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8章 479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6766

人气小说:绝色女皇的贴身武帝北宋大丈夫一世独尊大唐之最强帝王封少,有点甜!闪婚甜妻:裴少的千亿宠儿盛华万道成神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你后宫美女如云,多一个少一个也没啥分别!”狄峰的话很有深意,封逸寒佯装释然一笑,心底却荡起浅淡的涟漪。

    依楚云钊的意思,幻萝在两天之后方才将那张字条交到了司空穆手里。

    “岂有此理!在焰赤国的地界,居然敢有人绑架刁刁!你哪里得来的字条?”冷蛰的声音骤然响起,幽幽回荡在总坛内,如地狱冥音,令人毛骨悚然。

    “启禀教主,那人武功甚高,幻萝接到字条后,已然不见那人踪影!”幻萝心虚禀报。

    “没想到焰赤国里还有敢威胁本教主的人!本教主倒要会会这个人!”司空穆纵身跃下巨蟒,身形如风般飘至幻萝面前,

    “教主!此人敢明目张胆向教主挑战,势必早有准备,您贸然前去,恐怕不妥啊!”幻萝佯装忧心劝阻。

    “不妥?哼!在焰赤国,本教主就是天!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吃了雄心豹子胆,居然敢跟天作对!”司空穆暴戾低吼,震的幻萝耳膜生疼,未等幻萝反应,司空穆已然离开了总坛。

    直至司空穆消失,幻萝唇角方才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司空穆,纵然是天,也有塌的时候呢!

    当刁刁醒来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竟被绑在了树干上,坚韧的牛皮绳将她和一棵参天古树绕在了一起,刁刁本能的催动内力,想要挣断绳锁,却发现自己内力无,几乎同一时间,身体被牛皮绳勒着的地方传来一阵剧痛。

    刁刁吃痛垂眸,这才发现自己衣服上已尽染鲜血,沾过盐水的牛皮绳竟然勒进了肉里,鲜血顺着绳子一滴滴的落在了衣服上。

    “呃……”剧痛让刁刁顺间清醒,刁刁迅速环视四周,却没发现任何痕迹,此时此刻,刁刁没办法挣扎,因为稍稍用力,都会让她承受锥心一样的痛楚。

    忽然,一抹黑色的身影由远及近而来,刁刁一眼便认出了来者,那张亘古不变的金色面具让刁刁心底涌上一股暖意。

    “师傅!刁刁……”就在刁刁欲求救之时,忽然听到耳畔传来咻咻的声响,只见数十支利箭自她身后,齐齐射向来者。

    “师傅小心!”刁刁震惊之余,身体的痛再一次如潮水般淹没了神智,那种似被钝刀割肉的感觉让刁刁几欲昏厥。

    如乘风而来的司空穆并没将眼前的利箭放在眼里,拂袖间,数支利箭嘎然而止,紧接着连接掉到地上。

    “刁刁!”司空穆落地之时,方才看清爱徒的处境,眼见着刁刁满身是血,脸色惨白,司空穆勃然大怒,点足冲了过去,然则就在距离刁刁一百米的地方,司空穆面前突然自地上射出手腕粗的铁杆,几乎同一时间,司空穆的四面皆穿射出纯铁所制的铁杆,将司空穆整个围在了中央。

    “师傅!您快走,别管刁刁了!”见司空穆被困,刁刁眼泪唰的涌了出来,剧痛缠身,她却拼命挣扎,就算是死,她也不能眼看着师傅被困。

    “刁刁!你别动!”司空穆哪容得刁刁这样伤害自己,登时催动内力,双掌上翻,举至头顶,但见手腕粗的铁杆砰然断裂,重重摔到了地上。司空穆纵身跃出铁笼,俯身朝刁刁而去,又是一轮箭雨侵袭,那细密的利箭,仿佛牛毛般射向司空穆,司空穆眼中骤寒,凌空翻滚之际,广袖陡甩,以气化掌,方寸之地,利箭数定格,之后哗啦落到了地面。

    就在落地一刻,司空穆明显感觉到了自己体力不支,胸腔似有一口血堵在那里,憋闷异常,若在平时,他就算用上十成功力也不会出现这种情况。司空穆心知身体出了状况,可爱徒就在眼前,他岂有不救之理!

    司空穆再度上前,忽有砧板从天而降,锋利的刺刀仿佛野兽的獠牙冲向司空穆,若沾半分,皮开肉绽。

    “师傅……呜呜……”看着司空穆被暗器包围,刁刁有心相助,奈何身上的牛皮绳如何也挣不断,鲜血滴滴而落,染透了刁刁的雪衣。

    “刁刁!别动!师傅这就救你!”司空穆躲开头顶砧板的空当,忽见两块偌大的砧板突然出现在刁刁左右,以闪电般的速度拍向刁刁

    这一刻,司空穆陡然窒息,如果两块砧板拍在刁刁身上,那么他的爱徒,必会在砧板下变成肉饼!

    “师傅!不要管刁刁,你快走吧!”刁刁心知必死无疑,索性朝司空穆大吼。千钧一发之际,司空穆拼尽了身力气,双手凝聚起他所有的内气,猛的袭向古树。

    只听‘咔嚓’一声,古树砰然倒地,刁刁的身体,自是跟着古树倒在了地上,当刁刁从震惊中清醒之时,分明看到司空穆双臂撑着砧板,而砧板上的利刺,已然穿透了司空穆的手掌!

    鲜血自司空穆的手掌蜿蜒而落,刺痛了刁刁的双眼。

    “师傅!”刁刁歇斯底里哀嚎,眼泪滚滚而落,两块砧板中间,司空穆强忍着胸口的剧痛,猛的较劲儿,砧板陡然射了出去,手掌与利刺的摩擦让司空穆再次尝到了撕心裂肺的痛楚。

    “刁刁!别怕,有师傅在,没人敢伤害你!”司空穆纵身跃到刁刁身边,硬是用流血的双手狠狠扯开牛皮绳,解了束缚的刁刁,倏的扑到司空穆怀里,泪如雨下。

    “师傅!刁刁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的!呜呜……”刚刚的一幕太过震撼,刁刁知道司空穆宠她,却不知道司空穆为了救她,竟不顾自己死活。

    “为了你,师傅做什么都是应该的。刁刁,跟师傅走!”看着刁刁身上被牛皮绳勒的皮开肉绽,司空穆心底怒浪滔天,但司空穆亦知道,自已该是中毒了,否则刚刚那两个砧板上的利刺根本伤不到他。为保刁刁周,司空穆索性将刁刁背在身上,迅速离开树林,朝世外桃源而去。

    看着满地的狼藉,幻萝不禁感叹,刚刚那一整套的暗器扫射,若换作自己,断无生还可能,司空穆果然担得起皇教教主的封号。

    “你不是说司空穆中毒了么?现在看来,你的毒未必如你所想的那样管用呢!”幻萝揶揄开口,身后,楚云钊悠然走了出来。

    “是么!堂堂皇教教主,居然让砧板上的利刺戳穿手掌,你不觉得意外?”楚云钊慵懒的迈着步子走到参天古树的树干处,看着地上过分殷红的血,唇角勾起一抹邪佞的弧度。

    “那是因为他之前撞倒了这棵参天大树,还来不及回掌运气。”幻萝不以为然。

    “呵!幻萝,虽然你跟着司空穆的时间比朕久,但却没有朕了解这个男人,一个高高在上的统治者,一个将自己比作天的男人,他如何容忍自己的爱徒被伤成那样,却连句话都没放下?他很清楚,有人在暗处看着这一切!之所以没有任何警告,是因为他不敢保证,一旦暗中窥视的人出来,他有没有能力保刁刁安然!幻萝,他开始不确定了呢!”楚云钊半蹲着伸出手指,轻轻抿起树干上那一滩殷红的血举到了幻萝面前。

    “他……真的中毒了?”在看到楚云钊指尖的鲜血时,幻萝眼底闪出一道精光。

    “依着现在的速度,不出两日,司空穆定然会成为一个废物!”楚云钊似有深意的看向幻萝,阴笑道。

    “你想让我怎么办?”有那么一刻,幻萝竟然对眼前的男子生了畏惧之心,那种自骨子里透着的疯狂,仿佛有着毁天灭地的力量,让人不由的心胆俱颤。

    “如果朕没猜错,司空穆必是带着刁刁养伤去了。朕的密探来报,在千里开外看到了启沧澜,这说明启沧澜并没在皇都,这正是你控制整个皇教的大好时机。找到司空穆和刁刁,控制他们!朕要放长线,钓大鱼!”楚云钊决然开口,眼底寒意森森。

    “启沧澜没在皇都?那他去了哪里?”幻萝闻声,柳眉紧蹙。

    “除了沐筱萝,还有谁有那个能力能让启沧澜擅自离开皇都!不过你放心,如果听到司空穆和刁刁斩立决的消息,他会很快赶回来!”如今放眼皇教,就只剩下启沧澜一个威胁,只要除掉他,这焰赤国就是他楚云钊的了!至于楚玉和沐筱萝,他们想离开焰赤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呢!

    “你想引启沧澜上钩?”幻萝警觉看向楚云钊。

    “圣女大人放心,朕对启沧澜没有兴,介时这个男人随你处置便是。”楚云钊自是看出幻萝的心思。

    “也罢!本圣女这就去找司空穆和刁刁的下落,希望如你所愿!”幻萝瞥了眼楚云钊,旋即纵身离开。

    两天的时间,沐筱萝等人终是在酉时左右赶到了义郡,原本沐筱萝提议连楚找到船只,离开焰赤国,奈何刁刁藏匿船只的地方在城郊,入楚城门四闭,他们只能等到天明。

    客栈的房间内,烛光摇曳,香熏袅袅,晚饭过后,楚玉辗转难眠,终是推开了沐筱萝的房门。

    “以为你会睡?”楚玉踱步走进房间,反手将门关紧。

    “睡不着,你呢?”沐筱萝莞尔微笑,原本郁结的心境在看到楚玉时顿时舒展。

    “也是,明天就能离开焰赤国了,筱萝,离开之后……我们去哪里?”楚玉的话让沐筱萝觉得诧异非常。

    “自然是回大楚,怎么?你有别的想法?”沐筱萝觉得楚玉这个问题问的没道理。

    “楚玉想过了,待平定焰赤国之后,楚玉想跟你开一间酒楼,你做掌柜的,楚玉给你跑堂,我们就在没人认识的地方过一辈子,好不好?”聚仙楼相处的时光让楚玉觉得,那才是适合沐筱萝的生活,没有争斗,没有算计,没有尔虞我诈,没有云波诡谲。

    “我们一起打下的大楚江山,不要了?”有那么一刻,沐筱萝忽然质疑自已一直以来的坚持,她想还楚玉最波澜壮阔的大楚河山,可那真的是楚玉想要的么?

    “楚玉只想要你。”楚玉薄唇紧抿,说着此生不变的誓言。

    “那就……先平定焰赤国再说吧……”沐筱萝握着银拨子的手微微一颤,一股暖意涌至身,她与楚玉,整整错过了八年,如果当年她知道救自己的人是楚玉,又该是怎样一副光景呢。八年的时间,经历的那些风风雨雨仿佛黄粱一梦,醒来时,还好他依旧在身边。

    “对付那些海怪的办法我已经想到了,只要有足够火药,不怕炸不死它们,这次回去,楚玉会集结七国水兵,给司空穆致命一击!”楚玉音色清冷,肃然提议。

    “筱萝也想过了,就算海怪再大,毕竟也是血肉之躯,只要让绝尘发明一种杀伤力大的火药,我们不一定会输的。”见楚玉言归正传,沐筱萝亦正色回应。

    “是个好办法,但是几百头海怪,你们要派多少水兵才够?火药在陆地上,的确强悍,但在海上,尤其对付那些可以迅速潜入海底几千丈的海怪,那玩意不值一提。”悠然的声音仿佛自遥远的天际而来,又似在耳边乍响。沐筱萝与楚玉惊愕之余,目光皆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启沧澜?”沐筱萝惊愕开口的顺间,启沧澜已如风般的速度顺移到了楚玉面前,啪啪两点封住了楚玉的昏睡穴。

    “你要干什么?”沐筱萝惊呼起身,毫不犹豫的推开启沧澜,护在楚玉身侧。心,很痛,似有一把刀噗的插了进去,却又一点点的拔出来,那种肉和利刃生生摩擦的感觉让启沧澜跄踉着后退数步。

    “本祭祀要把他们抓回去,由始至终,这都是本祭祀的职责!”启沧澜冷漠开口,清眸涌动着幽冷的寒芒。

    “沧澜……那晚……”看出启沧澜眼中的受伤,沐筱萝艰难启唇。

    “那晚本祭祀根本没有醉!本祭祀料到你会跟楚玉他们一起逃跑,所以故意放你离开!怎么?你真以为本祭祀被你迷的团团转,对你言听计从么!沐筱萝!你以为你是谁?你就是个贱民!”启沧澜愤怒吼着,用声音掩饰自己此刻的受伤。在沐筱萝推开他的那一刻,他彻底明白了沐筱萝的心在谁那里。

    “所以呢?”沐筱萝的眼睛,透着淡淡的哀伤。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