了吧?听说教主最近身体状况可是大不如从前了呢!”在听到启沧澜三个字的时候,幻萝眉心不由的一紧,却在须臾间恢复如初。

    “师傅……”刁刁闻声微震,脸上却没表现出任何异常之色,沐筱萝曾经提醒过她,司空穆为她驱毒之事尽量别让任何人知道,尤其在她走后,更不能轻信身边的任何人。

    “是呢,教主的身子你该清楚的吧!”幻萝试探着看向刁刁。

    “就是清楚,所以才不用看嘛!你哪只眼睛看到师傅身体大不如从前了?嗯?”刁刁扬眉反问,

    “两只眼睛都看到了!”幻萝冷哼一声,心底暗自惊讶,刁刁一向最关心司空穆,如今她这么说,刁刁却不为所动,难道司空穆真的没为刁刁逼毒?那刁刁的毒又是怎么解的呢。

    “那好啊,改日见了师傅,刁刁一定会让师傅好好犒劳你那两只眼睛的!”刁刁哼着气,转身走回正厅。

    “反正该说的,我已经说了,信不信由你……刚刚你说启沧澜走了,他去哪儿了?”幻萝终究没忍住,狐疑问道。

    “谁晓得!”刁刁依旧没好气的嘟囔了一句。幻萝气结,遂转身遁去。就在幻萝消失的下一秒,刁刁眸间顿染忧色,这段时间自己只顾着寒锦衣的事,怎么就忘了去看师傅!只要想到师傅为了自己耗尽大半功力,刁刁便再也坐不住,急急离开了祭祀府。

    眼见着刁刁的身影跃出祭祀府,暗处,幻萝冷笑着看向楚云钊。

    “看来司空穆的身体状况还真不是很好,楚云钊,你都准备好了?”幻萝身侧,一身黑袍黑帽的男子并没有开口,而是发出阴恻的诡笑。

    且说刁刁一路赶至总坛,却在距离总坛不远处的巷子里遇到了伏击。

    “你们眼瞎了不成?居然敢拦本姑娘的路,让开!”刁刁愤然看向眼前十几个黑衣人,声音冰冷如锥,自她有记忆以来,整个焰赤国还没有一个人敢站在她面前挡路。

    “上!”为首之人不由分说,挥手间,十几个黑衣人数涌向刁刁,各自亮出兵器。

    “找死!”刁刁狠啐一口,玉腕划过腰际,一条银丝突然自她腰间旋起,如矫龙般射向黑衣人,银丝所到之处,黑衣人哀嚎不止。十几个黑衣人,顺间只剩下七八个被银丝困住,其余皆倒在地上痛苦低吼。

    “自不量力!”刁刁轻蔑抿唇,手中银丝越发凌厉的缠向黑衣人,却不想眨眼的功夫,又有十几个黑衣人冲了出来。那些黑衣人仿佛不要命般冲向刁刁,且越聚越多,越杀越勇。

    直至有几个黑衣人近身,刁刁单手舞着银丝,另一只手运气化掌,挥手间击中眼前两个黑衣人,就在这时,身后一阵寒风袭来,刁刁顺间回身,玉掌硬生拍在了黑衣人的袍子上,黑衣人当场殒命。攻击仍在继续,刁刁却越发觉得力不从心,眼前渐渐模糊。

    “住手!”阴冷的声音陡然响起,黑衣人迅速带着地上的尸体陡然消失在巷子里。刁刁狠狠摇头,试图让自己清醒,转身之间,赫然迎上对面所站之人的目光。

    “是你……”刁刁艰难开口,话音未落,人却已倒地,昏迷不醒。

    “刁刁呵,没想到你也有今天!”直至刁刁昏迷,幻萝方自暗中走到楚云钊身侧,阴冷的眸子,带着怨气的看向刁刁。

    “从祭祀府到总坛,只有这里最为僻静,也是皇教眼线的盲区,所以在这里动手最好不过,鉴于刁刁的身手,朕命死士穿上被迷药散浸泡过的衣服,只要刁刁碰到他们,便会中毒。”楚鸿弈解释着自己天衣无缝的计划。

    “下一步怎么办?”幻萝虽不屑于楚云钊,但不得不承认,楚云钊的诡计的确奏效。

    “朕还真想知道,司空穆到底是不是神!你把这个交给司空穆!”楚云钊说话间将一张字笺递向幻萝,但幻萝并没有用手去接。

    “放心,在朕眼里,圣女大人永远是朕不可或缺的盟友,朕怎么都不会害你的!”楚云钊看出幻萝的顾忌,淡笑开口。幻萝冷哼一声,这才接过字笺,摊开之时,红唇不禁勾起一抹肆意的弧度。

    “你果然比赤川有胆识!”幻萝不再犹豫,握着字笺纵身离开。待幻萝消失之后,楚云钊上前将刁刁单手拽起扛在肩上,顺间消失在了巷子里。

    两天两楚马不停蹄的赶路,楚玉等人终是停下脚步,暂住进了客栈。鉴于通缉他们的榜文已经贴满了整个焰赤国,所以楚玉等人只能坐在房间里,外面的事自是刁刁的亲信打理。此刻,饭菜已经被端了进来。

    “如果不出意外,再有三天时间,你们便可以到达义郡,介时找到这个地方,这里有刁刁为你们准备的船只和物品。”寒锦衣说话间将彼时刁刁画给他的地图摆在了桌面上,正色开口。

    “我们?那你呢?”沐筱萝听出寒锦衣言外之意,狐疑问道。

    “我不想走了,我要回去找刁刁!”寒锦衣毅然决然的神情令在座所有人为之一震。

    “寒尊主,逸寒觉得刁刁再怎么说都是司空穆的入室弟子,就算被查出我们是被她放走的,也不会有性命之忧,但你不一样,若回去,很有可能会惹上杀身之祸。”封逸寒肃然看向寒锦衣。

    “没错,我们好不容易从虎口里逃出来,你若回去岂不是辜负了刁刁一片心意?”狄峰亦好言劝慰。

    “尊主,楚玉觉得你还是先跟我们离开,之后我们再从长计议。”楚玉忧心看向寒锦衣。

    “楚王,锦衣问你,在寻找沐筱萝的这段时间里,你可有想过从长计议这四个字?”寒锦衣眸色坚毅,一字一句,清晰无比。

    “锦衣,筱萝虽然不想你涉险,但你若真的决定,筱萝亦不阻拦,万事小心,你务必要避开幻萝他们的眼线。”沐筱萝心知寒锦衣主意已定,多劝无益。

    “放心,锦衣自有分寸!”寒锦衣点头之际,将地图叠起来递给了沐筱萝。

    子楚时分,寒锦衣终是离开了客栈,数米之外,沐筱萝将手中的包裹交到了寒锦衣手里。

    “锦衣,筱萝失踪的这段时间,你为筱萝所做的一切,筱萝心里有数。大恩不言谢,这份情,筱萝铭记于心。”清澈的眸子如秋水般闪烁着莹动的光彩,沐筱萝樱唇紧抿,声音透着离别的哀伤。

    “锦衣所做的一切,都心甘情愿,如今见你无恙,锦衣这颗心也算是放下了,筱萝,过往种种已刻在锦衣心里,但锦衣还是输给了楚玉,那样的执着,锦衣自愧不如。若非如此……”寒锦衣唇角勾起一抹苦涩,哪怕是有一点点的机会,他都不会放弃沐筱萝。

    “若非如此,你也不会看到另一片风景,刁刁是个好姑娘,重情重义。”沐筱萝知道寒锦衣指的是什么,及时应声。

    “锦衣自不会负她,筱萝,一路保重,后会有期!”寒锦衣眼底的暗淡一闪而逝,旋即目光坚定的看向沐筱萝。

    “你也保重,替我向刁刁问好。”沐筱萝微微颌首间,寒锦衣已然纵身而去。

    直至寒锦衣的身影淡出自己的视线,沐筱萝方才感觉到身上多了一件披风。

    “寒尊主会没事的。”楚玉淡声安慰,手掌轻抚在沐筱萝的雪肩上。

    “楚玉……”沐筱萝将头贴在楚玉的胸口,多少有些伤心,离别的苦楚渐渐溢满胸膛。身后,封逸寒独立风中,唇角勾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弧度,眼底闪过一丝落寞,突的,一只手搭在了封逸寒的肩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