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0章 481

作者:太乙真猪 |字数:7249

人气小说:炉石传说之吊打全球武侠之最强神捕手术直播间绝世巫医方先生,无药不欢!豪门第一宠:少奶奶,又跑了!墨少,你老婆回来了篮场执剑人

    手机端  &a;lt;a href=&a;quot;<a href=" target="_blank"> target=&a;quot;_blank&a;quot;&a;gt;<a href=" target="_blank">“他们被幻萝教主囚禁在世外桃源了……大侠饶命啊!”那人哀求看向寒锦衣,满脸惊恐,正如沐筱萝所说,但凡是个正常人,没有不怕死的。

    “世外桃源怎么走?”寒锦衣手中的力道稍稍减了一分。

    “我只知道在总坛后面,其余的就真的不知道了!大侠……”那人还没说完,寒锦衣已然下了死手,他不能留此人回去报信。

    寒锦衣忽然想到有一次他与刁刁见面时,便是约在总坛后面的树林内,如果没猜错,那里或许就是世外桃源的入口了。

    当楚玉与狄峰、封逸寒相继醒过来时,已然被五花大绑着塞进了马车里,只有沐筱萝一人尚算自由。

    “怎么会这样?”狄峰惊愕看向三人,眼中充满质疑。

    “启沧澜追过来了……”楚玉淡漠开口,面色凝重。

    “没想到还是功亏一篑。”封逸寒不禁摇头,眼中透着些许失望。

    “你们不要把事情想的那么糟,或许还有转机!”沐筱萝劝慰开口时,心亦没底,她感觉得到,这一次,启沧澜是真的生气了。

    “筱萝……如果能逃走……你不用管我们!”楚玉似有深意看向沐筱萝,在新乡的时候,他便看出启沧澜对沐筱萝的情谊,凭着这份情谊,楚玉相信启沧澜不会伤沐筱萝半分。

    “说好了一生一世一双人的,你去哪里,筱萝怎会不跟随!”沐筱萝坚定回应,眸色如华。

    就在这时,马车陡然停止。

    “去哪里?”守城侍卫拦下马车,冷眼看向坐在车前的启沧澜。

    “瞎了么!连本祭祀的车都敢拦!”启沧澜冷眸看向腰间佩剑的侍卫,冷凝开口。

    “不好意思,大祭祀怕是还没接到旨意吧?您现在已经不是皇教祭祀了,而且还被幻萝教主逐出了皇教,现在的您,和平头百姓一样,必须接受检查。”侍卫冷厉开口,由于司空穆的身份被揭穿,皇教在焰赤国的影像力大不如从前,所以面对启沧澜,侍卫没有半点恭敬之意。

    “你说什么?”冰蛰的声音陡然响起,启沧澜倏的出手,凭内力将那侍卫吸到自己面前,单手提起侍卫的衣领。

    “呃……启沧澜,你大胆……”几乎同一时间,守城的侍卫数跑了过来,将马车围在中央。

    “启沧澜!你住手!”此刻,城门守将亦跑了过来,愤然怒吼。

    “到底皇城发生了什么事?你们为什么要称幻萝为教主?”启沧澜冰眸如锥,厉声质问。

    “原来你还不知道,原皇教教主司空穆居然是当年的景驸马,是个外族人!还有刁刁,她是景公主的女儿,说起来也算是半个外族人,一个外族人自然不配做皇教教主,所以皇上有旨,三日后将司空穆和刁刁于落安街头斩首示众!榜文上写的清楚,你可以自己看!另皇上有旨,即日起,码头不许放任何船只离国,通缉楚玉等人!”守将知道启沧澜的厉害,说话尚算客气。

    “怎么会这样?”启沧澜倏的松开手中之人,挥手间,那些榜文已落在启沧澜手里,只见上面写着的内容与守将所说无异,尤其在看到三日后处斩司空穆和刁刁的时候,启沧澜剑眉紧皱,眼底寒意森森。

    “启沧澜,希望你能配合我们,来人,搜车!”守府一声令下,众侍卫即刻上前,就在侍卫欲掀车帘时,忽然觉身体悬空,紧接着便被扔出了数丈。

    “启沧澜!你想造反!来人,拿下!”见启沧澜反抗,守将登时下令反击。启沧澜无意纠缠,挥袖间扫开冲上来的侍卫,驾车扬长而去。

    直至到了一片隐秘的树林,启沧澜方才停了下来。未待启沧澜开口,沐筱萝已然掀起车帘。

    “刚刚侍卫所言,筱萝听的一清二楚,没想到几天的时间,皇都居然变天,赤川掌权,幻萝成了教主,沧澜,这件事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如果你同意,我们想与你一起回皇都,查明真相。”彼时在车厢内,侍卫的话让沐筱萝无比震惊,但几乎同一时间,沐筱萝亦知道,机会来了!而且就算他们现在逃走,也不可能行船离开焰赤国。

    见启沧澜不语,沐筱萝继续开口。

    “沧澜,你就算要把我们带回去交给司空穆,前提也得是司空穆还活着!你也听到了,三天之后,赤川便要将司空穆和刁刁处决!如今我们愿意跟你回去,你还有什么可犹豫的呢?况且刁刁于筱萝有恩,于情于理,筱萝都不会让她枉死!”沐筱萝肃然看向司空穆,正色道。

    “好。”沉默许久的启沧澜终是点头,回身间解了楚玉三人的穴道,沐筱萝见此,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沐筱萝,此番回皇都,若教主不放过楚玉他们,沧澜……”未等启沧澜说完,沐筱萝登时接过话茬。

    “此番回皇都,生死有命,不管结果如何,筱萝不会怨恨任何人。”沐筱萝心知启沧澜想说什么,坚定直言。

    “我们现在不能走官道,若走小路,最快也要两天半的时间才能到达皇都,你们坐好了!”启沧澜不再言语,登时拉紧缰绳,直朝皇都而去。

    当寒锦衣一路冲杀,最终进了世外桃源的时候,刁刁的震惊无法言喻。

    “锦衣?你不是已经走了吗?”刁刁不可置信的看向寒锦衣,眼底顺间氤氲出一片雾气。

    “没有你在,锦衣怎么舍得走!还好锦衣回来了,没想到幻萝那个贱女人居然把你折磨成这样!”在看到刁刁雪臂上的勒痕时,寒锦衣的怒火被顺间挑起。

    “你不该回来的……”刁刁身体里的每个细胞都充斥着幸福的感觉,她做梦都没想到寒锦衣会回来找她。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带你们离开!”寒锦衣说话间走到榻前,伸手便要将司空穆背在背上。

    “寒锦衣,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你的表现让我很满意!但是现在,我不能成为你们的累赘,锦衣,拜托你,照顾好刁刁!快走!”司空穆很清楚,如果带着自己,刁刁与寒锦衣离开的几率根本没有。

    “不行!刁刁才有了父亲,怎么舍得跟你分开!如果父亲不走,刁刁也不会离开!”刁刁倔强抱着司空穆的胳膊,目色坚定异常。

    “一起走!”寒锦衣不待司空穆拒绝,伸手欲将司空穆背起来,就在这时,一阵冷风自身后袭来,寒锦衣心知不妙,当即转身,硬是将对方凌厉的攻击阻挡下来。

    “噗”胸口受到重创,寒锦衣只觉喉咙一股腥咸的味道陡然上涌,一口血喷溅而出。

    “真没想到,飞走的鸭子自己又跑回来了!寒锦衣,你忒自不量力,凭你还想救走他们?”幻萝阴笑着走进小筑,红唇勾起一抹嫌恶的弧度。

    “锦衣!你怎么样?”见寒锦衣受伤,刁刁登时上前,心疼开口。

    “放心,他死不了的!”幻萝冷笑之时,身后的楚云钊悠然走了进来。

    “寒锦衣,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能落在朕的手里,既然你回来了,那楚玉他们呢?是不是也跟着回来了?他人在哪里?”楚云钊刻意加重尾音,眸色森寒无比。

    “赤川,你简直猪狗不如,司空穆和刁刁都是你的亲人,你怎可如此绝情!至于楚玉他们的下落,你觉得本尊主会告诉你么!”寒锦衣冷声开口,怒目而视。

    “锦衣,他不是赤川,他是楚云钊!”刁刁愤恨低吼。

    “楚云钊?你……你居然没死?”寒锦衣惊诧看向楚云钊,一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朕没死这件事对于你们来说,就这么难以接受?”楚云钊看着寒锦衣愕然的表情,唇角勾起一抹冷笑。

    “皇上,寒锦衣要怎么处置?”一侧,幻萝冷漠开口。

    “朕会张贴榜文,两日后与司空穆和刁刁一起行刑的还有东洲万皇城的城主寒锦衣,你觉得这个消息放出去,楚玉他们会不会袖手旁观?”楚云钊笑的越发邪佞。

    “好计谋,介时本教主一定会送给沐筱萝一份大礼!呵呵……哈哈哈……”自接手皇教之后,幻萝阴暗的一面被迅速放大,尤其启沧澜弃她而去,更让幻萝的心扭曲到了极致,此刻,幻萝的心,已然被满满的仇恨和报复占据,完丧失理智。

    且待幻萝和楚云钊离开后,刁刁心疼的抚着寒锦衣的胸口,眼泪扑簌而落,

    “你这个傻瓜,回来做什么!不是让你走了么!”刁刁心疼抚过寒锦衣带血的唇角,泪如雨下。

    “就算和你死在一起,也好过锦衣一人独自离开,面对没有你的世界,锦衣没办法活下去。”寒锦衣的话让身后的司空穆不由的哆嗦了一下。

    “要不要这么肉麻?”司空穆缓缓躺在榻上,微微阖起双眼,彼时他舍不得自己从小呵护到大的小公主就这么投到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所以对寒锦衣,他本能的存在敌意,但此刻,看到寒锦衣为了刁刁居然冒险闯进世外桃源,启沧澜终是释然,女大不中留,刁刁能有这样的归宿,他也安心了。

    “父亲!”被司空穆这么一说,刁刁顿时从寒锦衣怀里钻出来,脸红的看向司空穆。

    两天的时间转瞬即逝,当启沧澜带着沐筱萝等人回到皇城时,方才知道事态的严重性,如今在皇城里,几乎所有人口中都是对司空穆的谩骂和诅咒,连刁刁也未能幸免,而且皇教虽有教主,势力却大不如从前,如今的赤川俨然成了焰赤国权力的象征。

    “锦衣!”在看到斩杀寒锦衣的榜文时,沐筱萝心下陡震,显然,寒锦衣必是去救刁刁,结果被人逮到。

    “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先回密室,筹谋明日之事!”楚玉注意到人群里有人暗中偷窥他们登时压底了声音,提醒道。

    经楚玉提醒,沐筱萝五人先后离开人群,朝彼时楚玉藏身之地走去。

    “那几个可疑的人呢?”拐角处,尾随而来的黑衣人们茫然看向四处,却不见楚玉他们。

    “在这里!”幽寒的声音自头顶传来,楚玉与启沧澜等人仿佛天降般落到黑衣人面前,将其一招夺命。

    “扒了他们的衣服,明天用的上!”楚玉开口之际,已将黑衣人的衣服扯了下来,之后将黑衣人的尸体到了死角。

    翌日,天刚蒙蒙亮,可落安街头却已经被人围的水泄不通,所有人的脸上都透着掩饰不住的兴奋,在他们眼里,司空穆是神,能看到神被斩头,百年难遇,他们大都半楚便来占位置,以求看的更真切。

    “教主派你们来的?”楚玉趴在房顶上,看着身边的两个黑衣人,低声问道。

    “嘘!教主笃定楚玉和启沧澜他们会来劫人,所以布下天罗地网……呃……你不知道?”就在黑衣人反应过来的时候,楚玉陡然挥手,袖内银针倏的刺中两个黑衣人死穴。

    几乎同一时间,封逸寒,狄峰,启沧澜亦解决了落安街头最重要几个位置埋伏的黑衣人。而沐筱萝,则在城门外的马车里候着,一旦救出人来,他们必须马上离开皇都。

    “他们来了!”眼尖之人一声高喊,百姓们顿时沸腾起来,只见三辆囚车在重兵把守下缓缓走了过来。木制的囚车上,司空穆一袭黑袍,脸上的面具已然不在,看着那额心的星形印记,周遭百姓顿时激愤不已。

    “果然是景驸马!打他!”很明显,此刻挑事儿之人必是幻萝安排的眼线。

    “狗屁教主,一个外族贱民!”有人敢骂第一声,就不怕没有随声附和的,谩骂声渐渐大了起来,或许大家认为这样还不解恨,忽然一个鸡蛋凌空飞了出去,正打在司空穆的脸上,蛋皮碎裂,蛋黄和蛋清粘连着自司空穆的脸上流淌下来,接着便见一大堆的菜叶,石子铺天盖地朝司空穆飞了过去。

    “不许你们打我父亲!你们这些混蛋!”见司空穆被人欺辱,刁刁大声怒吼,这一吼不要紧,那些够不着司空穆的百姓登时将目标落在刁刁身上,肮脏的菜叶顺间将刁刁包裹起来,其中不乏馊了的饭菜。

    心,忽然凉的彻底,这些百姓中,不乏有她诚心相助过的人,可如今,他们的嘴脸让刁刁觉得恶心。世态炎凉,人心不古,焰赤国,再无她留恋之处。

    “刁刁!”眼见着刁刁受尽侮辱,寒锦衣却只能攥紧了拳头。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